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徒对待律师的恶言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正常的社会中,人们不大可能对律师做出违反法律的言行,主要因为律师精通法律。可是在中国,特别是对于握有实权的中共官员来讲,他们对待律师的态度却完全超出人的想象。换一个角度讲,执法人员对待律师的态度最能直接反映这个社会的法治状况。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有几篇报道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一起看一看。

骂律师

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第十农场的商人郑祥星,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家人为他聘请了北京的董前勇律师。三月十七日,董律师与郑祥星的妻子一块去到公安局副局长刘加满的办公室。刘加满一听是为郑祥星的事而来,就破口大骂,对律师进行人格侮辱,吼叫着:“什么破律师,滚出去。”律师跟刘加满讲这是律师职责,他有权这样做。并明确告诉刘加满绑架关押炼功的学员是不符合法律的。刘加满理屈词穷后又恐吓起律师来:“你也是炼功的吧,把你也抓起来”!律师对刘加满说:“炼功有什么错?”刘加满又辱骂郑祥星的妻子,并恐吓说:“我不出两个月把你也劳教了。”

骗律师

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韩秀芳与刘春兰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可地方当局却对两位老人进行非法审判。双方家人为她们聘请了北京的黎律师与陈律师。今年四月七日,北京律师收到爱民区法院的《出庭通知书》特快专递,通知四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在“牡丹江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即看守所)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四月八日,自称张颖的法官用手机给律师打电话,又通知说“被告人病重,原定十一日上午的开庭取消”。说了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后,就迅速挂断电话。

律师怀疑法院设圈套制造“律师拒绝出庭”的假相,遂于四月九日下午连夜赶往牡丹江爱民法院。四月十日上午九时许,律师来到爱民法院,打通法官张颖、王楠电话,询问明天开庭的事情是否真的取消了,并再次要求获得起诉书、查阅复制案卷、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书等证据材料,遭到粗暴挂断电话,拒绝接待。律师又向院领导卢俊成打电话,反映问题要求协调解决,同样被粗暴挂断电话。

律师担心法院耍诈,十一号上午就去看守所等着,楼上楼下挨个办公室找,没见“开庭”的任何迹象,也没人通知说开庭,下午就离开了牡丹江。律师一走,爱民区法院却在下午秘密开庭了,非法审判两位老人。

中国法律是有规定的,当事人请了律师,法院有责任通知律师开庭的时间和地点,可是牡丹江爱民区法院的法官却采取如此欺诈的手法,真令人不齿。

吓律师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四川省米易法院对四川米易县白马镇挂榜乡法轮功学员龚顺会非法庭审,诬判龚顺会有期徒刑四年。龚顺会上诉到攀枝花市中院,再次请二位正义律师为自己辩护。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上午,米易县法院和攀枝花中级法院在米易法院对龚顺会非法开庭。法庭上,法官以当事人请的律师未经法院同意为由,不准正义律师为当事人辩护。可是法律规定:请律师由当事人自己决定,法院无权审批。律师拿出法律条文后,法官哑口无言,勉强允许一个律师辩护。律师以“信仰无罪 宪法至上”进行辩护,法官威胁律师说:你不是中国人,是美国派来的法轮功学员。还说要调查律师的身份。律师顶着压力为龚顺会作无罪辩护,法官又无理制止,继续威胁律师说:你再说,警察和国安在外面等着你。

赶律师

今年四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韩春龙非法开庭。法庭上,韩春龙提到站前派出所对他刑讯逼供,警察打耳光,六、七个警察一起拳打脚踢。律师让韩春龙继续说,韩春龙就说自己还被喷辣椒水。刑事庭庭长陶占华无任何理由下令,将韩春龙委托的两位律师清出法庭,两位律师被五、六个法警连扯带拽推搡出法庭。

打律师

辽宁大连中山区法院原定四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在大连市中级法院第六庭,对去年七月六日被绑架的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可是却在四月十一日晚突然取消开庭。(后有消息传出说,在大连中院突然临时电话通知延期开庭后,律师们前往法院索取书面通知时遭到殴打,身体多处受伤。)

一天之内,明慧网的报道中涉及这么多中共恶徒野蛮对待律师的恶言恶行,真是令人吃惊。当然,这不是明慧网有意把多篇报道放在同一天一起发表的。拿律师王全璋来说,他这一次遭到了殴打,可是在四月三日至六日,有关他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遭非法拘留的事却传遍了网络。而且王全璋律师也不光这一次被殴打,上一次被拘留,他还因为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曾经遭遇过黑龙江法官王传发的谩骂和殴打,遭遇过上海徐敏芳法官的当庭驱逐,遭遇过唐山警察的汽车夹击。

律师在中共的社会中,成了中共暴徒可以肆意对待的人,这是中国人的悲哀。律师的遭际说明,中共暴政下,法律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