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没有捷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大法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中跟头不断。回顾十三年走过的修炼道路,精進的同修早已是硕果累累,而自己则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和深深的遗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在全国范围内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迫害和残酷迫害。一时间全国上下阴风四起、恶浪滚滚,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经过短暂时间的沉默后,全国各地相继出现了大批大法弟子進京上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法、证实法。

迫害发生九个月以后,师父相继发表了《心自明》、《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直到师父发表了《弟子的伟大》这篇经文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走在前面的同修是悟性好,心性高,是大法的精英,修炼人的表率。也许就在邪恶迫害的当初他们就已经進入了心自明的状态。而自己真的很差劲,在这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失去了这万古难遇的,锤炼自己的好机会。

13年来的修炼实践,我深深的感到修炼是没有捷径的,只有按着法的要求师父的指引一步一步的实修,在实践中升华。学不好法就没法修,学法不悟就等于白学,悟到做不到等于没修。在矛盾面前,在利益面前,在魔难面前,只看负面效应,不看正面结果,举步不前、绕道而行、只想得到、不想付出,用常人的狡猾、世故对待修炼,什么也得不到。就像师父说的那样“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1]我虽然受到过很多次迫害,但我始终相信,师父是本着对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师父说:“我说我是对的起人、对的起社会的,我也是对的起一切众生的。(热烈鼓掌)我讲的都将在历史中兑现,我许下的愿也将在历史的未来兑现。(鼓掌)”[2]那么我们还有什么东西放不下呢?我为自己在修炼中不能很好的证实法而感到遗憾和惭愧。

修炼必须放下人的观念

师父在《论语》中说道:“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在《论语》的最后部份又说:“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那么什么是人的观念、如何改变人的观念就显得特别重要!

二零零四年,我又一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想到师父说过:“你有怕 它就抓”[4]的经文。就正念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他们说我触犯了公安部的治安处罚条例,我说公安部治安处罚条例与宪法相违背,相抵触,我们是不承认的,是非法的,是应当废除的。他们见无法与我理论,又拿一张白纸要我按手印被我拒绝。所长恼羞成怒的从院子闯進房子内,二话没说抡起胳膊就朝我脸上打,而我却感觉不到有挨打的疼痛,也听不到挨打声响。有两个警察一看所长打我,就每人各拽一条胳膊,把我按在沙发上让所长打。我也就势把眼睛一闭,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顿时房间里的空气象凝固了一样。我只感觉到非常舒服、美妙,感到非常高大。什么警察、派出所开始还觉得非常渺小,后来感觉到他们完全消失了,不存在了。只有一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和状态。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室内的七、八个警察都呆若木鸡,好象被定住了一样。所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了我对面的墙根傻站着。我见当时的局势就向他们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房子内的警察见势都一个一个的溜到房子外面去了,最后只剩下所长一人无法下台。不知是无奈还是有意的说了一句,你要能说服我,我也去炼法轮功。

那次迫害,我最终还是没有彻底否定迫害而被劳教一年,但我从实践中真实的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体验到了挨打都感觉不到疼痛和如入无人境地超常状态。

修炼必须要正念正行

修炼人的正念是非常关键的,但正念来自于法,来自于对法的正悟和正行。总结几年来被邪恶迫害的教训,究其根本还是法理不清,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不知道正法修炼就是在反迫害中修炼,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从根本上讲,还是学法上的问题。

二零零六年劳教回家,一次村上古庙会演戏,我在村口進入戏场的路上贴了不干胶。当天晚上做了个梦,梦中见到有人告诉我说有人举报了我。早上醒来思想斗争很激烈,后来我分析我在贴不干胶时没有人发现我,说有人举报那是假相我不该理他,继续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接着晚上又做了个梦,梦见一个警察手里提着手铐在打听我的家。梦醒后,思想斗争仍然很激烈。我又想到师父说的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5]我不应该理会他,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那天晚上我还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两个警察给我送来一张劳教一年的“决定通知书”。在梦中,我很冷静的看完了通知书后却发现两个警察都不见了。我不慌不忙的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在一个打麦场上走了有五十多米远的时候发现就在打麦场下面有条柏油马路,车来车往很多,那时我不知为什么动了一念,心想我只要紧跑两步坐上出租车就可脱离劳教,当时我还没想完的时候两个警察同时出现并大声喝喊。我也被喊叫声惊醒了,醒来后我的心事很重,闷闷不乐的在我妹妹家呆了一天,快到天黑时我才在法上想明白了,师父说:“梦就是梦,梦不是修炼,也不一定会象你所想的那样。”[6]等,法理明白后,我就大大方方的回了家,等我把这个心完全放下时再回过头来回忆那个梦,啊原来师父把“你有怕 它就抓”[4]的经文用电视图像的形式展现给我。

修炼真的很难,正念不是时时都很足,正行不是时时都能做到,还有人心、人的观念以及外界的干扰,随时都在把我们往下拽。如何才能修炼如初,如何突破安逸之心,如何才能放下执着驾轻舟。如何才能放下人心救度众生,这都是我目前存在的和需要突破的难关。

我诚心希望和同修交流,并希望同修对我暴露出的问题指出、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6]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