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上海女子监狱的恶人恶行(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最近,陆续看到明慧网上有对上海女子监狱恶行的曝光,感到有必要继续深入的揭露邪恶的迫害,制止迫害。

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成立的监区,分为南部(一分监区)和东部(二分监区)两个分监区,南部主要用作关押坚定的大法弟子和狱警认为“不稳定”的学员,东部主要是以奴工迫害为主。五监区的很多设施都与迫害直接有关,详见五监区平面图和监室平面图。

五监区平面图
五监区平面图

监室平面图
监室平面图

1.禁闭室

禁闭室是专门用于闭门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位于房子的一角,外有大黑铁门,一条狭长的走道,内分三个小间,冬冷夏热,密不透风。曾经有一个犯人被指派去禁闭室监视法轮功学员,但她刚走到禁闭室的铁门前,感觉里面阴森可怖,不敢进去,坚决要求回到监室,才没有从事监视工作。可见,禁闭室的邪恶阴森。

五监区禁闭室的三个狭小窗口
五监区禁闭室的三个狭小窗口

监狱大楼正面图
监狱大楼正面图

禁闭室三个小间,其中一间关押法轮功学员,另一间给监视人员居住,还有一间则堆放监视人员的物品。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多是坚定修炼、长期不配合恶警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从事监视工作的则是监狱内为了减刑和狱警认为可靠的犯人,其中必定会配备一名犯人组长和一名室长,还有四名监视人员,分两班日夜看管迫害。并且,规定必须有两个人以上监视法轮功学员,事实上,是狱警本身对这些监视者也并不信任,需要时刻保持互相监督的状态。

禁闭室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经常遭到殴打、辱骂、强迫洗脑外,一言一行都时刻受到监视,同时由室长记录,每天汇报。禁闭室的犯人组长更是积极的从事“转化”工作,几乎每天都向狱警汇报和密谋如何迫害。其中最为积极的是五监区狱警史蕾,从事洗脑工作的犯人组长主要有:范晓娟、苏玲玲、涂伶俐、王一凡等,她们中有的已经离开监狱,但是在被关押期间都希望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获得狱警的信任赏识和减刑机会。这些犯人组长汇报的很多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甚至是一句话,一个动作,狱警会从中分析法轮功学员的喜恶和个性,指派监视人员采取各种阴毒手段迫害,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同时,由于禁闭室地处角落,封闭密封,里面发生邪恶的迫害,外面也很难听到被迫害者的呼叫声音,因此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邪恶迫害就隐藏在其中。

2.厕所

厕所原本是每个人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地方,但是五监区的厕所不是每个人都能随时使用的。厕所有开放的时间,一般上午两次,下午两次,如果不在开放时间想要方便,就只能使用监室内的痰盂,造成监室内臭气四溢。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还被禁止去厕所方便,来例假也只能使用监室内的痰盂,还不许自己倒痰盂,导致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和谩骂。

五监区的厕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臭,原因是监狱为了节水,即使是很多人都排泄过后,堆满了粪便的便池也不冲洗,继续使用,尤其是在酷暑时,曾经有一段时间还引发了严重的传染性肠胃疾病。

3.盥洗室和浴室

早上刷牙洗脸每人三分钟不到,快速解决;夏天洗澡每人八分钟,还包括洗衣服在内,经常是一边洗自己,一边搓衣服。浴室在冬天每周使用一次,每次八分钟,包括穿衣和脱衣在内,经常是前一批人还在洗澡和穿衣,后一批人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浴室。许多老年的法轮功学员甚至着急摔倒,或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4.活动室

专门用于每周末狱警讲评,主要是总结一周内的监区犯人的所谓改造情况,分思想,劳动,生活等各个方面,狱警还经常借此宣讲诽谤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话,毒害其他人。

活动室内有一排书架,但是只是做个样子,很少有借书的活动,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强迫洗脑的书籍录像外,其他书籍一律不许看。

活动室还是狱警举办所谓“揭批”会的地方,定期搞组织犹如文革批斗式的会议,并强迫每个人积极发言,重复诽谤的言辞,或宣读所谓的“揭批”稿件。其中有的法轮功学员非常悔恨痛苦,每次都痛哭流涕,却被狱警解释为“转化”后认清了自己以前的错误等等。凡是在会上发言的,事后都会被记录下来,并得到奖分。

5.铁门

铁门是用于禁锢的,铁门边上是门岗犯人的位置和值班狱警的办公桌。监狱规定进出铁门要向值班狱警报告,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报告,还遭到种种体罚和迫害。而值班狱警对于监室内发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根本不管,只是提醒犯人把迫害的声音尽量控制到最小。如,二零一一年对法轮功学员张英的迫害,就是整个监室的犯人在狱警的指使、纵容之下进行的。当时,张英早已被迫害的身体虚弱,她不能从事奴工劳动,又无法到厕所盥洗室,只能在监室内活动。负责监视她的犯人薛彦蔷等经常打骂推搡张英。二零一一年一天上午,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严重的冲突,期间犯人薛彦蔷等几个人推搡打骂张英,声音非常之大,还说是张英对她们动手,狱警只是询问了一下,然后让声音小点,迫害的行为更不会被追究。

铁门边上一直有一个门岗犯人,她除了管理门口进出外,最大的责任就是每天晚上巡逻,监视所有人的睡眠,尤其是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要及时制止并向狱警汇报。

6.监室

监室是监狱被关押人员主要的生活空间,在五监区,这里更是奴工劳动的工场间、吃饭的饭厅、睡觉的卧室、大小便的厕所、洗脑教育的“教室”。经常在堆满各种奴工产品,灰尘和有毒胶水气味中在很短时间内吃完简单粗糙的饭食,然后马上接着劳动。

监视的电视机不是供娱乐的,每周一有一整天的教育课程播放,还必须完成课后作业和写体会感想。晚上看上海新闻和中央台新闻,然后围在桌前学习,每个人发言谈上课后的体会,室长记录。学习后看《感动中国》、《青年毛泽东》、《永远的忠诚》(介绍小岗村沈浩)等洗脑电视,还要写观后感。只有逢年过节很少的时间才能看一些娱乐节目。每天除了奴工劳动身体疲劳外,还被强迫接受各种洗脑教育,写体会,思想也被轰炸。

每天,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九点以后睡觉,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规定十一点以后睡,(禁闭室的迫害则更为严重,睡得更晚)。还有两名犯人轮流值夜班监视法轮功学员。床铺上放着敲打整齐的样品被,通常不会使用,是因为早上起床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样品被恢复原状,如果在检查时被认为没有叠好,将受到处罚。

电视机上方是一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彩色监视器,用于监视每个人的言行,特别是规定法轮功学员睡在铺位二和五,便于监视器监视。详见监室平面图。

整个监区环境极其紧张恶劣,人人互相监督,狱警利用犯人迫害,而犯人也利用狱警达到减刑和迫害其他犯人的目的,监狱又利用狱警之间互相监视,还在犯人中设置线人监视和汇报狱警的情况。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只能使人越改造越坏。因此发生了犯人因琐事用开水烫伤他人的事,其实这个犯人是被狱警指定晚上值班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只有她一个人没睡,其他人都睡的情况下,才能实施开水烫人的报复行动。此后,所有监室不许留热水瓶过夜,晚间由门岗节水,极为不便。而该犯人被加刑一年九个月,主管此监室的狱警被调离,此狱警积极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就在即将退休的前夕被调到次要的岗位,影响了退休后的待遇,这也是善恶有报的体现。

同时,迫害积极的史蕾也经常说自己身体上这里不舒服那里不好,很多狱警都有种种疾病,但他们中有的人还继续用无神论和所谓的科学来解释这一切,反而把法轮功学员的劝善当作是在“诅咒”他们,继续作恶。其实,宇宙的法理在制约着一切。最近,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的曝光也说明了真相最终会被揭示,行恶者只有停止迫害,才有可能为自己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