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七二零迫害大法后,我与家人同修曾三次進京护法,后来遭到中共非法劳教、关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的迫害,在师父的呵护下,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一次又一次闯出邪恶黑窝,震慑了邪恶,证实和维护了大法,也向本地的世人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整体走出来救众生

二零零一年,我刚从劳教所出狱回家。通过学习师父的近期讲法认识到:讲真相是救众生的唯一的办法。中共与江鬼利用所有的宣传机器给大法和师父造的谣,毒害了所有的中国人,人们因此而误解大法、大法弟子,仇视、抵触、远离大法弟子。

面对这一切,我只有一个信念:用自己在大法中证悟的,大法给予的智慧,用一张嘴去讲真相,一双手去发真相,两条腿走遍自己所能涉及的范围,把大法真相传给千家万户。

但是一个人能有多大能力啊,应该协调当地的同修都走出来,对那些由于怕心重而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也都要把他们找回来。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一个范围,他范围内的与他都是有很大缘份的,他去讲会很容易,别人去讲就很难讲。

悟到这,我就找同修。这个过程遇到过干扰、挫折。但师父说过:“遇到任何问题都找自己的原因。”[1]我就不能灰心,在找自己的过程中,还真就找出了许多执著心,比如愿意找那些一说就行的、听话的,这不是嫌麻烦的心吗?还有一颗高高在上的心。修炼修什么呢?不就是遇到问题修自己吗?遇到难题、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就不高兴了,为什么不看一看符不符合法,为什么不想到自己这不纯净的思想不转变,总是要求别人转变呢?当我在法上提高后,周围的环境就变的让人感到太神奇了,同修也与自己更加亲近。

同修们都信任我,有矛盾找我帮解决,有要做资料、学电脑、打印的找我,我就再找懂技术的同修帮忙,不知不觉我就成了义务协调人。在大陆这个最邪恶的环境下,我们一直坚持着集体学法、交流,整体配合走出去讲真相、救世人。

前年我家修房子,由于忙就把集体学法这件事放松了。我们学法组的一老年同修,走路跌个跟头,随后把脸鼻子都摔坏了,出了不少血。后来老同修肚子又起了个硬包。老同修心里没底,到我家说出了真实情况,问我咋办。我深知与集体学法解散有直接关系,这里也有我的责任,才使邪恶能干扰老同修。认识到后,告诉老同修,参加集体学法,走出去救人。老同修没有被“硬包”的假相吓唬住,跟老伴同修走出去救人,一个星期讲退了几十个人,都是村、乡里的老干部、老党员。老同修回来对我说,走出去第二天,肚子一热一排气,那个包就没了,再看老同修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根本不像近九十岁的老人。

乡亲找到我说:“咱们是一路人啦”

自从《九评》问世后,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進程加快了。我们要走出去面对面的讲“三退”,发《九评》,发传单、发光盘,虽然我们尽力的在做,但是救人的数量、质量还远远不够。而最重要的是能有多少人真正的明白了真相呢?我们所讲的和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盘都是有局限性的讲真相,新唐人应运而生,填补了以往的不足。推广新唐人势在必行。这是师父为我们救度众生而开创的又一讲真相的法器。它的作用之大,救人效果之强,讲真相力度之深、之广,是每一位接触新唐人的大法弟子和世人所公认的。

我们当地有一同修会安装调试接收器,我和老伴同修不会安(以后要学会安),就先从明真相的亲人、朋友、村邻着手,给他们讲清了安装新唐人的许多好处,并消除他们顾虑安全、干扰安装的一切不正思想和因素。资金不足的,我们就帮助,无偿的拿钱帮他们安上新唐人。大法弟子的资源都是大法资源,应该用在救人上,用在让人能更好的了解真相、得到正确信息的新唐人推广的项目上。

我们村一乡亲安上新唐人后,看了多遍《九评》,找到我说:“咱们是一路人啦,以前我听你媳妇给我讲‘三退’,我是出于情面敷衍了事,今天我告诉你,我用真名退党,是我看完新唐人后发自内心的觉醒了,知道了中共邪党所做的那么多坑害中国人的坏事,太邪恶了,远离它才是中国人的明智选择,解体它中国才有希望,民族才能复兴。我要把知道的这些事告诉我的所有亲人和朋友。让他们赶紧退党。”

这些年,我们当地同修在整体配合救众生、讲真相中救了许许多多人。我们不为之满足,在查找还有哪个项目没做好,还有多少人没听到真相而加倍努力。

修去“私” 只有收获没有损失

春季正值春耕种地时节,市内一同修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一趟,配合律师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A同修。当时我已经准备好了种地用的一切工具、种子、化肥,拖拉机也打着了火,就等干活了。突然间接到电话,让我去市内,我知道当天可能办不完得两天。心里想:去吧,营救同修是对的,可是这么多同修为什么就找我去,那些没有工作的同修,参与营救该有多好,农民是季节性的工作,过了季节就会误了农时,轻则粮食减产,重则遇不好年头绝收。都说抢播种如抢黄金。这季节农村是赶大早、贪大黑,不休息的干,都想多得一场雨,保苗齐。不去吧,同修那恳切的求助,肯定是有苦衷的。

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的生命。”[3]我做到了吗?做到了几次?去是为他,不去是为私,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根本的不同与差距。自己心里明白这是考验来了。当我放下心来,老伴同修说:“你应该去,把咱自己的事放一放,种地赶趟,咱们修炼人有师父管着一切,都是好的。”

当我到了那里才知道,同修为营救自己父亲同修,因着急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头一天晚上被绑架了,几小时后正念回家。一些与其联系的同修,因此其电话关机失去联系,参与的同修都来了。通过这件事,我在法上提高了许多,去掉了埋怨人的心,光会说不去干的尖滑心,为私为我的观念左右着自己,使自己与大法真、善、忍有着相当距离的鸿沟。虽然自己去参与营救,但是不是那么的纯净,有为私的心和想法。

我家的玉米虽然晚种了两天,少得了一场雨,但是苗出的齐、苗壮实。那些先种的、和我一天种的村里邻居家的苗都缺苗严重,二三成苗吧,而我家的玉米不缺苗。村里的人们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前几天一位同修找到我,并捎来同修的一个字条。让我参与写揭露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恶警的真相文章和劝善信。同修问我有什么想法没有?我说:“没有,只有默默的配合。”同修笑了,说:“大哥,你变了,还以为你得来一通大道理呢。”我说:“同修提出的是整体配合解体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还有什么意见呢!能做到哪就做到哪。那个只会说而不去做的我,不是真我,是操控我的旧势力、旧观念,真正的我是同化法的。”是大法改变了我那个为私的观念,也是大法使我懂得了修自己。

在这些年的正法修炼中,大法使我渐渐的走向成熟,大法洗净了我不纯净的思想,把我从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人转变成做事能为别人着想的人,能容忍包容别人的人,我知道自己所做的离师父所要的还远远的不够。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走好最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世人,修好自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