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做好人 遭吊铐、劈胯、猛击下身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火车站职工周树友,49岁,原为沈阳铁路局清原苍石火车站工人,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通过学习《转法轮》知道了宇宙的真理和人生的真正目的。他不再随波逐流的荒废人生,日常中努力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九八年由于他工作表现被评为单位的先进工作者。

这样一个好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曾遭两次劳教和一次强制洗脑的迫害。

依法进京上访被沈阳铁路局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周树友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所有上访的途径被封锁的情况下,周树友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只好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真相,被北京警察绑架,后被送北京东城看守所,在看守所不回答警察的非法“询问”多次遭警察酷刑迫害,如:坐铁椅子,小腿被绑在铁椅子腿上,手被反铐在铁椅子后面,因不配合警察的“问询”,遭警察暴力殴打:用拳头猛击头部、打嘴巴、用脚猛踢胸部等虐待,上衣里衬也被撕坏。

面对非法关押等迫害,他绝食七天进行抗议。十五天后,被抚顺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五天。在那里,兜里的现金等一切物品被强行抢走,每天收取床费八十元,事实上,驻京办的警察根本就没给大法学员床住。那里有各地上访的学员十几人,几天里都是七、八个人坐在一张床上,无法休息,更谈不上睡觉。当单位和家人来接人时,又被勒索一千、两千或三千元不等的现金。

周树友被劫持回当地的途中,苍石火车站的负责人多次对周树友说:如果还炼,不保证不炼功就把你送劳教,周树友没有向他保证不炼功,结果领导非常不满,伙同当时去北京劫持的警察把周树友送进了沈阳铁路公安处,被沈阳铁路局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劳教所后,又转到齐齐哈尔、富裕劳教所被迫害。

在富裕劳教所遭残忍迫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以后,富裕县劳教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用手铐长期吊挂法轮功学员,每天站立时间每天的吊挂时间多达十五小时、最少的都在十—、十二个小时以上。法轮功学员周树友、珍亚臣、付志宇、罗永金被迫害尤为严重,直到十月一日的前两天方解下手铐。恶警黄殿林、汪泉、佟忠华以制止炼功为名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吊挂在高约2米的双层床头上,而且还变花样地将手反铐(手不能动),使身体没有活动空间;并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甚至大小便的时间也严加控制。除吃饭时外,每天都是吊挂。由于长时间的吊挂、站立,法轮功学员的腿、脚都肿得很粗,行动更加不便。被吊挂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付志宇、周树友、罗永全、刘晶明等人。

由于周树友不配合他们的迫害,恶警黄殿林、汪泉曾两次将他的手腕用手铐压紧,然后拧转致使腕部出血;并指使刑教人员五、六人强行将其吊挂在床头上。被吊挂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善意地向他们指出:他们的行为是违反中国的法律的,随心所欲的乱用刑具也是不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而恶警黄殿林、汪泉、佟等人说:“对你们讲什么法律?”“就整你们,爱怎的、怎的……”。

黄殿林曾将法轮功学员王平发的手臂掰伤,黄殿林、汪泉等人利用刑教人员做假证,编造材料,欺骗所队干部给法轮功学员加劳教期。恶警将良言劝其停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强加以“带头闹事”的罪名。因付志宇、周树友、珍亚臣、罗永全等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吊挂120余天,加期1-3个月。由于长期站立,他们的脚肿得令人惨不忍睹。有一天周树友被挂到半夜一点钟,张化彬、高林军有几天被挂到夜间十点钟。后期,恶警们将付志宇从高处挂扣到低处(离地面20厘米)暖气管上,双手被这样扣着,由于长期被这样迫害,长时间被吊铐被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付志宇被迫害的不省人事,送医院第二天即离开人世。

周树友被吊铐酷刑迫害了一百二十多天,他死里逃生度过那段被酷刑折磨的岁月。

在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沈阳铁路局配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令,直接参与迫害铁路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几天时间绑架了吉林白山、梅河、辽宁本溪、大连、阜新、朝阳等铁路部门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那天周树友在苍石火车站上班,被本段和车站的领导配合恶人阴谋绑架,由于不配合恶人,被五、六个大汉抬出车站,塞进车里送到洗脑班。

在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每天有几个不明真相中共雇佣的闲散人员参与迫害,不让睡觉、邪悟人员和警察轮番的找谈话,强制灌输邪悟理论;没有自由,监视行动,不让和别的学员说话;人身受到侮辱,说不堪入耳的下流语言等羞辱法轮功学员,强制观看那些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录像,所采取的一切阴暗手段就是一个目的——强迫你“转化”。由于周树友坚持信仰,拒绝他们的邪恶理论,被延期半个多月,四十几天后被单位接回。

遭抚顺关勇等恶警“劈胯”、猛击下身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晚,周树友带着女儿在家里做饭,等待妻子下班回家,八点多钟被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通过当地社区人员(社区本是应该为居民服务的。却被邪党利用成了迫害居民的帮凶)找到周树友家,恶警疯狂砸门,周树友遭暴力绑架,后被送原抚顺戒毒所非法关押。周树友五岁女儿亲眼目睹了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暴力绑架、抢劫,小女孩吓的大哭。这一阴影笼罩孩子多年。当时周树友的妻子被劫持在班上不让回家。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四月六日晚八点,周树友被非法提审、遭“劈胯”酷刑折磨。抚顺公安一处关勇等恶警把周树友的两腿分开、绷直、劈开两腿成“一”字形,分别用胶带缠在木板上固定,两手被反铐在背后。其中,恶警关勇变换着用酷刑折磨周树友,关勇变态地将周树友两腿掰开,一条腿绑在一边的床脚上,另一腿用刑具脚铐上,都绑在床腿上,用手拽着,用力向一侧把两腿抻成一字型,俗称“劈胯”,两腿劈开后成“一”字形,然后把头按在地上,猛踹头部,同时,又猛踢其下身,将周树友的睾丸打得象馒头一样肿大,严重充血呈青黑色,致使其无法行走,腹部剧痛不能直腰。被送回按监室已是第二天九点多钟,一夜的折磨和极度疼痛,周树友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已判若两人。

在此之前,同室的法轮功学员卢广林已被迫害的不能说话,腿被劈的行走困难,喉咙肿胀不能进食。这就是中共的“法制好转”的灭绝政策,关勇嚣张的说:“某某某就是我打死的,随便告”。

由于周树友身体被酷刑折磨的出现严重“病态”,睾丸肿大充血无法行走、不能直腰,教养院拒收。本应该送回家治疗,可是抚顺恶警就是不放人,周树友被送回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清原县公安局法制科的警察冷岩送往抚顺武家堡劳教院,还是由于身体体检不合格教养院拒收,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冷岩受命于中共迫害指令,用送礼、走后门卑劣手段行贿于是硬把身体不合格的周树友送进了教养院。

周树友屡遭劳教迫害那些年,周树友的妻子独自带孩子度日,承受着生活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周树友被非法关押、身体遭酷刑折磨,妻子和女儿在家承受着煎熬。周树友一家人带来的巨大伤害,是中共造成的,是参与迫害的公检法等人员带来的!法轮功学员无辜的遭受迫害,只是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哪里有错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