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橡胶棒

曝光邯郸劳教所恶警葛庆习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有人说上边不叫打人,那发给我橡胶棒是干什么的?”这是邯郸劳教所特教队大队长葛庆习(过去常写成葛庆喜)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说的话。恶警葛庆习、高飞、高金利等人被中共操控的跟魔鬼一样异常凶残,是邯郸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下面曝光的是葛庆习所犯下的部份罪行。

一、魔鬼的橡胶棒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半夜十二点左右,恶警葛庆习和普教刘春、任连山、杨凯胜在邯郸劳教所特教队的队部对马修元进行电击和橡胶棒殴打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葛庆习把法轮功学员王国恩叫到办公室用胶皮棒抽打一顿。

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晚,因衡水故城的老人孙立香(六十四岁、退休)因不写“四书”,被葛庆习、尤刘带到五楼,用警棍殴打一个小时才下来,后背被打的淤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法轮功学员马保国被葛庆习用橡胶棒暴打两次、被高飞毒打一次。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法轮功学员李×柱、程文东遭到葛庆习用橡胶警棍的残酷毒打,造成二人多处受伤。葛庆习还在大会上扬言:“有人说上边不叫打人,那发给我橡胶棒是干什么的?”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晚九点半至半夜十二点左右,恶警葛庆习、王志明、高金利等人在队长办公室用橡胶棒毒打王中。

二零零九年六至八月,以葛庆习、贾迎军为首的邯郸市劳教所恶警办强行“转化班”两个多月,每天指使劳教罪犯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以胶皮棒殴打大法弟子强迫他们写“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还利用劳教罪犯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打得遍体鳞伤,致伤重不能走路,被从楼上抬下来,每天被强制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星期日早晨不供饭,也不让休息,强迫劳动完成任务,对未达任务的,强制加班到夜间二点钟。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李坛竹被秦健辉连拉带扯的拽到队部,因普教骂李坛竹,法轮功学员程文东说了一句话:“别骂人,有什么事慢慢说”,就因为这句话,也把程文东拉拖到队部,恶警葛庆习亲自手拿橡胶棒,恶狠狠的对法轮功学员李坛竹、程文东大打出手。

三、体罚、毒打、电击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专管队大队长葛庆习毒打大法弟子张金生。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六时许,葛庆习、王志明叫上尤玉芳、刘士强(普教)把十八日刚到的吴桥学员李万庆挟持到五楼,用警棍暴打。从六点直到夜里十二点多才回来。其间李万庆昏迷过四、五次,葛庆习有些害怕,尤玉芳却叫嚣说:“没事,我能让他清醒过来写‘四书’。”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上午,马修园在队前报数时声明所写保证书作废,被普教王某、李某拉到咨询室扇耳光,又踢又打,后恶警教导员王志明、大队长葛庆习用电棍电其胸、背、腰部,又用橡胶棒在马修园臀部暴打无数下,凶残暴行持续三个多小时,直到中午才停止,致使马修园遍体鳞伤。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至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以特教队大队长葛庆习、王志明为首的邪恶,对李秋生及许凯进行长达四个月之久的残酷迫害,多次毒打及电棍电击,不让入室休息,长期站立体罚,四十多天昼夜不准睡觉。

奥运前夕,葛庆习叫上普教刘磊、刘士强等人,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李秋生,直到没电。后强制李秋生坐到地上,两腿伸直,四个普教踩到背上,“喀嚓”一声,头一下压到膝盖,人疼痛昏厥。而徐凯被打的屁股黑紫,不得坐卧,疼痛至极。

三、落井下石致人死地

邪党“十七大”期间,葛庆习教唆犯人王洪军等三人殴打大法弟子王敬军。当时,王敬军正在上吐下泻病中,被打后,吐出一口血。因为王敬军患股骨头坏死,行动不便,遭迫害。王敬军向大队长葛庆习反映此事,葛庆习不但不解决,反而喝斥王敬军。

也是在邪党“十七大”期间,葛庆习带几名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马修园(因写声明坚持修炼),马修园腿被打拐。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四十分,普教贾学东在储藏室殴打李敬军,任连山在门外把守。五点多吃饭点名时,正好大队长葛庆习值班,李敬军右手捂着胸部报数时都说不出话来,几个普教还大声恐吓“把手放下”,葛庆习心里清楚但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事后才知道因为普教不准李敬军上厕所,他憋不住了才遭毒打,后来还吐了血,之后他又被强迫训练队列,而且李敬军曾患肺结核转胃结核及一条腿残疾,走路不便。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葛庆习对年老体弱多病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指使郝长江进行强化训练等迫害。让学员在操场做俯卧撑,夹树叶(两脚跟并拢立正站立,两膝之间夹一片树叶,不能掉下来。如果掉下来,就会遭受其它的处罚),这些学员分别有内脏不全的,高血压在一百八以上的,股骨头坏死的,心脏不好的,年龄近七十的,葛庆习还强制他们进行劳动。

十四年来,邯郸劳教所的恶警被中共邪党教唆的完全失去人性,真的比恶魔还要凶残,比土匪还土匪。大队长葛庆习,指导员王志明,所外地痞高飞、左涛以“转化”、“写四书”为名经常毒打大法弟子。平时生活起居劳教所利用一帮普教(盗窃、打架、流氓)人员看管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不让互相说话,不得随意走动,上厕所打报告。

事实上,我们曝光的事例只是邯郸劳教所罪恶的冰山一角,时至今日,这个邯郸劳教所这个黑窝仍然在迫害着法轮功学员。现在,随着中共罪恶的陆续曝光,十恶不赦的中共,即将面临天灭的厄运,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该清醒了。对佛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犯下罪恶的人,只有停止迫害,立功赎罪,才是自救唯一的出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