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魔肆虐张家口(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五、肉体迫害:酷刑折磨

(一)酷刑种类

张家口地区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据明慧网揭露出来的事实,出现在法轮功学员家中、派出所、看守所、各级洗脑班(“转化班”、“训诫班”)和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在邪党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指令毒害下,邪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转化”、刑讯逼供、肆意迫害,集古今中外之恶毒,对善良的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酷刑折磨。

据明慧网已曝光的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我们统计出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达143种,本文报告者将其分为以下12类:

1、各式各样的用手、脚、拳头毒打(用手、用脚、拳脚并用),21种;
2、形形色色的棍、棒、鞭打(木类、铁类、胶或皮等类),27种;
3、形形色色的电刑、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部位、电击方式),23种;
4、体罚刑(跪、蹲或身体约束),15种;
5、冻刑(冷冻、浇凉水),8种;
6、烫刑(烫、开水),8种;
7、刑具折磨肢体(压杠子、滚杠子等),5种;
8、摧残性灌食(白酒、灌辣椒水、浓盐水、滚烫面糊、荤油汤糊),5种;
9、形形色色的铐刑(背铐、抖铐、吊铐、脚镣等),14种;
10、视觉、嗅觉、听觉折磨(喝尿、头摁进屎尿桶闻臭气等),10种;
11、打毒针、不明药物,3种;
12、竹签、铁钉钉指甲、穿骨、铁钳子拧肉,5种;

详细情况请见下面各表: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一至十二。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一:各式各样的用手、脚、拳头毒打

耳光左右开弓

拳头猛击头部

掌打喉咙

把头往家具柜上撞

抓住头发,在脸上,头部又扇又用拳头猛击

揪头发往墙上撞

推倒在地猛打,然后地上洒水,拉着两手或两脚在地上来回拖

一人掰折指头,一人打身上,一人打头部

在楼梯上多次抬高扔下

 

背上猛踢

踢倒在地,爬起来,再踢倒;再爬起来,再踢倒……

用穿着鞋的脚臀部乱踩

双手扶地十指相对,皮鞋踩在手上使劲拧

踩在地上狠跺

皮鞋踩脚

左右开弓扇耳光,抓住头发圈来,炒豆式地这个推、那个打

打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在头部、脸部、身上

   
拳脚并用

踢下身,把手捆住往后背,扳打胸部(女)

围住拳打脚踢,象炒豆似地猛打

“炒盘子”( 围在中间,也看不见头脸,就连推带打,打倒了就用脚又踢又踩又跺)

双脚踩到身上大打出手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二:形形色色的棍、棒、鞭打

木棒毒打

凳子砸

裤子扒下,用沾水的搓板抽打屁股

竹棍敲

蝇拍子抽打脸

书打面部

扫帚把儿抽腿、打嘴、打手背

树条打手

筷子敲手指

细木条打耳朵

钢筋、铁火剪毒打

用摩托车锁链打双脚

手指上带着一种带尖钩的铁圈打人

铁锹、炉钩子打

手铐抽打

胶、皮、

腰带抽、皮鞭抽打

胶皮棍猛抽臀部

胶棒毒打

用带刺的胶皮棒使劲打脚心

一个人用脚踩腿,另一个人用胶皮棍打膝盖

鞋底抽脸

用塑料鞋底抽打臀部,这叫作“刀削面”

裤子、裤头拉下,皮鞋抽打臀部和大腿

   

腿上夹个酒瓶毒打

吊打

拿重物往脚上砸

用带刺的电丝网当鞭子浑身抽打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三:形形色色的电刑、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

电击

部位

电击口腔

电击脸部

电击背部

电击腿部、

电击下半身

电击阴部

电击胳膊

电击手背

电击脚心

电击胸口

电击头部

电击后脖颈

电击腋窝

电击手指

 
电击

方式

电线拴在手铐上过电

两个电棍轮换电击

两根、三根电棍一齐电

绳捆电击

手摇电话机过电

在窗户上吊起电击

剥光衣服后电击

指甲里插上大头针,然后用几根电棍同时电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四:体罚刑

跪、蹲

两臂举着一根棍子,蹲马步

长时间举胳膊,两臂伸直,臂上面再放砖

蹲马步,在其手背上放一颗葡萄或石子

跪地,两臂向前平伸,头顶两顶钢盔

跪砖、碗、炉灰渣、扫帚把、木棍、椽、沙袋

两只手伸平,头上顶上鞋

双手高举站军姿

在地上画一个圈,罚坐在圈中的砖上

成大字形爬墙:朝墙站着,两手平起,鼻子尖挨墙

两腿叉开,双手长时间向两侧平举

站砖面壁

站金鸡独立

不让吃喝、上厕所

熬鹰不准睡觉

蚊虫叮咬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五:冻刑

光着脚站在雪地上

光头在室外冷冻

室外寒冷冬天,只穿衬衣,单手吊铐

睡水泥地

浇凉水

冬天全身浇凉水

数九寒天胸口灌凉水

冬天撑开衣领灌冷水

头上浇冷水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六:烫刑

把手按在烫的暖气管子上烫

踩烧红的砖、烧红的炉钩

火烙(烧的通红通红的铁棍、炉钩子烫手)

烟头烫脸、烧胳膊、手指

正抽的烟嘴里塞

开水

滚烫开水泼头

身上泼开水

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曝晒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七:刑具折磨肢体

压杠子、滚杠子:三轮车铁轴从大腿压到小腿压辗,压两手,压手指

后腿上压几块砖头,再用脚碾腿面

一圈一圈捆了个结结实实,胳膊被勒出了很深的印

跪下,把扫帚把放在小腿上,再站上人

每个手指中间放上笔再用劲往紧捏手指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八:摧残性灌食(白酒、灌辣椒水、浓盐水、滚烫面糊、荤油汤糊)

惩罚性灌食(滚烫的玉米面糊)

惩罚性灌食(灌白酒、灌辣椒水)

惩罚性灌食(用酒,浓盐水熬的糊糊,荤油汤熬的糊糊,并超量猛灌水)

惩罚性灌食(用浓盐水),用脚踩着头,踩在地上

强行灌凉水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九: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吊刑

苏秦背剑:背铐( 就是一只手从上面伸向背后,另一只手从下面伸向背后,再铐在一起 )

抖铐:用手绢、毛巾从手铐中间折回抓在手里,使出全身力气抖铐子

抖铐:将狼牙铐勒紧手腕,抓着手腕骨使劲转、来回抖

一脚跺戴铐子的手腕上,接着将另一只手上的铐子往上提,狠狠的跺

把双手吊铐吊起,把腿放在板凳上绑着,中间用木棍压,用脚使劲往木棍上踩,手铐勒入了肉里

吊铐

脚镣

多人用脚镣铐在一起

背铐杨树

背铐锁在刑凳内

双手吊铐两床上,双腿跪捆绑在椅子上

女式小铐子男戴

老虎椅

捆在十字木架上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十:视觉、嗅觉、听觉折磨

喝尿

把头摁進屎尿桶闻臭气,叫作“看电视”

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

喷灭蝇药

头上套塑料袋儿,用宽塑料胶带把嘴从脖子后绕着圈紧紧的缠住

把铁桶扣头上,然后用锤子猛敲

喷烟

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

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

参加枪决死刑犯的公判大会,游街示众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十一:打毒针、不明药物

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饮食中加入不明药物

送到精神病院,强制注射阻断神经药物

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十二:竹签、铁钉钉指甲、穿骨、铁钳子拧肉

手指上钉竹签、指甲扎签

针扎

将火柴棍钉入右手中指指甲肚

灌签子刑,即用铁钉子往手里钉

铁钳夹手指肚

(二)酷刑折磨案例

案例一、对善良女子背铐、暴打、扇耳光、喷烟、电棍电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号,在河北蔚县西合营镇派出所,三位善良的女子,其中一位怀抱2岁的女儿,被四、五个满嘴污言秽语的恶警暴打、扇耳光、喷烟、电棍电……一帮恶警打累了,再换一帮……

一阵耳光后,恶警们给耿丽戴上了背铐( 就是一只手从上面伸向背后,另一只手从下面伸向背后,再铐在一起 )。一个恶警大口大口的往她脸上喷烟。恶警们一拨一拨的换人,对这位善良的妇女连打带骂,用报纸卷成纸棍猛抽她的嘴、脸、头、双臂,报纸打烂了,再换了接着打。她的脸肿起来了,嘴也肿了。他们又用电棍电她的胳膊,电她的背;还强制她跪下,她不从,他们就使劲踢她的腿,直到她无力跪在地上。一个人用脚踩着她的腿,另一个人用胶皮棍打她的膝盖,然后又把她拉起来用带皮钉的胶皮棍猛抽她的臀部。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他们把耿丽铐在了一种特制的椅子上,不知有几个人狠狠的打她耳光,打她的嘴。后来,有一个年轻的中等个,圆脸,胖一点的人用那种硬胶皮棍猛抽她的双腿,脚,双肩和胳膊,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她的双臂、肩、双腿、脚都成了黑紫色……

'蔚县法轮功学员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
蔚县法轮功学员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

案例二、脱了大衣,光着脚站在雪地上,铐在院子里的树上……

2000年12月,乡政府大约十人左右一起打土木村大法弟子刘俊梅夫妇,打倒了再拉起来接着打,打得他们当时都口鼻出血。又用电棍电,电了一会儿还觉得不解气,又拿来手摇电话机过电,骂大法师父。丈夫不配合邪恶,恶人抓住他的头发扇耳光,最后把他夫妇俩都铐在暖气管上。丈夫两手接在电话线上,两臂举着一根棍子,两腿蹲马步,姿势稍有改动就摇一下电话,这样一直到他全身淌汗为止。让刘俊梅脱了大衣,光着脚站在雪地上,铐在院子里的树上……

'酷刑演示:冷冻'
酷刑演示:冷冻

案例三、2000年3月,蔚县代王城镇,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

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

高玉萍,女,38岁。2000年3月,逼她蹲马步,在其手背上放一颗葡萄,只要一掉,蔚县代王城镇暴徒就用铁火剪毒打,打一阵再用电棍电头部、后脖颈、背部、手背等部位。电一阵再问炼不炼,说“炼”就再电,用两个电棍同时电,脖子上一个、背上一个,最后她被电得昏倒在地,4天没知觉。后来暴徒们在其小腿上试着电了一下,见皮肤在抽动,就丧心病狂地又是一阵电。

李润梅,女,38岁。2000年3月。逼问她还炼不炼,被蔚县代王城镇派出所警察劈头盖脸地暴打,暴徒们用铁火剪狠抽她下身、腿两侧。逼她蹲马步,并在手背上放一颗葡萄,只要葡萄一掉,高海就抽出火剪乱打,又抄起扫帚把儿抽腿,然后又用电棍电。用两根电棍同时电,电她的头、后脖颈、背部、手背,将她电倒后,再逼她站起来,再电,以至于被折磨得晕死过去。暴徒们仍不罢休,用冷水泼醒后,再问、再电……她被“审讯”得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酷刑演示: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脖颈'
酷刑演示: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脖颈

拳打脚踢,脱掉裤子用腰带抽,再用火剪打,抄起胳膊粗的木棍……

刘贵明,男,37岁,2000年2月。蔚县代王城镇镇长李富晋、派出所所长邵杰先把他一顿毒打,后被关进北中。从午后罚站好几个小时,接着六七个歹徒围着他拳打脚踢,象炒豆似地猛打,之后又罚他蹲马步,手上还放上石子,掉了就挨打,直打到吃晚饭才停下。晚上他们又私设公堂,书记、镇长、所长亲自上阵,先逼问炼不炼,说“炼”,暴徒就蜂拥而上,拳打脚踢一顿后,用腰带抽,并逼他脱掉裤子再抽,皮带抽断了用火剪打,火剪也打弯了,又抄起胳膊粗的木棍狠打腿部,之后又用两个电棍电,电脸部、颈部。这还不算,又拿来两块砖头立起来,逼他两个膝盖跪在上面,并逼他腰必须挺直,一面还用电棍继续电。

'酷刑演示:电击'
酷刑演示:电击

这期间,还把他的妻子蔡金枝(大法学员)抓来,逼夫妻俩面对面跪在一根木棍上,中间不到半尺,暴徒们把他俩电了一遍又一遍,把颈部、脸部电出好多水泡、血泡,惨不忍睹,但他们始终没有说不炼,暴徒们已累得筋疲力尽,方才罢休。

'酷刑演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案例四、打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在头部、脸部、身上……

2000年7月,袁金锋,女,31岁,被送到蔚县蔚州镇“训诫班” ,十几名(蔚州镇干部、派出所、联防队,以及村值班干部)暴徒,将她打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在头部、脸部、身上,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她被打得披头散发,疼得满地打滚。又逼她站砖,派专人盯着,一动就是一阵毒打。还有一不法干部拿一杯滚烫的开水,一下泼在袁的头上,再换人出来用烟头烧她的胳膊、电棍电她的脸部,电出了很多泡,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他们凶残至极,使她昏死过去20多分钟才苏醒。一天上午,暴徒任立刚、门发旺先逼她和一名学员李明菊站在砖上,再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然后强迫她跪在铁丝网面的椅子上,再用电棍电他们的背部、腿部、下半身。一阵折磨过后,再把她俩狠狠地踢倒在地,头部摔得很重,然后在椅子上立块砖再跪,不平衡就毒打,打得她们青一块、紫一块,到处是伤痕。袁金锋的脚被打破流出血,时间长达半天。暴徒任立刚、门发旺再次把袁金峰铐在窗户上吊起来,用电棍电她的头部、脸部、胳膊、手等处。后来暴徒们再换招数,逼她跪扫帚把,致使她的腿严重受伤。

'酷刑演示:烟头烧'
酷刑演示:烟头烧

案例五、十几个蜂拥而上的暴徒冲着头部、身上,狠下手脚,拳打脚踢……

李明菊,女,37岁,2000年7月,被强送蔚县蔚州镇“训诫班”。刚一进班,十几个蜂拥而上的暴徒冲着她整个头部、身上,狠下手脚,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揪起来,问“炼不炼”,她说了一个“炼”字,就又是一阵毒打,后来又逼她站砖,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李明菊坚持炼功,被门发旺用电棍在她头部、脸部使劲电,揪着头发往嘴里捅着电。后把她和另一名学员任金梅打倒在地,逼李明菊抱住任金梅铐在一起,跪在地上,并在她俩身体中间插一个三条腿的圆凳,用脚狠狠地碾李明菊的腿,达40多分钟。后一暴徒先逼她站好砖,然后好几个暴徒同时对她拳打脚踢,并用烟头烧她,最后再把她打倒在地,逼她在椅子上跪扫帚把,后腿上再压几块砖头,再用脚碾她的腿面,共碾了三次,时间长达半天,整个跪扫帚把的过程长达40多分钟,百般折磨之后,一脚把她从椅子上踹了下去,一女学员去扶她,被一脚踢倒在地。致使李明菊的腿严重受伤,过后右脚失灵两个多月。

'酷刑演示:用手、脚、拳头毒打'
酷刑演示:用手、脚、拳头毒打

案例六、用力猛踢他的要害部位

蔚县蔚州镇张福,男,31岁,2000年7月,一到蔚州镇“训诫班”就被一群暴徒用绳子捆起来。暴徒们一窝蜂似地冲过来,对他拳打脚踢,阵阵毒打,还24小时不准睡觉,罚面壁站砖。暴徒们一天三班倒,每换一次班,都对他一顿毒打,每次打都是一伙人同时上,使他口鼻流血,牙被打下半个,他的眼、脸、身上到处都是伤,青一块、紫一块,半个多月都退不掉。2001年1月13日,王恒用铁火剪打张福的头、胳膊,下手狠毒;肖猛、蔡××打得更凶,用力猛踢张的要害部位;任志刚则用扫帚把儿打张的嘴,一下就打出了黑紫的泡。

'酷刑演示:用手、脚、拳头毒打'
酷刑演示:用手、脚、拳头毒打

案例七、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

1999年10月13日,怀来县北辛堡乡派出所刘卫峰、综治办姜慧军、乡王书记、原乡长张××等6、7人将陈运川及老伴王莲荣、大儿子陈爱忠带到乡派出所,将三人毒打,让其交出二儿子陈爱力。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残忍之极。之后便一人关一屋,全部满脸青紫,惨不忍睹。

案例八、将老人踢倒在地,爬起来,再踢倒;再爬起来,再踢倒……

2001年4月20日,年近60岁的大法学员郭香林(女),制作了一些“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去张贴,蔚县南留庄镇派出所的恶警赶来,强行给她戴了手铐,五六个恶警一齐上,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的毒打。在回派出所的几百米的路上,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竟将老人踢倒在地,老人爬起来,再踢倒;再爬起来,再踢倒……直到老人被打得倒在地上起不来。过路群众看见了“人民警察”竟如此残忍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毒打一个年近60岁的老太太都感到胆颤心惊。

第二天,犯罪警察们把郭香林老人从派出所转到了煤炭公司院内一间小房里。后来十几个恶警没有任何理由,一入门不由分说,把老太太从床上抓起来,照头部便是几巴掌,之后一恶警从后面抓住头发将老人踢倒在地,不停地左右开弓扇耳光。打完之后,另几个恶警用电棍电,三根电棍一齐上,电过之后,后面的恶警用脚踢,就这样老人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一恶警说:打死了!另一恶警说:没事,死不了!

到了晚上,暴徒又逼老太太跪在地上,手抱住头,用木棒冲两腿就是一阵毒打,紧接着恶警们又来逼供。

第三天,县公安局的来了。一名恶警趁老人不备,抓住其头发转起圈来,随后恶警们站了一圈,炒豆式地这个推、那个打。就这样,身高不足1.5米、体重将近70多斤的瘦小老人郭香林,被这伙邪恶之徒整整非人地折磨了三天三夜。

'酷刑演示:脚踢'
酷刑演示:脚踢

案例九、将人推倒在地猛打,然后在地上洒水,拉着两手两脚在地上来回拖,名曰“扫地”

蔚县洗脑班,陈家洼乡的女副乡长高淑琴更是邪恶,她多次打大法弟子。一次她强迫周翠梅、辛淑珍“扫地”,采用的手段竟是先将人推倒在地猛打,然后在地上洒水,拉着她们的两手两脚在地上来回拖,用大法学员的身体和衣服擦地,再剥下她们的上衣擦桌子。事后将已被折磨得有气无力的大法学员拖回住处往床上一扔就扬长而去。

'酷刑演示:拖拽“扫地”'
酷刑演示:拖拽“扫地”

案例十、野蛮灌食,竟给学员灌酒,灌用浓盐水熬的糊糊,并超量猛灌……

蔚县洗脑班,代王城镇的彭利明有一次竟将大法弟子段秀娥踩在地上狠跺,用凳子砸,致使该大法弟子几乎昏死过去。被关在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始终坚定正念,绝食抗议。不法之徒们进行野蛮灌食。以高淑琴(陈家洼乡)、梁根(公安局)、王国忠(政府)为首的一伙恶徒们竟给学员灌酒,灌用浓盐水熬的糊糊,并超量猛灌,致使学员强烈呕吐,有的连胆汁都吐了出来。一次灌用荤油汤熬的糊糊,灌得大法弟子吐在地上的污物,表面很快凝结了一层白花花的荤油。

'酷刑演示:用凳子砸、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用凳子砸、野蛮灌食

案例十一、陈洪平被砸上最重18公斤脚镣

1999年10月,怀来县陈洪平在被关押期间因炼功,被砸上最重18公斤脚镣,戴上手铐,挨电棍。然后把她关在一间无人的牢房里。女警察辛芳逼她写保证不炼功,不然不给摘镣子。陈洪平死也不写,直到上边来人检查,也就是戴镣子的第十七天,才给摘取脚镣。一次监号里的犯人想了解大法,陈洪平便讲给她们听,却被所长刘胜利发现后制止。司机乔文海闯进监室铐上陈洪平,从床上拉下地,吊在窗栅上,因吊得太高陈洪平只好提起脚跟,从八点多铐到九点多……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案例十二、双手反铐,用绳子绑着胳膊吊在门头上

2001年6月9日,陈洪平在怀来讲真相时,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强行带走,被反铐在“老虎椅”上,不能动。下午,在审问姓名与地址时,软硬招都用上了,没有得逞。下午6点左右,陈洪平双手脱铐,她扔下铐子就跑,被9个恶警追上抓回,双手反铐,用绳子绑着胳膊把陈洪平吊在门头上,有恶警还不断地抖动铐子,陈洪平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一会儿,陈洪平昏了过去。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案例十三、张家口市“法制学校”的不明药物

张家口市“法制学校”(洗脑班)地址在张家口市宣化区西河子乡样台村(俗称片地)洗脑班恶徒们对大法弟子除打、电击、强行灌食外,还丧尽天良的偷偷在大法弟子的饮食中加入不明药物,迫使大法弟子生理上发生异常,卑鄙至极。

崔新香单独关押(实际是小号),强行洗脑。崔新香一直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她遭到两次野蛮灌食;结束绝食后,洗脑班恶人丧尽天良的偷偷在她饮食中加入不明药物,致使她生理上出现异常。同时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崔新香被药物迫害全身浮肿'
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崔新香被药物迫害全身浮肿

案例十四、裤子扒光,用洗衣板蘸水狠命地打,顿时整个屁股、大腿皮下出血,硬的象黑锅底……

桥东区五一路派出所。2000年2月16日,把女法轮功学员曹桂莲、张志花、冯素琴三人分开,一屋一个,强迫让曹桂莲跪地,两臂向前平伸,头顶两顶钢盔,一直跪到天亮,动作稍一变形,连踢带打。天亮后,又把三个人单臂吊铐在院内车棚上。塞北二月,寒风刺骨,那天又是最冷的一天,他们不给三人吃喝,整整吊到晚上11点多钟,才把三个人叫进了屋。

曹桂莲在副所长办公室,还没等她站稳脚,五一路办事处书记王书田发疯的冲到曹桂莲面前使劲在脸上左右抽耳光,一直从窗前打到门口,直打得他累的气喘吁吁,紧接着邓建明冲过来将曹桂莲双手用手铐铐住,用手绢从手铐中间折回抓在手里,使出全身力气抖铐子,使曹桂莲左右满地摔打,邓用脚狠狠地跺曹桂莲被铐的双手,又抄起电棍在曹桂莲的脸上、手上乱电,直打到他喘不上气来。

他们又想出更恶毒的绝招,在众男睽睽之下,身为五一路办事处书记的王书田、主任张钧强行将曹桂莲的裤子、裤头拉下,王书田脱下自己的皮鞋,狠命地抽打曹桂莲的臀部和大腿,直到将他们的皮鞋打开了口,张钧接着打,直打到打不动了。

王书田、张钧又将曹桂莲已提起的裤子扒光,王书田双手抓住曹桂莲的头发将头压在地上,张钧端来一盆水,用洗衣板蘸水狠命地打,顿时整个屁股、大腿全部皮下出血,硬的象黑锅底。曹桂莲凄惨的叫声,丝毫没能唤醒这群恶人的良知,他们不停手的直打到天亮。其他两位女弟子也遭同样命运。

'酷刑演示:将头压地'
酷刑演示:将头压地

案例十五、手摇电话电击和背铐,抖铐……

闫海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农民,从2002年10月30日被绑架,到2003年11月24日被迫害致死,这期间恶警们对闫海进行了人身和精神摧残。怀来公安局及刑警队的恶警们动用了包括诱导、恐吓、欺骗、打背铐、抖铐、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用手摇电话电击等残酷刑罚折磨闫海。

他们把闫海打上背铐折磨。打背铐时,他们把他的一只手从肩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背后背过来,用手铐铐住,使人成弓形。然后,往手铐中间放砖,使两手成悬空状,过一段时间再取下砖,用一根绳子系在他的手铐上,另一头系在门框上方的把手上。

他们还用一种叫做抖铐的酷刑折磨他。抖铐就是把绳子系在手铐上,然后,恶人们使劲向后拉拽绳子,前后两名歹徒摇老虎凳,手铐被越抖越紧,深深地嵌到闫海的肉里,同时歹徒不停的抖着他和老虎凳,人疼的能昏过去,严重时人的骨节被拉开导致残废。闫海被拉扯的两手腕皮开肉绽,血肉绞在了一起。

恶警们多次对闫海进行手摇电话电击。手摇式电话是中国监狱和劳教所、看守所刑警队中的一种残忍酷刑。手摇电话时,大功率电流通遍全身,人痛苦的无以言表,人感觉好像内脏、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往往电击一下,人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有的当时就休克过去,这是指短时间的电击。

'酷刑演示:手摇电话电击和背铐'
酷刑演示:手摇电话电击和背铐

案例十六、戴背铐、不让穿鞋、光头在院里冻

2000年10月,平定堡镇北大队法轮功学员李建英(女),在沽源县拘留所,因抵制非法审问经常被拳打脚踢,戴手铐、蹲马步,成大字形爬墙、不让吃饭,连着5、6天。在看守所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因为坚定修炼,李建英被罚站一天,因坚持炼功,被他们多次殴打,四班警察10多人一起上手,有拳打脚踢的,有用电棍电的,当时看守所所长孙长海用鞋底打李建英,将李建英的鼻梁打断,流血不止,最后戴背铐、不让穿鞋、光头在院里冻了两个多小时,才放回屋。

'酷刑演示:冷冻、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冷冻、鞋底打脸

案例十七、狼牙铐勒紧手腕,抓着手腕骨使劲转、来回抖……

2001年8月底,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王海英被胜利路派出所绑架。胜利路派出所恶警将王海英铐在电杆上曝晒、诱骗她说出姓名地址,24小时多人看守,戴背铐逼坐老虎凳不让睡觉、不让合眼、不给饭吃、并拿水灌她,致使王海英一颗牙被宋副所长用铁缸子拗掉。恶警们查出王海英的姓名、地址后,正所长气急败坏的扇王海英耳光,扇的王海英嘴角破裂流血。

第6天,不法人员们叫来刑警队的人连夜电击王海英全身、用掌打王海英喉咙,打的她喘不上气。不法人员脱掉王海英的鞋,用带刺的胶皮棒使劲打她脚心、将狼牙铐勒紧王海英手腕,抓着王海英的手腕骨使劲转、来回抖,使王海英的手腕破裂流血。

案例十八、用脚重重的踹在铐子上,当时鲜血直流,顿时两手两臂全成黑紫肿胀

2001年1月初,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王怀被红旗楼派出所绑架,恶警给王怀戴上手铐,用脚重重的踹在王怀手上的铐子上,当时鲜血直流,顿时两手两臂全成黑紫肿胀,恶人用床单将王怀的头包上残暴的往楼下拖。被转押桥东公安刑警队逼坐老虎椅。

'老虎椅'
老虎椅

案例十九、将火柴棍钉入右手中指指甲肚,该手指肿成铁锹把粗,手指成紫绿色

法轮功学员高树林,张家口宣化钢铁公司职工,男,47岁。他推车在街上转,车上有牌子写着:“天安门自焚不是法轮功所为”, 2001年初被抓进宣化看守所,囚在所东2排4号监舍,犯人在恶警的纵容下,将火柴棍钉入右手中指指甲肚,定住后,该手指肿成铁锹把粗,手指成紫绿色。

在宣化看守所东1排5号监舍,全舍10来人轮番对他拳打脚踢,打得遍体鳞伤,导致神经错乱,白天晚上都喊:“打吧、打吧”,右腿肿起两个大疙瘩,僵硬难坐。后来因神经错乱被释放。

'酷刑演示:竹签钉指甲'
酷刑演示:竹签钉指甲

案例二十、站金鸡独立、踩烧红的砖、烧红的炉钩

2002年6月,在涿鹿洗脑班“宋氏山庄”, 法轮功学员王海富的两脚被打肿,被强制站金鸡独立、踩烧红的砖、烧红的炉钩;洗脑班不法人员 还拿铁锹、炉钩子打他,恶徒李自明拿细木条打王海富的耳朵,强迫他的两只手伸平,头上顶上鞋,伸不平就打。

'酷刑演示:金鸡独立'
酷刑演示:金鸡独立

案例二十一、灌辣椒水,她马上晕过去

2001年9月,在蔚县洗脑班。不法人员粱根、王国忠、高素琴、马××把法轮功学员李润梅按在那个从看守所借来的“死人床”上给她灌糊糊,紧接着又灌白酒。这样他们还嫌不过瘾又开始灌辣椒水,她马上晕过去。

就让她面壁罚站,往她脸上泼凉水,晚上不让睡觉,而且还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往腰上、脸上狠狠的打,李润梅的眼差点被打坏。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案例二十二、签子刑,用铁钉子往手里钉

2002年1月,在蔚县看守所,蔚县法轮功学员刘贵明被戴上脚镣手铐,县610、公安局政保队的刘勇、王永利、樊金海等人在夜间对他施行酷刑迫害,把双手吊铐吊起,把腿放在板凳上绑着,中间用木棍压,用脚使劲往木棍上踩,手铐勒入了肉里。用木板猛打,人被打昏了,他们说装的。还把手铐在椅子背上,手从椅子背的缝中伸出去,用电棍电手,电的手上起了高高的大泡,就这样电了一次又一次,用过电刑再用灌签子刑,即用铁钉子往手里钉。

'酷刑演示:针扎手指'
酷刑演示:针扎手指

案例二十三、长时间毒打、烧的通红通红的铁棍烫手、一寸多粗的木棍打成两截、掰开衣领灌冷水、开水浇头……

2002年农历正月十四日晚,蔚县蔚州镇南关东法轮功学员张顺杰在营救本地一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时,被一伙恶人追至家中,(后得知是蔚县西合营西合大队、蔚州镇派出所、县城西关村委会人员)他们狠命地砸门,往院子里扔石头,后闯入家中,将张顺杰强行绑架到西合营镇西合大队队部。

西合营镇雇用人员高德全对张顺杰猛打耳光;西合大队书记王绥拿扫帚柄往他的手背上猛打,接着又将他推到另一间屋子里,拉灭灯,一伙人围着毒打,打倒了拉起来再打,如此直打到深夜2点。这伙恶徒打累了,又将张顺杰劫持到西合营镇内一间屋子里,把他铐在一张桌子上,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就让他猫着腰受罪。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早晨上班后,镇上恶人王喜珍用捅火的炉钩子,对张顺杰劈头盖脸地猛打,随后又把炉钩子烧红往他的手上烫,至今张顺杰的手上还留有很多被烫的伤疤。西合营镇长贾仲成(现调到蔚县民政局)用烟头往张顺杰的脸上拧着烫,还拿暖壶的开水往头上浇,当时头发即被开水烫得一绺一绺的。一个身穿司法衣服个头不高的人叫嚷:“我们会把你家害得漏汤漏水!”

'酷刑演示:烙刑(绘画)、浇开水'
酷刑演示:烙刑(绘画)、浇开水

上午9点多,一名镇派出所恶警让张顺杰怀抱一把椅子,用铐子铐住,拿起一根大号的电棍,撩起张顺杰后背的衣服,往身上猛电,还插到裤裆里、嘴里电,嘴唇被电的焦糊。随后又把手拧到后边去,反手铐上,让他痛苦不堪。中午又把他铐在镇院子后边的电线杆上。张顺杰绝食抗议,派出所的倪建功就用链子手铐使劲抽打张顺杰的腰部;恶警王某手拿电棍狠命的打,电棍被打成两节还不罢休。

'酷刑演示:电击'
酷刑演示:电击

下午这群恶人还是接着打,派出所王某拿一本书放到张顺杰胸口“练拳击”,又拿书抽打面部,打得鼻子直淌血。都打成这样了,它们还是不罢手,又拿一根胳膊粗细杨木棍子打,棍子打断后,拿尖的一头往胸部猛戳;还拿一个重物(可能是石头、砖头类的)往脚上砸……从领口往身上灌凉水,浑身伤痕累累又值数九寒天,其痛苦可想而知。

'酷刑演示:棍打'
酷刑演示:棍打

到了晚上张顺杰被折磨的几近昏迷,手背被打得肿起老高,手掌、身上被炉钩烫、烟头烧、电棍电的皮肉一片一片焦糊,浑身到处是伤,还不断地出虚汗。

在看守所,同样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牢头狱警怂恿刑事犯和杀人犯对老张进行百般凌辱。强迫老张在湿水泥地上睡,用塑料鞋底抽打臀部,直打得血肉飞溅,这叫作“刀削面”,用冰凉的水往身上浇,叫作“洗冷水澡”;把头摁进屎尿桶闻臭气,叫作“看电视”。还有跪砖、跪砂纸、跪玻璃碴、跪木棍、站砖等等等等。折磨了50多天后,恶警们勒索了近5000元现金,才把人放回家。

'酷刑演示:浇冰凉的水'
酷刑演示:浇冰凉的水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