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见彩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幸遇大法也十七年了。十几年经历的太多太多,师父为弟子承受的更多更多,是师父拉着我的手一步步走过来,付出的艰辛无法用文字都表达出来,谨记录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片段。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苦尽甘来寻正道,精進实修结善缘

一九九六年,在人生茫茫苦海中飘荡了四十多年的我,已经身心俱伤,婚姻破裂,疾病缠身,自带儿子,租房度日。多少个日夜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一个心地善良、正直无私、诚实守信的妇女,为何落得这步田地?四处寻觅,无法解开这个迷。六月,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请回了《转法轮》,一气读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

修炼一个月,思想、境界不断的升华着,折磨我二十年的哮喘、心脏病、胆囊炎等疾病不翼而飞,我平生第一次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知道自己遇上真神了,好好修吧。

我平时接触最多的就是学生家长,当今社会哪个家长都盼子成龙,精心为他们安排:给孩子挑最好的老师,给孩子挑最佳的座位,最好的同桌,想得最好的成绩。一个班级五十多个学生,不可能什么优越都落到一个人身上。有的家长为达到目地,就搞一些小动作,给老师送礼物呀,请吃饭呀等等,这些对现在的常人来讲,早已多见不怪了,习以为常。可是对修炼人要求就高了,做到真善忍,放下名利情,一点都不能含糊。一次,刚下课走出教室,本班主任拿一块布料给我,说是某学生家长送过来的,每人一块,请多关照孩子,别人都拿走了,就剩你这块了,我给你拿来了。我说: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超常人,不能收任何礼物的。请你把布料退给学生家长,让她放心,我会对孩子尽心尽力的。

在我的工作中,无论是大法洪传的宽松环境,还是后来被迫害长期没有工资的恶劣环境中,多少次拒收这样的礼物已记不清,多少次谢绝家长的宴请也记不清了。常人觉得我傻,太不识时务,不能理解。但师父说:“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道德标准扭曲了的时代,一个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呢,他都不相信!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1]不管他们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工作中我就是真诚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教育学生说真话,做实事,不撒谎;善待周围所有人,不管富有、还是贫穷,忍受来自各方面的矛盾和误解,过好心性关;教育学生遇事要互相忍让宽容,退一步会海阔天空。学生们都愿意和我做知心朋友,有心里话和我说,我想是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从而种下善的种子。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这样,白天尽职尽责的工作,早上晨炼,晚上集体学法,节假日外出洪法,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引导有缘人得法。那段比学比修的时光至今难忘。

二、恶浪翻起紧随师 唤醒众生能得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非法取缔法轮功、诬蔑诽谤法轮佛法与师父,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有责任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师父的护佑下,我和同修一起,几经警察的围、追、堵、截,神奇的進京护法又安全返回。

十月二十六日,教育学生做好人,却遭恶人构陷,被非法拘留、劳教。在看守所经受种种酷刑的日日夜夜里,我一遍遍背诵着师父的《位置》:“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2]师父看见了弟子那颗坚定的心,大法的神奇展现了:脚上沉重的镣铐自动开了; 手骨柔软,手铐一捋就下来;师父又打开了我的天目,我看到满屋漫天旋转的法轮。是师父鼓励我,是师父呵护我,是师父拉着我的手,走过了这段度日如年的正法路。

写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给予我的一切。正如师父在《排除干扰》中所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3]弟子清楚师父为度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弟子只有修好,做好师父所要的,以报师恩。

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是那一方众生得救的希望;大法弟子只要正念足,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处处展现。那是二零零零年春天,在省劳教所里,一部份同修身上出了小泡,奇痒无比, 挠破了会流出粘粘的黄水,医生说是疥疮让用酒精棉球涂抹。常人怕传染,晚上不愿挨着大法弟子休息,警队也惊慌,问我:这东西是否传染?我说:不传染。说来也巧,下午我竟然起了一身,脸上、手上、连眼皮上都有。警队看我这样子,调侃的说:你说不传染,你怎么传上了,快离我远点吧,可千万别传上我。我说:你怎么会有这好东西呢?我这可都是小佛啊。她说:好、好、好,快回宿舍守着你的小佛吧。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用手轻轻拍着身体奇痒的部位,脑子里闪出师父《转法轮》中的一段话:“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1]一晚上我就这样默默的想着师父的法,轻轻的拍着,直到睡过去 ,一早醒来身上不痒了,小泡没了,皮肤光滑如初。宿舍的人呆了,有的说:姨,你还真神了。出工后,警队瞅瞅我惊讶的:哇,你这还真是佛啊。我点头微笑着。在那里,大法弟子身上神奇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在人人相传着,开启着这一方众生的善念和良知。

一拨拨监控我的众生,开始由于上边灌输、高压,对法轮功极端仇恨;慢慢在接触中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忍让、宽容的高境界行为,转为佩服;最后有的跟着我们背诵《洪吟》,有的给我抄写经文、传送经文提供方便,有的给我晚上看法背法放哨。有良知的警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一次,宿舍里有人丢了东西,警队来了,她下令:大家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出来,打开检查!法轮功学员的东西除外。

是啊,大法的根深深的扎在宇宙中,扎在人世间,谁也动不了。正象《明慧周刊》上一同修写的文章那样:觉醒了的警察们,有的在看师父讲法,有的在帮着传進师父的新经文,有的听到来搜查大法弟子的消息,主动帮助大法弟子收管好大法书。觉悟了的众生都在给自己选择着未来。师父慈悲,师父慈悲啊!师父慈悲到连人类这个肮脏社会中更肮脏之处的众生都不落下,都给机会。

三、启悟正念除邪魔 家人觉醒出迷茫

二零零零年底,我由单位接回,仍然被监视居住,原工作被调换,工资被扣发。农村的妹妹给我送来米面,诉说了我走后家中亲人的痛苦。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听说我的消息,心脏病突发,住了医院;小妹听到我的消息,脑袋炸了,耳朵啥也听不见了,过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工作也因我而株连解聘;十五岁的儿子失去妈妈,又遭学校、老师、学生的白眼、歧视、羞辱,整整哭了一夜。其他亲人也遭到单位以及警察、六一零的骚扰和恐吓,心理承受到了极点。我人回来了,可是亲人们仍在邪党株连迫害的阴影中恐惧着,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这样,千万别那样。

怎样帮助亲人走出恐惧,走出迷茫?唯一的办法,只有让她们认清中共对法轮功的造假、诬陷,找回昔日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的美好。亲人们回忆着:老娘说,我原来一身的病,吃了多半辈子药,无论到那个儿女家,提的都是药。九八年看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照师父说的真善忍做人,陈年的心脏病、胃病等各种病都好了,药兜子也扔了。小时候只是上过一冬天识字班,得法不长时间,都能念下《转法轮》来。我说:大法是超常的,师父给你的一切,多少钱也买不到。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早上听到佛法,即使晚上死去,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得法了,脑袋里装着法,只有佛来接你,师父接你。母亲点头认可。

小妹说:你们都知道,师父曾救过我们母女的命。九八年七月,我快生宝宝了,想再看看大姐,顺便在门口理理发,都是熟人,理着发,聊着话,心里一阵难受,眼一黑,什么也听不见了,隐隐只一念,师父,师父。我补充说:理发店的女孩,急匆匆找到我,大声嚷着,快,快看看你妹妹,她死在我店里了。我心生一念:师父,快救救小妹。赶到理发店时里外已围了许多人。我拉着你的手,叫着你的名字,只见你动了一下,哼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起身随我回家。咱俩站在师父法像前,已泪流满面,双手合十拜谢师父救命之恩。几天后顺利生下女儿。

儿子举着手,说:我,还有我,我的命也是师父给的。九七年五月四日中午一点半,我穿上妈妈给我新买的长袖褂,高高兴兴骑自行车去上学。一辆拉砖的拖拉机在我身边嘟嘟嘟开过去了,这时,路上的人们大声喊着:停车!停车!轧着人了。我好奇,下车看看发生啥事了,就看见拖拉机手,跑到他前车轱辘那儿,倒啊,倒啊,拽出一团烂东西,朝着我来了,嘴里说着:你是学生啊,我赔你,我去给你买一件新的。我愣了神,低头看,身上只剩下挎带背心了。出门时是妈妈帮我系全的扣子,连袖口都系上了,好好的骑着车子,衣服怎么会跑到他的车轴里去了?我恍然大悟,是师父保护我,给我还了一条命啊。我接过已碾烂的衣服,说:我不让你赔,我是大法小弟子,你走吧。司机还没缓过神来,我已骑车跑远了。九九年电视台抹黑法轮功,可师父在我心中依然那么伟大。妈妈被恶人带走,我象只断线的风筝,无依无靠,特别是班主任当众侮辱我的人格,我痛苦极了,蒙着被子哭了一夜。当我在看守所,看见妈妈被戴着脚镣、手铐,微笑着站在我对面时,已经泪流满面的我,挥起拳头高喊着:我妈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那一刻,警察震惊了,急忙把我拖走,但我看见他们眼里已噙着泪。是的,那次接见回来同修们都为此流泪了。我坚信儿子能在那样的恶劣的环境中,在那样痛苦的承受中走过来。

亲人们在对师父、对大法的美好回忆中,心中又燃起希望,她(他)们又捧起宝书,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神的路上。

四 找回昔日好同修 兑现誓约回故乡

面对单位、社会上这些被央视毒害,仇恨法轮功、仇视大法弟子的芸芸众生,如何做?静下心来学法,因为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通过学法,决定先从自己做起,“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5]让他们再看看历经残酷迫害,现在仍然被迫害着的大法弟子是怎样实践真、善、忍的。我的工作变了,一切从头开始学,我深信大法弟子是超常人,无所不能。啥工作都能在短时间内理顺头绪,干的有板有眼。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多是既费力、又劳神,常人不愿干的苦差事,自己全当作是魔炼自己,提高自己的好事情。比如,学生宿舍管理,谁干谁头疼,整天累的腰酸背疼,还挨领导批评。师父给我智慧,一建制度,二变人心。建制度:和各班主任沟通好管理办法,取得班主任支持,获得住宿生名单及居住宿舍,指定舍长负责,室内值日每天具体到人,名单贴门上,一目了然,谁的责任谁负。我的检查记录交班主任,作为学生年终评语的依据。楼道、卫生间,以班为单位,周轮换,各段具体到人,在楼道黑板公示,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尽责代表班集体,各班也互相监督,互学好方法,我的检查评定交学校管理处,作为班级总评的依据。变人心:与同学交往的时间里,和他们交心,教做人的道理,在生活上关心他们,帮他们学会合理的安排时间,处理好上课与值日的矛盾,形成良好的生活氛围。面对干净的居住环境,学生舒心,班主任省心,学校称心。同事们认可:法轮功干什么都是最好的。是的,是师父利用这个形式,归正这里的生命,那能不是最好的吗。

身边和我朝夕相处的同事,被善的场包容着,被我在逆境中仍坚守自己的信仰,仍默默无闻、无怨无悔的工作所感动,敞开心扉告诉我,她们是奉命监控我的,现在已看《转法轮》,但对“四二五”、“七二零”上访不理解,我一一给其解开迷团,我讲述着自己以及我所见到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劳教所经受的种种残酷的迫害,她们震惊了,明白了真相的生命,向周围的人们诉说着这场对真、善、忍信众的迫害,何等惨烈。冷漠的心,仇恨的心在变,她们敢和领导说我的情况:一年了,你们还不给人家工资,人家的工作干的那么好,长眼的谁看不见,你们哪个不给工资能干,哪个给少了肯干,谁好谁坏,谁心里没杆秤啊,给上边说说,对你们也好。

一年中自己不断写书面材料,要求恢复工资,我觉得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都是为法来的,谁也不能动。一年半后,我的工资问题得到解决,两位曾监控我的同事,堂堂正正的走進大法修炼,昔日的几位同修回来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学法小组,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精進、升华着;大家干好本职工作,圆容着师父所要的,用高境界的行为,向世人展现着大法的美好。通过学法我们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外面还有许多世人,等待我们去传递大法的福音。怎么才能让众生走出谎言的漩涡,听到大法的福音,从而在不久的人类淘汰中得救呢。切磋后,弟子们把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买纸墨。一张张传单,一本本小册子,送到众生手里,让他们了解法轮功真相,解开他们的心锁。就这样,我们的小花开放了。十几年来,我们比学比修,兑现着各自下世的誓约,理智、智慧、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唤醒着这一方众生。

弟子还有许多心没有修去,特别是依赖心,刚写完稿子,就想让儿子帮我打字,被拒绝,找自己,发现这颗强烈的依赖心,尽管自己打不快,但这是自己的责任,哪有别人帮的?再者,为什么十几年就没有练快打字呢?这不是自己的问题吗。打开电脑,自己要完成。还有没给师父带好大法小弟子,愧对师父。写稿件的过程就是发现自己修的不足、并及时归正的过程,洗净自己的过程。

层次有限,如有偏颇,请同修纠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