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滨海监狱酷刑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滨海监狱(原名港北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长达近十四年的迫害中,手段残忍,灭绝人性。以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副监狱长李国宇、原五监区监区长张仕林、副监区长宋学森等为首的恶警,及被他们操控指使的恶徒凶犯,滥施酷刑、采用各种卑鄙残忍的流氓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 、致瘫。

一、朱文华被迫害致死 死不瞑目

二零零三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朱文华因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被天津市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绑架,在河西看守所超期关押十四个月后,于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劫持到天津市第一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号又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继续迫害。并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在港北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深夜,朱文华家属突然接到港北监狱通知,称朱文华由于心脏病于当日死亡,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虽然港北监狱极力掩盖朱文华死亡真相,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真相越来越清晰的曝光出来。

朱文华因为被长期关押迫害,肠道出现问题,到二零一零年七月时,已经不能解大便。他当时要求监狱给他检查与治疗。监狱警察把他带到监狱的小医院,不作任何检查,只给一些开塞露(润滑剂之类的)。因为朱文华只能吃不能解大便,肚子胀得非常难受。为此,他不能再吃饭。在这种情况下,警察和那些犯人强逼朱文华吃东西。并且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恶警指使四个犯人将朱文华挟持到五监区二分监区储物室,避开他人,从下午一直到晚上,持续六、七个小时的残酷摧残将朱文华活活折磨死。朱文华死不瞑目,双眼圆睁。在场的恶警、犯人都吓坏了,急忙把朱文华送往医院。到医院时朱文华早就死了,恶警用各种办法都没有闭上他的双眼。

在朱文华被迫害死的第二天,警察让犯人张进财把储物室的监控拆掉,并要求他把拆掉监控后墙上留下的印儿用白灰糊上,让人看不出储物室里以前曾经装过监控器 。同时销毁把朱文华迫害致死的监控录像。然后对外谎称存物室没有监控设备,但很多进过存物室的人都可以作证,存物室当时肯定是有监控的。

为了隐瞒真相,张仕林一伙,将朱文华送出治疗的门岗记录改为送出时人未死亡。并且监狱不准任何人提起此事。

参与把朱文华迫害致死的四个犯人是:王剑锋(天津市河北区人)、张笛(天津市东丽区人)、冯杰(天津市南开区人)、张庆国(河北省唐山市人)。在朱文华被迫害死的第二天,这几名凶犯被送到了港北监狱八大队的严管队。监狱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对他们的惩罚。第二,有意把他们藏在那里,因为怕家属和外来的检察机关询问他们把朱文华迫害致死的详细过程。十五天后把这四个犯人放了出来。事后这四个犯人扬言:如果这件事要处理他们 (扣分、扣减刑票) ,影响他们释放回家的话, 他们就把所有迫害朱文华致死的事都说出来……

监狱惧怕事情败露,所以四个直接把朱文华迫害死的犯人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事情过后的第三、四天,几位身着便衣(是上级纪检人员)的人,由监狱保卫科的于科长将四名打手和几名事先串通好的服刑人员领来,说了一些事先串通好的谎话。之后,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了了之。当提到此事时,监狱警察刘超(朱文华被迫害死当天的值班警察)和其他警察以及四名打手都非常害怕、惊惶。

家属接到监狱通知后来到医院,朱文华周围有警察严守,根本不让亲人靠近、查看。看到家人有冤无处诉,有苦无处说的那种既痛苦又无奈的哀伤表情,稍微有点良知的警察就会从心里为他们鸣冤。

此后监狱将知情犯人调动住处。同年,将应对此事负责的警察及知情警察调离此处。直接参与迫害的当天值班警察刘超被调到监狱系统的新生医院(现改名康宁监狱)外科病房,原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中队长吴敬依被调到别的监区等。这样,他们以为可以达到了掩人耳目,死无对证的目的。

为了显示监狱不是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他们从那时起,伪善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定期身体检查,查看是否有心脏病,高血压。在体检的同时进行录像,然后拿到电视台去宣传,宣传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关爱有加”、“春风化雨”。

朱文华死不瞑目,行凶者仍逍遥法外,这一切等待着法律的公正彰显。

迫害朱文华主要责任人:张仕林时任五监区监区长
宋学森时任副监区长
李国宇时任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

二、李希望被用“地锚”残忍的迫害致死 真相被掩盖

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陈丽艳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李希望被中共法庭秘密审判,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仅十天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在港北监狱被残忍的“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
李希望

“地锚”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据悉是被原副监狱长段继存、八大队大队长刘港“引进”港北监狱的非人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被迫害人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一般人能承受这种酷刑的极限是两小时,而李希望竟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直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李希望被港北监狱用地锚迫害死后,被送到监狱小医院假装抢救。小医院犯人护理邹文军刚看到李希望尸体时(当时的李希望脸青紫,圆瞪双眼),被惊吓过度,狱警找监狱里“能算卦,会跳大神的”出主意,托人找红布,里面包朱砂,让别人缝制小布包,系在腰上,两、三个月才拿下来。

李希望被迫害致死以后,监狱方非常紧张,生怕恶行败露,极力隐瞒真相欺骗家人说李希望死于“心力衰竭”。认识李希望的人都知道,李希望是个身体非常强壮的汉子,从未得过心脏病,怎会到了监狱十天就心力衰竭死亡了呢?

七月二十九日中午,李希望的亲属到了港北监狱看遗体时,发现遗体的脖子、手腕有勒伤。家属问狱方死因,要求看狱方监控录像(监狱禁闭室每间屋里都有24小时监控录像),狱方说已经送监狱局被封存起来了。之后狱方给家属看的录像却是假装抢救的录像,而且非常模糊。

从七月二十九日到八月四日,监狱上下都在忙着“摆平”李希望事件,直到李希望的遗体被匆匆火化,监狱才松了一口气。李希望的妻子陈丽艳当时不同意火化李希望,想等她回家后再处理李希望的后事。监狱恶人却背着她把李希望给火化了。监狱方面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在私下和李希望的姐姐协商,给三十五万充当抚恤金,以后不许陈丽艳再找监狱。据负责处理事件的狱警声称,已“摆平”整个事件。

李希望是在港北监狱八大队“禁闭室”被地锚酷刑迫害死的,监狱管“禁闭室”的中队长王刚,在事后不久被调离八大队,当天值班警察黄鹤不久被迫辞职。 指使犯人把李希望迫害死的时任五监区监区长张仕林后来被调到监狱前楼“服刑人员指导中心”。

人命关天,三十五万元就可以“摆平”整个事件,就可以掩盖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的罪恶?

三、任东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家属喊冤

任东升,四十八岁,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被构陷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港北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被港北监狱伙同静海县六一零不法人员劫持到板桥劳教所洗脑班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回家。

任东升在监狱被迫害的五年期间多次被关小号折磨,数次遭受“地锚”迫害。常被恶人抽嘴巴、打脑袋,有一次被恶人打倒,并用鞋踩住任东升的脚趾使劲碾,直到把他的脚趾甲碾掉。看管他的“包夹”犯人在监狱警察的指使下,给他戴手铐、脚镣,故意把饭放在地上,让他够不着,要想吃饭、喝水就得用嘴叼。菜倒在地上,任东升被迫用手抓着吃。因为他不放弃信仰,队长指使六、七个犯人殴打。有一次恶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在遭受奴役迫害时,任东升常常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遭致一次又一次的暴力殴打。五六个人对他进行群殴达五次以上。恶警甚至用电棍电他的生殖器。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东升在天津港北监狱非法关押五年期满,当天早晨八点,任东升八十岁的老母亲带着任东升的儿子去港北监狱要接他回家,港北监狱和静海县610相互勾结,把任东升已转送洗脑班继续迫害。一周后,当老母亲去位于板桥劳教所的洗脑班接儿子回家时,发现任东升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任东升回家后,一直处于时而清醒时而疯癫的状态,披散长发,不知洗漱,经常走失,还常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用刀挑着兜子到处走,或者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夜间他经常突然惊醒,大喊着:我不怕你。一听到有人提起警察,他马上就显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语的说他得赶快逃走,不然的话,警察不会放过他的。于是就会走失几天,睡在路边地头,而后蓬头垢面的回来。他清醒时告诉母亲:“我要不放弃修炼,他们(恶人们)会把我打死。”他还告诉母亲,恶人们曾给他吃过一种白色药末,却告诉他是“板蓝根”。

在任东升回家后不久,静海县城关镇的警察曾到任东升家,所谓了解情况,任东升立刻显出非常害怕的样子,精神混乱,任东升的老母亲悲愤的对警察说:你们把他害成这个样子,还不肯放过他。

邪党多年的迫害,给任东升一家造成巨大伤害。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现只剩下孙子(任东升儿子)与奶奶苦苦支撑。这个在魔难中长大的孩子,目前靠打工挣钱养活年迈的奶奶、疯癫的父亲,还要去看望仍在遭受牢狱迫害的母亲。

四、吴殿忠被迫害致伤残

吴殿忠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被天津北辰国安警察伙同610人员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北辰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被送到天津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五监区。

当天下午吴殿忠被罚坐小板凳,前后左右四个犯人包夹,晚上11点半睡觉早晨5点被强行喊起床,强迫坐板凳,不能说话不能动。吴殿忠一直要求见监狱警察问为什么被强迫坐板凳。包夹犯人再三推托不给找警察(实际上警察就在前面监控室看犯人迫害吴殿忠录像)。九月二十三日(周三),吴殿忠要求找警察为什么强迫他坐小板凳,包夹犯人不给找,继续强迫吴殿忠。当吴殿忠表示拒绝坐板凳时,被张锁、张晓月、张迪、张建民四个包夹犯人强行按住坐小板凳,塑料板凳都压碎了,吴殿忠被按坐在地上, 张锁踩住吴殿忠的脚用力把他的头往下按。这时候吴殿忠的后背发出咔一声响,当时张锁也吓了一跳,吴殿忠顿时浑身无力,上身失去了知觉(后来知道当时已经造成胸椎骨骨折)。到监狱小医院检查身体血压高达二百六十。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早上五点,张锁、张迪、张晓月、张建民四个包夹犯人又把吴殿忠从床上强行拽起来。在他已经被迫害的腰部不能直起的情况下强行把他按到小板凳坐着,四个包夹犯人前后左右用力挤,张迪用拳头顶吴殿忠右肋, 拳头顶累了,又拿牙刷把顶 (在事后的一年多,吴殿忠只要喘大气右肋都会很疼);张晓月在吴殿忠坐不住的情况下用膝盖猛烈撞击他的腰部。直到把吴殿忠折磨的昏死过去。之后吴殿忠每天都在疼痛度过。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底吴殿忠要求监狱检查腰疼痛原因时,监狱说没什么问题,就是有一点骨质增生(当时监狱做的X光检查完全可以查出吴殿忠的胸骨骨折等情况)。

当时监狱表示,只有在吴殿忠认罪的情况下才能“保外就医”。吴殿忠说自己没有犯罪。直到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判决书定的回家日期),吴殿忠才从监狱回到家中。

目前吴殿忠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经过医院检查证明:脊椎胸腰段曲度不良,第11胸椎楔形变扁。临床诊断:吴殿忠胸11椎陈旧压缩骨折(这是包夹吴殿中的张锁强按吴殿中的头所致),腰椎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腰椎退行性变( 这是包夹吴殿忠的张晓月用膝盖猛烈撞击吴殿忠的腰部所致)。直到今天吴殿忠的胸部和腰部都非常疼痛,每天都在疼痛中度过。而且血压一直很高,每天高压200左右,低压120左右。

五、滑连有被迫害 狱方说等人快不行的时候才能办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滑连有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红桥区佳荣道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滑连有于五月二十三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到九月十一日上午,家属重新聘请的两位北京律师欲到法庭为滑连有做无罪辩护,但法院有关人员从地下车库,悄悄跑到卓远慈济医院非法开庭。十月九日,家属才接到通知,滑连有被冤判七年,下署日期是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非法开庭后三天就已下了早已蓄谋已久的判决,但二十多天之后才通知家属,已过上诉期。滑连有在医院病床上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到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继续迫害。后被转送监狱系统的新生医院。滑连有的妻子田宗丽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滑连有家属去新生医院看他,滑连有非常消瘦,已经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家属要求监狱放人,狱方说只有到人快不行的时候才能办保外。

滑连有曾于二零零一年二月在监狱中受到严重迫害,待零六年回家时,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大概半年后才慢慢好起来。

目前,滑连有还在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已经十一个月了。家属呼吁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让滑连有早日回家。

六、张子文遭迫害严重已送医抢救

天津东丽区法轮功学员张子文,六十二岁,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在拉萨被天津东丽警察绑架至天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九月底被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迫害。在副中队长高佩治的指使下,由罪犯郝刚及宋惠为主,魏延红等为辅对张子文进行迫害。郝刚和宋惠在张子文的罩服、秋衣、秋裤、裤衩、枕头、拖鞋上都写上了诬蔑法轮功的话。周围的法轮功学员都非常气愤,抗议高佩治等狱警、犯人的恶行。因张子文不放弃信仰,拒不“转化”,遭到狱警酷刑迫害,身体受到极大伤害,出现高血压等现象,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晚上送到天津市一中心医院抢救。监狱打给家属的电话说: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书”。而狱方既想推卸责任,又毫无人性的要求家属答应特别条件才让保外就医。

七、被滨海监狱迫害的众多法轮功学员

另外在港北监狱先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周向阳、王军力、勾新东、冯庆瑜、王亚杰、时宗飞、郭丑华、林光浩、李金明、王春来、刘铁军、尚永万、王俊晓、徐国勇、宋支山、杨鸿泽、刘文良、陈同庆、陈鸿生、马建、曹晓军、张军、马立臣、陆希磊、王世渊、马永悦、樊建明、李希良(由天津监狱转来)、张永齐、孙洪杰、刘经宪、陈光、陈杰、王永强、聂宝力、李源勇、田志刚、闫学钧、李会义、闫万红、张永利、张祝三、王学谦、李广文、李广远、任东升、郭士刚、黄春来、曹志宁、徐胜军、郭建忠、王**(蓟县)、郭德友、赵伯仁、吴建华、王宝东、王福春、李振军、徐振军、陈晓博、(宁河,不知姓名)、孙树桓、朱永康、张瑞山、龚景旺、魏广华(由天津监狱转港北)、李凤璐、冯庆瑜、卢福春、杨庆生、苏建明(苏建民?)、 温红军 、范金柱、李希良、马洪志、张金水、张祥俊、赵岗等。

八、滨海监狱(港北监狱)触犯多项法律条款

宗教、信仰自由是世界公认的天赋人权。信仰自由一直受各个国家《宪法》、《刑法》和诸多《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法的保护。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的合法团体,现在已弘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普世的价值得到世界的认可。

国家法律保护公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执法者以权代法,滥用法律,滥施酷刑,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也就是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包庇邪恶、纵容邪恶的行为。十四年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帮凶对法轮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才是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真正犯罪。

港北监狱把多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伤、致精神失常,可谓作恶多端。而且还在继续行恶。港北监狱李国宇、张仕林、宋学森等恶警,及被他们操控指使的恶徒凶犯,触犯了国家多项法律条款。仅举例说明:

《宪法》第三十八条中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过程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自古就有的道理,人死不能白死,伤也不能白伤。给受害者造成的伤害也必须要有一个说法。社会的公平正义需要大家去维护,对少数坏人打着执法的幌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径不能坐视不管,不能容忍这些人任意的败坏我们的社会环境,否则我们每个人都将是受害者。

在国际社会,自二零零二年十月以来,海外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其帮凶。至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多个城市和地区,发起五十多个控告江泽民的刑事和民事诉讼,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越来越多的正义民众会关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邪恶并给予谴责。


相关电话:
天津市电话区号 86-022
港北监狱监狱长许步荣,办公室电话:022-62071018,警号1208001,车牌号津MH0966。
原副监狱长李国宇,警号1208005,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8-2-1401.(车牌号津LS1817或津L-R6680) 办公电话:62071078
原五监区监区长张仕林,警号1208217,家住河西区三水道三水南里123-601,电话号码:022-28175796
港北监狱五监区恶警刘超(迫害朱文华致死):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纯雅公寓6-4-601,电话:13920790090
港北监狱五监区教导员宋学森:塘沽区新北公路新馨家园5-1401,号码:022-65230452
港北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中队长祖黎明:南开区横江路华宁南里16-2-23,号码:022-23367343。
港北监狱五大队一中队恶警黄毅:天津市南开区华苑路绮华里17-1-102,号码:13102119754
港北监狱八大队大队长刘港:警号1208300,办公室:62071065
港北监狱八大队副大队长何佳奇:警号1208278,办公:62071155
港北监狱八大队中队长樊雅胜: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天津大学社五村21-1-203,号码:022-27400948
港北监狱警卫大队副大队长恶警祁书海:大港区迎宾街曙光里30-1-301,号码:13332087062
港北监狱六大队大队长赵书全,大港区迎宾街福苑里19-2-501,号码:022-63308256
原港北监狱监狱长、现监狱局副局长郭炜,电话:022-23946522、13820842561,手机号:13820842561,住址:天津市河西区微山路四季馨园12-1-401,(郭炜推行“地锚”的使用。)
港北监狱原副监狱长段继存:河北区革新道汇光里4-18-403,号码:13752459658
港北监狱原副监狱长陈国茹(现监狱局生产处长):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3-1-703,号码:022-23555560,13920810129
港北监狱原副政委刘基智(现司法局办公室副主任):天津河西区解放南路龙海公寓16-58-402,号码:02288216998,15922165581
港北监狱原九大队大队长杨中水(已不在职),警号1208055,大港区迎宾街建安里95-3-102,号码:022-63390138
港北监狱原五大队副大队长周书华(现监狱局财务部副处长):大港区古林街世纪花园112-4-101,号码:022-63219760
港北监狱原五大队一中队长恶警骆志国(已调走),警号1208140,大港区迎宾街头春晖北里4-4-402,号码:022-89963731
港北监狱原五大队二中队长邢承东(已调走):塘沽区宝山道蓝山花园西区7-404,号码:13803022252
港北监狱原九监区二分监区分监区长:周淑华 警号 1208056
滨海监狱发往市区的四辆班车牌号:津-AD279警、津-AD289警、津-AD290警、津-AD506警。


天津主要责任人及单位号:
天津监狱局:022-27347336纪检组
天津市港北区检察院:022-6322000
天津市港北监狱监察室电话:022_27351374(一个姓蔡,一个姓申)
天津市司法局长办公室电话:022-23082621
天津市第二检察院信访中心的电话:022-88222000 ,022-8822360,13212078358
天津市公安局电话:022-27128662 邮政编码300040
天津市信访中心安徽路8号电话:83606940
天津市政法委 湖北路14号 邮编:300042
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办:地址:营口道41号 市局信访电话:27319000
港北监狱领导:徐步荣:022---62071018 62071028
郑国峰:022---62071288
李国宇:022---62071078 13920446469(心虚谎称打错了)
李凤亮:022---62071098
李洪亮:022---62071068
窦华顺:022---62071048
应急中心:主任:022---62071221
副主任:022---62071010
总控室:022---62071285
值班室:022---62071279
政治处: 主任:022---62071016
纪检:副书记:022---62071035
审计:022---62071011
考核办:022---62071036
驻监检查组:022---62071037
普查办:022---62071230
服刑指导主任:022---62071172
副主任:022---62071171

滨海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
原监区长:张士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头目,已经调离):022--62071156
一分监区:022---62071151
二分监区:022---62071152
监舍:022---62071158
八监区(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的监区)
监区长:022----62071065
教导员:022----62071155
一分监区:022---62071190
二分监区:022---62071222
三分监区:022---62071063
出监队:022----62071157
车间:022----62071123
监狱医院
院长:022---62071039
副院长:022---62071206
值班室:022---62071079
保健站:022---62071050
狱政科(接待律师工作)
科长:022---62071051
副科长:022---62071196
接见室大厅:022---62071057

港北监狱咨询电话:022-62071052

参与绑架李希望的恶警:
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所长甄晓青,家庭住址:河西区紫金山路华悦大厦2-1205,电话号码:022-88292068。
副所长:沈路(积极参与迫害),家庭住址:河西区湘江道东舍宅4-2-601,电话号码:13602004436。
参与绑架的恶警还有:张禹旺,家庭住址:河东区昆仑路凤歧里17-404,电话号码:022-94736512。
王丹,家庭住址:和平区荣安大街蓉芳里3-4-401.电话号码:1392064455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