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帮凶打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是由黑龙江省“六一零”直接操纵、由省财政厅直接拨款、专门用于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省直属劳教所。初次踏入前进劳教所大门的人也会看到墙上醒目的张贴着司法部颁发的《劳教人民警察六条禁令》。然而,中共的一切制度和承诺都是掩人耳目的虚假装饰,充当恶党暴力洗脑工具才是劳教所的根本所在。

前进劳教所恶警操控(怂恿、奖励)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王芳、赵宝香、王英,她们三人都是惯犯,盗窃犯,曾在劳教所几出几进,她们在万家劳教所时就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打手,这都是她们在打骂法轮功学员时显示她们自己有本事说出来的。

有位叫吴晓峰的法轮功学员,我看到她时已经精神失常。我心里想怎么能把一个傻子也抓来哪!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被打成这样的,手都残废了腿也不能走路,胳膊抬不起来手肿的黢黑,嘴,眼,都是歪的,张不开,也闭不上,直流口水,饭也不能吃。赵宝香和王英根本就不让她吃,把她的饭菜都抢了去她们吃,她们不吃就把它拿去喂鸭、也不给吴晓峰吃。

王芳在这里当班长,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她说了算。有时队长和狱警不让她们那么做可是她们还是一意孤行。后来我问王芳:你们做的叫人不可理解,为什么狱警和队长不叫你们这么做,你们为什么就非得这么做呢?她们说你新来的你不懂,她们叫你这么做了,你要这么做了那你就错了;她们叫你这么做你就反过来做(我不理解),她们就拿不是当理说,没有的事,她们也能凭空捏造出来,说成真的,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王英是最坏的一个人,她出主意让赵宝香和她俩干。吴晓峰就是她们三个的出气筒,有事没事就拿她开心,随便打骂。上厕所她们也不让,尤其王英、赵宝香,经常的把吴晓峰推倒摔倒便池里摔的鼻青脸肿的,洗脸也不让洗,别人给接点热水王英就把水给倒了,洗衣服也不让她洗,把水和衣服给倒地上用脚踩,不解气,还把衣服给扔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吴晓峰的卫生纸,也给扔了,冬天她们不给吴晓峰穿棉鞋,让她穿单鞋,还要往鞋里倒上水,让她在雪地走,还不让在有阳光的地方走,得在没有阳光的地方走,不给戴帽子手套,别人给戴上王英就给摘下来,摘下来给藏起来不让戴。谁都知道骨折和打伤不经冻的。王英还把雪塞到她脖子里,那真是惨不忍睹。

有一次赵宝香用铁锹打吴晓峰,狱警都看不下去了,制止她都不听,只有王方骂她,她才住手,然后还得骂上一阵子才算完。还有一次赵打我,用扫鸭子粪的大竹扫把打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打我,把赵气的脸都变形了,徐狱警好容易才制止住这事。当天徐狱警就在饭厅里跟王队,还有好几个狱警,一队,二队都有把她说了。

在劳动方面,她们更凶,所里没给定任务时,王英,赵宝香可以任意的给学员们定任务,完不成她们就打你,骂你干不完就叫你把活背到宿舍里去干,有的学员就一宿一宿的干。不让睡觉,不让洗漱,等等。

帮凶王芳解教时她举荐一个人是牡丹江的小姑娘,非常尖酸刻薄,霸道,真是胜过王芳,打人骂人更胜一筹,什么都不懂,只会在网络上谈情说爱,就是靠自己长的漂亮脸蛋骗钱外,什么都不会。四个小组长也是如此,她们一伙是色情网络,诈骗来的。王如艳(19岁),吕海珊,潘艳欣,李棋都是20来岁的小姑娘,在劳教所里边专横跋扈,无端的挑起是非,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她们五个人的告密、捏造事实、无中生有中,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被不同程度的迫害,遭打、电、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把手铐在暖气管子上打、冻。其中法轮功学员姜秀珍(五十岁、双城人)、梁艳(五十岁、双城人)、郝佩杰(哈尔滨人)被打三次、电一次;哈尔滨人王丽娜也被上过电刑;陈秀梅被电的遍体鳞伤。有时上访人员说她们五人做的过了,不应该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她们对你们那么好,给你们吃的用的穿的,你们还这样对待她们;你们那样骂人家,人家还是对你们那么好,你们的良心上哪去了?她们一听骂的更凶,谁要说法轮功学员做得好谁就得挨骂,重者挨打、挨罚,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多干活。我就是受过她们迫害过的人之一。

王芳的家是在香附街住,据说丈夫做生意很有钱,每月王芳都要花上几千元为狱警买吃的,喝的,所以她可以在这里当牢头狱霸,为所欲为。

赵宝香住在大成和宽成街的交接处副58号—28,有一儿一女,儿子叫姜宏是搞房地产的,据赵在这里显示她儿子怎么有本事,可以随便开车进劳教所里来。王英住在清明四道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