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走回修炼路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由于二零零五年姐姐(同修)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绑架,使我真正的看到了今天的警察和过去的土匪没什么两样,不怪百姓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还记得那天,十多个警察像强盗一样,進我家门不容分说,翻箱倒柜,没有翻不到的东西,东西扔的满屋满地,一片狼藉,态度蛮横恶劣,把我吓的心脏病也犯了,全身发抖,每晚不能睡觉,就是睡着了也是噩梦不断,三天两头梦到我和姐姐在给世人讲真相被抓,每次梦中被抓,我都是边挣扎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醒来,甚至有时白天在外面听人说话都出现幻听。我不敢学法、不敢炼功,这个怕压的我透不过气来,这期间姐姐曾多次让我学炼,她越说我越怕,甚至不想见她,因为她不知道我的心结是怕,我也从没和她说过这事。

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发表后,姐姐把新经文递给我说:“看看师父的新经文吧,你看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她改了已往滔滔不绝的让我学法让我炼功。这次我没感到以往的那种压力,我没有拒绝她,也就接了过来。

姐姐走后,我就学了起来,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师父讲的法一句也不明白,而且每句都是一个字、一字磕磕巴巴读下来的,根本连不成句,并且感觉前面一块厚厚的玻璃砖挡着,读出的每一个字都被玻璃砖弹了出去,根本没入脑。这期间,还来了好几个电话干扰,虽然我看不懂,但是我的主意识是清醒的,心想我一定要学完。在这样看不懂的状态下看到十七页,当看到十八页的时候,就能连成句了,开始明白了字面的大概意思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旧势力挡着不让学,不让我回来。

第二天,我就和姐姐曝光了这些年的怕,通过切磋,我知道了是旧势力把这个怕给放大了,使我不敢回到大法中,虽然明白大法好,但不敢学、不敢炼,每当家里没人时,看到大法书,走到跟前,手不敢去拿,又走回来,真是度日如年!痛苦难堪、混同常人,抽烟、看韩剧来消磨时间,在和姐姐切磋的时候,我哭了,多年的委屈、心酸,随着泪水也都流了出来。哭过后,我的心象敞开了两扇门一样,心里亮堂了。姐姐听说后说:“怎么不早说啊?苦了这么多年,早说邪恶早解体了,你也早就回来了,从现在开始,什么也不要想,就是多学法,因为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师父盼着你回来呢!”

当我学完了《二十年讲法》后,我真的明白了,师父在等我,叫我回来,也更知道时间的紧迫,有点着急了。姐姐说:别急,你先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然后我就开始和姐姐一起学法,先学了《什么是大法弟子》、《什么叫助师正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学完后,姐姐问我:“你都明白吗?你如果明白,就能跟上正法進程。”我告诉姐姐:“我明白,这次我真的回来了。”我回来了,我明白了做人不是目地,是应该返本归真,我要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能跟上正法進程,完成史前大愿,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一、学好法去执着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没有了往日的怕和噩梦了,时时都以喜悦的心情迎接着每一天,每天大量的学法,有一种学不够的感觉。边学边对照自己,归正着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在洗净着自己,一发现有不正的念头,我马上就和师父说:“师父,那不是我想的,那是后天的观念和业力,全部解体,灭尽!一点也不留!”例如戒烟吧,说戒就戒,当天就不抽了,因为我要听师父的话。师父说:“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2]。我清楚的知道是执着,所以就是不抽了,但有时脑子里经常往出返要抽烟的想法,我马上就警惕起来,心里喊着师父:“师父,那不是我要的。全部解体灭尽!”有时还出现反复,当一出现时,我就告诉它:“我是大法弟子,我用师父给我的神通,你挨上我就炸了你,就化了你,就灭了你,我就不要你。”我时时保持正念。

有一次,我上超市买东西时,看到货架上摆的烟,就是我过去抽的那种烟,但看上去它比别的烟高出一寸长,我问超市的老板:这是我平时抽的那种烟吗?老板说是。这时我一下认识到了原来它在给我表演让我看到它,它在诱惑我。我识破它的诡计后,我心里说:“你给我表演也没用,我不要你,我要用神通炸了你,灭了你。”

可是两天后,就在我去找儿子的路上,脑子里不知不觉的联想起来了,到了儿子那里,我儿子就能给我烟抽,我就一连气抽两根,过过瘾。这时突然一下意识到了,我这是干什么呢?马上就和师父说:“师父那不是我想的,不是我要的,全部解体灭尽。”立刻那种想抽烟的想法马上烟消云散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从此以后真正的再也没有了抽烟的想法了,这个抽烟的执着真的去掉了,看韩剧的执着也是和烟一起修掉的,也是用的这个方法,时时刻刻的想师父,师父就帮我,现在我真的体会了修去两个大执着一身轻松的感觉。

二、炼好功变化大

师父说:“五套功法一步到位”[2],所以我也是按师父要求做的,每天一套不落的在做。但炼静功时,因腿痛,上来是单盘,只能坐半小时,一周后能达到一小时,自己觉得很好了,但到了学法小组,给我的触动非常大,我看到每位大法弟子,都是双盘腿学法。看到之后,我也要双盘。第二天早晨炼功时,我就能双盘了,可是不一会,腿就开始痛了,不但腿连着腰痛,后背、双肩都痛,而且还闹心,当时就想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还疼就背《洪吟》中的《坚定》再疼就再背《少辩》(《洪吟三》),还疼就想:疼是好事呀,黑色物质变成白色物质,白色物质转变成功。想着想着还疼,然后我就又对自己说:“你心别动,疼是你生生世世干的坏事,你不还能行吗?这是宇宙的理,你疼吧,我不疼。”就这样终于一小时也就到了,当把腿拿下来时,我已经是一身大汗了。

当第二天双盘时,我的右脚不象昨天那样听话了,一扳,就滑下来,怎么也盘不上,而且右脚的五个脚趾头还抽筋了,当时我就扳着五个脚趾头,对它们说:“我告诉你们,不要给我弄出常人缺钙的假相,我什么都不缺,我师父给我的都是最好的,不要干扰我同化大法,你既然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你就要听我指挥,和我一起同化大法。”我说完后就用手把这五个脚趾头来回掰了几次,瞬间脚趾头好了,也不抽筋了,之后坚持炼了一小时的静功,又是疼得一身热汗。

再接下来的修炼中,我发现,真象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2]。如果我心性考验过的好,腿疼的就轻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就想:“好吧,无论什么样的考验都来吧,快点来,我等着呢,师父啊,我一定能过好,一定能守住心性。”后来在心性上提高的很快,腿疼的程度逐渐的减轻了,只是后十分钟连喘气都疼,现在心也能静下来了。

通过炼功和心性的提高,使我从头到脚,在短时间内变化很大。表现上是,看似干草样的头发,现在冒油、发亮,过去眼睛发黄,白眼仁发黄,现在白眼仁是蓝色的,清澈明亮。过去肩周炎,现在双肩活动自如。过去失眠、心脏、胃溃、痔疮、腰疼、脚气、脚裂、灰指甲,所有这些症状一切恢复正常,过去脸色灰暗,嘴唇发白、发干、现在脸色白里透红,嘴唇红润。真象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2]。现在真正体会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仅仅三个月的时间,我就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年轻了至少五岁吧!

三、讲真相救世人

我们楼道的真相胶贴总是有人撕掉,后来才知道是打扫卫生的人干的。当时我的第一念是:找个同修给她讲真相。因为她认识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到学法小组后,我就和一同修说了,没想到的是,她不讲。回家后我也没多想,就又找了另外一个同修,和她说完后,这位同修说忙没时间,这回我一下意识到了,是我该讲的,我不能往外推。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怕心,因为是在家门口,所以我马上把它分开,那个怕的不是我,是后天的观念和业力,全部解体,灭尽!我就听师父的,师父叫我讲真相,我就讲真相。

第二天,我早早的下楼去找她,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回家后,想想不行,还得找,我就又下楼继续找,终于在一个楼里找到了,给她讲了真相。

还有一件事让我感触也很深的,一天上午,突然我就想把那些饮料瓶子卖掉,装好后就放在那里,心想一会来收废品的就把它卖了,过了不长时间,听到了楼下当的一声,我就感觉到心猛地一颤,知道收废品的来了,心想:“明知道收废品的,为什么心一颤呢?”也没多想,忙喊收废品的上楼来,卖完废品后,我就是想给他讲真相,心里和师父说:“请师父给我做主,我要给这人讲真相”然后就很自然的给他讲了真相,他听后说:“我听过”,那我问:“你退了吗?”他说:“没有,我也没入过党呀。”我告诉他少先队也得退,我说:“我给你起个小名退了吧。”他一听马上说:“我有小名”。我说:“那就用小名退更好,”他说:“小名叫小江,用小江退。”就这样一个生命得救了。然后,我心里说:“谢谢师父”。这时我才发现没有怕心的感觉真好,在家门口我也敢讲真相啦,而且我想:“那人一定是和我有缘,是师父给我领到家门口,并且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师父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只要我们去做,没有问题。”

四、神足通可神啦

前一段时间,本市有一个同修遭绑架,为了营救同修,制止邪恶,我们制作了A4纸的大胶贴,在第一时间,粘贴到派出所的前后左右所有的楼区,让所有的百姓都能看到,了解真相,在去做粘贴之前,我们首先对着胶贴发好正念,并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让胶贴多救人。到了粘贴地点我也发出强大的正念,发完后,我用师父给的思维传感功能和众生对话:“告诉楼内所有众生,你们都听好了,谁也不许出来,谁也别進去,我师父派我来给你们送真相来了,你们一定要了解真相得救啊,保命啊!”同时又加了一念:“使用神足通开始粘贴!”一个楼道一个楼道的走着,走的非常快,而且身轻如燕,不知不觉的到了八楼,一点都不觉得累就把所有的胶贴都贴完了,全身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舒服极了,在做的过程当中,真的就没有人出来的,也没有進去的,当出来走到楼门口时,就能看到有人在那等着上楼呢,看到我出来后,他们才走進去,我真正的体验了师父讲的:“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3]

同修们,我就试了,生活中我也是用的神念,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事情,我都会用神念,因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同修们,都来用神念呀,可神了!

五、旧势力:我全盘否定你!解体你!

这次法会的交流文章,我本没想写,因为总觉得自己毕竟荒废了七年的时间,刚刚走回大法中来,要做的事情很多,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学法、多救人,但弟弟(同修)做了一个梦,使我改变了想法,也许对同修还能有个借鉴。

在梦中,弟弟(同修)在修打印机,原因好象是堵了,但怎么也透不开,这时又看到窗外有不少邪恶,马上就开始清理邪恶,可是不知为什么?怎么也清理不了,后来不知是谁递给他三张纸,并告诉他只有这三张纸,才能清理邪恶,弟弟接过这三张纸一看,其中一张纸的背后写着我的名字,然后弟弟就把这三张纸递给我了,他就醒了。

当弟弟把这个梦讲给我听时,我不知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在点化我什么,这时弟弟就说:你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法会讲法》中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他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把这段法背下来,如果平时思想中有不正的念头,就背这段法,哪怕你在历史中给旧势力签过什么东西,都没有用,就背这段法,你还得多发正念。

就这样我用最快的时间背会了师父的法,正好也到了发正念的时间,在清理自己时,我也把师父的这段法也加了進去,这时我一下子感到头上面就像一只大手,用五个手指死死的扣着我的头,很胀很疼,我没有理它,知道是说对了,继续发正念,发完半小时正念后,头疼的现象消失了,头顶上有东西在转,凉飕飕的很舒服,头脑从没有的那么清醒,就像里面有薄荷糖一样凉爽,我知道邪恶彻底的解体了。

但我又想起了那梦中的三张纸是怎么回事呢?这时姐姐(同修)说,是让你写修炼交流体会吧,因为你写重新修炼的交流文章,也是解体邪恶,否定旧势力呀。我一想是啊,心里豁然开朗,我知道我应该写,马上就写,于是拿起笔来写了这篇文章。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