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百姓称赞的常玉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黑龙江鹤岗市百姓称赞的常玉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蔬园乡房产科法轮功学员常玉华女士给村民办实事、善事,受到百姓称赞,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二次被劳教迫害,恶警怕死在劳教所才让她回家,恶党官员不让她工作,到了退休也不给退休金。

一、善待来办房照的每一位村民

朴实善良的常玉华给百姓一种亲切的感觉,她出生于1951年,在黑龙江省鹤岗市蔬园乡政府房产科工作,负责发放房照,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职位有权有势,还能捞钱。常玉华修炼法轮功后,按“善、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品行高尚的好人,远近村民来办房照,她秉公执法,把良心摆正,公事公办,不刁难百姓,不勒卡百姓钱财,有人给她送钱、送物,她都如数退回,不收钱财,照样给村民办事,让生活在中国大陆最底层的农民满意。

有一位老太太来办房照,常玉华没找她任何麻烦,正常给她办理了房照。老人十分感动,拎了两只自己家养的鸡送给常玉华,常玉华拒收,还和颜悦色地告诉老人,自己修法轮大法了,不收钱,该办的事就办,老人深受感动。在常玉华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一些百姓发自肺腑地说:“不收礼房照办了,真好,炼法轮功的真啥也不要。”

常玉华给村民办实事、善事,不但不收任何钱和物,还把修炼前别人送的数千元钱交公。在十几年前,常玉华的工资每月才几百元钱,这数千元钱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但她按法轮大法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和人生境界。在中国大陆贪官遍地的大染缸中出淤泥而不染,她的品质像莲花一样芬芳四溢,在单位严于律己,在日常生活中也表里如一。有一次她在邮局银行存一千元钱,开的票据上写的是存款一万元,常玉华回去后发现多写了九千元钱,急忙返回去,那里的工作人员正着急呢!

常玉华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听人们说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身体健康,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她说我也炼。隔了两天,常玉华看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心里很高兴,师父讲的法通俗易懂,就连没有文化不识字的老太太听了也能修炼,身心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不知不觉中常玉华的腰椎盘突出、胃疼、眼睛怕见光等疾病都好了。

二、诽谤与诬陷席卷华夏大地 讨公道遭劳教迫害

在中国大陆,五十多岁以上的人心中都留有文化大革命时的阴影。有一位被打成右派的八旬老人说:“共产党杀人不眨眼,没有任何过错的人,共产党说杀就杀。”今天回首文化大革命,人们说是一场浩劫,民族的灾难。如果再过几十年,人们也会同样说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是一场民族的灾难,是一场更疯狂的浩劫。当诽谤与诬陷铺天盖地而来时,让我们看看善良的常玉华的遭遇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电视不停地诬陷法轮大法,栽赃诬陷教人向善不求任何回报的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法轮功学员非常痛心。这么好的高德大法,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学,不让炼,还遭颠倒黑白迫害。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常玉华和同修七月二十一日乘火车去北京,按《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上访。不料,到佳木斯买火车票时,被蔬园乡邪党书记杜中仁、蔬园公社林场场长管焕先和派出所的协警劫持回来,连买的火车票都不让退,像强盗一样蛮横(常玉华没回来之前,恶人恶警还把她家人从外地来的亲戚抓到派出所当人质。)

回到鹤岗后,在东山区工作的一名男子问常玉华去不去北京,还抬脚踹常玉华,一脚将她踹倒,她挣扎着刚站起来,那个恶人又一脚把她踹倒。恶人 们还不让她回家,在单位办邪恶的洗脑班,不让睡觉,强迫学报纸,让单位同事看着她。参与迫害的还有蔬园乡派出所所长邢鹤铭和警察等,逼写不炼功的保证,第四天早晨才回到家中与母亲团圆。

回家后,杜中仁和派出所所长等去常玉华家骚扰、恐吓。2001年1月15日,杜中仁和派出所所长为了一己之私,绑架了常玉华,并将她非法劳教迫害一年。

常玉华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身心备受摧残,逼坐小板凳,逼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不让上厕所,逼做奴役劳动,谁要不做奴工,就被劫持到小号迫害(小号是劳教所里邪恶黑窝,又称禁闭室),每天干十四、五个小时的奴工。

佳木斯劳教所是暗无天日的邪恶黑窝,经常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如汤原的法轮功学员闫凤华两手分开铐在床上,躺着无法翻身。佳木斯的门小华的脖子、脸、身上都被恶警用电棍电击过。

2002年1月15日,常玉华在暗无天日的劳教所期满。劳教所不让回家,让单位接,又非法多关押2天。1月17日蔬园乡孙乡长和乡610人员王某把她接回来劫持到乡派出所继续迫害,逼迫家人写保证书才放回家。

三、再次劳教,在哈尔滨戒毒所遭残忍迫害

常玉华和年迈的母亲终于团聚了,可是她们仍无法正常生活,单位中共邪党书记杜中仁和派出所所长邢鹤铭经常去她家骚扰。杜中仁说:“你不转化,我就再迫害你,你看文化大革命张志新被割开喉管,也没人管。”

常玉华回家刚刚3个月,又被恶人杜中仁等绑架到拘留所,后又转到第二看守所,整天坐在冷板铺上码坐,不让动,吃窝窝头,喝带泥的萝卜稀汤,睡在地上,上厕所回来后连睡觉的地方都被挤没了。当时被非法关在牢笼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范凤珍、李淑芳等四、五十人。一名男恶警扇李淑芳的耳光,一脚将她踹倒。在牢笼里,在恶警纵容下,有个卖淫的犯人毒打李淑芬,还让李淑芬用冲便池的舀子喝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品行恶劣的犯人打骂、欺辱、比窦娥还冤。

20多天后,常玉华被非法劳教迫害2年,在哈尔滨戒毒所,逼坐小板凳,做奴工,年轻的织补布,年岁大的挑牙签、筷子,每天干奴工14-15小时左右,有时干到午夜12点,早晨5点起床还得装车。拒绝做奴工的就被打骂、电棍电击、关进小号迫害。

2002年11月20日,哈尔滨戒毒所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各种酷刑及流氓邪恶手段残害这些善良的好人。21日,恶警把常玉华、江荣珍先叫出去迫害,所有不放弃信仰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地下仓库,把窗口打开,往身上浇凉水,推坐在水盆里。当时正值北方隆冬季节,寒风刺骨,滴水成冰,法轮功学员的凄惨遭遇难以用语言描述。法轮功学员付雅芳(音)等二十几个人被剃鬼头,赵玉香、范凤珍等多人被电棍电击,灭绝人性的迫害导致范凤珍左臂伤残,至今左臂有小碗那么大的包,左臂也肿的很粗,抬不起胳膊,生活都很难自理,上下楼都很吃力,十几年来承受巨大痛苦。参与迫害的恶警有二队大队长张萍,教导员宁丽新(音),宁丽新是鹤岗人,小队长刘微,张玉书和恶警史延江(音),王丹(又称大王丹),她们自称人民警察,作恶时的心狠如毒蝎,犯罪手段十分残忍。江荣珍被折磨致死,恶警封锁消息,欺骗不知真相的家属,草草火化了。法轮功学员质问恶警江荣珍哪去了?恶警隐瞒事实,都不回答。恶警梁雪在诬陷法轮功的所谓课堂上扬言说:“死个法轮功不算数。”

常玉华被恶警关进小号,几平方米的小号潮湿、阴冷,和厕所混在一起,地上还有粪便。恶警王丹(又称大王丹)打常玉华的耳光,揪头发逼迫她蹲在地上。后来又把她铐在铁椅上三天三夜。不让穿棉衣棉裤,扒下脚上的鞋,双手扭在背后,用秦琼背剑式的酷刑铐了三天三夜。大王丹不许常玉华吃饭,不许大小便,三天三夜只去了一次厕所。恶警在常玉华嘴里塞了一块抹了脏东西的破布,破布熏的常玉华恶心,恶警又用布勒住她的嘴。被实施酷刑迫害时开始酸痛,时间长了,痛不欲生,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令人撕心裂肺。大王丹用电棍电击常玉华的脸、鼻子和脖子等处,电击完毕常玉华又去地下仓库电击铐在地上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再电击折磨常玉华。冷冻、饿、酷刑、折磨、电击、不许去厕所的等残忍手段充分暴露出戒毒所的黑暗与违法犯罪。三天三夜后拿下刑具,常玉华全身都不能动,胳膊没知觉。

哈尔滨戒毒所除了利用各种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身体外,还采用谩骂、逼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等卑劣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有一名叫王姓法轮功学员在小号被迫害了2个多月,还往她的饭里放不明药物,暗中迫害。

常玉华被迫害的高血压,高压280,低压180-200。鼻子流血,嘴斜眼歪,吃饭漏饭,恶警怕死在劳教所,才于2003年12月20日将常玉华放回家。回家前,女恶警刘明强强行抓住她的手按手印,采用这种卑劣手段骗上司邀功。

四、失去工作与退休金、骚扰不断

常玉华被迫害时,恶警去她家中骚扰,恐吓她七旬的老母亲,片警朱峰也多次骚扰。朱峰和蔬园乡林场场长安排恶人跟踪她。2005年哈尔滨戒毒所孙狱警和鹤岗市、乡610人员等数人去她家骚扰其正常生活。回来后,单位不让上班,林中仁转走,新来的王书记和徐乡长说杜中仁定的,说开除了。

常玉华多次去蔬园乡政府,要求按《宪法》规定恢复工作,可邪党王书记、徐乡长只给她每月100元的生活费,还说:“让你能活就行。”蔬园乡政府不许常玉华正常上班,退休年龄到了不给退休,现在每月给她低保200元。

信仰自由,做好人没有错。不做好人难道叫人都做坏人吗?中共践踏法律,官员滥用职权,说的一句话都大于法,哪有百姓的公正?哪有秉公无私为民伸冤的包青天呢?但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做了好事结善果,给子孙积厚福;做了坏事积恶果,到头来害自己害子孙。蔬园乡派出所所长邢鹤铭把法轮功学员送进牢笼迫害,遭恶报得癌症,在痛苦中结束了人生。

三尺头上有神灵,一个人做善事,做恶事,不是不报,只是来早与来迟,真心希望那些参与迫害的人能立即停止迫害,弥补过错,别给自己的子孙留遗憾,真心希望家乡的每一位父老乡亲早日明真相,早日退出党、团、队。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说共产党是幽灵,当你举着拳头对着血旗宣毒誓,要把一生交给党时,你的一生就归这个幽灵管了。天灭中共时,能放过你吗?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抹去兽记,才能远离幽灵(鬼魂)和灾难。

家乡的父老乡亲,我们把这一切告诉您,不求您的任何回报,不向你要一分钱,只盼你心中早日明善恶,早日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