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圣缘要精進 九旬弟子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我今年九十岁,于一九九八年七十六岁时喜得大法,修炼至今十四年了。在修炼的路上,时时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得法

我自小就敬信神佛,十几岁时就时常進庙烧香。想求得神佛的护佑。家庭的重担,生活的操劳,使我深感对人生的艰辛的无奈。为求有个好身体,七十岁时,每天虔诚的诵念佛教的话约三千遍,一有时间就手捻佛珠。多年来,四处求医,中西医从未间断。身体状况没有任何好转。经常性的头痛、胃痛、胆结石、胆囊炎、类风湿关节炎(致手指变形)子宫脱垂、严重的肠炎(每天拉肚子十多次),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我修炼的女儿见我这种情况,对我说:妈妈你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修佛的,祛病健身效果很好。我当时就同意修炼法轮功了。

当我发出要修炼法轮功这一念后,当天晚上我睡觉时,正坐在床上,就看见一个大法轮在卧室内旋转,光彩夺目,美丽无比。第二天清晨一起床,我就对家人说我看见法轮了。接下来我就开始学炼五套功法。炼功三天,拉肚子次数明显减少。原来拉肚子不敢走出家门,炼功七天后就可以走出家门上街了。那高兴的心情就别提了。

以前不敢吃的油荤、蛋类等食品,现在都可以吃了,家里做啥吃啥。修炼至今十四年来未吃一粒药,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一身轻。

学法、炼功

我原来一字不识,是个文盲,同修们学法,读《转法轮》,我只能坐在那听,我真想自己学法呀!不久的一天晚上,大概四点钟,我躺在床上看见师父坐在鲜活圣洁的莲花上,打着手印,慈悲祥和,殊胜无比。莲花冉冉升起,慢慢离去。我看见师父了,我高兴,我无法入睡。第二天我讲给了家里人,与大家一起分享了这份喜悦。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半夜时候,我看见卧室的天花板上一片明亮,满天花板上都出现了《转法轮》书上的字,第二天我叫二女儿请出《转法轮》来对照着认识了那些字,渐渐的好多字都能认识了,以后在同修的辅导下,就能慢慢的读《转法轮》了。然后我又开始读《洪吟》、背《洪吟》、背《论语》,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可以熟练的背诵《洪吟》和《论语》了。

我每天坚持自己学法、炼功和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晨炼以来一直坚持凌晨三点四十分之前起床炼功,我就这样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修炼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摘掉了多年的老光眼镜,视力超常的好,做针线活,穿针引线眼明手快,耳聪目明,还时常为儿孙做针线活,家务活。家人和邻居都惊叹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讲真相救度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走出去证实法,讲真相救世人,我到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家去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电视、广播的造谣,诽谤的宣传。我还到街上去给有缘人讲真相,要他(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我还和同修一道去居民小区发真相资料,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有的同修在做邮寄真相信项目,我主动参与封信封,贴邮票。同修还赞扬我做的仔细,做得好。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还参与一些力所能及的讲真相,证实法的事情。

正念消除“病业”假相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突然出现剧烈的腹痛、腹泻。来势凶猛,腹痛使我蜷缩在床上,腹泻使我坐在马桶上几个小时起不来,儿女同修对我说:这是假相,是干扰,只要正念强,什么难关都能过的去。我也清楚的知道这是假相,我是大法弟子,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丝毫的害怕,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我还宽慰儿女们说“没啥,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邪魔都别想动了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这些“病业”假相很快就消失了。正如师父所教诲的“念一正 恶就垮”[2]。在这之前的几年中,身体出现的这种情况曾发生过三次,我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过来了。

坚定的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平常跟我儿子、媳妇(同修)一起居住。二零一一年七月,天气炎热,我的小女儿接我到她家去住了二十多天,女儿们孝敬我,给我安排好吃的,看电视,逛超市,聊家常。渐渐的懈怠了修炼的意志,放松了学法和炼功。一天下午正在看电视,女儿要我去学法,我说再看一会,几分钟后,我突然头晕目眩,无法站立,无法辨别方向。接着就是腹痛、腹泻、呕吐,心慌气短,脸色苍白,不修炼的女婿见此情况说:这么严重马上送医院。这时修炼的二女儿赶到我跟前见此情景,马上与其兄嫂联系,是進医院还是送回家走修炼的路?我的儿子、媳妇毫不犹豫,异口同声:马上把妈妈送回来,只有师父,只有大法能救妈妈。马上回到这个修炼的环境中来。

回到儿子家中后,我已经神志恍惚,失去记忆,已经认不清人了,大小便失禁。我躺在床上,儿子、媳妇、女儿整天给我读《转法轮》。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照看着我,同修围着我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中的邪恶。三天后,我神志逐渐清醒,儿子、媳妇教我回忆着炼功,开始不能下床,就扶着我坐在床上炼功,能炼多少炼多少,记不起的动作就手把手的教我炼。三天后,儿子、媳妇扶我下床,靠着床沿扶着我炼功,同时与我在法上交流:妈妈你一定要主意识强,坚持修炼,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你天体的众生还在期盼着你,你修好了,他们才能得救。你要坚定的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出魔难。媳妇又扶我到师父法像前跪下要我对师父认错,请师父原谅,我跪着对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不该去求安逸,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不是用来过常人日子的,恳请师父原谅,弟子要精進,要听师父的话,请师父救我”。

从此坚持每天学法、晨炼,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师父又把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救了回来,给我恢复了记忆,现在我又能背诵《洪吟》、《论语》了。并每天听师父讲法,读背《洪吟二》和学背《洪吟三》从不懈怠。同时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谢谢师父再一次救了弟子的命。同时谢谢同修的帮助。

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