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血泪(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接上文)

目录

一、灭绝人性的酷刑
二、迫害好人的几次大绑架和重判刑事件
三、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四、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
五、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案例
六、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
七、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部份事例

结语

* * * * * * *

二、迫害好人的几次大绑架和重判刑事件

法轮功学员们在一起学法、谈谈修炼中的心得体会,本身就是修心向善,同化“真、善、忍”的过程,却被攀枝花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头子们当作向其中共上司邀功请赏的“要案”,判刑、劳教、洗脑、长期关监、绑架罚款;法轮功学员向人们劝善、澄清谎言,竟被攀枝花政法委作为“大案要案”,冤判重刑。下面是数例典型事件。

(一)二零零零年,米易县三百多人遭绑架 十一人被非法判刑,十四人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在全县范围内发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挂真相横幅,让世人了解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十二月十五日,法轮功真相标语出现在米易的城乡及街道的大街小巷。

米易“六一零”气急败坏,调集公检法司和县乡两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警察机关的政保科、治安科、刑警队、交警队、缉毒队、派出所、武警中队全部出动,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开始,在全县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警察在公民家中、街道、道路、田地里、农贸市场、建筑工地到处抓人。此次大搜捕持续三个月,米易县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至十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恶人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所在的乡政府,在乡政府私设公堂,人人过关。采用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和各种欺骗手段,逼迫说出谁参与张贴真相资料、标语及其资料来源。恶人认为的法轮功骨干,被劫持到公安局,遭受更加残酷的迫害。

这次迫害,攀莲镇农民廖远富被非法判刑十年;垭口乡的范跃海被非法判刑六年;吴桂芳被非法判刑五年;黄显坤被判四年;撒莲罗江平被非法判刑五年;丙谷的张贵超、范胜美、李永会被非法判刑四年;熊聂珍被判刑三年;沙坝乡(现并入草场乡)农民李会琼被非法判刑四年。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德阳监狱遭受迫害,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二零零零年,攀枝花十人被绑架,四人被冤判五~九年,三人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吴敏和母亲韦瑛及妹妹吴汉萍,向世人发送真相传单,被攀枝花市六一零张处长、邱天明等绑架。

当晚攀枝花市六一零恶警把吴敏和吴汉萍吊铐在市六一零办公室窗户的铁栏杆上一整夜不让睡觉,第二天又把她俩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一周后,攀枝花市六一零恶警为避人耳目,把吴敏外调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随后吴敏被非法判刑五年。此次迫害牵连到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毛林芳、黄世容、袁宇贤、燕宝萍、廖建甫、游元章、罗玲珍遭抄家,被绑架。都被非法关押到盐边看守所遭到刑讯逼供。

毛林芳,女,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生,市土产棉麻公司职工(攀枝花市川滇公司)。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刑九年。

黄世荣,女 ,一九五零年十一月生,私营企业主。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被打的惨叫声犯人都听到了,被折磨了几天,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分别关押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和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回家。

廖建甫,男,五十八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上班时,廖健甫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攀枝花市公安局东区分局国保大队等人劫持,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强迫交生活费三百元。随后被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廖健甫被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冤判八年。

袁宇贤,女,一九七四年七月生,私营业主。二零零零年年底被非法抓捕,被外提三天三夜,打的遍体鳞伤,恶警吊铐她抓腿往下拽,使她两手腕血肉模糊,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吴汉萍,女,一九六四年六月生,攀枝花公路建设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燕宝萍,女,五十三岁,攀枝花攀钢机电学院校办会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三)二零零二年九月~二零零三年二月,攀西地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一名被冤判七年—九年半的重刑,十九名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三年二月不到半年期间,攀西地区资料点几乎全部被破坏,相继至少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被攀枝花市及米易县、盐边县警察酷刑折磨。后来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七年—九年半的重刑,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他们是:陈京西、龚官雷、龚文友、耿德新、何远超、岑梅、毛开明、罗玲珍、罗小星、罗巧兰、王卫、燕宝萍、燕洪、邹燕、吴世海、李林蔚、冯素清、陈玉、张翼、张华、刘静德、苏丽娟、刘长惠、芳芳(化名)、付玥(音)、李素群、郭大顺、廖国美、文福品、王明珍、黄明玉、阙发秀、朱明春、郭光秀、刘龙云、黄天才、朱昭杰、李中华、赵国伟、胡兴玉、张军、吕涛、厥清波、郭红萍、袁大群、边仕德、宋平秀……

其中:何远超、耿德新、罗小星、陈京西、龚文友、龚官雷、刘龙云、朱明春、朱昭杰、阙发秀、郭光秀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冤判七~九年半的重刑。

岑梅、毛开明、罗玲珍、罗巧兰、王卫、燕宝萍、燕洪、邹燕、吴世海、李林蔚、冯素清、陈玉、张翼、张华、刘静德、吕涛、郭红萍、袁大群、宋平秀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四)二零零四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八名被冤判,两名被迫害致死

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谢道全,系操纵攀枝花市迫害法轮功的幕后黑手,所有针对法轮功的大型迫害行动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二零零四年二月份攀枝花大法弟子做了一个《追查通告》,揭露当地恶警恶人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谢道全看到《追查通告》后大发雷霆,限定了所谓的“破案时间”,在三~四月份指使六一零系统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其中八名在九月十四日在盐边被非法开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盐边县法院对徐浪舟,陈和琴、高朝琴、张新才、谢金双、梁淑芳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第二次开庭。审判长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用攀枝花市六一零恶警提供的诬陷材料,对八位学员非法判刑。两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服刑中被迫害致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家被非法抄掠,抢走至少二万元的设备,至少六千二百一十二元现金被恶人侵吞。

其中,二零零四年三月,张兴才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盐边县看守所,遭到毒打、吊铐等多种酷刑,被迫害致瘫,二零零七年三月被攀枝花国保、五马坪监狱联合酷刑虐杀。二零一零年,徐浪舟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继续遭受迫害,在即将刑满回家时,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五马坪监狱迫害致死。

(五)二零零五年借冬旅会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十名被非法抓捕,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五年,四川省冬旅会在攀枝花市召开,攀枝花当权者借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迫害。以下是部份案例:

廖晓辉,女,攀钢职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廖晓辉上班时,在办公室被国安人员强行绑架,关在弯腰树看守所。晚上,她被提出监狱,市国安特务把她绑架到一个陌生地方。廖晓辉在一封信中写到:“我身体胖,他们把我悬空吊起,进行恐怖的精神折磨——突然关掉所有的电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突然各种怪叫声此起彼伏;好几只手突然向我身上乱抓乱打乱摸;好几个装成鬼魅的影子打亮打火机在我的眼前窜来窜去,同时发出各种凄厉的怪叫。胖胖的身体被悬空吊了三天三夜,眼前晃着鬼魅的影子,耳边响着各种鬼叫,身体被突然袭击式阵阵乱抓乱打…我在极端的恐怖中崩溃了,在他们的酷刑威逼下说了很多我从来不愿意说的话。他们强迫我出卖学员,放弃修炼”。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24 日,以邱天明、孙鲁宁为首的恶警在清香坪广场绑架了肖会再、李代珍、游元章、姚佳秀等四位大法弟子。将游元章戴上手铐,绑架到六一零国保支队。迫害游元章的恶警还有邹勇军、段清。当天下午并对游元章进行了非法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午,肖会再在清香坪广场被攀枝花市国保支队一群人一顿暴打,强行铐上手铐,塞在小面包车的前排和后排座位的中间放脚的夹缝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大楼前,他拒绝上楼,被国保支队一群人(包括邹永军、高个胖子)毒打,其中一人用皮鞋后跟踩他的脚趾头,把他的袜子都踩坏了(当时他穿着皮鞋)。他们几个人把他打倒在地,拽着他两只脚把他拖到一个房间里。后来肖会再被非法关押到盐边看守所和弯腰树看守所,在那里遭受了非法的残酷迫害。

游元章在被送往盐边看守所的途中,恶警孙鲁宁、黄建军立即用擦车的脏毛巾往游元章嘴里猛塞,当即把门牙塞掉一颗,并把他的头用黑布罩上。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恶警将游元章从盐边看守所带出,用黑布将游元章眼睛蒙上,将其绑架到恶警的黑窝据点——金谷酒家顶楼(估计七楼),将游元章双手吊铐在窗户上,此时脚尖点地。孙鲁宁、黄建军轮番打游元章耳光。游元章只要脚尖一着地,恶警就用脚猛踢。当拒绝回答他们设置的圈套时,立即升高吊铐的高度,此时脚尖离地面约十公分。

孙鲁林用双手抱着游元章双脚往下拽,手铐卡进肉里几乎和骨头相连。游元章痛昏死过去。恶人又用冷水往游脸上泼,又扒开眼皮看。游元章的左手指麻木大约四个多月才恢复,到现在手上还有硬迹伤疤。

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对姚佳秀、肖在会、廖晓辉非法开庭。后来姚佳秀、肖会在、廖晓辉三人被秘密判刑,姚佳秀被非法判刑九年,肖会在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廖晓辉被判四年,被非法关押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姚佳秀于二零零七年七月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米易县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米易县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在郭会斌家学法、炼功,被人恶意构陷,十点多钟,米易政法委、人武部、武警、警察、国安、六一零、派出所、丙谷镇政府出动大小车辆十多辆、一百多人如临大敌,闯进郭会斌家非法抄查。

在实施绑架行动时,县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王永祥命令参与人员要狠狠整治法轮功学员,不需负责任。于是这些行恶者肆无忌惮的打骂法轮功学员,将学员的双手的手指用绳捆上,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周英按在地上打,还将她的头往墙上撞。有俩个老太太,一个八十多岁,一个七十多岁,双手被反卷在背后用绳索捆上将俩老摔在车上,然后逐个搜身。

当天在场的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遭绑架。郭会斌、冯时芬、周英三名法轮功学员当天被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其余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挟持到原头碾乡政府关押四天,强行洗脑,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钱财,金额三十至三百元不等。

(六)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六名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中共举办奥运会,攀枝花当局人员以奥运为借口,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下是部份案例:

几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和非法判刑

温跃超,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攀枝花市仁和区新华中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六月左右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另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因此事受牵连被非法抓捕,他们是:韩应成(后来被诬判三年)、关学植(后来被冤判三年,经历了黑窝的残酷迫害)、黄秀英(后来被诬判四年,在监狱酷刑折磨中,被迫害的双目失明至今看不清)、杨德安(被迫害押到看守所时测量高血压)、钟义芳(后来被诬判了八年,现在仍在狱中遭受迫害)。

关学植,男,七十多岁,攀枝花海宝山人,二零零八年六月,被绑架,抄家,后来被冤判三年,非法关在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

韩应成,男,五十六岁,仁和区布德镇农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约九点过,便衣人员和镇里的李先梅、染起淮等人到家里,说是来看看为名,恶刑警大队队长吴应康、小起两人强行将韩应成反铐抄家,在场还有杨凯、宋启安、姓苏等人。然后又强行叫韩应成签抄家证。韩应成被押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审讯、威胁,警察苏X拿着文件给韩应成看,韩应成说,这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发给公安部迫害法轮功的通知,你现在还在使用,恶警说,你还敢说国家主席是魔头,韩应成说,不但是魔头还是蛤蟆精,恶警叫要照他们所说的要求签字,被韩应成拒绝撕了。晚上押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外提三次刑讯逼供,经历了残忍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仁和区法院对韩应成开庭,不讲真实情况,韩应成于二月二十七日下午被枉法诬判了三年劳改。

黄秀英,女,七十六岁,原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二零零八年九月,仁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崔福利带着七个警察闯入黄秀英老人家,抢走她的私有财产: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包括光盘)、真相币、影碟机、MP3、MP4等物品, 并将老人绑架到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她八十多岁的老伴亲眼目睹了警察的恶行,在恐吓中住进了医院,于当年十月二十一日离世,黄秀英老人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回家看到的是老伴的遗像。

二零零九年二月,仁和区公安分局打来电话威胁要黄秀英老人去填表。失去父亲的儿子不想让母亲再次受到迫害,独自去了一趟仁和区公安分局,被恐吓勒索,替母亲填了一张勒索罚款二千元的表单,之后只要回了一千五百元钱。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市“六一零”、仁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崔福利、伙同清香坪派出所、大花地派出所等十多名警察,抢劫了黄秀英老人家的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影碟机、MP3、MP4、燃香一箱等物品。并将老人绑架到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因老人当时出现高血压症状,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攀枝花西区法院枉法冤判黄秀英四年,老人上诉,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非法判决书下达后,又将老人非法关押到市弯腰树看守所,看守所见老人血压高拒收,攀枝花市“六一零”恶警找到看守所所长和政委签字,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强行将老人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至三月十七日,仅仅十四天时间,被监狱六监区监区长田丽(音)、股长赵红梅强行劫持到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滥用药物,致双目失明。

钟义芳,女 ,六十岁左右,攀钢集团公司第二机械厂(原金江造船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中共举办奥运会前钟义芳遭恶人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上午被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崔福利等人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释放。

二零一零年一月,国安人员欺骗钟义芳的家人说可以帮助钟义芳办理身份证。钟义芳到了金江派出所后不到十分钟再次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后被诬判八年。在这之前被攀枝花钢铁公司政保科恶警非法抄家。二零一零年六月份钟义芳被绑架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分队遭受迫害至今。成都女子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米易县一百多人遭骚扰,三十多人被绑架

因邪党奥运,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米易县各个乡、政、村、社、派出所、民兵、交警、警察、国安等等各个部门倾巢出动。在早上七点二十分,在米易各地大肆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被送到洗脑班,有的被关进看守所,有的被软禁被民兵守着,并且拿走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三个地方,失去人身自由,遭到洗脑迫害,这些地方有:A、攀莲镇洗脑班,地址在攀莲镇观音大水沟村民委员会(关的有白马镇、攀莲镇的杨顺发、 杨兴美、 常连美等法轮功学员);B、头碾洗脑班,地址在原头碾乡政府(关押的有丙谷、垭口、撒莲等乡镇的法轮功学员);C、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关押的是县城和攀莲镇沈德志等其他法轮功学员及县城的法轮功学员)。

此次迫害事件中唐兴荣是三十多名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之一,后来唐兴荣被米易国安伙同米易检察院、米易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