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旮旯里的金凤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一九九六年冬,单位的一位同事说:“有一本好书你看不看?”我说:“看。”就这样我三天两夜没睡觉看完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并且五套功法一步学会。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我因单位破产而回到了家乡——本省高寒人稀地区。

我们乡有三十多个村,最小的村只有一户,我们村不算小,有四十多户、一百六十多人,小学生要到六里以外去上学,初中生要到三十里以外去上,高中生要到一百八十里以外去上。因此有文化的人很少,我是本乡唯一的大法弟子。警察把我抓到派出所,我面对乡长、书记以及村里的干部说:“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你们真的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吗?我原来脾气不好,谁也别惹我,谁要是惹着我,我拿着镰刀追着他和他干。谁不怕我?现在我学了法轮功了,我们老师教我做好人,我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做好人还不行吗?难道好人多了还不好?非得叫我去做坏人?你们都是拿工资的,你们谁不愿意钱多拿点,谁不愿意吃别人的、喝别人的、花别人的钱,我就看淡这些利益,我就不吃别人的、不花别人的钱。别看你们这么凶,你们要是不讲理,我就是鸡蛋也要撞你们一身黄汤!大难快来了,你们谁没有老婆孩子,我们师父叫我们讲真相救人,给你们一条逃生的路,别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就会有大难的。”他们谁也不说法轮功不好了,都说:“这个人真了不起。”从此以后他们不再找我了。

有一次上边又要过筛子,每人必须在一个表上签名,他们派了两个小青年来了,我说:“你们了解共产党吗?”他们说:“不了解。”我说:“五八年报纸上说亩产十三万斤,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刘少奇被打成叛徒、特务、走资派整死了,文革后又成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邓小平三起三落吗?你们知道路线斗争死了多少人吗?”他们都说:“不知道!不知道!”我说:“不知道我不怪你们,回去叫你们头来。”他们回去后再也没人来了。我每天炼功都是在院里,因为我家在山的上边,其实就是站在别人的房顶上。有时警察到我家来 看到我屋里给师父法像上香,视而不拦的说:“我妈也爱烧香。”

本村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到大法好,不顾政府迫害、儿女的反对、冲破了重重阻力,放弃了很多人心,成了一位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和我经常配合外出救人。有一次夜间他骑摩托车带我讲真相,摔到一个水坑里,身上干干的一点水都没有。我的妻子看到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变化,也走進大法来修炼了。我们村的村民除个别人不退外,全都明真相三退了。

五年前,有一次城里两位同修骑着摩托车到山区来发资料,被邪恶盯上了,她们没有发觉,一直发到我们村,警察来了,绑架了一名大法弟子,另一名机智的藏到柴禾垛里。派出所来人问村民:“那个法轮功跑到哪里去了?”一个明真相的村民当面毫无怕心的对他说:“我们没看见,可能上坡了……”等派出所的人走后,他们找到我说:“快!你们的人还在那藏着呢,你快去救她吧!”我赶快把女同修找出来,与此同时妻子通知了我们村的那位同修,我们立即行动把女同修安全送出去。

女同修到我们山区发资料一事对我们鼓舞很大,以前我不敢在本地发,认为邪恶就在盯着我,一发现资料就会找我的麻烦,这回我正念足了,大法弟子到处都可以去讲真相,本地的资料不一定就是本地的大法弟子发的,所以我的胆子也大起来了,也没怕心了。我和本村的同修时不时的互相配合在本地讲真相发资料,我时常下午出发,带上手电,墨汁、毛笔,在这山区的村庄、路边,边走边撒资料,往电线杆子上、墙壁上、山石上写大法的真相标语,整个山区到处都是,每次都是夜行几十里,天亮前回家,周围村子的庙会之前我都去做一遍,邪恶拿我也没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