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遇难呈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今年正月十四下午,我和同修A去正经历病魔干扰的同修B家切磋交流。从同修家出来,按原计划,还要到同修C家去(也是遇病魔干扰)。我看天晚了,因答应过丈夫晚上包饺子,就征求A同修意见,别去那个同修家了,该回家做饭了。可A同修坚持去,出于面子我勉强跟过去。我自行车骑的慢,离开了A同修一段距离,就在这时一辆轿车冲我飞快的开过来,若在平时我会迅速下车,可那天就是下不来车,不但没下车,还觉的被一种力量狠狠的推向汽车,只听“当”的一声,人和自行车被汽车撞上了,我整个躺在车前边。

当时第一念就是“我没事”,当即翻身坐起,只感到浑身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整个内脏翻江倒海,同时一口热乎乎的液体从胸腔冲到口腔,瞬间将喷出嘴外。我一咬牙把这口东西咽下肚,同时想:我没事。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到第八次咽下后再没往上翻。

我虽然全身无力,但头脑清醒,嘴说不出话,心想:司机可千万别走,我还要给你讲真相呢。这时司机过来问:“大妈,咱们上医院看看吧。”我摆摆手,因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先等等。过一会我缓过点劲来说:“不用,小伙子,别怕,我不讹你,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今天这事都怪我。”司机说:“这事都怨我,咱们上医院吧!”我说没事,接着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很认同大法,想让他三退,但他没入邪党组织,就给了他真相护身符。一个生命就这样明白了真相。师父太慈悲了,救了我也救了他。

这时路上车堵的太多了,我不能老坐在这儿,对同修说:“咱们回家吧。”骑着车回到家,当时车轱辘被撞变形了都要掉了,在师父的加持下,五里路我平安的回家。路上我告诉同修,今天这事别说出去,是我修的不好,我给大法抹黑了。

到了家,我一头扎在炕上,再也动不了。我和家人说,我骑自行车跌倒了。主要是怕家里人要我去医院。那天我一夜没合眼,浑身疼痛难忍,既不敢翻身,也不能老躺着。家里人看我状态不象自己跌跟头,猜我一定是被车撞了,把司机放跑了。

在疼痛的煎熬中,我不断的找自己,用法衡量自己,这次被迫害的原因是本来说好的,从B同修家再到C同修家。可我没时间去,又碍于面子强为去了,又怕做晚饭晚了,心里很着急,就这一念,招致了夺命的迫害,要不是师父为我做主,后果不堪设想。

师父在法中讲到:“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不断的归正自己,不断的学法。

正月十六凌晨,我悟到,是黑手烂鬼在迫害我,我就要揭露它,当迫害发生时我没及时揭露它,还不让同修说,还帮它掩盖,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我被车撞了不让同修知道,这不是脱离整体了吗?我不能脱离整体。悟到了,马上纠正。天亮后,我告诉家人去找同修,把我的事告诉同修。当天下午同修来了,大家帮我发正念,同修走后,我继续找自己,心想坐起来,但是并没有坐,怕疼。

正月十七日上午,另一批同修来了,在法理上切磋交流。同修提醒我,你得坐起来呀!不能老躺着。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坐起来了,但是要靠着被子,两只手向后支在炕上撑着身体。

正月十八日早晨,D同修来看我,我告诉她:家里没别人,我下不了炕,开不了门,你走吧。她刚走,E同修来,我用同样的话告诉他,他不走,一定要我开门。我试着慢慢的下炕,一步步挪到门边,打开门。回到炕上才发现我没穿鞋,也没穿袜子。

这期间,同修提醒我,该炼功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同修还提醒我在家里讲真相也很重要,建议我如何讲,我按同修的建议和家里人讲了事情的经过。听了我的讲述,儿子说:“妈,以后别骑车子了,有事就打的吧!”弟媳妇第一句话则是:“这司机咋这大的福。”一家人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这是黑手烂鬼要取我命时,师父保护我的过程。虽然闯过来了,教训是深刻的。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3]。

我能动了,就要讲真相。离出事不到一个月时,我在自家门口给一个人讲真相并做了三退。第二天我侄子结婚,我在家门口拦截过往乡亲给他们讲真相,这次有十四个人三退。那时我的腰还是有点疼,走路只能是慢慢的往前挪。现在我已经正常做三件事了。

这也算我的体悟吧,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