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浑身是病:支气管扩张严重咳血、全身性的风湿关节炎、颈椎病,还有几十年的失眠症等。病痛折磨苦不堪言,曾练过其它气功也没管用。修炼法轮大法才几个月,病痛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是师父给了我一切最好的,是大法救了我,在这里我叩谢师父,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一、大法福泽我家

我的变化使我的家人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见证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所以都特别的相信大法好,在以后的十几年里我家里的每位成员,不管老少,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了大法的洪福,现仅举几例:

先说我的老伴儿

我的老伴看见我的变化,于一九九九年五月份也走進了大法修炼。在这之前,他是我们这块儿出了名的酒鬼,谁也管不了,整天是醉醺醺的,家里的活和家里的事永远指不上,还常耍酒疯,白天有时上班,晚上跑一宿,时不时睡在马路边上,兜里的钱弄不好叫别人全掏走。谁都说这辈子他要能戒了酒,别人就得戒饭。没想到他刚看大法书,就烟酒全戒掉,至今一根烟不抽,滴酒不沾,家里的大小事和活都抢着干,师父叫做的三件事不落,他面对面讲真相能力差,就坚持发真相资料、贴粘贴、邮真相信。

再说我的大女儿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大女儿坐别人的车摔在马路上,去医院检查,颅内骨折,积水,非常严重。医生说家人要有思想准备,弄不好要落后遗症,眼睛失明、下肢瘫痪、植物人什么的。我没动心,第一念就想:一定没事,我和她爸都修大法,孩子又特别相信大法,很快就会好的。当孩子清醒过来时,我告诉她,诚心诚意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她马上念起来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奇迹出现了,大女儿恢复得特别快,每天大夫都竖起大拇指说;“真神了,真是奇迹。”到第二十二天我们就出院了。从那以后女儿更是坚信大法。虽然还没学法、炼功,但无论做什么都按着“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工作一帆风顺。

还说我的小女儿

大法早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工作中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手中掌有财权,一尘不染,工作兢兢业业,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还给手下一部份员工和不错的同学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今年三月,小女儿摔了一跤,崴了脚,还粉碎性骨折,医生说要在床上呆到一个半月才能慢慢下地。她就想我年轻轻的摔一下,怎么会这么严重,平时我的工作忙,这下是不是该我学法炼功了,于是就回到娘家想看《转法轮》。我说这是大法、是修炼,不是儿戏,要看就连续通读三遍,如觉得能行我就教你动作。这样她每天读一讲,当读完第二遍那天的夜里,一点多钟,正睡觉,觉得头痒的厉害,就想去洗头,当起来下地去按灯的开关时,身子往前一扑,脚没站稳,有伤的脚跟着踩在地上,就觉得一下剧痛,马上抽回来,这一痛头脑清醒了,马上悟到没事,不能听大夫的呆在床上一个多月。她叫醒了我说:“妈,我想好了,从明天开始,我要学法炼动作,您教我吧。”我说“好!你这样悟很好。”第二天扔掉双拐,拆去绷带,忍着疼痛学炼动作。等第三遍《转法轮》通读完了,她五套功法也学会了。就在今年的四月初九开始跟我们一起晨炼,真正的走上修炼路。在师父的呵护下,关键时自己的一念,很快腿脚恢复正常,两个月零几天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工作再忙每天严格要求自己,尽量坚持学法炼功,参加集体学法,精進实修。

二、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们几十个同修,每天晚上在一个单位的老年活动中心里一起集体学法,早晨在大街上集体炼功,白天有时间一起去农村或偏远点的地方洪法、炼功,很是充实,回忆当初无比荣幸殊胜。

“七﹒二零”后,邪党江贼集团残酷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们从此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每个同修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在邪恶的恐怖压力和谎言的蒙骗下,有的交出了大法的书不炼了,有的害怕观望,有的在家偷偷的炼;有的还站到了邪恶的一边骂大法和师父,那时我象是被刀扎一样的痛心,从那一刻起我就生了一念:“我是大法的受益者,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以后形势如何,我跟定了我的师父,这功我炼定了,谁都别想动摇我!”这十几年来,修炼路上酸甜苦辣,磕磕绊绊的,做的也不太好,但始终跟着师父走。

师父时刻看护弟子

自从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有四个同修就在甲同修家学法,但不是经常,没有规律。由甲同修从资料点拿资料,同时也在我家建起了印刷大小粘贴的资料点,供给全市同修。我们按师父说的做,讲真相,救度众生,反迫害。到晚上我们贴真相、发传单,不管是城市、农村、大街小巷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是尽量去做。无论我去哪儿,一般都是静的没人,鸡狗也不叫,等资料做完了,人才开始出来活动。有时也遇到神奇的事,其实都是师父领着做,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而已。

仅举一例: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带上二百多份真相资料、一百多条标语出发去一个离家二十多里外的村庄证实法。到了村口,把自行车放在村外的一个废草房后边,往村里走,可村外有三户已经走过去了没放,我们说好记着剩三份回来再做。这时天下起了雪,街上也没什么人,我俩就一户不落的挨着做,连放带贴,一个村做完了,正好资料也都做完了,只剩下几十份大法标语。我俩说真谢谢师父,带来的资料正好合适,高兴的回来推车,当到村边时,忽然想起这里还有三家没做呢,可是一份资料也没有了,觉得很遗憾。等弯腰开车时,感觉衣服兜里有东西,拿出来一看,正好三份真相资料,觉得奇怪,明明兜里没资料了,怎么又出来三份呢?之后立刻明白了,这三家真有缘份。因为我俩有要剩三份给这三家的这一念,所以师父就给安排好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令弟子感慨无比。在回家的路上,大雪给我们照明,我们一边走一边在各个电线杆上贴标语,到处一片雪白,照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闪着红光,特别醒目,还不到夜里十二点我们就安全回到家中。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我们多么希望每个家庭在新年之际第一件事就是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遗憾的是,甲同修后来被邪党绑架劳教,被洗脑邪悟,我们费了好大劲找她交流,至今也没叫醒她。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唤醒她。甲同修被抓后,我们的学法小组也散了。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修炼路上,虽然我们走的非常艰难,但每一步,师父都在慈悲的呵护我们,随时看护着我们走正,每当遇到危险时都为我们化险为夷,在大陆这邪恶的环境下,没师父保护,我们一步也走不了。

记得有一次,我和老伴儿去老城区发真相资料,我走在前面,老伴走在后面,他往一户门内放资料时,被后边一个离我们十多米远的人看见了,我回头看见那人正在打电话,就叫老伴快走,我们想避开他,从前边小胡同穿到别的胡同,不料,一条特大黑狗横着挡住了整个胡同,我们只有向左拐,往回走,返回来时的那条街,这时警车“嗷嗷”叫着来了,我俩一边发正念谁也看不见,一边求师父加持,到了胡同口,一辆警车堵住胡同,另一辆相对也向这边开过来,那个恶告的人就站在胡同口,我俩肩并肩堂堂正正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谁也没看见我们,我们到其它街上把几十份资料做完。再看他们,刚去我们已去过的街上东张西望。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化险为夷。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那是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为了抓炼法轮功的人,白天到处是便衣,晚上到处有巡逻。我们附近有一条街,平时戒备森严,很难给那里的众生送资料。有一年冬天的清晨,大概四点左右,我带上资料从街的第一个胡同开始发(街是南北的,两边是相对的胡同),从里向外刚发二份,听见最里边的院里有人出来了,我赶紧走到前一条街的对面那条胡同,里面有五户,我一直走到最里边,那人发现了我,堵在了胡同口,我立掌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一边还发了两份,当快走到他跟前时,突然在黑暗的远处好象有人喊他的名字,当他回头答应的时候,我刚好从他身边走过,在他回过神的时候,我已消失在黑暗中,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这样的事很多,几乎每个同修都遇到过,所以说师父随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找回昔日同修

叫醒昔日同修也是我们走在证实法路上大法弟子的重要责任。师父说:“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1]

我按着师父的意愿去找那些没走出来的同修,一起切磋、交流,他们一般都是怕心重,有的是家人的阻碍、压力不敢走出来,知道大法好也放不下,就在家偷偷带炼不炼的;有的去做生意;有的受邪党谎言蒙骗,法理不清对大法有了误解,我找到他们互相交流、切磋,学师父的经文《怕啥》,在法上提高,去掉怕心,按照师父说的走出来,做好三件事,并给他们送周刊、真相资料看,有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及时送到。

二零零六年,我和老伴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至今,有什么问题互相切磋。开始有五个人,后来随着同修们在法上提高了,陆续走出来了,现在已有二十一人,其中有两名新学员,分成了四个学法小组。对每个新走出来的同修,看他们在法上提高时,我也给他们几份真相资料,让他们自己看完了给别人看,随着他们接受能力,慢慢的就多给点,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他们渐渐的去掉了怕心。就这样,他们由我给几份资料,到自己主动拿资料堂堂正正去救众生,这过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教诲、师父的呵护。

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也是去我执著心的过程,那时候到每一位同修家,他们的家人因受邪党谎言毒害,不明真相,对大法误解,加上恐惧,见我去就象敌人来了,本来开门时晴着的脸,一下子转阴拉的老长,我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也爱搭不理的,同修明明在家也说不在家,同修听到我声音迎上来。但为了唤醒同修,我不被人心所动,该去还去,我背师父的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有一次没忍住,几乎和常人干起来。

一次,我去一对夫妻同修家里送师父讲法,同修开门让我進屋坐下,她女儿也跟着看着,脸拉的老长也不说话,我和同修切磋,她就开始和我诉苦,因为她爸妈都被恶警绑架过,我安慰她并跟她讲真相,她也不听,后来哭了起来,同修的女婿看到他妻子哭了可不干了,站在我面前大声指责我,意思就是不让我到他家去,不欢迎,也不支持他岳父岳母炼功,甚至反对。同修在一边听着也不说话。我一忍再忍,最后没有了慈悲心,和他们理论起来了,一气之下离开她家,师父的新的讲法也没给同修。当男同修送我时说:“这孩子真没礼貌。”我气的说:“修不修,炼不炼是你们个人的事,我图啥?讲法你们不要我带走。”同修赶忙说要,我才给了他。

一路上我很委屈,觉的我快七十岁的人了,大老远的给你们送资料、送讲法、送周刊,我图啥?感觉受了侮辱,心里憋得难受。这时想起师父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2]“ 遇到问题看自己。”叫我遇到这样的事决不是偶然的,向内找自己,这是去我的争斗心、怨恨心、爱面子心和虚荣心,如不遇到这种场合,哪能暴露出这些人心呢,以后去掉它。

认识到了,气也消了,以后照常该去还去,他们的孩子也不那样了,同修慢慢正念也足了,也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看学法小组人多了还带几个同修去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家都比学比修,在法上提高着,现在每个同修都在各自不同的环境中,讲真相救众生,坚定的做着三件事。

解体邪恶

学法小组的同修无论谁有魔难大家都是互相帮助,在法上共同提高。如:乙同修快七十岁了,大女儿突然离世,给她留下一个五岁的孙女儿,老伴又是一个有脑血栓后遗症的人。不幸的遭遇本来就很痛苦,一天下午,同修忽然憋得出不来气,吓的她小女儿直哭,马上要送医院,她摇头不去,挥手叫女儿快送她到学法小组同修家,女儿没办法赶紧送到我家。

刚進门时,把我和老伴吓一跳,只见她嘴一张一张不停的摇着手,脸色黄白,嘴唇发紫,不能说话。我第一反应就是邪恶的迫害,马上说:“别怕,快发正念,求师父。”让她靠在沙发上,我和老伴赶紧坐下,我们三个人一起发正念,不一会儿同修就缓过来了,我们就一起读师父的《洪吟三》(那天《洪吟三》刚到),后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到晚上同修们集体学法时,又一起帮着发正念,学完法走的时候,乙同修精神焕发,走路一身轻。这充份体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整体的力量使邪恶的迫害烟消云散。

两朵小花

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同修们都在争分夺秒的兑现着自己的誓约,我们小组为了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自己建立了资料点,由年轻同修负责下载、打印各种资料供给同修们,设备都是自己买的,这里叫技术同修吧。在她家开了第一朵小花,慢慢走出来的同修多了,资料需求量大了,技术同修又上班,又带孩子,很辛苦。我和老伴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减轻同修的负担,又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可我们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从零开始,在师父的呵护下,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学会了打印各种资料,周刊、小册子、师父讲法等。我和老伴的经济来源都是大法给的,我们生活很简单,购买的一切耗材自己支付,自己去买,担负着十几人的资料,现已快运行三年了,在我家又开了一朵小花。

我和老伴相互配合,为了多救人,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除了平时发资料、贴粘贴、面对面讲真相,老伴还一直坚持寄真相信。后来,技术同修还耐心地教会了我打真相语音电话。我第一次出去打,心跳手也抖,生怕对方不听或说对大法不敬的话,可是师父鼓励我第一次就很顺利的打几个都接了,有听完的,有听一半的,我心里特别高兴。隔一天再出去打,几乎是打几个挂几个,都不听,这使我情绪低落,再也不想出去了,一直停了好多天。在这段时间里,我在想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差,一定是我有问题,向内找是第一次高兴产生了欢喜心,叫邪恶钻了空子,障碍着不叫世人听真相,我赶紧发正念“解体一切障碍世人听真相电话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只要是能救人,我就要坚持不后退!这样又走了出来,一切都好了。这里再次谢谢师父,谢谢技术同修的热心帮助。

突破面对面讲真相

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我怕心很大,只能在家族中和亲朋好友中讲真相、劝三退。因我家是大家族,七姑八姨的很多,几年前大部份都听了真相做了三退。该面向社会讲时,可成了我的老大难。师父一再讲要走出去,多救人,我不能不听师父的话,我必须要走出去。于是,我在家发完正念,走上了街头,当一见了人想说不知怎样开口,而且一想讲真相,就感觉到疲劳,力不从心,象连讲话的精力都没有,脑子一片空白,就不想说了,每次在大街上见了人看有机会,可一想讲就出现这个不正的状态,心里很急。我找到了自己最大的怕心,怕跟陌生人说话,怕人家不听给个冷脸丢面子,怕遇上恶人举报,怕这怕那,心里被“怕”字包围着,所以旧势力就钻空子才出现以上状态不让我讲。师父在法中讲:“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4]

我连续发正念,坚决不承认怕心,解体怕心,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全不要,慢慢的状态改变了。现在我终于敢堂堂正正的面对各种人讲了,一般听真相明白真相的人都愿意三退,经常听到“谢谢!谢谢!”我回答:“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叫我救你们!”我们同修之间互相配合,到农村、集市、公园各处去讲真相,效果很好,我深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鼓励我们,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一动嘴,跑一跑腿而已。再次叩谢师尊!

现在我还有很多人心要去,比如:时不时还有怕心、有惰性、求安逸的心、坚持自我的心、怨恨心、看不上同修的心、争斗心,并且在睡梦中反映出的名利情都有,这些不好的东西和观念我一定要多学法,在法中归正,去掉它!解体它!坚定实修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