从色欲满身到堂堂正正做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任何常人,掉落色欲的肮脏毒坑后能逃离出来、堂堂正正做人。唯有在师尊的慈悲、不离不弃的呵护和大法的无边法力熔炼的指引下,一个曾经色欲满身的人终于可以抛弃污浊,堂堂正正的做人。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南方的一个滨海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后来做小生意,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家搬迁到长江边一城镇,在那的工厂里,父母做了十年推销员和工人,直到八九年才举家回到南方。因为自小学习刻苦,九二年我考上南方一所名牌大学,九六年毕业后進入中共党政部门成了公务员。

我与生俱来的色欲邪念极其强大,与忠贞正直的本性交织在一起。自懂事,即在色欲邪念的控制中。由于先天精血之气不足,从小瘦弱,三岁时做了疝气手术,直到小学还常尿床。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懂事以来,直到一九九七年的春天,二十年间,正值中国社会大变革,道德观念大滑坡,世风日下的年月。与生俱来的色欲邪念在缺失了正统文化熏陶的家庭、学校环境下,由于自己的无知,由于中共的進化论、无神论的洗脑教育,由于家庭的礼的缺失,被无度的加强和放大,导致常常浸泡在色欲的肮脏邪念中不能自拔,把色欲的兴奋和欢喜激动当作了人活着的最美好东西。

从小就体弱,多感冒的身体,在道德观念彻底冲破色欲的道德底线后,没有了正气的营卫,更加感冒频繁,终于得了严重的慢性鼻窦炎,四处问医吃药也不见效。而我依然不能醒悟,依然在后悔的痛苦中,继续下一次幻想和自残的轮回。

一九九二年,正是师尊开始洪传法轮大法,为彻底迷失的世人铺就通天的光明大道的第一年。但佛光还没有照耀到的土地,此刻显得更加浑沌混乱,一切污秽肮脏的东西,以文化之名,全部摆上了台面,出现在大学校园学子面前,污浊的大潮急速的吞噬着人心底的良知和道德。香港传来的淫秽杂志图片在校园宿舍里流传,淫乱的故事以名人的演绎成了模仿的榜样,讲下流笑话的人成了哗众取宠的能者,恋爱掩盖了学业妆点着校园的林荫道。

此时,我的人格尊严、我的忠贞节义、我的礼义廉耻,已经被色欲彻底摧毁和泯灭。我已经对它无能为力。所谓“贼眼相看”,阴暗的心理使我再也无法堂堂正正对待身边的人和事,堂堂正正立身于天地间。

大学毕业后,我進入了中共的党政部门,跻身令乡里人羡慕的中共政府人员的行列,前途光明。但优越的工作环境改变不了老实的外表下见不得人的阴暗心理。

《寻觅》(《洪吟三》)的歌词唱到:“只要我们保持善良 神不会把我们抛弃”。由于我心底的一丝良知,终于,光明在漫漫黑暗中出现了。参加工作的新年过后,一九九七年的三月的春天,一天夜晚,我走進了一家小书店,随意的买下书架上的一本气功书——《转法轮》。当晚,我直接翻到第二讲,看“关于天目的问题”、“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等看到“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时,我今生关于佛道神的困惑得到了圆满的回答,于是,我决定要修佛修道了。

最大的障碍依然是色欲。当时我问自己,如果要進深山老林修炼,什么放不下时?名、利、情、色,当我一样样问自己时,到“色”那,顿时一种难割难舍的感觉,几乎无法逾越。最后恋恋不舍的决定放下后,这天晚上,我才真正开始了修炼。

色欲之心如此深重,如山,如海,如天,渗透到每个细胞和微观。此后两年,到一九九九年时,我在梦中几乎没有能过去色欲的考验,唯有能做的,是清醒的时候,学法的时候,排斥色欲的邪念,压抑它,不让它起主宰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上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后来,单位要求我公开答应不炼法轮大法,背地里可以炼,被我拒绝,为逼迫我放弃修炼和对“真、善、忍”的信仰,送我進精神病院。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的整体配合下,后来我正念离开了精神病院。

当时不知为什么作为修炼人,会被关進精神病院,多年后才领悟到,是自己扭曲变态的色欲之心长期缓慢的不去,才招来了这个巨大的魔难。

后来又长期经历了一些迫害,一直无法解脱。再后来从同修的交流中,认识到仍然是色欲之心为自己招来迫害的灾祸。

真正下定决心必须修去色欲之心,是从二零零四年开始的。因为已经彻底了解色欲带给自己的耻辱和灾难、魔难,为了成为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为了完成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我开始正视色欲之心魔,以修去色欲之心魔为每一天的首要大事。

在接下来漫长的五年修炼中,心中有师,有法,磕磕绊绊,蹒跚而行,缓慢却精進。因为目地就在那摆着,闯过去则生,过不去则死,为了自己天国的众生,为了灭尽宇宙中的邪恶,再大的苦也愿意承受。

渐渐的,渐渐的,从刚开始色欲的邪念来的时候,一手推开不要,一手抓住不放;到后来推开的态度越来越坚决,越来越有力。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随着正念的加持,和正念解体邪恶的努力,到二零零九年的九月,终于第一次在人的表面上做到:当色欲显现出来时,第一个念头是坚决推开,而不是边推开边抓住。

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在根子上做到了,去掉色欲之心。

色欲之心的根一断,结果一个月后,我的经济收入从多年来徘徊的一千多元,一下子就达到了两千多元。

随着师父正法的進程,这两年已经感受到了,所有没去的心,全部推到表面来,要求必须快快去掉;人的最表面正在不断改变和突破中,许多内在的改变,已经能在人的最表面体现出来。最大的感受是,以前被色欲占据的身体,变得清净自在,安宁淡然。所谓“六根清净”的妙处,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感受了。思想和心灵也越来越远离那些肮脏邪恶的念头,由大法修炼出来的“真、善、忍”的真我主宰,内心安详而光明。

回首一九九九年后的正法修炼之路,我清楚的看到,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所谓的严酷考验中,都无法去掉我满身的色欲;唯有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不忘下世的誓约,精進实修,再凭借师尊的大慈悲和大法力,才得以让生命在大法中更新、再造。

法轮大法能救度一切众生,“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哪怕色欲满身如我一般的、罪业深重如我一般的普通常人,只要发自内心一心向善,同化大法,慈悲伟大的师尊都不会嫌弃,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消去我的无边罪业,把我洗净,同时赐给我大法弟子的荣耀。大法无边,佛恩浩荡。这正是:

忆昔色欲竟满身,如今堂正做好人。人弃天弃师不弃,慈悲救度梦成真。

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