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东劳教所:酷刑、性侵害、逼吃大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在遇到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一个迷失在红尘中、只知追求享乐的无知生命,为了赚钱,铤而走险捞偏门,后来被抓坐牢。

狱中幸遇大法弟子

在狱中,我有幸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惊讶于她们那无私无我的境界,以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坚忍。

当时的我满身的恶习,说话、做事都没正经样子,而大法弟子们不嫌弃我,时时善意的开导我、帮助我,使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我深受感动,从她们身上,我看到了大法的伟大。

我深深地相信,只有通过修炼大法,才能改变自己的恶习,使自己脱胎换骨,变成一个真正的好人。我发自内心的渴望自己变成一个好人。于是在监狱那种恶劣的环境下,我义无反顾,毅然堂堂正正地走进大法修炼中。

当了好人被绑架

刑满回家后,我继续一个人修炼。有一次,我因为大法资料的事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句东劳教所是出了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那里,我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残酷迫害。

过去,我因为犯罪被判刑坐牢,那是我做了坏事而罪有应得。现在我为了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却也被抓来坐牢,这是什么道理?我想到,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从一个过去的满身恶习的坏人,变成了一个一心向善、身心健康的好人,我何罪有之?我没有罪!法轮大法好!这是我切身的感受,大法使我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我发誓,只听师父的话,其他任何人的话都不听,绝不配合邪恶对我的迫害和对师父的不敬。

从此以后,我每天就在心里默默背诵师父的《洪吟》和其他经文。不接受恶警的签名、报数、所谓的“转化”等任何无理要求,因为我根本没有罪!同时,我一切都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行事,努力做一个好人。

因为我不签名、不报数、不“转化”,恶警开始疯狂了,授意“包夹”犯人对我进行迫害,一次她们用两尺长的算盘砸我的头,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又拼命的拧我的脸、撕我的嘴,我的脸被她们撕的鲜血直流,但我没有丝毫怕意。我更加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她们害怕的把我的嘴用胶带封上,关到禁闭室继续更严重的迫害。

不让睡觉、逼吃大便、抬起来重重摔下……

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一样,句东劳教所的恶警,基本也都是毫无人性的败类,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大法弟子的指标,多拿奖金,他们任何残忍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一次,当恶警和“包夹”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时,我毫不犹豫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以震慑恶警。恶警要我住口,我毫无惧怕,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的是一群好人,你们迫害修炼人要受到天惩的。”

恶徒们又恨又怕,把我又劫持到禁闭室重点迫害。禁闭室是专门建成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是劳教所最凶残的迫害场所,里面漆黑,密不透风,四面都是橡胶墙壁,再惨烈的叫喊声,外面也是听不见的,这样恶徒们就可以在里面任意行恶,还在禁闭室里用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诬蔑大法邪歌,企图摧毁我的意志。

还有几个专职打手,对我进行各种恶毒的侮辱和迫害,这些人为了减刑,早已没有了人性,她们会把痰抹到我脸上,逼我整天罚站,不让我睡觉,把我一次次抬起来又重重的猛摔到地上,然后几个人又重重地压在我身上……

如果我还是一个常人,早就筋断骨折了。现在因为有了师父的呵护,我吃了这么大的苦都没有感觉到疼痛,我明白真正的苦都被师父替我承受了,我想起了“恩师如父”这句话,不由得泪如泉涌,因此更加坚定。

在整个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对我的这种恐怖的禁闭日子一直没有间断过。但我没有一点惧怕,头脑里经常会跳出师父在《洪吟》里的诗句。有时恶徒们看到我的嘴在动,就说“你在背书”,马上跑过来把我打翻在地,又把我拉起来罚站,不让睡觉,这一站就是好几天,而且不允许大小便,我实在忍受不住,大小便都拉在了身上,邪恶的包夹就把我脫下来的有粪便的裤子放到我的食品箱里,又强行把我的头按在上面叫我吃掉。

面对这些非人的迫害,我以绝食来反抗,嘴里仍然不断的背诵《洪吟》和经文。

集训队的迫害:扇耳光、踩脚趾、踢膑骨、掐乳头

为了迫使我屈服,达到“转化”我的目的,恶警又把我投入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训队。那里长期豢养着一批彪悍凶狠、心狠手辣、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他们什么邪恶的手段都能做的出来,经常是长时间不让我洗漱,每天四次裸检,然后就叫我罚站。我就一遍又一遍的坚定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邪恶的打手就过来捂住我的嘴,撕我的脸,几乎使我窒息,嘴巴被撕拧得鲜血直流,脸上肿起很高。

她们还用肮脏的擦地板的破布堵我的嘴,然后不停的狂扇耳光,打得我鼻青脸肿,接着用力踩踏我的脚趾,狠踢膑骨,用鞋底狂抽脚心,死命的掐乳头,浑身上下到处乱掐,拼命的折磨我。我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仍然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到她们停止迫害为止。

我就这样反复被关了很多次禁闭,也无数次的绝食抗议。绝食的时候,恶徒们用很粗的管子从我鼻子往下灌,故意把管子反复的插进去又抽出来,以这种变态的方式来折磨我,有时候直接撬开嘴巴往里灌。恶徒对我的残酷迫害使我更加清醒,更加认识到修炼大法的珍贵。我坚持每天喊“法轮大法好“,对恶警、“包夹”的打耳光、撕嘴,没有一丝畏惧,我一有机会就炼功、讲真相

下流变态的性侵害

为了迫使我屈服,他们还对我进行更加邪恶、更加下流变态的性侵害。在恶警指使下,邪恶的“包夹”用长柄牙刷插到我的阴道里搅刷,并派了几个彪形大汉压在我身上,不让我有反抗的机会。我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不管他们把我的腿压得麻木失去知觉,也不管他们怎么打我骂我,我一直喊到他们累了把我放开。

就这样,我在句东女子劳教所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残酷折磨和非人的迫害,凭着对大法的无比坚信,最终闯出了这个魔窟。

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使我洗心革面,修心向善。发生在我身上的残酷迫害,也充分暴露了中共邪恶的流氓本性。迫害大法,中共最终只能是自取灭亡!大法弟子的未来一定是最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