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律师被打想到的》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最近在网上经常看到同修聘请正义律师为我们做无罪辩护,而律师在介入案件过程中也经常受阻,受到法院阻挠,有的甚至动手,其行为非常野蛮粗暴。

一方面是中共邪党所操控的公、检、法部门根本就不讲法律,所做的一切完全就是一个流氓无赖的行为,而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有我们整体配合上也存在不足呢?还有一个依赖律师的心呢?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

仅举一例,在一二年一月份,我地有几位同修被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当时我们也采取了一些营救措施,几个月下来,同修不但没有放回来,而且面临着被非法判刑,这时我想到了请律师,而我请律师的目地非常明确,就是想通过律师在庭上做无罪辩护这种形式来救度公、检、法这部份众生,我和协调人切磋以后,协调人也同意这么做,我负责请律师,协调人联系本地同修及周边同修整体配合。当我第一天刚联系到一位律师的时候,得知法院准备后天开庭,中间只有一天时间,再请律师已来不及,我和联系到的这位律师说了大概情况后,律师说:“只有一天时间不够用,如果法院稍一刁难,拿不到卷宗上不了庭。”他有些犹豫。当时我态度非常坚定,要他坐飞机一定赶过来。这期间我时时求师父加持,而且思想中始终正念不停。第二天下午律师赶过来,我陪律师来到了法院,庭长不在,拿不到卷宗,只能等,我打电话通知协调人加大力度发正念,同时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为弟子做主,一切按弟子所想所愿顺利進行,并且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十几分钟后,庭长来了,律师简单介绍一下,很快拿到卷宗,复印后,马上赶到看守所,顺利见到了同修。从去法院见庭长到阅卷、复印、在去看守所见人,整个过程不到三个小时。这完全是师父的加持与同修的整体配合才有了这个结果。第二天,律师顺利上庭,但很快又休庭,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这里不便细说)。

我们又为第二次开庭做准备,本地同修大部份参与進来,平时不出来的同修也都出来了,当时农村同修都很忙,也都放下自家的活参与進来了,外地同修也赶过来配合我们。从第一次开庭之前做准备,到第二次开庭,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始终坚持集体发正念,从不放松。

在第二位律师来的时候,我产生了私心,觉得由同修家属陪着去法院,不用我了,我可以放松一下了,就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律师去法院,庭长不在,说出门了。当时我没有悟到是干扰,第二天律师在去法院,庭长回来了,但躲避不见,律师没拿到卷宗,没见到同修,只交了手续就返回北京了。这时我警觉了,知道自己错了,我马上调整心态,发正念清除干扰。

第三位律师来了,一切都很顺利,在开庭前一天,后两位律师陆续赶过来,也都拿到了相关手续并去看守所见了同修。

第二天,五位律师顺利上庭,其中一位律师针对自己的当事人被刑讯逼供,当时提出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引起法官咆哮法庭,针对此事,律师在庭审第二天对法官提起控告(此事已上明慧网)。

我想说的是,当我看到律师这么有正义感,而且不畏强暴,敢于正义直言,还控告法官,我完全对律师产生了一颗依赖心,忘记了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在上诉期间,总是问律师应该怎样做,把律师推在了前面,自己当起了配角,导致了律师在第三次去看守所见同修时,遭到了法官报复性的辱骂与殴打。就算法官是一个流氓小人,做出了这样一件蠢事,可是,这里是不是也有我的依赖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呢?

其实,律师的出现也是天象的变化、正法的進程已推到这一步,必然会出来一些正义之士,我们请律师是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去做就没有错,同时在这过程中大家能够提高上来,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这样既解体了邪恶,同时又救度大量的众生,使世人明白了真相,这才是我们请律师的真正目地。

个人所悟,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