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法缘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三十六岁了。得法那年我正读中专,在得法前,我一直对修炼的事感兴趣,但是苦于没有机缘。走了很多的弯路,学过武术,甚至还曾从小报上邮购过一种道家修炼方法,因为觉得太虚无、飘渺,所以放弃了。还学过两种当时流行的气功,当然也是“无疾而终”。

寻得正法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去二姨家做客,当时二姨、二表姐、三表姐、四表妹都修炼法轮功,我看到床上有一本《法轮大法义解》,当时随手翻了一下,却再也放不下,师父讲得很高深,当时觉得很多地方看不懂,因为书中提到法身、元婴什么的,我对这些名词感到很陌生,但是隐隐知道师父讲的是正法。可能是机缘未到吧,当时没有修炼。

直到一九九六年下半年,二表姐为我体弱多病的母亲请来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那年的寒假,我们姐妹三个在和母亲共同剥着棉花桃时,将师父的讲法听了一遍又一遍,当时我心里的激动不用提了,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叫着:“这就是我要的,这就是我一直以来要找寻的。”

得法后,对世界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就象活了二十年突然从梦中醒来一样,突然间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人和事一下子全新了。到后来,请到了宝书《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读着,一口气读了好几遍,看完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非常激动,欣喜若狂,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得法了,得到宇宙真理了,从此我有师父了。

当时对师父的每一次讲法我都非常迫切的读着,每天都学法,整个人都沐浴在佛光中。我严格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在学校里,对老师十分尊敬,对同学关心、体贴、包容。到最后以优异的学习成绩毕业。

毕业后待业的那一年,我与母亲每天晚上都到村里的辅导员家里学法,早晨四点多去她家炼功。当时辅导员的二女儿也有时跟着一起学法。那一年学法、炼功十分扎实,而且心里也十分充实。

助师正法行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事件发生后,父亲开始极力阻挠我们学法、炼功。父亲从少年时就在村支部任职,长期的政治生涯,使他对我们修炼法轮功这件事十分不安,原本就不支持我们学法炼功的他,开始象疯了一样阻挠我们。母亲当时就放弃了,而我们姐妹三个却一直坚持,可是再也不敢公开学法、炼功,只是偷偷的進行。

七二零中共公开迫害后,当时派出所所长带人来我们村,找到村中修炼法轮功的几个老年妇女,叫她们交出大法书、录音带,逼签不学不炼的保证书。我们因为年龄小,被保护了下来。

虽然名字没有上邪党的黑名单,但是家里的压力、社会的压力,使我们感到坚持修炼的困难。我们虽然看不见另外空间,但是却能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邪恶的气息。当时在学员交书的时候,我们偷出了几本书,保护了下来。后来,我们就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法的坚信,一直坚持着。当时公开学法炼功的学员被劳教的劳教、写保证的写保证,一下子,所有的同修全都联系不上了。我们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一下子没有了方向。当时虽然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但是却是一直从感性上认识大法,没有真正的提高层次。学法、炼功也渐渐懈怠了下来。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二零零零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姐姐遇到了一名老年女同修,这位女同修(以下简称甲),一直以来都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被劳教时感动了劳教所的人员,她的正念正行,使她没有受多少迫害。出狱回家时,劳教所所长含泪送她。她是当时本地唯一能接触到外地同修和资料的人。从那时起,我们姐妹三个象是迷路的孩子一样,终于又见到了师父的讲法,也看见了同修们借以交流的《明慧周刊》,我们通过学法和读《明慧周刊》这才发现,原来我们以前修得是多么肤浅,甚至还不能领会“从法上认识法”[1]的真正含义。

二零零一年,我去外地培训的时候,接触到了外地同修,得知一切资料都能从明慧网下载,我回到家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开始上网下载资料,因为我在学校里学的是电脑,所以接触互联网后学习的很快,当时姐姐买了一台复印机,我下载,她复印,很快本地的真相资料再也不用甲同修一个人从外地往回背了。

在明慧网的帮助下,师尊不断给我智慧,我学会了转换视频、刻录光盘,最后学会了安装系统,一步一步走向成熟,到后来,手把手教会一些同修简单的下载和打印,有学习意愿的同修则学会了刻录、安装系统。从那以后,我们本地遍地开花的资料点多了起来,一直稳步走到今天。

家庭中严守法理

我结婚后,不修炼的丈夫知道我修炼,但是不明显支持,而当时公婆都不知道我修炼。我在生活中严格用大法“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对公婆孝顺,并且有机会就引导公婆,对丈夫包容、关心、体贴,对家庭尽力尽心。丈夫年龄比我小,是个八零后,他有点贪玩,典型的享乐主义。

记得有一次周末,我在家里接到他同事的电话找他,我十分纳闷:“他今天早上上班去了呀!”他同事说:“他今天没有来呀,他请假了。”于是我坐在家里想:“他会去哪里呢?”我找到了附近的网吧(当时家里还没买电脑),刚一進门就看见他了,他背对着门正在玩游戏,当时我心里生气、窝火,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贪玩,不过日子,而且还对我撒谎?”心头的火噌噌往上冒,可转瞬间想起自己是个炼功人,怎么能发火呢,炼功人不是讲忍吗?于是平息了下来,我也不说话,就站在他身边,他一直沉浸在游戏里,知道身边站了一个人,也顾不上看,等他发现是我的时候,我已经站了十多分钟了。他转过脸来看见是我,明显地一哆嗦,吓了一跳,缓过神后问我:“你怎么来了?”我笑着对他说:“我来给你送伞啊!”(当时外面正下着小雨)。然后,我平静的讲了他同事来电话的事。他和我回家的路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感觉到他被触动了。

后来我的小叔子(丈夫的弟弟)和我讲起来,说:“嫂子,你知道吗?我最佩服你的一件事就是:那次你去网吧找我哥,不但没发火,而且还笑着说给他送伞。”我笑了,我知道这件事是丈夫和他讲的,那是因为他被感动了。如果不修大法,我不会这么处理这件事的,我一定会火冒三丈,和他干起来的。

在生活当中,我没有丝毫怨言,婆婆比较粗心,在我坐月子的时候,让我吃过一次凉馒头,满月后就让我自己洗尿布,我常常在洗尿布的时候会突然肚子疼的象虚脱,婆婆见了,不但不帮忙,还说我毛病多。我知道自己是炼功人没有病,而且要忍让,所以一直对婆婆十分包容,从来没有生气,也从不计较。婆婆对我也不十分尊重,动不动就对我大呼小叫,我自己没有觉得,这是姐姐同修有一次和我讲的,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渐渐的在相处的过程中,婆婆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虽然有时也会因为我的粗心批评我,可是明显看出,她当我是她女儿一样的,没有生分,这一切都是大法赐予的。

公婆心地都很善良,公公从小父母双亡,对家人十分看重,但是心有点小,因为我小叔子(丈夫的弟弟)很贪玩,而且很野,老给他惹麻烦,丈夫也十分孩子气,总惹他生气。他生起气来能三天吃不下饭,老爱掉眼泪。于是我就常和他讲要宽心,要心胸宽广,公公十分爱听我说话。有时候吃完饭,能和我聊两个小时的天,而丈夫、小叔子他们则自己到一边去玩,婆婆常笑着说:“你爸爸就是爱和你说话,就你能宽他的心。”有一次我把大法经书藏起来,结果搬家的时候忘拿了,被公公发现了。我回去找他要,他笑着说:“这是你的书吗?原来你也学法轮功啊?”(因为他是看守所所长,二表姐曾在他那里关押),然后从门框上的横梁上把书拿下来还给了我。二零零四年,《九评》问世后,我趁和他聊天的时候,劝他退了党。

后来小叔子结了婚,我们两家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弟媳心有点小,而且事特多,我以炼功人的姿态,事事让着她,从不和她计较。当然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会玩常人中的心眼,于是弟媳有时候会免不了在公婆面前说我不好的话。有一次公公和我说话时就提到了,他说:“你和小勤(弟媳,化名)都是我的孩子,我当然都疼,我愿意看你们和睦。有时候小勤和我讲你的不好,我就不高兴,当然你不一样,你每次都不讲她的不对,而且还劝我们不要计较,让我们包容她,说实在话,我真的感激你。”

我愣了,想不到公公会说这样的话,心里也十分触动,这还不是大法的威力吗?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会玩心眼,我会斤斤计较,不会这么对待的。现在我和弟媳十分要好,我还引导她得了法,可是由于她常人心重,《转法轮》一遍也没看完,但是她十分认同大法,也做了三退,在常人中是个十分正义的女子。谢谢师父,谢谢大法,给了我一个和睦的家!

工作环境中严守心性

在工作环境中,我时刻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兢兢业业的干活,从不和同事计较,主动帮同事的忙,对同事的缺点包容、善待,最终赢得同事的称赞。

在子公司工作的时候,因为我工作能力强,所以领导分配给我的活特多,我每天都很忙,而被分配只打扫卫生的同事,每天只打扫却还常常请假,于是她请假的时候,我就得帮忙打扫,领导却愿意让我打扫,因为我打扫的仔细干净,不象她只打扫表面上那一点。可是我也很累,但从没有怨言。

当时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女同事特别尖滑,有什么活都丢给我干,我不和她计较,在生活上同样关心她,用善感化她,渐渐地,她十分感动,有时候她做了一件对我有影响的事时,别人说她,她十分了解的说:“没事的,她不会计较的。”

而且她和我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了起来,有什么知心话就和我说,而且对我也很支持。有一次,我的粗心致使电脑上的大法传单被别的子公司的同事拷贝走了,不小心打印了出来,当他们议论的时候,这位女同事刚好也在,她当时就反问他们:“学法轮功怎么了?”替我说话。

后来我工作调动到总公司,有一位同事老是针对我,有时候还告我的状,说我工作上有失误等等;甚至还跑到科长那里告我的状,说我修炼法轮功。我从别的同事口中知道这件事后说:“炼法轮功怎么了?这是个人信仰,与工作有什么关系呢?”当时有点生气,于是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业力转化的事情,心渐渐平复下来,不和她一般见识,心里明白:她这是在帮我提高呢?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时时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包容他人,同事们对我的评价很好,一次同事小云说:“咱同事们对你的评价不错啊!”我知道,这其实都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啊!

平时领导安排的活我也不挑,安排工作岗位我也不挑,凡事顺其自然,因为师尊讲:“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2]是啊,争什么呢?常人中的东西带不到天国,我们不要常人中的东西啊,我们要的是德,要的是功。

讲清真相劝三退

刚开始师父要求弟子们讲真相的时候,真的是觉得很困难,每一次开口前,都是怕心和正念大战一场,正念占了上风,我就会讲成功了,而怕心占了上风,我就会不敢开口,然后,事后后悔。

几年下来,我利用各种有利条件讲真相,劝三退,坐公交车时讲,坐摩的(电动三轮车)也讲;打的讲,在饭店吃饭也讲;逛商店讲,去别人家做客也讲。

记得最简单的一次劝三退,那是我还在子公司的时候,从总公司办完事出来回子公司,需要打的,正好一位女同事开车从总公司出来,要送我到车站。我当时没有任何观念与执著心,直接就问:“你听说三退保平安的预言了吗?”她说:“没有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就说:“共产党在另外空间是一条红色的恶龙,《圣经启示录》里说,凡是加入党团队的人,额头上和右手上都被打上了兽的印记,人类大淘汰的时候,要先淘汰这部份人。”她说:“真的吗?”我说:“是啊。你是党团队员吗?”她说:“我是团员”,我说:“我帮你退了吧,退出保平安。”她很痛快的说:“好啊”。看,就是这么简单。

我注意在讲真相时要智慧,有时候用第三者的角度讲。有一次在饭店里吃饭,和老板娘谈起了天气,于是引申到世界各国的自然灾难,我于是引导她说:“难道法轮功学员说的末世大淘汰是真的?”她说:“对啊!”我说:“世界各国都有预言说我们人类即将面临大淘汰,淘汰十恶不赦的坏人,你想想,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也应该是被淘汰的对象,作为它的一分子,党团队员是会受连累的啊。你是党团队员吗?”老板娘说:“我只戴过红领巾。”我说:“网上专门有退党的网站,我帮你退了吧,保个平安。”老板娘说:“好吧。”就这样帮她退了少先队。

还有一次坐车,遇见一个年轻女孩,我和她讲起了共产党的腐败,还有法轮功真相,女孩很认同,后来她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那有什么办法啊?现在共产党执政啊!”我说:“有人想了一个办法,就是退出共产党的组织,你也退,我也退,他也退,不就和平解体它了吗?还不用打仗。你看多好啊。你是团员吗?”这时我快到站了,她说:“是。”我忙说:“我帮你取个名字退了吧!”她点头答应了,我正好到站下车。

师父慈悲,把各种有缘人推到我面前。

洁身自好

学大法后,我严格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两性关系上,能做到洁身自好,和男同修、男同事等等异性接触时,端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从不做出格的事情,就连开玩笑也不行,男同事们也都了解我的为人,对我恪守言行,对我十分尊重。

现在回想起来,在子公司曾遇到的两次两性关系的考验,其实都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

在子公司的时候,因为领导赏识,当时因为不太了解他,所以对他印象不错(人情),所以有时候难免在两人聊天的时候会欣喜忘形,甚至暗地里还会有一丝暧昧的想法(色心),虽然接着就清除了,可是毕竟有人心在,有漏。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了解他的为人,了解了他的尖滑与狡诈,于是心里暗暗讨厌他(又是人心,后来经过向内找,找到了这些人心)。有一天,他给我发了一条手机短信:“我爱你啊!”我当时十分生气(还是人心),就回了一条短信:“你有病?”然后发现这根本不是炼功人的语气啊?你的真与善哪去了?于是就补了一条:“刚才的信息你应该对你妻子发,你要对嫂子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很不容易的。”他回了一条:“哦,我知道了。”虽然第二天上班我们二人都装得若无其事,但是他却开始给我穿起了小鞋,动不动就找我的麻烦,有一次竟然和我说:“你和同事们说的那些话,还有你给他们的书我这里都有。”我当时也起了人心,顶撞了起来,最后他怒气冲冲的说:“你既然这么有理,你敢和我一起去见老总吗?”我说:“有什么不敢的?”他就真的要和我去,我当时一下子镇静下来,我发现了自己的莽撞,这是不理智的表现啊,我平静下来,和他讲了我不是针对他,他也对险些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而选择了沉默。虽然他不认同大法,但是他却不干涉我的信仰,他知道这是个人的信仰自由。

还有一次,因为我不拘小节,认为人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有时和异性一同出入不注意。一次因为和一个同事的同学讲真相结了缘,但是我却不知道他对我起了不好的心思。本来我和同事一同去他家买的新楼上停留一下,结果同事接了一个紧急电话先走了,我当时不以为意,就单独和他去了他家新楼,在等同事的过程中,他一直坚持说的内容竟然是和另一个异性发展的不正当关系的事情。我这才发现了危险,装作不知情,然后要求离开。谁知他竟然一下子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心里一惊,连忙说:“你起来,你干什么?”然后他说了许多暧昧不明的话,我只是急着离开,心里求着师父,最后脱离了危险。

经过了这一次,我竟然还没有向内找,却心里暗暗升起了欢喜心,认为自己有魅力,也注意起自己的衣着打扮来。直到又一次一位男同事约我出来吃饭,隔天又约我去打保龄球,我才意识到是自己的不拘小节让常人误会了。我果断拒绝了他。

修炼人应该“怀大志而拘小节”[3] ,给后人留下正的榜样。从那以后,我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单独和异性相处,而且绝不开玩笑,也不做任何有碍端庄的事。不但一言一行,而且一思一念也不能放纵,这色心是宇宙众神最看重的啊!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个人体悟,自己还有一些不足,例如困魔干扰、学法炼功少,四个整点发正念没有坚持好,讲真相还不到位。但是我现在意识到并坚持把最后的执著去掉,收救自己的该救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