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实修中见证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岁,四十六岁时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弟子历尽风雨沧桑,勤学大法,苦修心性,紧跟师尊走到今天。弟子没上过学,没文化,在同修的帮助下整理出自己的部份修炼历程心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符合法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个早年丧夫的乡下孤寡妇女,有两男一女三个要吃、要穿、要上学的孩子。在中共恶党不顾人们死活的黑暗统治下,在人们普遍的道德沦丧的社会里,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一九九九年听村里人偶然说起法轮功,说法轮功是佛法,是高德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向善做好人的,我就产生了要修炼法轮功的想法。到同村同修家才知道我村已经成立炼功点半年多了,这样我就开始得法了。因为家境贫寒从没上过学,不识字,同修给我讲了学好法对修炼提高的重要性,我就下决心,为了能更好的得法、学法、用法来指导自己修炼,我一定要识字,一定要自己读大法宝书,更好的同化法。

就在我刚得法仅两个月,身体上原有的心脏病、头痛等病不翼而飞;大法的真、善、忍法理不断重塑着我的心灵,清洗着我的各种不好的人心;我也对未来充满美好希望。

一、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万万想不到的是,中共恶党竟疯狂诬蔑、诽谤大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我那个伤心啊!我就想,我要告诉世人大法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底,我带上三百元钱,坐汽车从老家到省城再换乘火车于当天到达北京。一路上只车票和买卫生纸就花去了九十元钱,到北京找旅店,一夜要六十元。我没敢住,露宿街头。第二天来到火车站,在无意间却结识一位两次進京的女同修。我俩怀着神圣的、证实法的目地,踏上了天安门广场。当我们把事先同修给准备好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高高举过头顶的时候,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自豪。广场上的恶警对我们暴力殴打,恶警抓住我的头发把头使劲的往汽车上来回撞。这时,我就听到同去的同修高喊“你们别打大姐,你们打我,别把大姐打坏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看!这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苦难中想到的还是他人。我也一定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做一个为他的生命。恶警紧接着就把我们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逼问大法弟子的姓名、地址,对大法弟子施以各种暴力殴打。在恶警坏人用手铐、脚镣、警棍、电棍的威逼利诱下,我抱定一念,放下人心,放下生死,就听师父的话,绝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指使,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结果第二天我就回家了。

二、 实修去执着

我摆正修炼与生活的关系,摆正学法、救人与家庭孩子的关系,每天把学法放在第一位,讲真相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之后,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及家中孩子的帮助下,除了正常的家务、农活、讲真相,我就一心扑在识字、学法上。我随身携带宝书,走到哪学到哪,不认识的字就问。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可以通读大法宝书了。虽然读的结结巴巴,但能学法、能自己读大法宝书,我就知道师父让做什么,怎么做,我就知道主动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我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在修心去执中,在救度世人中勇猛精進。在这里我感谢师父的慈悲,感谢同修的无私,也感谢我的孩子的帮助。

在我得法后的第二年,一场突然的家庭变故对刚刚修炼一年多的我進行了一次极大的心性魔炼。正处于谈婚论嫁时的儿子突遇车祸死亡,肇事司机逃逸,几天后破案谈到赔偿事宜。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不向肇事司机提任何不合理要求,由相关部门合理处理此事。丧夫、失子之痛,时时撞击着我的心,在人生中我觉得真是太苦了。迷茫中是师父的大法点醒了我,我懂得了,生在人世,人各有命,身不由己。

从法中,我懂得了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肩负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是大法造就的为他的崭新生命,我从此就不是一个只为自己的名、利、情而乐而忧的人,而是把救度众生中不能使众生明白真相从而被大法救度当作心中的苦。我抓紧多学法,多做三件事,多想能使众生得救的办法。

三、扫马路修心

恶党欲图非法抄家绑架我,黑夜中我只身一人只穿一身睡衣,离开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家乡,到省城谋生。没有落脚之地,没有亲人,找不到同修,真是两眼茫茫。为了生存就得打工挣钱。开始在大城市干最好找、最苦、最累、最脏的扫马路工作。苦、累、脏、冬冷、夏热还好,最不能让人容忍的就是人们的白眼、谩骂、侮辱。有的人你扫慢了他要骂,有的人你扫快了他要骂。稍不注意把垃圾、灰尘扫到人身上、车上更是被人骂个狗血喷头。被各种行车撞上,致残、伤、死的更是时有发生。我以前个性要强,因是一寡妇怕被人欺负,总要表现强的一面。在村里不能有人比我更泼辣,名、利、情执著的相当厉害。

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这份工作不是最大限度的让我去掉这很难去掉的、好斗的常人之心吗?当我认识到是师父为去我的强大的执著而苦心安排的修炼路后,一开始面对辱骂真是含泪而忍,渐渐的随着自己心性的不断提高就能达到心不动坦然而忍了,乐呵呵的工作了。我给自己规定,干十天活,休息五天,用来大量学法。一个月干二十天活,学十天法,工作学法两不误。真是感恩师父的慈悲安排,为弟子的提高操尽了心。

有一段时间做家庭保姆,在自己的意识中,想照顾男的不想照顾女的,认为男的好照顾,女的不好照顾。有一次到一个残疾的男人家做保姆,那个男的竟提出非礼要求。一开始只是感到莫大的人格侮辱,感到被恶党败坏了的人性的肮脏,整个社会被共产恶党糟蹋得不成样子,人类道德的低下。但向内找,深挖自己,发现潜意识中,确有很强的色欲之心,旧势力想利用自己还有想多挣钱的心,利用常人的色欲心拉自己上钩、上当,从而让自己掉下来毁掉。

四、去掉后天形成的败坏观念

同修买到了一个假手镯,知道我女儿是卖这个的,就拿来叫我女儿给卖掉。同修讲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卖的钱就做真相资料用。当时自己就不高兴认为同修是不真,是骗人。随后镯子就在我家不见了。我心想,也不能告诉同修镯子丢了,怕同修不信。就从自己家拿了一千元钱送给同修,说是卖镯子的钱。同修说把钱用在做资料上。可过了几天,在家中又发现了假手镯。我也没好意思再告诉同修实情。有一次同修说:“卖假手镯是我失德还是你女儿失德”。我就借此告诉同修说:“本来镯子在我家找不到了,我不好意思告诉你丢了,所以就自己拿了钱给你,说是卖了,后来在家又找到了。”同修还是说让卖掉,我就对同修说:“卖假手镯不符合我们修炼‘真、善、忍’的要求,我女儿收到假钱就撕掉了,你这假手镯别卖了,愿意在家摆放就摆放,愿意当玩物就当玩物,不要做错事。”

在这过程中还真是觉得自己做的很好,修的好。但过后对照法仔细想一想,发现自己做的很不好,从中暴露出了自己很多的执著与人心。师父告诉我们:“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1]师父还讲:“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严格要求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去掉它,你这就是在修了。一件事情在过关中你能认识到,你明白了、做的好,你就升华了。”[2]对照师父的法,我发现从一开始我就是以想当然的态度、用后天形成的败坏观念对待同修。同修说卖手镯,先前就说是假的,能卖多少是多少,并没有说当真货卖,做的没错呀!我却用恶党党文化怀疑一切的变异的人心,怀疑同修不真、不善。当镯子找不到了,不是诚实告诉同修真相,而是用人的狡猾,宁可用常人最不好的人心——说谎话、失去钱财、欺骗同修,也要顾虑自己的虚荣心,掩盖自己的怕心——怕不被人理解的心。本来是自己做的不真不善,还指责同修,与师父的要求真是相差太远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又苦心给我安排提高的机会。同时也感谢同修的善良,淳朴,使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从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五、麦场大火——坚定信师信法之心

正值农村麦收季节,家家都把收集起来的麦子堆积在打麦场上,我们家打麦场和另一家的打麦场相连。一天大家正各自忙碌着,忽听邻家打麦场上一片惊叫声,循声一看,只见邻家打麦场窜起一片火苗。因打麦场上没有救火工具,没有水源,大家都傻眼了。眼见火苗越窜越高,火势越来越大。而且火借风势直奔我家麦场而来,一场大火眼见就不可避免,一年的辛苦劳作眼见即将化为灰烬。人们悲伤的心情眼见就挂在了脸上,惊叫声,哭叫声四起。惊悸之余,我忽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赶紧求师父。念头闪过,我心里立即升起一念“师父救弟子,让大火绕过我家麦场,不烧我家麦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大火迅即就烧到了我家麦场旁边。这时,奇迹出现了,大火好象长了眼睛,就从我家堆积的麦场边绕过。

大火过去了,麦场保住了。当人们回过神来,看到我们两家麦场截然不同的两种结局,人们都感到茫然、惊愕,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有一年劳作化为乌有的钻心伤痛,也有看到我家麦场安然无恙的不解。当我告诉人们实情,说是我修炼大法的福报,是神佛的护佑,是法轮大法师父的保护。家人的惊喜,乡邻的惊羡,使我油然升起作为大法弟子的幸福、幸运,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同时,大火的神奇,也坚定着我信师信法的心,决心随师正法,一修到底!

六、失而复得的八千元钱

有一次,给同修送做好的一元面额的八千元真相币,下公交车时忘记拿装真相币的包,到同修家才发现。那个急呀?怎么办?去找人家,车主不承认怎么办?车主发现是真相币万一举报怎么办?哎呀!这可是我近一年的劳动所得呀?焦虑、顾虑、利益心、怕心交织在一起,不断的冲击着我。这时我想起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想起了师父的法。“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3]是啊,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助师正法救人的,只要我做的符合法的要求,一切一定就是最好的结果,过程中只不过是暴露自己的人心,去掉自己的魔性,以提高自己的心性为目地。这也才是师父所要的。法理上明白了,我坦然的找到了车主,说明了来意,车主很痛快的把包交还给了我。

这件事发现自己还有很强的利益心、怕心、做事急躁不仔细的心。这件事过后,有一次去上班,因先办了些别的事,把装有手机、真相电话、《九评》、单位饭店的钥匙的包,挂在了电动车后座的靠背上。骑车走时,忘记了把包放進前车筐里。等到了单位才发现包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丢了。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工作时间就到了,不能因为我的过失影响单位的工作。我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让捡到包的人动善念,把包还给我。”随即给我的包里的手机打电话,电话通了,说明丢包的情况,接电话的人马上说让到某单位大门口去取。

七、换地风波

修大法之前,我们村有一乡邻看上了我家的一块地,要用他家的一块地跟我家交换。地在农村可是老百姓的天,失去什么,也不能失去地。因他家在村里势力大,有村干部撑腰,我心里虽然十分不乐意,但我一孤儿寡母家也真没有办法,怕得罪了村干部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为了家的安宁、为了孩子们的未来着想,虽然换了,心里憋屈得不行。心里恨我的丈夫死的早,家里没人撑腰;恨自己是个女的做不了大事;恨孩子们小帮不了母亲的忙;也恨乡邻们势利眼没人肯帮我家的忙。为了这个失去的名与利,心里那个窝囊啊,既委屈又无可奈何!

几年后,我修大法,被恶党迫害的流离失所,离开了家。有一天,儿媳从家中给我打电话说换地的哪一家人又要把地换回来,儿媳哭诉说:“被人家欺负的不能活了,要动刀子了。”我劝儿媳不要冲动,等我回家处理。我想这是对我能不能放下名利情常人之心的考验,同时我也要利用这个机会让乡亲们看到修炼大法的美好。师父讲: “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4]

回到家中我首先说服了孩子们,同意换地。我和要换地的人家讲:“你们要换地肯定有你们的想法和难处,我修炼大法几年,师父要求我们要处处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跟你们换。我家孩子不修炼,但也听我的话,同意换。但是呢,你们从常理讲,也给他们个面子,说几句好话。”听我这么说,那一家人高兴得不知怎么好。说:“婶子(乡邻辈份),我们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照你以前的脾气,我们想我们两家一定会为这事闹出大动静来,听你这一说我真是服你了,法轮大法就是好,能把你变成这样好的好人。”原来他家要盖房子,看上了这块地的风水,为子孙后代,为家庭兴旺才非要换地。

此事众乡邻知道后,无不夸奖大法弟子的大度,夸奖修炼大法的美好。本来一场不可避免的纠纷就这样平和的解决。在村民中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美好。

八、买手机

我曾经结识一位被恶党迫害背井离乡的同修,当时同修说需要一部手机,当时我的家庭条件很差,我自己都还舍不得买,考虑到同修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好的做三件事救人,我很快就把手机买给了同修。

过后也没往心里去,但当年收麦子的时候,我家的麦子和往年比一下子就多收了上千斤。在往常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上千斤的麦子,可是要装十几袋子的呀!大丰收啊!一家人的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我和家人一样也很高兴,这毕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呀!等把麦子卖了,多出的钱数使我一下想起了前一段我为同修买手机的事,花的钱正好是这个钱数。大法的玄奥再一次展现在我的眼前。真是“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5]

大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体现形式,在不同的层次均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

九、吃肉

有一年我过生日,女儿买了羊肉包饺子,我带了它到单位吃。恰巧有同事问我中午饭带的什么,我就说是羊肉饺子。另一同事听后就打开我的饭盒看了看,说:“不是羊肉,是猪肉。”这样单位同事就说我不诚实,太虚荣。我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我也没有说假话呀。师父讲:“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3] “修炼嘛,会通过任何方式把你的执著反映出来。”[6]听师父的话,我的什么心执著造成的呢?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对常人过生日的执着心;对女儿为自己买肉过生日的欢喜心;还有怕别人说自己不好的爱面子的心。找到了这些,我看同事真的就是一种感激的心了。

十、语音电话

我从省城回老家,为当地同修带回三十部讲真相语音电话,和当地同修讲推广此一项目,当时就有同修反对,理由是手机真相项目容易被恶党监控,不能在当地打,要用就到邻县打。“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7]听师父的话,我首先向内找,看到自己有自以为是的心,没有事先和同修沟通、协调好,强加于同修的心,所以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要间隔我与同修。修好自己,我和同修進行交流,共同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不能有彼此之分,不能被邪恶利用我们的人心形成间隔,影响救度众生。不愿意做此项目,是有怕心,是人心,不是正念。大法弟子心装救度众生,就做师父要的,就是最安全的。通过交流,大家提高了认识,三十部手机被分布在十几个自然村,同修手中又增加了救度众生的法宝。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在这十四年的学法、修心、讲清真相中,弟子每一步的前行、提高,都渗透着师父的洪大的慈悲;都伴随着向内找、去执著的剜心透骨,酸甜苦辣。但每一次在法理上的真正提高后,都无不亲身感受到浩荡的佛恩!师父啊!弟子一定谨遵您的教导,在宇宙大法的光耀下,不断同化大法,使自己的心灵净化再净化,坚定紧跟师父正法洪势,勇猛精進,完成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救度世人的伟大使命!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感恩大法!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