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马三家非人折磨:殴打、抠眼、灌食、抽血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海英回忆在马三家遭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我叫王海英,二零零零年十月左右被绑架到辽宁大连劳教所,在那里遭受暴力“转化”迫害:殴打、关小号、体罚等等非人折磨。当时是马三家劳教所先后派了几十人,到大连劳教所一同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苏境曾经到全国各地做报告,传授她们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经验。各地劳教所也到马三家“学习”迫害经验。如北京的劳教所去马三家劳教所“学习”的同时,也把北京法轮功学员转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转化”后押回北京,利用他们再去“转化”别人。马三家劳教所就是这样向全国输送罪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劳教所因为我拒绝写“三书”,将我转到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期间我遭受、目睹及耳闻了那里的罪恶:

体罚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我们十一位大法弟子被推上一辆大客车,分别被铐在椅子上,两个恶警看守一人,把我们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到马三家的第一天,恶警秋萍就拽着我到她的分队,找两个犯人做夹控,继续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就叫她们折磨我,包括殴打、抠眼睛、强行剪头发,她们拿着剪子恶狠狠的样子,就差剪子尖穿进我的脑袋。还不写,就罚站、罚蹲,每天至凌晨。

一次晚上,恶警苏境来视察,问:“反省的怎么样?”恶警王乃民说:“不写,帮帮她开开窍。”于是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带走,接着就听到她的惨叫声。我因为困一头扎在地上,水泥地“噹”的一声响,坐在我旁边的恶警还骂我。后来还每天罚我坐小板凳、面壁,长达半年之久。

强迫奴役

后来我们被强迫到田里做奴工。夏天烈日下到稻田里拔草,水深到膝盖,恶警在岸边躺在沙发上,“四防”犯人在下边吆喝着:“快,别直腰。”我们被累的、晒的满头大汗也不许休息。

还有扒苞米。苞米地一望无边,一人一排,不许落后;还有拔大蒜、挖树坑,每人每天分的树坑必须挖完。野外的劳役风吹日晒,中午不许回去休息。

有时在室内做奴工产品,如做月饼盒,还有做些手工品,如扭枝条、花环等,据说都是出口的。

后来劳教所盖了二层楼缝纫车间,搞服装厂,加工各种服装,以军大衣为主,楼下还有弹棉车间。那里,冬天没有暖气,四面透风,手脚都冻伤了,每天还得完成大量的干活,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完不成定额就会被殴打、体罚,普教就威逼拿钱,如果拒绝劳役就被上刑。

强迫灌食

我家来人接见,不许我见,理由是我不写“三书”。我绝食抗议,被恶警唆使五个人强行按在床上灌食。后来威胁我如果再不吃饭就绑在床上食管不拿出来。

凌源法轮功学员杜淑花插着管不许拿下来,还把她领到学员面前羞辱,说“像不像猪”。

目睹“焦点访谈”造假

二零零一年九月左右,“焦点访谈”的人来录像,让秋萍和几个“转化”的学员表演一番,作为新闻在全国播放。当时我就在对面的房间,对这场假采访看得清清楚楚。

“攻坚”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辽宁省恶党当局组织所谓的“帮教团”近二十多人,来到马三家搞“攻坚”迫害。他们中有四分之三是男的,个头粗壮,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黑天白夜的把法轮功学员挨个轮番的叫出去迫害。那时马三家非法关押着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

记得在一个恐怖的夜晚,恶警张磊把我带到一个小楼里,首先是穿白大褂的人给我量血压,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桌子横在一个墙角里,让我坐在墙角里,四个男警察每两小时换一个人,轮流审我,威胁我,并拿出一打纸,叫我签字,这回是“五书”。我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惨叫的声音,我知道是大法弟子在遭难,从晚上六点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六点。

第二天,恶警张磊把我单独关在一房间里,整整六天六夜不让我上床,不让我洗漱,不让我下楼吃饭,不许我合眼,两个人看守我,二十四小时轮流换岗,只要我一合眼,恶徒们就叫骂、推搡……这样折磨我长达六天六宿。

迫害更甚

二零零七年,我再次被劫持到马三家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恶警将我和其他三名大法弟子封闭在一个牢房里,窗子用报纸糊上,四个警察轮流换班,二十四小时看守,强迫我们劳动,长达四个月。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拒绝报数,被恶警李明玉上刑六个小时,至今左臂仍酸麻。

法轮功学员张国珍、卢琳、王春英、赵淑琴、齐振红等都被上刑,齐振红上刑后精神失常;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我现在想不起她的名字)被上刑七天七夜,两臂抬不起来,手全是肿的,这样恶警还强迫她劳动,后来她的胳膊被恶警张春光打断。

强行抽血

二零零九年一天,几个穿白大褂的人来到马三家,当时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约四百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抽一大管血,不抽不行,法轮功学员王春英坚决不抽,被恶警王艳萍等七人按在床上,用枕头捂住头,从脚脖子上抽了一大管血。

被迫害致失忆

我于二零一零年二月结束冤狱,由于长期遭受马三家精神、肉体折磨,回家后我一度呈失忆状态,自己买的洗衣机不会用了,厨房的油盐酱醋分别不清……

以上所揭露的马三家的罪恶,也只是我能回忆起的冰山一角,还有许许多多我回忆不起来,等我回忆起来,我要继续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