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叶小平被劫持诬陷 老母心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四月十七日,上海市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叶小平的母亲接到紧急电话通知,匆忙赶到非法审讯她的儿子叶小平的现场旁听。

老人家望着瘦了许多的叶小平,心里酸楚,当场痛哭流涕,道:“我儿子是好人。现在他被关押,媳妇又送进了精神病院,老头子(叶父)又是脑梗,亲家(于静艳)又半身不遂了,我这个老太婆怎么活呀?我真的实在撑不下去了。”

非法审讯过程中,叶小平向各位诉说,法轮功是正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们都能够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并劝母亲不要流泪,并说一定会早日回家照顾好奚蛟和岳母。

四十三岁的叶小平先生,家住上海市宝山区宝钢九村,是单位和邻里都知道的好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叶小平的岳母于静艳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片警抓住手说:“我们注意你很久了跟我们走”,随后被绑架到派出所。下午,恶警对叶小平的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两台电脑,其它物品不详,还有一些真相光盘,恶警因此把叶小平绑架。

叶小平被宝山警察绑架到宝山区罗店看守所,已有八个多月了。四月十五日,家人接到“律师”(法院安排的)通知,案卷刚刚递交检察院,估计近期就会开庭,但具体日期未定。四月十七日下午,法院对叶小平非法开庭。叶小平母亲于当日早上接到紧急通知后,下午赶到开庭现场旁听。在开庭过程中,他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并拒绝邪党聘请的律师。

这是叶小平第二次被非法抓捕了。叶小平母亲见到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的消瘦的儿子,老泪纵横,全家人,包括老伴、儿子、儿媳、亲家在中共迫害中一个个倒下去,老人的压力和伤心可想而知。

叶小平由于坚信大法,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遭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局非法逮捕,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遭上海市宝山区邪党法院冤判五年六个月,并在提篮桥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妻子受刺激三次被送精神病院

叶小平的妻子奚蛟,二零零一年也一同被判刑四年半,并在上海淞江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关押期间,被迫害致精神病,十多年来反复复发。这次,由于丈夫和母亲于静艳的被绑架,又旧病复发,八个月来,已三次被送到宝山区精神病院治疗。治疗期间,因其呼喊“法轮大法好”而被医院工作人员绑在床上掴耳光。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母亲于静艳从看守所回家,奚蛟情绪才稍稍稳定。十月初,奚蛟与母亲于静艳、叶小平母亲三人就去看守所要人,办案警察当时说叶小平不会像以前判的那么重,不能判刑(现证明仍是谎言),叶母想看儿子身体怎样,警察不让家属见面,说我去看,但你们不能看。见不到丈夫、又不知近况,妻子奚蛟受不了刺激,再次精神失常进精神病院。叶母和于静艳又多次去看守所要人,看守所始终不让家属见面。两位老人不仅要去要人,还要照顾有精神病的奚蛟,疲惫不堪。

二零一三年元旦之后,奚蛟还没稳定就急急要求出院,又和母亲婆婆三人去看守所要人,看守所依然不放人。三月初,三人去友谊路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讨说法,内有两名工作人员,问他们谁是负责人,两人均称自己是志愿者,一老头,一女中年五十岁左右。老头个儿不高,灰白头发,中等身材,态度很凶,声音很大。奚蛟说大法弟子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来救世人没有罪,叶母要求放人家里没有生活来源。老头态度很凶很大声对于静艳说:不怨你叶小平能抓走么,你再这样还得进去。女工作人员说:咱们现在不说这好坏,你们这个情况我们向上反映一下。结果第二天上午,宝钢九村居委会主任和另一姓童的居委会人员,带着姓周的片警,三人到叶家威胁。片警说:你们是不是想见叶小平,三月要开会了(恶党两会),你们别乱走乱跑。

奚蛟受不了去多部门要人都受挫,加上警察威胁,又加上妈妈的病情如此严重,再次于三月二十八日进精神病医院至今。奚蛟所在医院为:上海市宝山区精神病医院。

目前,医院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前去探望她,对前去探望的人都严格盘查(对其他病人的家属并不过问)。

岳母被劫持洗脑班,出现脑血栓症状

叶小平的岳母于静艳,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和叶小平一同被绑架,在看守所和犯人关一起,六一零扣帽子说她是反党反社会反人民,非法审讯时:在小房间,三个人,六一零头头李丽芳说,于静艳没有被判刑,而被放出来,是她给“救”出来的。

同年十一月六日,于静艳去精神病院看望女儿奚蛟时,又被绑架至洗脑班(所谓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位于上海市奉贤区),被两名自称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博士洗脑迫害。洗脑班从原来的青浦搬到了奉贤,在洗脑班两人管一人,两人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的,一个叫宫尚珍,五十岁左右,小孩已经结婚,另一个不知名字。一个毕业就分配在这里,一个自从有洗脑班就来了。对余说:回去后不能曝光,会对二人都有影响,出去什么也不能讲,不能曝光出去。并说:你要是不这么写三书,出不去。你女婿也要写,你要给他写信劝他写。在洗脑班逼着人看战争英雄等故事短片以及诬蔑大法骂老师的录像,并要求写感想和三书,并强迫上“法律课”。期间于静艳血压高到二百六十洗脑班也不放人,非要老人写什么三书保证书才放出去,继续把人关押在里面只是天天量血压送药,于静艳不肯写也不肯吃,说这是非人对待,迫害信仰自由,她没有错也没有罪,只要放出去就能好。直到十二月二十七日老人才回家。

洗脑班每天五十元伙食标准,早中晚三餐,饭菜经常是牛蛙、黄鳝、甲鱼之类的阴性动物。上法律课在一起,其它时间都分开管,两个管一个。问工作人员班中有多少人,回答:七到八个,八到九个不知道。问人都去哪了,说是都走了,都写“三书”了,放走了。洗脑班上有一老头按照他们说的做,发言,按照他们要求说的说,把儿子供出来了,儿子也被抓进去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于静艳被放回后,因被过度惊吓,加之女儿精神病复发,而且家人不理解等多种原因,出现脑血栓症状,到医院住院治疗半个月,现在半身不遂。

奚蛟的其他家人被恶党人员欺骗,说是替叶小平写了所谓“悔过书”可以放人,结果家人上了当,但至今没有放人。在八个月期间,双方家人都多次向街道综治办、派出所、国保等部门要人,但恶人多次“保证” “很快放人”,又从不兑现。

另外,上海宝山区友谊街道法轮功学员曹月玲,女,三十六岁,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被上海宝山区恶警在家中绑架,目前也被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看守所,至今零口供。

现在叶小平和曹月玲都需要善良的人们的营救,家人也需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