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我于一九九六开始得法修炼,到现在已经十七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冲破各种魔障,摔倒了爬起来,走在师恩浩荡的成神路上。要写的内容很多,仅将今年部份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在技术工作中向内找

在几年的证实法中,我为周边同修提供一些技术方面的支持和服务。在这过程中向内找,去执著,修自己,兑现着自己的誓约。我的体会是,技术问题与自身的修炼息息相关,心性提高上来了,技术问题解决起来也就不难了。

去年九月一日下午,我到同修A家安装电脑软件。同修A提出同修B的喷墨打印机提示废墨已满,问我会不会清零。我坚信在天地行技术论坛上能找到清零方法,便答应有时间就去看看,但没有约定什么时间去。原因是当时自己动了一些不正的念头:某某同修是负责打印机方面业务的,他为什么不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呢。脑子中冒出一大堆理由,想把打印机清零的事推给别人。当天晚上,我静心向内找,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神圣使命,同修B的事也是自己的事。我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这事又让我碰上了,我就应该默默的去补充和协助,决不能推卸和拖延。

次日一早,我在天地行技术论坛上搜索并下载了清零软件,赶到了同修B家。同修B很高兴,将打印机和电脑连好之后,立即跑楼下买冰糕和水果去了。我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清零方法,但清零工作進行的很顺利,也就是一刻钟工夫打印机就恢复正常了。我立即意识到,这是师父帮助做的,我只是跑了跑腿。随后同修买东西回来了,我婉言谢绝了同修B的热情招待,朝同修C家奔去,同修C的电脑有故障了,两天前就告诉我了,让我抽时间去看看。

到了同修C家,同修C一边描述着故障现象,一边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却发现电脑故障已经消失了。同修C感到奇怪,为什么我来了电脑就正常了呢?我心里明白,不是我来了故障就没了,是这故障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可能是师父从另外的空间里给拿掉了。

接下来,同修C告诉我,她买到了一部真相手机,需要找人来帮助她安装调试一下,帮着买手机的同修一直联系不上,不知道找谁能帮助解决,正着急呢。我说我可以帮你。我很快在笔记本电脑上安装了改串号软件,同时将拨打软件安装到手机上。同修C称自己年龄大、文化低,说真是麻烦我了。我说:“证实法有分工,我们都是为法负责,我非常乐意帮助你。”我忽然明白,同修C的笔记本电脑出现故障是一个假相,目地是叫我来给她解决手机问题。

同修C再三感谢我,非要送我一瓶香油,我当时怎么也推脱不掉,临走时还再三叮嘱:香油吃完了这瓶子还可以继续灌装,因为这瓶子的上部是葫芦状的,拿握方便。事后一想,我感到自己做的很不正,不该从中捞取“报酬”。我向内找,明显是利益之心,同时点化自己比较“滑”,就是在为人处世方面比较“尖滑”,师父说:“如果这个人从小到大很尖滑,个人利益很强,唯利是图,往往这种人天目打开之后就不行,就看不清,但是也不是说从此以后永远不行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返本归真,不断的炼功,就不断的在回补,从新补偿。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心性上不来,天目那点精华之气也不会往回补的,就是这个道理。”[1]

香油除了具有“滑”的特性之外,还散发“香”气,说明自己还有求名的心,常人的香在高层上看可是臭。此外,瓶子表面弯弯曲曲,也是在形象的点化自己,因为自己平时做什么事情总是想的太多,患得患失,绕来绕去的。这让我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过去那个古人行动非常快,日走百里;那个马日行千里,不说假话。人的思想比较单一,比较专注,做一件事情就是一条路,他一定做好。言而有信,他说做了,他就一定要给你做,这是人。现在的人言而无信,做事左右逢源。过去人那个思想从他脑子里出来象一条路一样,过去是一条直线,他是很快的走。现在呢,他左右逢源,这么顾虑,那么顾虑,那个思想出来它来回横着走。所以思想反应的非常快,但他行动的非常慢。有的人光嘎巴嘴半天才说出话来。所以现在人行动缓慢,一天能走二十里地天就黑了。人再这样发展下去不行啦,越复杂是越不好,谁都知道的。”[2]这瓶香油把自己刻画的太形象了,名、利、情,以及自己的弱点都反映出来了。

在写这篇交流文章时,我意识到,同修B下楼去买冰糕和水果这事也得向内找找:第一,是不是我很难“请”?那为什么同修要用常人的这种求人的方式来对待我?看来我身上“人”的东西还是挺多的,我要是修的好,神的一面占主导的话,说不定同修B就不会有此举动了。确实是这样,有的时候我没有把别人的事当成是自己的事那样去重视,当同修通过各种方式通知到我时,我去的不及时,拖拖拉拉。证实法的事是不分你我的,我暗下决心以后在行动上不能再迟缓,真正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

第二,冰糕和苹果我当时没有吃,原因之一是近一段时期自己的牙齿显得“娇气”,怕冰糕凉,嫌苹果硬。这是在点化我“冷冰冰”、“生硬”,对照自己,发现在做集体证实法的事时,有时不热情、不主动、不能无条件的配合整体。牙齿不好是提醒自己还要继续好好修口。这些点化发生在今年的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期间,是师父提醒我把这些内容写進去,赶紧把这些执著去掉,不能再拖泥带水了。

二、消除负面思维

负面思维是妒嫉心、保护自我、固执己见、自以为是等心的综合表现。在集体一块切磋讨论时,负面思维很容易暴露出来。同修在讲的过程中,自己能察觉到有这么一念翻出来:挑剔、找不是、否定别人的见解。直到有一天,身边的同修给我指出时,我才重视起来。

一次,和同修在一起给世人讲真相,我改变了自己的思维,决定配合同修,我告诫自己,要在心里起正面作用,就是不管同修讲的如何,也不管同修讲的内容是什么,我不插话,只在一边默默的发正念,除非同修主动提出让我讲时,我才开口。当时还意识到自己有在同修之上的心,我首先把这不好的心去掉,把自己放到低位,从内心里真正认为同修不比自己差。同修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静静的听着,这时我发现它迫不及待的又说话了——“不应该这么讲”,我立即抑制住这负面思维,不让它再从我的思想中冒了出来,整个过程我都在克制它,让自己的心处于静的状态,结果同修很快把那个人讲的“三退”了。通过这件事给我很大的启示,“自以为是”的“自”不是自己,那个“是”也不一定正确,而是一颗应该去掉的执著心。救度众生的事其实上是师父在做,我们修好自己了,结果往往是好的。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通过查找负面思维,转向了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坏事变成了好事。前几天,我和一个同修切磋,发现她也存在着负面思维,就给她指出来,但她却不承认,我俩还略微争了起来。事后我立即向内找,发现自己认为“她有负面思维”的本身就是负面思维又从自己的思想中跳出来了,我发现了它,消除了它。

三、修口

我修炼前受邪党文化污染,谎话、套话、奉承话、言不由衷的话说习惯了,修炼了决不能再那样,因为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中专门讲了“修口”。二零零七年我被恶警绑架之后,在刑讯逼供面前,没有做到零口供,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受了不应有的迫害。打那之后,我开始真正重视修口了。师父看到我在修口方面有差距,经常点化我,现感觉已经修去了很多。

修口体现在方方面面,我把握一个原则,讲话的出发点要建立在为法负责、为他人得法得救的基础上。在有些场合,就应该闭口不说话;有些场合,要少言、慎言;在同修之间讲话,要慈悲祥和;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不能神神叨叨的,更不能讲高了;在家人面前不能口无遮拦,不假思索的什么都说。该守的秘密,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该说的话,不对任何人讲;不传小道消息,不背后议论同修和常人,不说开玩笑的话等等。乡亲、同学、亲戚、邻居出于关心,有时会问,现在哪儿上班?挣多少钱?我总是想起师父讲的话:“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1] “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1]

我认为,我们不能向世人传递负面信息:如我遭受邪党迫害后受到什么处分了、或下岗了、或被调到什么低级岗位上去了。这样说等于是助长了邪恶的气焰,承认了邪恶的无理迫害,这是应该尽量回避的话题,但不是刻意隐瞒。我只给他们传递良性信息,为他人的得救着想,抓住机会将话题转到讲清真相上来,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如果对方知情,主动谈及这样的话题,我就当面给他讲自己受到的迫害,启发他的正念,一般来讲,这样的人都是以往接触较多、比较关心自己的人。

言为心声,修心是基础,修口是修心的具体体现。讲话时我尽量保持良好的心态,本着为他人着想,根据对方的接受程度,而不是自己知道什么说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言谈举止上表现为不亢不卑,落落大方,逻辑思维井井有条,用词严谨,谈吐自然,善心就会从语气中源源不断的流露出来。我认为这样讲出的话会打动人,讲真相效果也比较好,同修之间争执也会少。所以,修口是面对面讲真相的基本功,也有助于同修间互相配合、协调一致的做好证实法的事。上面列举的修口方面的事,是自己一点一滴修过来的,但自己认为还差的很远。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一点修炼体会,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