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同修离世后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我们地区有数名同修先后都以病业的表现离开了人世,又有数名同修以其它状态处在不同的魔难中(车祸、中煤气等),这使得我们地区在给世人讲清真相的力度上削弱了,也让世人对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辛苦建立起来的大法能够祛病、消灾、解难的观点产生了疑惑,直接干扰了众生的得度。又在网上看到其它地区的同修中也有类似的严重情况,因此想与广大同修就此问题做一个交流。

男同修甲在我们地区是属于得法比较早的,得法之后就非常精進,在“七二零”之前对大法的洪扬付出了很多。邪恶的迫害开始后,两次遭到绑架,虽然期间有过消极的表现,但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修炼,可是却在一场病业中匆匆离世。

女同修乙当初虽然是抱着治病之心才走入修炼的,但在得法后也是比较精進的,在散发真相资料的项目中也很积极,在与之交流中得知她也一直在努力的放弃对病的执着,但最终却仍是在痛苦的病业折磨中离开了人世。

当时在帮助同修时,应该做的与向内找需要改進的我们做了很多。事情过后同修间在互相切磋中都有了一个共识,就是正法已经走到了最后阶段,那些似修非修的,常人心很重的,只讲真相而不向内找修心的,只修表面而不真正改变自己的(因该男同修甲表面非常精進,学法每天都是至少一讲,炼功也很勤奋,发资料也很积极,由于职业的关系每天都能与不同的同修切磋,尤其是盘腿,在学法点上每次都是双盘腿学法,从开始学法到学法结束至少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有时更长要两三个小时,始终都是双盘腿)。在色欲方面不严肃的可能都会遇到危险,都要赶快的归正自己,因为修炼的时间不多了,修炼到了最后那么一定会有各方面的检验。师父也告诫过我们越最后越要精進师父讲过:“过去那个修炼的人用绳子爬進去之后,把绳子割断,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1]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因我是搞个体经商的。在梦中几个穿着便衣的“六一零”人员闯進了我的店中,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对方回答查抄假货,说着话搬起我的东西就要走,我大声叫道:我这里都是真货没有一点儿假货,你们再搬我就拨打110报警。

醒来后炼功。在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的时候,几个字闪现在我的眼前,真修!我猛然悟到这是以真货、假货的形式来考验我的真修与假修。当时很高兴,暗想:就是在梦中我也能经受住考验。一会儿怕心上来了又想:是不是师父在点化我邪恶要对我意欲迫害呢?当时也没有深想,马上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认。后来又逐渐的悟到除了发出的这一念是对的,别的都不对。第一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高兴的接受邪恶对我的考验呢?我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吗?第二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这个念头更不对,师父要求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怎么可能点化旧势力要对我迫害呢?那不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吗?

之后又悟到在本地区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一定是我们地区整体都认同了旧势力对同修强加的考验。仔细想一想,几位同修的先后离世与另几位同修的不同魔难,我们都认为是同修的不精進或是同修的执著长期不改变而造成的,我们这是站在一个什么基点上了呢?我们都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但是在无意中我们已经承认了它,因为我们认可了旧势力安排的这种对同修的所谓考验是应该的,无意中我们站在了旧势力败坏了的基点上,认可并接受了这种在迫害中才能去执著的变异观念,可是,现在宇宙在正法,固守旧宇宙中的任何法理对正法而言都只会成为宇宙正法的魔障。当然我们还有很多执著不放的心,但是,大法无边,师父完全可以用另外的形式来修去我们的人心,不一定非要走迫害这种形式啊?再说现在宇宙在正法,走这种迫害的形式,只会让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从而毁了众生。

同时我们也忘记了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一切功的演化与提高只能是由师父来安排,其它生命的任何安排都只能毁了我们,不管是谁,不论他有多高的层次,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同时我们又是随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们在证实着法,在挽救着众生,那么任何所谓的考验都是在干扰正法,那是旧势力在用变异了的观念衡量大法与左右宇宙正法,这是师父不能承认的,未来不能认可的。但是我们却在无意中承认了它,这让我想起了师父讲的:“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

当然遇事向内找是我们大法修炼的一个特点,但是我们应该站在彻底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与迫害的前提下向内找,而不是在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中向内找,有的同修在与魔难中的同修交流了几次后,就说:他一直放不下这个病怎么能好。或者说:他一直正念不强这个难怎么能过去。同修啊,这是一种什么心哪,这种心造成的阻力让同修怎么能过的去呀,同时这也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啊。

虽然我们嘴上说发正念清除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也在做着发正念的事,但是我们却没有从思想上根本的转变这种观念,只是流于形式的在发着正念,这就很难起到正念除恶的作用。我们必须从内心深处转变这种根深蒂固的变异观念,只有整体从这个旧的变异了的观念中走出来,才能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对我们强加的这些种种不同的方方面面的干扰与迫害。

一点浅见意在交流中整体提高,个人层次有限,希望得到同修的斧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