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鼓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我被恶人构陷,警察将我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因为省上领导的名字、手机号被同修曝光在明慧网上,“六一零”把此事定位为重要案件。他们怀疑是我干的,说我有这个条件。他们把我单独关押在一个房子里,房子的柜子里放着刑具,是以前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用的。

当他们说在同修家电脑上发现了大量手机号码与文章,我不知是他们设的计谋,想到同修要承担这么大的压力,我就承认那上面的手机号是我提供的。邪恶把它作为迫害我们的依据,可是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做一件好事、善事,是在挽救他们。

那几天“六一零”的警察一天到晚看着我,不让我睡觉。同时他们还在迫害我的家人,从精神上、人格上给他们施压,并用开除公职、劳教、离婚等强迫我放弃修炼。

他们所谓的大案在我这搁置下来,又不甘心。一天晚上十一点钟,几个恶警把我固定在铁椅子上,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不让我上厕所,我怎么要求他们都根本不理不睬,还骂我。我大声说:你们这是什么警察?你们有什么权利不让人上厕所,随便给人上刑,剥夺别人的权利?这时一个恶警才拿来钥匙打开刑具。

在那种环境中,我的人心很重,很伤心,想到我们为救世人,救你们这些警察,我们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多少人还被关押、被迫流离失所,我今天被你们当作罪犯迫害,你们良心何在?想到我的亲人被迫害致死,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子里:“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1],想到师父慈悲的为众生承担的巨难,我对眼前这些迷失人性的警察一点也恨不起来了,只觉得他们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突然,前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幅幅仕女图,一个个的笑脸盈盈,十分美丽,一看就知道是唐代的服饰。低头看地面时,地上也出现了山水风景:一座山,很美很静,很祥和,有个童子蹦蹦跳跳从山上走来,一边走一边还用手拍打着路两边的花草。

当时我以为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也没在意。后来几次都同样出现了相同的画面,才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警察把我劫持到劳教所,狱医体检时看到我的心电图,让再做个心脏检查。警察带我到地方医院,两个医生对警察很反感,任凭警察怎么说,医生根本不理他那个茬,就是不给我先检查。当时我就在心里求师父,让医器检查出现大的异常,让邪恶的劳教阴谋破灭。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医生才开始给我检查。不一会儿,两个医生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盯着屏幕,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很紊乱的线。医生说:“频发性的,很危险。”警察还是把我拉到劳教所。狱医看完单子说:“你们把这么重的病人送来,劳教所那些炼法轮功的老太太本来就让我们头疼,又送来这样的。不能干活,马上到年底,她说不行就不行了,我们又没有药,让我们担责任。把她放回去。”就这样,一周后我回家了。

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大法的超常,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很难走出那场魔难。事后反思,医生刁难警察,那是师父给我留下的发正念的时间啊!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