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王建忠在公安局、劳教所遭受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王建忠先生,出生于一九五八年,他在经营饭店那年,得了一种怪病,高烧不退,医生千方百计施治无效,不敢再用药了,让他妻子领回家,说想吃点啥就吃点啥。王建忠的老父亲对他说:“霍市一小西侧旱冰场有炼功的,你去试试。”他去了,有一个人告诉他:“你想炼功,明天再来,今天炼完了。”第二天王建忠提前去了,问炼功要不要钱?回答说:“法轮功义务教功,不收钱。”

炼功仅用了半个多月,王建忠所患疾病不翼而飞,感觉一身轻,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自中共邪党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建忠受到了严重的迫害,在图牧吉劳教期间被打断肋骨,耳朵、眼睛打出血,遭受电击、吊铐、强迫不让睡觉等非人摧残与残酷迫害。

一、在公安局鼻子被打出血、在看守所肋骨被打断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法轮功弟子周丽英被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已达十五天,但警察还不放人,王建忠去找国保大队队长李布和,询问一下为什么还不放人?王建忠把资料随手放在窗台上,一个女警察问放的是什么,就把王建忠带到国保大队,屋里有几个警察,问怎么回事?王建忠说找李布和,李布和不在,有一个警察拿着材料问这又是怎么回事?王建忠不回答,那个警察就把王建忠的鼻子打出了血,血流了一地。然后又把他挟持到看守所。

王建忠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看守所就把王建忠用铐子铐在柱子上,恶警指使做饭的犯人,把王建忠按倒在地,看守所的狱医李爱学和恶警吉延斌,拿着皮带抽他,皮带是三角胶皮带,不需要用力就能打出血,何况两个恶警没头没脸的乱抽。除了脸与头,所有的部位都抽个遍,致使王建忠的左侧多根肋骨被打断。

后来恶警把王建忠关到当地有名的痞子王凤学的监舍里,目的是让王凤学“收拾”他。他进了监舍里,在王建忠开饭店时就认识王凤学。王凤学为了整治王建忠,就装着不认识。全屋在押犯人大部份都参与了,他们用水盆接凉水,让王建忠蹲着,泼了数十盆凉水。正是深秋,塞北更是气候冷的早,凉水浸骨入髓。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过了一个星期,牢头王凤学受恶警指使,又对王建忠泼凉水数十盆,冻的王建忠全身直打哆嗦。王凤学过来用脚踢,没踢着王建忠,反而自己把腿崴了一下,以后走路一跛一拐的。他自己还说:“这法轮功真是有神管啊。”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王建忠又被挟持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在图牧吉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与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刚进劳教所体检,因为王建忠肋骨被恶警打断,劳教所不接收,送他的恶警在劳教所反复找了好几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最终劳教所还是收下了被打断肋骨的王建忠。

1、在入所队受到四次电击,眼睛、耳朵打出了血

第一次是恶警黄志刚,强迫王建忠编织汽车靠背垫子,王建忠拒绝做奴工,恶警黄志刚就用三十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二次王建忠与一个犯人发生口角,因为这个犯人是恶警佟崇军的亲属,在犯人的调唆下,被恶警佟崇军电击一次。电击后,还不肯罢休,继续拳打脚踢,直到把王建忠的眼睛打出了血。

第三次是王建忠大声背《转法轮》,恶警付爱利是劳教所大队长,他听到了,就把王建忠叫出去,恶警付爱利说:“你还敢背法?”他先用电棍电击,电棍冒着火星,他见电棍在王建忠的身上不起作用,他又在地面上泼上水,强迫王建忠光着脚站在水面上,电击水面,用二根电棍交换着轮番电击。当天晚上,用三个临时招聘上来的护卫队看着王建忠,三个人轮班睡觉,用各种损招不让王建忠睡觉。只要他闭眼睛,就往身上泼凉水、拨拉脑袋、下巴,说:“精神精神,别睡过去。”连续折磨了王建忠七天,七天之中没让王建忠闭一会眼睛。恶警付爱利,还让王建忠承认错误,王建忠说背法没有错,始终不屈服。

第四次,恶警李可民,以王建忠不服从管理为由,电击、毒打王建忠,一巴掌正好打在王建忠的左耳朵上,左耳道立刻流出了血。

2、在二中队遭受抹辣椒面、吊铐、掐大腿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王建忠被分到二中队,遭受到恶警的严重迫害。王建忠声明自己在入所队被逼迫而写的“三书”,向劳教所教导员王利伟声明作废,恶警王利伟就指使一个犯人,往王建忠的内裤上抹辣椒面。

王建忠在劳教队炼功,在监控录像被恶警毕国庆发现了,就把王建忠用两个手铐铐住,挂在床头的栏杆上,吊起来,脚尖离地,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两个手腕上。疼痛难忍,王建忠把头撞在铁床上的三角铁上,撞的头破血流,中队长周建国才让人把他放下来。从晚上十点多钟,一直吊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恶警毕国庆还把全所的大法弟子都叫来观看,叫嚣说这就是炼功的下场。

第二次,王建忠为声援几个被关小号的法轮大法弟子,在楼道里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毕国庆吊起来,害怕王建忠撞头,给他戴个皮棉帽子,吊了半天才放下来。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恶警周建国指使犯人头子张喜海,强迫王建忠天天跟着出工,一直到出劳教所,王建忠还在做奴工。这个犯人头子还掐王建忠的大腿内侧的肌肉,导致两条腿肿胀起来,肤色紫黑,连上厕所时都蹲不下。二十多天才渐渐恢复。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王建忠结束了一年半的魔窟生涯。

迫害类型: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殴打、电击、吊铐、泼凉水、抹辣椒面、掐大腿、不让睡觉

迫害单位及相关单人员:
霍林河公安局副局长:王宏、
霍林河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布和、官兵、孔凡林、张德立、
霍林河看守所:李爱学、吉延斌、
霍林河看守所犯人:王凤学
图牧吉劳教所所长:焦富有、
图牧吉劳教男队:黄志刚、周建国、毕国庆、王利伟、李可民、佟崇军、付爱利
图牧吉劳教男队犯人:张喜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