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丰满法院无理要求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吉林市警察与社区人员在常实家楼下疯狂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常实、他的妻子张敬东和女儿常慧莹一家三口。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恶警将挂着氧气袋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恶所长丁立杰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因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张敬东回到家中。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遭受了二十多天的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遭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八个月了。目前面临非法庭审。判刑只是因为常实买、卖了两部有发彩信功能的手机。为此家人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常实做无罪辩护,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律师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完成了公安、检察院阶段的法律程序,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将有关资料邮寄到了丰满法院。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五)丰满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女)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四月二十六日)前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常实一家,右一是妻子张敬东,右二是大女儿,下边的是小女儿常慧莹
常实一家,右一是妻子张敬东,右二是大女儿,下边的是小女儿常慧莹

常实,男,五十三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原是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工作期间在单位是业务骨干,曾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妻子张敬东曾是上海海通证券公司吉林分支机构财务处主管会计,因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住院治疗,曾经出现生命危险,不能正常上班,她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浑身没劲,非常痛苦。

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常实每天陪妻子去学炼法轮功,仅一个月,张敬东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身体健康,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夫妻俩深深感到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是一部高德大法,双双走入大法修炼

遭酷刑“铁棍擀腿” 被迫失去工作

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常实一家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遭邪恶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常实被吉林市安全局恶警绑架、抄家。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新买的面包车一台,价值三万多元,还有女儿的金项链。常实穿的皮鞋都被恶警抢走,至今没还。恶人还到处翻找房票,要没收常实在锦东花园的住房。

为逼迫常实说出真相资料点,恶警对他进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其中一种酷刑是铁棍擀双腿,极其残忍,常实的双腿肉和骨头都被恶警擀分离了。安全局恶警陈某(此人个不高,长的很丑)公开敲诈:给他五万元钱他就放人。

常实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六个月,恶警勒索了亲朋好友很多钱,才将他放回。常实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并从此失去工作。

妻子挂着氧气袋被劫进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常实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疯狂绑架。恶警连打带拽的将他塞进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屋门,进屋就凶狠的一脚把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踹倒,连同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同时绑架。并强行抄家,将两台电脑及现金(六千多元)还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张敬东是被用绳子捆绑着带下楼的。张敬东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邻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装了一汽车。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恶警当天下午对常实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吸着氧气,被抬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江南派出所一个姓丁的恶警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迫害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一家在吉林市江南“北华大学”校内租赁一个摊位,经营小商品维持生计。全家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遭绑架后,北华大学校领导惧怕中共邪党淫威,落井下石,取消了与常实签订的租赁合同,收回摊位。

检察院退卷 公安局仍拒不放人,家属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常实做无罪辩护

丰满区公安分局坚持要对常实非法判刑,丰满区检察院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将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但丰满区公安分局拒绝放人,图谋继续迫害。目前常实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为此家人聘请了正义律师,控告迫害常实的恶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律师在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常实(一个半小时),带去了亲人问候。绑架的原因是卖发彩信手机。律师说:有几部手机也不犯法;发彩信也不犯法。紧接着律师又到丰满检察院见到常实的办案人陈作学,陈作学说已两次退回丰满分局,现在已无法退卷了,只能提交法院了。

丰满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将常实的伪案材料上报丰满区法院。常实的家属多次去丰满法院询问、讲真相。法院方说十九号之前不能开庭。家属担心法院欺诈不通知家属。因为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吉林市龙潭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常海老人时,没通知家属和聘请的律师,黑箱操作,诬判李常海老人七年。所以常实家属每天都去法院询问。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亲属同常实的母亲通过电话与主管常实伪案的赵亮(女)讲话(法院只准许用电话联系):亲属说你们开庭必须通知我们家属,赵亮说:通知家属。家属问你怎么通知?赵亮说:电话通知。家属说你告诉我们是什么号。她翻了半天案卷说没有留电话号,家属说给你留个电话号。赵亮说:我怎么能相信你,让常实的母亲带着本人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常实的户口本来法院留个电话号。家属不明白留个电话号还得这么多证件,真不知道她们到底害怕什么?

丰满法院赵亮违反法律程序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丰满法院接到了北京律师发给法院的信函。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给律师打电话让律师不要再管法轮功的案子了。说要把律师的信函给毁了。律师说:“我们必须管,因为我们和家属签有合同,只要家属不说不用我们,那我们就必须管到底。你如果退函或毁函那你可就摊事了”。

赵亮又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二十六日)前聘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伪案办案人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丰满法院三番五次让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常实家属又去丰满法院,通过电话问法院常实伪案办案人赵亮,为什么不能请外地律师?赵亮说:“我们上级法院有规定。”家属问:“根据什么规定的?”赵亮说:“上级法院答复我是涉及政治,法轮功属于政治性质的案件。家属问:涉及政治,有法律依据吗?我们律师已请完了。律师同我们说:因为你们已经接了他的文件了,就等于承认他了,如果你们不承认退回去,就针对这事利用法律维护他们的权力。因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许请外地律师,请律师,请谁是当事人的责任、是权力。你们可以请谁、可以不请谁,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赵亮问:“你们家属是什么意见?”家属说:“我们还是请原来的律师,因为我们钱都花了。”赵亮说:“这样家属如果坚持,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事不是我做主的,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请示结果我现在不知道。”家属说:“你们请示吧,我们家属一定要坚持,律师也坚持。”赵亮又问:“家属的意愿不是要公正审判吗?常实都做了什么吗?咱们审清楚吗?他做这个东西涉及到什么问题。”家属说:“律师能说清楚这个事,当事人有请律师代理的权力。你们法院,包括上级法院做出不许请外地律师这个规定是违法的。”赵亮一再说这个案件跟其它普通刑事案件不一样,涉及到政治问题。家属说:“他涉及什么政治问题?法律没有说他做的事本身涉及什么政治问题。” 赵亮说:“你们家属的意愿不就是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公正审判吗?那你们这么做就是维护他的最大合法权益吗?”家属说:”我们选择请哪位律师是我们的自由、是我们当事人的权利。这个权利都维护不了那何谈公正审判呢。不让请外地律师上级法院拿出法律条文来,如果没有,我们肯定要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的。”

丰满法院赵亮下午又来电话让家属去法院,赵亮对常实的女儿说:常实的案子她说了不算,是中法说了算。吉林有很多律师呀,不许请外地律师是中级法院决定的,你们这么做对你爸不利。可见在这位赵法官的眼里,她的上司,中级法院不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是根据当事人听不听他们的话来办案的,她是非常清楚的。赵亮说她要执行上级的要求,在她的心目中只有上级而没有法律,还说能够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岂不是痴人说梦。其次法院一再不让请外地律师,其目的是什么呢,很明显就是外地律师不能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当地律师他们好控制,看来法院根本就不想按照法律办事,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个牌坊,可笑之极。家属要求既然法院不让请外地的律师那法院就给家属发个函吧,赵亮说:“上级让口头通知,如果发函也要请示。”看来真的是见不得人啊,难道怕留下他们的违法证据吗,否则为什么?

在法律文书上署名是将来追究冤判责任的主要证据

在此我们奉劝丰满法院庭长赵亮,刑法第三百条根本不适用于法轮功。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目前中共对法轮功的处理,名为“依法”,实则“非法”,是一起重大的冤假错案,相关司法人员将来必然要承担法律责任。检察官、法官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公正、正义与公道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民众的希望所在。可是这些年来,检察院、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却抛弃法律原则、依据上边的口头指令做违法判决。在你们的公诉书、判决书下,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法轮功学员饱经魔难、酷刑致残、有的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你们能说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吗?

你知道为什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案件只有口头指示,没有任何文件了吧?就是为了到关键时刻把责任都推给下面。口头指令是不好收集证据的,但起诉书、判决书上你的署名那可是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你以前可能做了什么有违良心的事情,但你现在还有退路,你可以选择回避这样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利用手中的权力施以援手,做点好事。你最好找个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请教一下如何才能自保和自救,这可是与你未来命运攸关的大事。你怎么对待取决于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