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安康市610、警察对蓝翠莲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蓝翠莲,女,现年六十二岁,家住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静宁小区,退休职工。蓝翠莲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绑架迫害。

蓝翠莲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学法轮功。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身心得到了净化。原来身体上各种疾病都消失无影了。感到这个功法很神奇!既教人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这样的功法对个人和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蓝翠莲怎么也想不通,想上北京去说一句公道话。没想到蓝翠莲还没行动呢,她单位彭书记和当地派出所一行几人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阴历正月二十)来到她家,说窃听了她的电话,知道她要上北京去。当时她没有任何怕心,拿《转法轮》书递给她单位彭书记,叫他好好看看。并对他说“我们师父书上全讲的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他把书装在怀里,说厂长要见她。于是他们开车把她拉到厂里。厂长问她:“国家不让炼了,你还炼。再炼,工资就保不住了。”她说“工资没了,我也不要了!”当时在场的领导都不吱声了,静静的把她望着,后来就让她回家了。

可不到五分钟,单位公安科和派出所的人又来她家,将大法书籍和资料全部抢走,并把她带到派出所审问资料哪来的?当时善良和单纯的她,不知道给恶人说真话的后果,就直说了谁给她的,后来才知道把同修也牵连了。他们非法将她和同修送到汉滨区看守所关押十五天。

同年七月二十日,汉滨区国保大队和610非法闯入她家,抢走了师父的经文,又非法拘留她十五天。同年十月九日晚上十点钟,汉滨区公安分局和城郊派出所一行十几个人再次非法闯入她家,一进门先将她的手铐上,他们拿的搜查证,背的摄像机在她家非法搜查并拍照。沙发背后的布用刀子划开,搜到大法书籍就拍照。这些非法抄家的有公安局姓陈的、派出所姓潘和姓王的,等等。他们非法又将她拉到城郊派出所审问,问她 “炼不炼?”她斩钉截铁的说“炼!”他们再一次非法将她送到汉滨区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来据她家属院的人说,这些人喝着饮料、吃着糕点、开着车在靠近家属院的城区东堤上守了四天四夜。

二零零一年一月(阴历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日)晚上半夜一点多,城郊派出所姓王和姓潘的两名恶警闯入蓝翠莲家说“这次公安部统一安排抓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从半夜一点多到凌晨四点,将城郊派出所管辖区域的炼法轮功的学员都绑架到派出所二楼会议室,第二天下午开始审问。凡是说“不炼了”,就叫家人保回去;坚持炼的就送到看守所关押。其中有几个老弱病残的他们让家人保回去了;其余学员都回答“炼”,就都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一月二十三日(阴历除夕日),“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看守所狱警拿法轮功学员是问。蓝翠莲一眼就看穿中共的阴谋,坚定地回答:“自焚人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人。炼法轮功的人天天都要看《转法轮》,师父在书中明确讲了‘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都是有罪的,更不可能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自杀。”这一假相被识破了。

拘留期限到了,他们让蓝翠莲的单位书记来接她,条件是只要她说“不炼了”就可以接回去。可她怎么也不说,又给非法延长拘留十五天;再后来又非法延长拘留十六天。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他们反而将其中四名学员送往西安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汉滨区610、政法委和国保大队将蓝翠莲等四名学员从看守所非法押到安康市党校第一期洗脑班,未经蓝翠莲本人同意,非法从她工资中扣除四千八百元现金交纳洗脑班所需费用,其中包括由她承担她单位三名所谓帮教人员的吃住费用。三个月未达到他们要求的所谓“转化”,他们把她非法送到西安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期间,迫害加剧,他们限制一切人身自由。她说了一句不符合邪党的话,恶警张燕立马将她的手铐在铁门外小房间的铁床杆上,将近一月,每天吃饭都不解铐。有的学员不吃饭,她们强行灌食;学员吃饭,恶警又不让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到裤裆里。

二零零三年五月,汉滨区国保大队赵××带着蓝翠莲的单位一行几人,非法闯入蓝翠莲的儿子远在西安的家里,强行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将蓝翠莲绑架到她单位的招待所审问,蓝翠莲不说也不签字。他们将她送到汉滨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提审数次,她一句话“不认识”。九月六日又被非法送往西安劳教所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期间,由于她不放弃信仰,被他们长期关在铁门外小房子。劳教所还联合汉滨区610逼迫她单位曾经六次来西安劳教所给她施加压力,进行所谓的帮教。他们来往的一切费用均由蓝翠莲个人承担,他们从她工资中非法扣除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六月,蓝翠莲从西安劳教所回家不到三个月,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于九月份又被汉滨区610强行非法送到陈家沟洗脑班,仍未经蓝翠莲本人同意,非法从她工资中扣除五千元交洗脑班所需费用。

二零零六年新年,城郊派出所片警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因蓝翠莲劝以前的学员从新炼法轮功被告知派出所,城郊派出所片警蹲在她家属院大门口,她一出门他们就非法将她拉上警车,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汉滨区610、国保大队和蓝翠莲的单位杨海燕强行非法将她拉到在香溪洞风景区办的洗脑班迫害。参加迫害的有安康市610、 汉滨区610、汉滨区国保大队、新城和城郊派出所等人员。他们采取强行让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书籍、播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个别谈话等形式进行迫害。三名法轮功学员,站在师父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奉劝他们少做坏事,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所有参与者背后被中共邪党操控的邪恶因素。 “奥运会”结束时,他们一个个忙着孩子上学的事,洗脑班解体,蓝翠莲堂堂正正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当地汉阴县资料点被邪党破坏,很多同修被绑架了,蓝翠莲也被牵连了。汉滨区国保大队赵××和邓××于四月二十八日闯入她家非法打开蓝翠莲家抽屉,抢走大法光盘和MP3,并非法拘留她十五天。后来又去汉阴恐吓逼供同修及亲人,说出蓝翠莲拿了好多好多资料,还给资料点捐了八千元钱等。汉滨区国保大队赵×× 说要罚蓝翠莲八千元钱,非法延期拘留一个月。有人给她丈夫递话说“这次回不来了,看你重找个人。”丈夫说:“上次从劳教所回来体重只几十斤了,差点小命都没了,这次进去恐怕命都会丢了!”丈夫找人把她保出来了。在回家的半路上,国保大队的人说“明天不把钱送来,我们就又把你送进去。”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蓝翠莲单位派人到她家通知说:明天610要送你到西安洗脑班。 蓝翠莲说人家单位都在保“法轮功”,你们还把我往那儿送!她单位那个女的爱玩,巴不得要去。汉滨区610的人就知她想去,欺骗她说“那里条件很好,住的高级宾馆,一边学习,一边参观。”她听蓝翠莲说不去,就赶忙劝说“咱们乘这次机会出去旅游旅游,到时我帮你写三书。”第二天蓝翠莲就出走了。但走时匆忙,忘了带学法的资料。一个月后蓝翠莲回来取东西,汉滨区610和蓝翠莲单位那个女的闯入她家,当时蓝翠莲还未起床。他们把蓝翠莲强行送到“陕西法制教育培训基地”进行洗脑。在蓝翠莲出走期间,汉滨区610让蓝翠莲单位那个女的直接从社保局将蓝翠莲的工资扣了,存折密码都更改了。且说蓝翠莲单位那个女的,一到培训基地一看傻眼了,这里哪是高级宾馆,简直象个地处荒野的“妖精洞”。善恶有报,她单位那个女的随身带的五千元现金和各种购物卡全部被小偷偷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汉滨区国保大队赵思林、邓涛二人非法闯入蓝翠莲家,到处盯望,然后坐下来说“我们在跟踪法轮功人员讲真相,你不要和他们来往。”并扬言说“你能保证你这屋里没有单单片片的?”逼蓝翠莲写保证,看她没吱声。他们说:“你不写就说明你这屋里有。”看他们想动手,蓝翠莲说:“笑话,谁给你写保证。你们上次绑架我到西安洗脑班,我还没去告你们呢,还叫我写保证!看你们整天都干啥事?违反国家宪法的事,知法犯法。年轻人不要把事情做绝了,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两个年轻人连忙起身说:“不说了,不说了。”然后就走了。

以上是蓝翠莲修炼法轮大法所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认清邪党的本质,看清邪党的真实面目,更广泛的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尽快退出“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