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马三家劳教所的小号牢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我从不愿回忆“马三家”,那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当访民在“马三家”的悲惨遭遇曝光全世界后,我震惊了,没想到中共把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残暴手段,推向了普通民众。

我是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下面就把在小号中的亲身经历和看到、听到的事写出来,还原一部份当时的场面。

一、到了“马三家”就进铁椅子

我是“横着”掉进马三家劳教所的。当被几个大汉摔进一个屋子后,才知道那是马三家的牢房,是在有门卫的楼上四楼,叫小号。当我喊警察开门上厕所时,没人出现。由于那天在看守所只炼了静功,于是我开始炼动功……很快警察出现了,叫我去了厕所。回来后发现牢房里多了一个铁椅子,警察把我铐在了上面。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由于我的脊椎被摔伤,四肢又被固定住,因此很痛苦,可是我身边还有一个比我更痛苦的法轮功学员。由于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她两手被手铐分别铐在长椅的两端,已被强行灌食多天。她不停的咳着,咳出的痰里带着血。嗓子已经破哑。灌食的浓盐液使她痛上加痛,已经多天没睡觉了,因为屋里有个喇叭,不停的发出高分贝的噪音,她说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第二天警察换班后,换班警察把我带到了1号牢房,离开的那间是3号。看我疼痛的样子,晚上警察把我放出铁椅子,能躺着睡觉了。几天后,一个姓范的女警拽走了牢房里所有的东西,我只能空身躺在地上。

1号牢房在小号中最大。在地铺被拽走的那天上午,一个叫周华的法轮功学员被关了进来。没过几个小时,当她上厕所后就没再回来,原来警察通过监视器听到我俩交换消息了。从此我知道自己时刻都在警察的眼皮底下。

二、野蛮灌食

一天,一群穿白大褂的男男女女去了隔壁牢房。仔细一听是灌食。哦,我明白了,原来每天当喇叭声音一变大,就是灌食的来了。变大的声音是为了遮盖受害者的呼喊声。当他们行恶时,法轮功学员会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而警察一听就会闹心、哆嗦(听他们自己说的)。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有人在走廊上溜达着,还从牢门的监视口看我(我把喇叭弄没声了,因此能听到警察说话)。我想,同修(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称呼)遭受迫害,我不能坐视不理。当那群人再来作恶时,我就喊:停止迫害法轮功,灌食是害人的。门口的人说:我们是在挽救她的生命,不然她就饿死了。我说: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我们是无辜的被迫害。你们帮助迫害者,就是在干坏事。不一会儿,小号值班的警察来了,把我铐在了窗口的长椅上。

隔壁牢房的同修心脏不太好,每天喇叭里的噪音使她难受极了,再加上每天的灌食、手铐。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她终于受不了了,头不停的撞击着牢门。值班警察一看不好,赶紧叫来人把她送去医院。

到了小号的同修一般都是绝食抗议。后来我知道了那些男男女女都是狱警,不是狱医。有一次给同修夏玉兰灌食时,把管子插到了气管上。我听到夏玉兰在铁椅子里拼命挣扎的声音,她用不清晰的声音说:插气管啦,插气管啦……警察一看异样,就从新插了管子,差点出了人命。灌食的声音几乎天天都能听到,我的心天天的揪着。

三、牢房的门

当同修撞门时,我知道她撞不伤,因为那门是用厚厚的海绵包裹起来的。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用巨资建造了现在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我掉进魔窟时,正是阴冷的季节,可是三大队恶警关丽英却把我唯一的棉衣抢走了,她生气的跟恶警大队长王晓峰说:她也不认我这个队长啊。

在我被冻的不行时,发现牢门下面的皮革已坏,于是就把里面的海绵掏出来,塞在单衣里御寒。海绵有五公分厚,质量非常好,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白了,那是为隔音用的。

当警察发现我身上的海绵时,气得几乎跳起来:“你破坏公物,叫你家人掏钱赔。”我一听赶紧说:“叫你们给我要回棉袄你们不去,快告诉我家人,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知道我在哪儿。”警察一下子泄了气。

四、没窗户的牢房

我被调换过几次牢房,巧的是正好牢房号与8341相同,于是就记住了。这几个牢房中只有8号没有窗户,就是访民所说的屋中屋。此屋专门用于“惩罚”所谓不听警察话的人。

我的身体很好,但一到8号就象到了高原,因为空气稀薄。牢房的长度比草垫子长一点,因此挡的门都开不大。当我顺着屋子的宽度方向躺下时,头顶着这边墙,脚踏着那边墙,但脚却是高高的举着,而我的身高不足1.6米。

在8号只呆了半天,警察在监控器里就看不到我了,因为我趴在了牢门下只有一指厚度的缝隙边。后来换班警察叫我又回到了1号。

以上只是写出一点我亲历马三家小号牢房的情况,那是二零零五的事。当我历经九死一生活着走出马三家之后,看到正义人士对我的援救,在此我谢谢善良的人们。

愿我们共同努力,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因为世上没有“真善忍”,我们就不可能再在地球上生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