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回乡救人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清明是人们祭祀祖先的日子。以往我是不重视这个节日的,所以一直没有和亲人们参加过这个活动。自从我修炼大法,特别是在传《九评》促“三退”以来,我就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因为清明时有很多人都会纷纷从外地赶回来,到自己祖先的墓地進行祭扫,田间地头人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所以近几年来,我就一次不落的借机讲真相、救人。今年也不例外。在这里我就按时间顺序谈谈我这次回老家讲真相救人的经历。

第一天

那天,我们一行十来人乘侄子朋友的中巴车前往目地地。在路上,我想给司机讲真相,我刚刚开了个头,侄男侄女们就你一言我一语把这个司机朋友劝退了,我又给了他一盘神韵晚会的光盘和一本小册子,他说回去后一定好好看看。

来到墓地,晚辈们就在那里烧纸、烧香、放鞭炮,还在那一个个墓头上插了一些五颜六色的纸花,我就在旁边看着。这时我看到旁边不远处的墓地来了一行人,我就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发现其中有一个是我多年不见的熟人,接着我就和他们讲起了大法真相。那里地处偏僻,没有大法弟子,也没有同修到那里发过资料,他们对大法的真相一无所知。当我告知他们大法的美好与超常时,他们都感到十分新奇,讲到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时,他们都感到非常震惊与愤慨,大骂共产党不是东西。当然劝他们三退也就水到渠成了,之后我还给了他们一些真相小册子和光盘,他们都很高兴也很感激。

扫完墓,侄子们把我送到我二哥家之后,他们就回去了。

第二天

早上,二哥叫了一辆农用车,我们一同乘车前往我老婶家,那里是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那里也葬有我父辈们的坟墓,这次我们也要去那儿扫墓。在路上,我又和这位司机讲真相,三言两语就把他劝退了。我还给他一些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并祝愿他平安吉祥。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嘴里连声说谢谢!

到了老婶家,二哥就和她家人聊天。我進门和她打了个招呼就沿着村子往前走,继续履行我的使命,搜救着可以救度的生命。因为阔别多年,那里六十岁以下的人我几乎都不认识了,但这并不影响我讲真相。我一边走一边讲,不落下碰到的每一个人。有开着门的,我就到其屋里去讲。有什么都没有入过的,我就把大法的福音传给他们,让他们平平安安度过劫难。走了一段路,我看到一家门前坐着好几个老人,我就上到那个台子上(那里的房子都修在高出路面很多的台子上)去和他们打招呼。其中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哥知道是我之后,激动得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拉着我的手,一边哭一边述说着我的父辈当年对他如何的关照和自己目前处境的艰难。我则不失时机的给他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来救人的,告诉他只要经常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到神佛的保佑的,还给他讲了一些明真相得福报的故事,他很相信。讲到三退,他说他什么都没有入过不用退。其他的几位老人都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也明白了真相。我走的时候,他们是那样的依依不舍,我知道那是他们得救后明白的一面对大法的感恩。

讲完这个村子,回到老婶家,前来参与扫墓的人(都是明白真相了的)都来了,我分别给了他们一些真相资料和神韵晚会的光盘。妹夫说:“这个光盘(神韵晚会)真好看,质量也特别好,别的光盘两遍都看不了就坏,这个光盘看多少遍都不坏,我就喜欢看这个光盘。”

第三天

在二哥家,我让他帮我联系到了一位四、五十年未曾谋面的、当过多年校长的熟人。他来时,还带来一个当了二十六年校长的我的远房亲戚。一见面,我就开门见山的给他们讲了共产党的邪恶,讲贵州藏字石的出现预示着共产党的灭亡,还给他们看了我的电子书里有关藏字石的视频,让他们退出邪党,他们毫不犹豫的表态退出了。

接着讲到了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要学员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而且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危重病人,在修了法轮功之后,不长时间就奇迹般的康复了。即使不炼法轮功,只要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还举了一些例子。那位熟人一直非常专注的听着,那神情就像天真烂漫的孩子在听一个古老的神话的故事,眼神中充满着好奇与渴求。

听我讲完之后,他问我:“听说法轮功还有书的,你都看了吗?”我说:“那是我们每日必修的功课,不但要看,还要能背呢!”他问我会不会背,我说会背一些,他让我给他背一段,我就给他背《论语》,他也听的非常认真。不等我背完,他就说好了,接着竖起大拇指,连声说:“了不起!了不起!”我说:“这篇大法可是我们修炼者人人都会背的哟!”他表示非常佩服。之后他还用电话把他老伴也叫来了,让我给他老伴讲,他老伴也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团、队组织。这次见面大家都很开心。

第四天

过了这几天,我觉得我在这里该做的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就想到外地我姐家去看看,毕竟出门一次也不容易。早上,我就到候车亭去打听车讯。这个候车亭,实际就是在小卖部门口摆了两条长凳,让人们可以休息一下的地方。一到那里,我就看见长凳上坐了三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她们看见我,就连忙让出座位给我坐。我夸她们很懂礼貌,就这样我和她们聊了起来。谈话中得知她们是八年级学生,只有一个入了团,我给她们讲三退,讲法轮功真相,她们都能接受,都退出了自己加入过的组织,我还给她们每人一本小册子,她们当时就坐在那里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我就顺着门店讲真相去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那三个女生已经走了。这时来了一位老爷爷,手里还提着一包东西,只见他走到长凳前坐了下来。于是我也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我问:“您老高寿?”他说八十多岁了。我说:“您这么大年龄身体还这么好,是神佛在保佑您哪!”他没说什么,我又问他信不信佛,他就指着手里的东西对我说:“你看哪!”我一看里面装着香、纸之类的东西。我说:“您是上庙里烧香去的?”他说不是,是插清明去的。我又问:“您当过干部吧?”他说当了几十年的邪党书记。我就给他讲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让他退出这个邪党组织,他连声说好,一点障碍都没有。我还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之中会得到神佛的保护的,他听了连连点头。之后他就起身走了。

第五天

早上我带着行李,提前来到候车亭,希望能碰到几个有缘人。等了一会儿,来了一位女士和一位老太太。通过交流,得知她们是母女,女儿送妈妈回家。那位女士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也是党员,我又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平安,听了我的话,那位女士很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我还送给她一张晚会光盘和一个护身符。最后了解到这位女士原来是我一个熟人的儿媳妇。

车来了,我提着行李箱上车。这时在下车的人流中,我发现了多年不见的我们村的老书记,他一直在北京儿子那里带孙子,极少回家。我想这绝非偶然,我得抓紧这个机会救了他。于是在我们打过招呼,短暂停留时,我快速的对他说:“告诉你一个信息,现在都在讲三退保平安,你当了那么多年的书记,我给你把那个党退了吧!”他说好好好!我又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会有好处的。他又说好好好!就这样,一走一过就把他给救了,真是机缘一瞬间啊!

上车后,车子一启动,我就给我身边坐着的一位妇女讲真相,她说小时候家里穷,没上过学,也没有加入过什么组织。说完就指着前面的一位男士告诉我:“他是我弟弟,在某某学校教书,姓万。”我就喊了一声“万老师!”那男士回过头来和我说话,我问了他一些工作上的情况,就和他讲起了真相。他说他没入过党,校领导多次要他写申请,他都没有写,只是年轻时入过团。我给他起了个化名退了出来,还给他一张大法真相护身符和一本小册子。

之后我就向他打听住在他学校附近的我过去的一个同事,他说那人从退休后就搬到外地去了,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这时旁边的一个年轻姑娘搭话了,她说:“他是我幺爷爷,我知道他的电话。”就把他的电话告诉了我,我又趁这个机会给她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还送她一个吊坠式的真相护身符。

最后一天

在姐姐家待了两天,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总觉得不如在家里做的得心应手,于是我决定回家。

那天早上,姐姐正想用小推车帮我拉行李,把我送到车站。就在她送孙子上学回来的路上,看见她的邻居正准备开车進城,她把我的情况一说,邻居就很热情的让我搭他们的车。在车上,我又很顺利的将邻居夫妇俩劝退了。遗憾的是我没有给他们真相资料,因我手里的光盘、护身符和小册子都已全部送完。

到了车站,买好票来到候车室等车。等到离开车只有五分钟了,我才進站上车。这时车上已经坐满了人,我正想坐在前面的小板凳上,售票员说最后一排还有一个座位,我就到那里坐下了。坐下后,我环顾四周,看见右边坐着两个女生,左边坐着一个女生戴着耳机在听音乐,前面也坐着两个女生。我想这又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将有缘人引到我的面前,让我讲真相救度她们的。我先跟右边的两个女生讲,她们是清明假后返校的大学生,我讲给她们的真相她们都能接受,也同意三退。接着,我又跟前面的两个女生讲,她们和我刚刚讲的两位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很快就把这两位也讲退了。

最后给我左边的女生讲,她是另一所学校的学生,这是一个受无神论毒害比较深的人。我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她说她不信,我说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能反对法轮功啊!她又说她也不反对。讲到三退保平安,她说她不搞。我说:“不是要你搞,是要你明白真相,你是有文化的人,你可认真思考一下我刚才对你讲的那些话是不是有道理,当你真正明白了的时候,你会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明智的选择的。”她没有做声。过了好一会儿,我又对她说:“佛家是讲缘份的,今天你我能在这里相遇,也是你的缘份到了,希望你能珍惜。想好了就用某某作为化名给你退了吧!”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好。

由于是长途客车,中途没有人上下车。快到终点站时,才有一个人下了车,于是我就走到前面,坐在那人的座位上,不长时间就把旁边坐的一个男士给劝退了。

结语

这次的清明之行,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无论走到哪里,碰到什么人,只要给他讲大法真相都能接受;讲到三退,除了“什么都没有入过”的,余者都退。以往那种恶言恶语、要报警甚至骂人的现象一次也没有碰到过。这是正法走到这一步了的必然结果。希望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能够珍惜这有限的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光,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圆容师父所要的,也是在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