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法轮在手心旋转

一九九六年一月份,我在一个露天广场听师父在北京《转法轮》书籍首发式上的讲法录音。大家席地而坐,会场很静,没有嘈杂和走动,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仿佛春天到了。

只听到师父让大家体验一下:“我现在给每个人打出一个法轮,在你手掌转一转”[1]。我伸出右手,真的感受到有一小球似的东西在掌心转啊转啊,左手掌心也有一球形似的东西转啊转,真真切切,很长时间都没有停下来。师父人在北京,我们相距一千多公里,我们竟然有这样的真切感受,太不可思议了!

一位在气功门诊当气功师的姑娘对我说:“这法轮功真神,会场上法轮如雪花一样落在人身上,会场四周站满了比楼房还高的巨人。”她毅然放弃了门诊气功师的职位,走進了法轮功。开始了艰辛的打工历程。

我的“无神论”被彻底摧毁了,也走進了法轮功修炼。

受访者均赞:法轮功好!

一九九八年大年初三,全市集体炼功。那天整个广场都被法轮功学员清扫的干干净净,前边的人按一定距离站好,后来的人也不用人组织,自觉的将炼功垫子摆好,小的五、六岁,老的七、八十岁。全市各界人士都有,还有郊区县城的农民。大约有上千人。音乐声一响,全场只有悠扬的炼功音乐,宁静、祥和。我把坐垫让给一位老人,自己坐在布袋子上,人一下子入静了,很舒服,仿佛连发丝都没动一下。炼完功,会场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片垃圾。

电台来记者采访、录像。一位接受采访的男士是市里的领导,记得他说自己是一个心脏病患者,每年住几次院,花费上万元医疗费。去年年底,有人喊他去报销医疗费,他说没有医疗费可报销的。下属都很惊讶:往年您住院都需要我们去照顾,今年您一次都没有住过院,又没有医疗费,是怎么回事?他说:我炼法轮功了,病好了。下属们都说:这法轮功真神了!难怪有许多人炼。他说:“还有更神奇的,以前掉的牙,现在又长出新牙了!”

还有一个主任医师也讲了,她患了医疗界的难题——“月子病”,多方求医无药可治,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没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比年轻人身体还好。能更好的服务病人,家庭也和睦了。她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功真好!法轮功真好!”

这里是人间净土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市法轮功学员在一个俱乐部开了一次“学法心得交流会”,会场有一千五百多个座位,起初都有座位,到了交流会要开始的时候,一下涌進很多人,很多风尘仆仆的人,当地许多法轮功学员把座位让出来给远道而来的人。大家相互礼让,没有人大声喧哗,大家都自觉的坐在走道上、外走廊、前厅,甚至俱乐部外面的平台上,没有一点空隙,全部都坐满了人。后来主办者在外面架起了喇叭,让场外的人也能听到。参加交流会的人从六岁小孩,到古稀老人,有高级知识分子,也有不识字的妇女,整整三个小时,除了讲台的人交流,没有一个人走动、上卫生间,没有一声咳嗽,场面庄严祥和,每个人都感到心灵的净化。

十月天气,已有些寒冷,在水泥地上席地而坐三个小时,有的垫张纸,有的直接坐在地上。有位本单位职工患双侧股骨头坏死,每次来到炼功点都是儿子陪着拄着双拐,坐也是特制的高板凳,坐不了一会儿就得去厕所,可这一次竟然一动不动的坐了三个小时,真是奇迹啊!从那以后连拐杖都不用了,能自己行走了。我曾经参加过全国、省、市各级高级会议,与会者级别都不低,但是会场嘈杂、纪律混乱真的和法轮功学员开交流会的场景天壤之别啊!

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这块是净土”[2]。这话真是千真万确,无需组织,无需要求。当每个人真心想要做好,人心向善那力量是巨大的。大法能熔炼人改变人,在这样一个正的环境中人自然而然的就变好了。

交流会结束后,家住附近的同修们自觉的留下来打扫会场,把偌大的会场打扫的干干净净,令俱乐部工作人员大为惊讶:这么大会场,这么多人开会,会场还保持的那么好,这是第一次见到啊!

炼功点如雨后春笋

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刚开始是在公园炼,起初常来的有二十多人。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及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人们口耳相传,几个月功夫就有四、五十人,场地太小又分出去三、四个点,每个点常来的也有三、四十人。全市先后组织了几次大型集体炼功和心得交流会活动,参与者有上千人之多。

我由于业务关系,经常在全国参加会议和学习,目睹了中原大地上大法洪传的喜人景象。在上海开会时,住在金沙江宾馆,附近有个长风公园。早上曾到那去找找看有没有炼功点。一進公园就看见很多人在那打坐。辅导员是个小伙子,刚刚下夜班赶来。他说炼完功回去还要负责一家人的淘买烧,他精神挺好,也不困。

在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学习时,在天坛公园附近,在一片树林中看到有五十多人的炼功点。我在那儿炼了几天功,听那里的同修讲,天坛里还有其他炼功点,人也很多,几百人吧。

我家在一个中型城市的市中心,我家方圆二里的范围内有四个炼功点,多的上百人,少的三、四十人。我在一个大学附近的炼功点炼功,辅导员是个大学女教授,五十多岁,很耐心的给新学员纠正动作。她说除了学院的几个职工外,都是附近的居民,大家来去自由,不问姓名不收费用。

因为炼功人数增加,我回到单位建立了新的炼功点,多时也有近四、五十人。我因是受益者,买了两个录音机,请回了很多本《转法轮》,赠送给那些家庭困难的新学员。我经常早上四点就到炼功点上,但还有比我更早的,那是一位曾经被摩托车撞上、颈部打了十几个钢钉、坐在轮椅上的同修,开始她每天被保姆推着去炼功点,听了师父讲法,人好了,活灵活现的,感激的心情无法表达。她也是本站的辅导员,每天拿录音机两、三点就到点上炼功。

我们这个炼功点上这样的同修还有很多,大家心可齐了,点上有什么需要更换的,大家都默默的补充。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姓名,炼完功大部份都赶着去上班也顾不上了解很多。大家都每天坚持来炼功,无论严寒酷暑、风霜雨雪。那时就觉得人每天都精力旺盛,无病一身轻,愉悦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多么留恋那段幸福的时光啊!

异乡同修的故事

二零零三年夏天,给孩子留的上大学的钱,被邪党人员非法抄家抄走,家人虽然将大法书籍和资料保护下来,却并没告诉我。

我送孩子到学校报到后,家长住進了空置的学生宿舍,四人一间。蚊子咬,电扇也扇不到,一夜未眠。凌晨起床打坐,看见一人在房间炼“佛展千手”,啊!是同修!我一下跳下床,握住她的手,屋里还有两个人,我们就到阳台上。四目相望,异乡遇同修,又是在那乌云压顶的日子,心情十分激动。

以后孩子学校开会,我们就在一起聊天,真有说不完的话。原来她是山西来的乡村英语老师,丈夫患了“活动性肝炎”“肝硬化腹水”经常住院,人黄肿,奄奄一息。家里一双儿女就靠她苦苦支撑。后来经常讲课时就昏倒在讲台上。同事送她去医院救治,每每醒来都想一死了之。

走投无路时,一位医院的病友介绍她炼法轮功。这一炼,不但她身体好了,丈夫也好了,以往的坏脾气改了,全家得大法。现在家里开了个小加油站,儿女学习优异,上大学的女儿只有十六岁,五岁上学还跳了一级,以优异的成绩進入这所名牌大学。儿子上初中成绩也是第一。平日儿女住校,周末全家集体学法、炼功,一家人其乐融融。

她家的加油站物真价廉,口碑很好。镇上的人也都知道她家情况。警察、镇长找她家几次,都被她顶了回去,她说:“大法救了我丈夫,救了我一家,天底下谁不炼了,我们一家也要炼下去!”她女儿上大学也带着大法书来了。

日子过的真快,这一切仿佛是昨日。是啊!千千万万法轮功受益者无论迫害多严重都走过来了。现在我们身心健康,无需求医问药。我们的道德提升,凡事为他人着想,活的愉快。这个世界上炼法轮功的人真是最幸福的人!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明白真相的人一定会认同我的话!

从新修炼死里逃生

我们当地一位同修A,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回了上海,逐渐放松自己,法也学少了,功也不大炼了,以往的病也上来了,送去医院诊为“胃癌”,花三十多万,在上海最好的中山医院治疗,结果越治越严重,全身水肿、胸水、腹水,医院让她出院,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其实是被医院赶出来了,回家等死。

她真的不甘心,想起以前炼功时,全身没病,精神旺盛,现在这样死了,真不甘心。大年三十,她让儿子扶着,坐飞机回来了,直接住進肿瘤病房。同修B去看她,都认不出来了,哭了,问:你还信不信大法?同修A说:“信!”同修B立马取来小录音机,放师父讲法。

第二天同修B再来看,同修A肿全消了,人全好了,能吃能喝了,还从二楼病房将同修B送到一楼。同病房的人都说:“她一夜没睡,就听着录音。这是什么录音啊?怎么这么神奇!”

同修A出院后,警察来了,把她劫持到派出所。她把自己的情况讲给警察听,警察不信,她把所有的病例拿出来,警察一看“晚期癌症,全身转移”,吓的立即让她回家了。

同修A的儿子一看,就把母亲接回上海。同小区里的一位妇女,见了同修A惊讶的说不出话,一直“你你你”的,最后才问她:你是怎么好的?同修A说: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这位妇女就成了小区里的活传媒,逢人就告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个小区里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好!

最近同修A又回到我们当地来,她红光满面,身体矫健,每天出去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七十多岁的人还会打语音电话。她对大法的感恩,无以言表,那种死里逃生的感受,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悟!

若是全社会都认同“真善忍”该多好啊!

同修C是医院的科室主任,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关進省里的洗脑班。她科里有一退休回老家的同事D得知此消息,寝食难安,每日给院里领导打电话,骂他把这么好的人抓起来没有良心。领导说自己刚调到医院不知情,这事不是单位管的,都是 “六一零”抓的。

同事D就列举同修C的故事:同修C修炼法轮功后,从没有拿过一分回扣,她说:修炼人不能占人便宜,拿人家的东西将来是要还的。单位因为科里效益好给她卡里打了两千元钱,她取出来分给科里同事,自己的一份给了合作单位并附上感谢信。每月奖金,规定主任拿150%,可她说蛋糕就这么大,自己多拿了,科里干活的人就少拿了,这不合理。厂家送礼送钱,她从来没接受过,说:谁的东西好就要谁的,不要回扣,把商品价格降下来,让患者受益。

同事D质问:“这样的好人,医院有几个?这样的品格你们谁能做到?”一番话说的领导哑口无言。后来领导到省城洗脑班要人,洗脑班拒绝放人。领导只好打点监视人员,请他们善待同修C。

我从洗脑班出来,被迫害的身体十分虚弱,一起工作的科主任和学院教授买了花篮和礼品来看我。主任见我那个样子,很难过,说:你在科里那么好,早来晚走,处处为病人着想,对病人说话都柔声细语的,耐心而亲切。我走了全国那么多地方,很少见到你这么好的医生。早些康复,我们还等着你上班呢!

教授也说:学院里也有炼法轮功的老师被抓,那是单位有名的好人,还对人家搞经济制裁,每月只发四百元生活费,现在物价这么高,四百块钱怎么生活!我是领导就不干这事,不就是信仰不同吗?学院外科教研室主任,前不久也被抓到省里洗脑班,他一路上破口大骂,警察一下子明白抓错人了,因为炼法轮功的人从来不骂人。但是抓错了也不放,硬是关了四十天!

主任和教授都感叹:这个社会真的是反了,好人受迫害,坏人为非作歹却无人敢管。若是全社会都认同“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该多好啊!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法解 》〈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