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南京“黑心家园”洗脑班犹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五月,江苏南京下关区(现已与鼓楼区合并)洗脑班改头换面,伪装成“爱心家园”,背地里继续其中共邪教做法,将大法弟子长期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白骨精摇身一变成美女,漂亮外表之下是不变的狰狞。在“六一零”歹徒操控下,一批所谓的“志愿者”,实质是背信弃义的犹大,成了“爱心家园”洗脑班这个黑心关押地的骨干和打手。

本文以犹大S为例,揭露其中犹大真相,希望同修不要被犹大迷惑、干扰,明辨正邪,走正走好,也希望这些曾经从大法中受益的犹大们早日清醒,真正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做出明智抉择,时间不等人!

一、大体情况

二零零二年,S在方强劳教所入所队被“转化”后,站在邪悟基点“钻研”师父讲法,将邪悟认识写成多篇文章,“转化”、迷惑了好些人,个别人甚至崇拜他。比如,黑心家园另一犹大就是S的崇拜者之一,在劳教所就抄写其全部文章,并带回家继续学,多次表达对S的“无比敬佩”。S备受入所队恶警张连生器重,不久被所外执行。

回到社会后,S参加过洗脑班的当面“帮教”,但并不十分热心,他更多是通过电话、网络、书信、邪悟者到他家聚会等形式鼓动人更加背离师父、背离大法,潜移默化向外扩散其邪悟影响、散布邪悟的毒素。

如今有黑心家园做依托,S更加如鱼得水,不但被多次请去“上课”、参加其中组织的各项活动,还积极为其内部杂志撰稿,积极帮助洗脑班往里拉人、毁人,蒙骗、毒害着对他认识不清的所谓“志愿者”及法轮功学员,与黑心家园部份犹大及外面的部份邪悟者保持联系,其中两个犹大是鼓楼区“邪会”(即所谓“反邪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罪大恶极的邪教)成员。他们形成了一个邪悟者的小圈子,不定期聚会,S是这个小圈子的积极组织者之一,多次召集大家在他家聚会,交流、散布邪悟歪理。有的犹大对他颇为崇拜,有的对他“指点迷津”颇为感激,有的则主动找他“交流切磋”。

二、主要邪悟表现

1.对师父和大法毫无敬重之心

S对师父和大法毫无敬重之心,所写文章字里行间都透着对师父的不敬。更可悲和愚昧的是,他不但不敬重师父,还以此卖弄、显示自己修的高,比如,多次用手在师父的像上“啪、啪”的拍打,拍打给别人看,然后说:你看,我一点也不怕,我没有怕心,我没有对他的“情”--他也不再称呼“师父”(他对师父那样称谓,我不想说也说不出口)。

真修弟子谁都做不出这种事情,这不是怕不怕、情不情的问题。“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师恩浩荡!没有人间的语言可以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限敬仰和感恩。只有被旧势力利用来搞破坏的,才做的出这种狂妄下作之事,还以此来炫耀。是师尊的洪大慈悲,才一再给予这些人机会。

2.认同旧势力的安排

和很多邪悟者、犹大一样,S认同旧势力的安排。面对邪恶的迫害,他们把矛头指向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认为你有漏就该遭迫害;而不是按照师父讲法中的要求,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迫害。同时,参与“帮教”迫害,欺骗性的让人背离师父、背离大法,起到了“六一零”恶人都起不到的邪恶作用。据悉,在方强劳教所,被他那一套东西毒害、“转化”的好些学员,一直没有清醒。

3.自心生魔

(1)自欺欺人,自认为悟的正、修的高,与别人的“转化”都不一样

S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与别人的“转化”都不一样,别人都是邪悟,而他不是,他是在“法理上转化”。他所谓的“在法理上转化”的认识之一是在 “观念”上大做文章。其认识即使有那么一点道理,也不过是个人修炼中对一个理在某一层次中的认识,与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比起来,相差是何等无可比拟的遥远。

S及接受其邪说的邪悟者们,却都自以为“悟”到了最终的天机,一切都被机械化、程式化、泛化为他那套所谓的“破观念”:破这个观念,破那个观念……今天破一个观念,明天又破了一个观念……破除修炼的观念,破除法的观念,破除师父的观念……因此,背离师父、背离大法,却自以为比谁都悟的高。

师父说:“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2]

S只看重自己的邪悟认识,并积极向人兜售,实质是已站到中共一边,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和打手,偏离大法,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正如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你是修炼人吗?》一文中所说:“自己都站在中共一边了还声称自己是在修炼、比别人都修的好、悟的高,却不知道这样的人正是容易被中共邪党拉入地狱的对象。”

(2)另搞一套

S自我感觉法学的比谁都好,修的比谁都高,在理论和方法两方面,都自心生魔的另搞出了一套东西,而且好为人师:谁谁在他的指导下,学会修炼了,谁谁又在他的指点下,终于学会修了——其实就是向人灌输他那一套另搞出来的邪悟的东西。在显示心的作用下,他将自己邪悟的认识撰写成文,装订成册,兜售宣扬,到处送人、让人传阅,特别在黑心家园的邪悟者中散布。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S炼功有一些感受或功能。邪悟“转化”后,除了自我感觉修的好、“悟”的正、也不再炼功外,还另搞出一套静坐、“观想”,向人宣扬,让人跟他学。蛊惑了不少带有强烈执著心的人跟着他走,听他宣讲,被他的邪悟认识禁锢,难以清醒。

三、对犹大现象的思考

1.把佛法修炼当作理论研究

作为哲学博士、某大学哲学系副教授,S所写的所谓关于修炼的东西,不过是把佛法修炼当作又一个哲学的研究课题,也许这就是他所谓修炼的“死关”之一。也许这也是一些有文化、特别是有社会科学知识,喜欢搞理论研究、社会科学研究或哲学分析的邪悟者所具有的共同特征。

S抛弃了修炼中对“不二法门”的要求,什么书都看、都研究,还向人推荐,包括佛教经书。另外,因为学了点中医养生,有的邪悟者因为长期不炼功,身体不好了,还去找他按摩、诊脉、开养生药方,聆听他关于养生方面的建议,已完全沦为常人的表现。

师父在法中早已开示我们:“有的人以为给人治病,祛病健身是做好事。依我看,都没有真正的把病治好,都是把病推移了,或者转化了,并没有给它拿下去。真正除去这一难,就得消除业力。”[2]

对于消业,师父说:“只能给真正修炼的人做这个事情,随便给常人做那可不行,那等于干坏事。常人生老病死这些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能随便给破坏的。”[2]

正法進程突飞猛進。今天,一个常人能够正确对待法轮大法,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都能得到神佛的庇护,祛病健身、遇难呈祥;而邪悟者、曾经修炼过大法并从中受益匪浅的人,今天生病了却只能寻医问药,还自以为在修炼中、悟的比别人都高,糊涂、自欺至此,不能不令人悲哀。

2.表里不一所造成的迷惑性和欺骗性

(1)表面上不反对学法,实际上是要人背离师父、背离大法

表面上,S不直接反对人学法,可能也不直接说师父和大法不好,甚至在对方不接受他的邪说、不接受他的邪悟“专著”时还说:他这些认识全是从师父讲法中来的,全是从师父的讲法中悟出来的呀!要不然,也不来跟你谈呀!而在你质疑为什么不能学法时,他“哈哈”一笑:我没叫你不学法啊,我从来都没有叫人不学法。他不负责任的、狡猾的在是非两端游离,骗人骗己。

说起来是从师父讲法中悟到的,实质上是变相的利用师父和大法,达到欺骗他人、兜售自己邪说的目地,所言所写的都是让人背离师父、背离大法、让人跟他学,用散发着黑色业力、强烈执著自我的东西去毒害他人。

(2)表面上没有入党,不等于不助共为虐

表面上,S没有入党,并以此标榜自己的客观和中立,但现实中,他却与中共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他与中共所宣扬的“无神论”表现一致,对神佛毫无敬畏之心,正是中共“天不怕、地不怕”狂妄嘴脸的真实写照。今天,他更是助共为虐,配合“六一零”迫害、毁灭大法弟子,所起到的邪恶作用令诸多中共恶徒也难望其项背。

我不由想起新文化运动的怪胎——鲁迅,表面上他没有加入中共,给人以不依附于任何政党的假相,实质上是旧势力为迷惑世人而有意的安排,他的使命就是用古文化来摧毁古文化,为中共后来系统破坏传统文化打基础,所以他会被中共党徒视为自己人,称他为“党外的布尔什维克”,毛魔头对他高度评价。

所以,不能被任何表面现象迷惑。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你是修炼人吗?》一文中说:“那些被旧势力安排到大法弟子内部学了法之后转入中共恶党阵营积极从事‘转化’的,更是专门针对学员长期不放的执著下手,达到蛊惑人心、毁掉旧势力认为不合格的学员的目地。”

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旧势力就是要毁掉众生。只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破除与旧势力签的约,珍惜我们千万年等待的机缘,才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被正法救度。

四、结语

邪悟者S曾在大法修炼中得益,却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并盗法、窃法,另搞一套邪悟的东西兜售,背叛师父、祸乱大法,起到恶劣的破坏作用,给自己带来的后果也是极其可怕的。

也希望南京大法弟子警醒,不要受任何邪悟论调、黑心家园那些犹大的干扰,不要对有功能、口才、学识的人产生崇拜之心而盲目跟从,修炼没有捷径,只有稳下心来,以法为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真正对自己负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