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的“假象被”与新华社的“官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下面是一张美联社记者摄于2001年5月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照片,干净整洁的房间,笔直的床单上是棱角分明的被子,照片的注解上说,法轮功学员正在观看政府(强制洗脑)的转化节目。多年来这张照片频频出现在《华盛顿邮报》等西方媒体上,几乎成为谈论中国劳教制度的招牌画。

2001年5月22日,马三家劳教所(美联社,John
2001年5月22日,经过精心安排后的马三家劳教所(美联社,John Leicester)

大陆媒体在2013年4月7日发表的《走出马三家》(网络转载多改题为“揭秘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一文,指出那个被子其实是盖不得的。“宿舍里叠得方方正正的被褥,用于外界检查参观,晚上并不能打开来睡觉,被劳教人员们称作‘假象被’。真正盖的被褥每天早上打包放在仓库,晚上取来。”

何止是被子!那个花格子床单也是睡不得的。原辽宁大连从事医务工作的王春英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2002年和2007年两次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曾与《走出马三家》报道中提到的其中3位受害人被关押在同一个大队。她对笔者说,每天晚上去仓库取来自己的行李包,被子、床单都得用自己的,不得把那个“假象被”、“假象床单”弄脏了,睡觉时要双手把那个“假象被”小心翼翼地捧起来放到床边的小凳上,供起来。

小小一个“假象被”,折射出的却是中共耍流氓的登峰造极。先否认事实,然后掩盖真相,进一步制造假象,以图愚弄世界,是江泽民团伙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三部曲。

2000年10月,马三家劳教所将18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其强奸,导致至少七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该恶性事件在国际曝光后,马三家为了掩饰罪恶,贼喊捉贼地主动邀请国外记者来马三家采访。上面那幅美联社记者的照片就来自那次参观作秀。

《走出马三家》一文发表后,大陆媒体争相转载,社会舆论一片哗然,但是,很快遭到删除。两天后,辽宁省当局宣布,成立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的调查组。

调查结论当然是大家早就预料到的。果然,4月19日,新华社出来“辟谣”了,称《走出马三家》一文内容严重失实。调查组组长省司法厅厅长张凡原是省监狱局局长,副组长省劳教局局长张超英,原就是马三家劳教院院长。凶手自己调查自己,能有什么结果呢?劳教所的档案卷宗,声像资料能主动保存“坐老虎凳绑死人床”的记录吗?何况这些酷刑本来就是把人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进行的。从被问询的人数看,调查人员去问警察比问劳教人员更有兴趣,警察会自己坦白有罪吗?被问的劳教人员,在没有人身自由、害怕遭到报复的情况下,敢真实回答吗?

不过,这个被网友称为中共“官谣”的声明,还是捅开了一个被捂着的盖子。《走出马三家》一文刻意掩盖了马三家非法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只能用“特定类型人员”“特殊群体”这样的字眼来描述遭到更残忍的刑具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但是,这个“官谣”四次提到法轮功。

新华社的“马三家官谣”承认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追求“转化率”,导致法轮功群体成为马三家劳教所(也是全国劳教、监狱系统)最大的酷刑受害者。

“官谣”说,“拒不服从管理教育,……,干警对其采取了完全正常的管束措施。”“以绝食方式抗拒教育改造,……,不得已在强制进食时使用了医用护理床”,这等于变相承认了“上大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等刑具的存在,变相承认了迫害的存在,虽然被美化成所谓的“管束措施”“强制进食”这样混淆视听的“道具”。

把中共“官谣”的虚伪言词说白了,对法轮功学员而言,就是“拒不转化,就上大挂、坐老虎凳”,“绝食抗议,就绑死人床强制灌食”。(中共的灌食,可不是纯粹真正出于挽救生命,而是当作一种折磨人的刑法,明慧上有大量这种利用灌食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描述)。

王春英女士对笔者介绍,劳教所关押的主要有三类人,一是普教,比如吸毒犯,卖淫女;二是上访人员,《走出马三家》采访的几位就是这类人;三就是占很大比例的法轮功学员(2004年马三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高达4000人)。所有劳教人员都要被强制做奴工,这是劳教所巨大的经济利益所在。马三家劳教院原副院长彭代铭对《走出马三家》的记者说,高峰时期,马三家的劳教人员超过5000人,无偿劳动创造的总产值一年近1亿元。

王女士说,上访者,作为弱势群体,是这几年才多起来的。因为是自认受到不公而去上访的,结果还被关押来,心里抵触,容易顶撞管教,或者拒绝劳动,拒绝抄写所谓的“作业”,而遭受酷刑折磨。

对法轮功学员而言,还要承受一项很特别的迫害,就是要求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要签什么“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等“三书”“五书”。“转化”是江泽民团伙从中央“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恐怖组织)一直贯穿下来的迫害法轮功的基本政策,“转化率”直接同劳教所管教人员的业绩、奖金和升迁挂钩。王女士说,除了做奴工,法轮功学员每天上午还要听强制转化的洗脑宣传,都是诽谤法轮功的那些谎言,或者是找来的什么专家胡扯,目的就是要把人弄得是非颠倒,迷迷糊糊,精神分裂。王女士说,2002年她被绑架到马三家的第一个月,管教就安排两个被洗脑到胡言乱语的人“包夹”她,天天在她耳边嚷嚷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企图惑乱人的心智,让你放弃修炼。这种精神折磨给人带来的痛苦并不亚于肉体上遭到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要被非法关押,并被强制放弃信仰呢?做好人的人,你往哪里转化呢?王女士说,劳教所有一张“月份考核表”,上面写有“认错、认罪”,强迫人人签字。很多学员都抵制迫害,不配合“转化”。于是,这就成为了“新华社官谣”里说的“拒不服从管理教育”,于是,“上大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就成为了中共眼里的所谓正常的“管束措施”。王女士在马三家就多次遭受酷刑折磨。有一次,她被上“抻铐”长达16个小时,“抻铐”就是一只手铐在上铺,一只手铐在下铺,底下还把双腿绑起来,不让吃喝,不让上厕所,站不直,蹲不下,痛苦不堪。她的双手后来肌肉萎缩,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真善忍”有什么错?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中共强制的要求放弃“真善忍”的洗脑转化?因为做好人无罪!这是旷古以来都没有谁敢去公然否定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那些柔软的身躯,顽强的生命,扛起的是人类的道德脊梁。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为维护“真善忍”所展现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正是人类得以延续的保障。

中共不但不停止迫害,反而变本加厉地以“拒不服从管理教育”等借口去酷刑折磨,去伪善的洗脑,甚至以所谓冠冕堂皇的“调查结果”来继续抹黑法轮功,延续迫害“真善忍”,突显中共的邪恶本质。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把中共自己放到了人类公敌的境地。法轮功问题是看清中共本质的试金石。无论中共释放各种风声,人们都不能再有任何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