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当天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岁,二零零一年喜得大法。炼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浑身舒服,轻松得象换了一个人。师父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这时大法正遭迫害,师父被冤枉,大法弟子被陷害,被抓、被劳教、被判刑。为证实大法,我和同修们一起发资料,讲真相,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资料发遍了大街小巷、城南城北,方圆几十里农村轮换着发。无论下雨下雪、严寒酷暑,都阻挡不了我们救人的脚步。明白真相后的世人大都心怀感激,但也有受中共迷惑太深的人,有的责怪,有的谩骂,更甚者举报。这些我都不放在心上,就坚信师父的法:“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1]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几次遇难,都能化险为夷,平安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在门前浇菜。八点多来了五个中年男子,他们张口就叫我的名字,问我多大了,身体这么好,炼过什么功。我问他们干啥的,有什么事?一人拿出个小本子一晃说: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有人举报你炼法轮功。我進屋就把门锁上,立即发正念:解体操纵他们的黑手烂鬼及恶党邪灵。他们叫门,我不配合,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修炼大法后的受益,我以前是什么病,现在又是什么样。相持有两个钟头,他们叫来办事处的三个人。我想你们来的人再多我也不怕,我有师父有大法,你们算啥。一个办事处的人说:“大姨是个好人,她儿女全家都好。炼功还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后来恶警砸开门,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带、录像带,mp3和真相资料。恶警带我走,我一点也不怕,心里一直发着正念,背着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想,今天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有师父做主,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到了公安局,他们把抢来的资料摆在地上拍照。一个说:“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原想只有一本《转法轮》,这些书都是哪来的?都和谁联系?”我不理他,只管讲真相:“我有一次骑三轮车,一跟头栽下去就死在街上了。炼功不长就不吃药不打针了。”戴眼镜的警察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炼就是反党。”我说:“国外一百多个国家都让炼,为什么我国不让炼?国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你拿出文件来,看哪一条不叫炼?你凭什么说反党?”他说:“文件能是你看的吗?”又手指着资料说:“就凭这些也能判你两年的。”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说:“那你师父说了算。”我说:“就是我师父说了算。我有师父管,用不着你管。我一不偷二不抢,炼功做好人有罪吗?你们放着贪污、盗窃、嫖娼、卖淫的不管,专跟我这老太婆过不去。”说得他们禁不住都笑了。另一位说:“好就在家里炼,谁叫你们串联。”我说:“我这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跟谁串联呀?给我坦克我也不会开,给我枪我也不会打,你们怕啥呀?”他们自知理亏,就不再问我了。最后他们让我在他们所写的东西上签字我不签,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连想都没想,从心里迸出一个字说:“炼!”

晚上六点时,他们说送我回家。可是他们却把我送到拘留所来了,我一看大门口有个牌子是戒毒所,我就喊起来:“我一不吸毒,二不贩毒,为啥把我送这里?”他们连拉带拽把我拖到后院的拘留所。

我一直正念不停,又开始讲真相: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过去有个窦娥冤,六月里下大雪,现在法轮功的冤,六月里下冰雹,全国各地都有,真是千古奇冤。我指着他们说:“你,你,还有你,你们明知道我是个好人,还这样对待我,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回去睡不着时想一想,这样对待好人心里能安吗?会遭报应的。”我当时悟到:佛法虽然慈悲,同时也有威严存在。大法弟子千百万,做的正,行的直,光明磊落。在邪恶对我们无故迫害时,应该理直气壮,不能让邪恶为所欲为,任意摆布。减少他们对大法的犯罪,也是对他们的慈悲。国保大队的人走后,拘留所的警察拿来被子叫我休息,问我儿子的电话叫给我送衣服。我说:“不用,我得回家。没有任何手续把我骗到这里,衣服都不让换,一天也没吃上饭。”他问我有什么病,现在心里怎么样?我说:“以前的病多了,高血压,心脏病,头晕头痛是常事,炼功后都好了。我现在心里难过。”说着我就哭起来。哭也是为了讲真相,我讲大法的洪传,炼功后的受益。正说着,两只手勾起来了。警察很紧张,就去叫人。来了三个人,一人拿着馒头,一人给我测血压,又一摸脉吓坏了。那个警察说:“你别动,我去喊他们来接你。”

国保大队的人又来了。戴眼镜的说:“老黄,起来回家。”我说:“你们又是在骗我?”他说:“不是,真的。”我说:“我起不来了,你得拉我。”起来后,两个人架着我上车。出了拘留所,他们给我买了瓶水。我的手还是紧勾着,没法喝。他就喂我,还说:“我这也是做善事。”我说:“人天生都是善良的,各行各业都能体现出好人来,做好事做坏事天在看着呢。我与你们无冤无仇,被你们折腾了一天,成这样了,饭碗都不能端了,今后咋办呢?”我哭着说着,他们听着没接腔。后来我的手慢慢伸开了。戴眼镜的说:“你刚才是炼的法轮功的功吧?”我说:“都是被你们气的!”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师父演化出的病态,在救我回家的。我真正体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佛法法理的再现。

离家不远,办事处的人来领我。她对我说:“大姨,我听说了,你是个好人,他们还把你带走,也真是……”我说:“好人不好当啊。现在大小官都贪,替老百姓办事的有多少。天灾人祸不断,地震海啸风雪灾。将来天惩罚人谁能挡的住?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有神保。”她说:“谢谢大姨,我记下了。”

这件事过去快三年了,今天才把它写出来。层次有限,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问候》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