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当年“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作为曾经的“四·二五”的亲历者,有许多的画面至今留存在记忆的深处。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在学法小组听到消息,有学员叙述天津发生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经过。当时大家就议论怎么办,议论的很热烈,大家觉的大法这样好,在教人做好人,是利国利民的,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有人提议去天津说理,后知道有学员已去过,被告知只有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那北京谁能解决,只有中央能解决省里发生的问题。有人提到就去国务院信访办,这是合理表达意愿的途径。

我是一个人去的中南海。“四·二五”早晨我坐车到北海,在路上问一个过路人国务院信访办怎么走,他指给我了府右街。当时在大法中修炼的心里非常纯净,以为到了那里,会有人接待,我要和他们说大法怎样对国家、社会、个人都有利,大法学员在做好人,让国家领导人了解真实情况,快放了那些天津学员……到府右街大概早晨五点多,我发现已经有不少学员了,有许多外地学员,他们凌晨三、四点就到了。我找到一个大门口就站在了对面,心里还打着腹稿。

后来陆陆续续有好多学员来了,大家自动站在府右街马路两侧,不久看到来了许多警察,后来他们将站在中南海红墙下的学员引到了马路对面我们站的这边。我原来站在路边的第一排,后来被圈过来的学员就站在了我们前面,多了三排学员。我看到队伍中有耄耋老人,有几岁的童稚,还有孕妇……而左右的学员已经多的望不到边,我不再想该说什么了,就想站好,就是在队伍中也要站好,展现修炼大法带给我的美好。

我们秩序井然的站着。不远处一年轻女学员从人群中走到警察身边,礼貌的说想将一些垃圾放到对面的垃圾桶,警察点了点头。学员顺手将他们丢弃在地上的烟头捡了起来。并开始捡拾马路上和对面小路上的垃圾。警察开始来的时候,都是戒备森严的与学员对站着,隔二、三步一个人。大概看到学员和善,他们也放松了下来,就凑在一起聊起天来。

因为事先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情景,我身边没带任何东西,就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下午五点多,没吃没喝没上厕所也没挪动,队伍中一个不认识的学员曾拿出自己带的黄瓜分给我,我谢谢她没要。那时也不觉得饿,不觉的累。下午五点多一认识的学员看到我后,硬拉我去吃东西,我只好跟她去了大概半个小时又回到队伍中。心里还为此难受了很久,现在都在后悔,我可以站到最后事情结束。

这期间不断有消息传出:总理出来和学员见面了,有代表進去谈判了等。我站的地方还有人来捣乱的,一个中年男子,长的黑黑的,站在队伍外面说很难听的话,大概想激怒大法学员,而学员们很平静的站着,没有人在意他的叫骂,他无趣的走了。我那时就想到了“特务”两个字。下午政府人员来发“两办”的什么文件,我没接。又传过一些吓人的消息,有武装部队的汽车开到了中南海,传说车里面有机枪等等,我们也看到了有军车开过。听到这些,我当时心里就想,要那样,我就站在第一排去。后来我一直就站在第一排。下午时不断有轿车开过,车里的人端着摄像机在偷拍学员,学员们都很坦然的面对这一切。

到了晚上九点多吧,传过消息说已经将天津被抓的学员放了,叫学员离开。我自己又核实了消息准确,就随着人群慢慢往回走。当我回头又看了看瞬间变空旷了的府右街,路灯照耀下它变得比我早晨刚到时要整洁和肃穆。大概那里的高墙树木记下了历史不平凡的这一瞬。

在等公交车时,我听到几个学员在说她们中的一个外地大法学员:听到消息一路坐火车到了北京,没休息。从早晨四点多一直站到晚九点多结束,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我看了一眼她们说的有四、五十岁的女学员,脸上带着大法修炼人特有的慈善、庄严。上到公交车上,我看到那女学员将在她旁边的空座让给了其他人……

几天前,我找一亲戚交谈,他曾是修炼人,出于怕心处在不修的状态。我由于被迫害一直没机会找他。这次想好好和他谈谈,希望他还能够走回来。这位亲戚“四二五”那天也是站在众多修炼者中的一名辅导员,后来却也被谎言蒙蔽了。我和他一起回忆了曾经的过去,一幕幕的大法与学员纯净高境界的表现……现在这个亲戚又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洪大慈悲之万一,我为自己曾经是万名“四·二五”上访学员中的一员而欣慰,也感谢师尊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当我第一次听到有海外学员是因看到“四·二五”而走入法轮大法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如果能以我们的走出使更多人得法得度,平生之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