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法轮功学员纪念四二五(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争取合法的炼功与信仰自由的权利和平请愿,震惊了世界,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平和理性的一次上访活动。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星期四)晚上,法轮功学员来到洛杉矶中领馆前举行烛光纪念活动,其中不乏当年四·二五上访的亲历者。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四周年。'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四周年。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用烛光悼念在中共持续十四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用烛光悼念在中共持续十四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

主持人曲铮发言说:“我们今天集会纪念一九九九年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国家信访办和平上访,纪念四·二五精神。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开始,四·二五精神始终贯穿于法轮功学员十四年的反迫害中:那就是在任何环境下,坚守“真善忍”的理念毫不动摇,面对这个星球前所未见的邪恶,面对世界上最猖狂的邪恶宣传机器的造谣及其煽动的仇恨,始终以和平理性对待,以慈悲消融仇恨,以真相破除谎言,以坚韧和宽容面对暴力,十四年如一日。十四年对一个人来说不算短,然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十四年也不过是沧桑一瞬。然而这沧桑一瞬,却因法轮功学员在最残酷的迫害中对于真善忍始终不渝的坚守,将光耀寰宇! ”

四•二五亲历者谈所知和感受

四·二五上访到底为何发生,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前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张勇作为整个事件的亲历者谈了他的所知与感受。

'前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张勇,作为“四·二五”和平上访的亲历者谈了他的所知与感受。'
前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张勇,作为“四·二五”和平上访的亲历者谈了他的所知与感受。

张勇说,“四·二五”上访的直接起因是何祚庥于一九九九年在天津教育学院期刊上发表歪曲诬陷法轮功的文章,一些法轮功学员去报社澄清事实真相却被警察非法抓捕,当时天津很多学员都去天津市政府上访,要求政府放人,但是天津市政府官员称他们没有权力做决定,让学员去北京找中央。就这样,他和几个科学院同事才乘公交车赶赴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

他说:“到了那里,看到已经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了,先到的学员说,警察们引领着上访学员从府右街的南北两侧道路进入府右街内街等候,这个被政府官方安排的位置却在事后中共的报导中被描述成对中南海的包围。那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就站在中南海西门正对面的府右街边。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整个事件其实是罗干、何祚庥等精心预谋的一个圈套。

“上午,传来消息说,要派学员代表进去座谈。因为我们就在科学院工作,最了解何祚庥写的那篇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文章的一切底细,我把科学院的研究生们写好的澄清事实真相的文章通过现场的其他学员交给了进去座谈的学员代表。当时,学员代表表达了三点诉求:释放天津被抓学员,能够有一个正常合法的炼功环境,公开出版法轮功书籍。”

张勇说:对于“四·二五”上访,中共称之为“围攻中南海”。事实上,“围攻”只是中共用来构陷法轮功、欺骗百姓的一个极具煽动性和欺骗性的说法。整个一天,法轮功学员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只是在静静地等待政府解决问题。但是仍然有大批持枪警察被派了出来,沿街数米一岗。开始时他们很明显地如临大敌一样紧张,但是,慢慢看明白了眼前的警戒对像只是一群秩序井然的善良百姓后,警察们变得情绪放松,有的警察主动和学员交谈,有的警察很高兴地接受学员的送水。整个现场气氛平和。学员们自觉地保持道路清洁,甚至捡拾警察丢弃的烟蒂。傍晚的时候,更是有很多百姓出来在府右街上散步、遛弯,有的和法轮功学员聊天、打听情况,完全没有任何的紧张感。法轮功学员虽然人数较多,但把所有的行车道及人行道上的盲道都让出来了,在植树的边路上静立等候。试问,哪有这样祥和平静的围攻呢?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淑英讲述被迫害的经历

'原北京中学物理教师李淑英讲述被迫害的经历。'
原北京中学物理教师李淑英讲述被迫害的经历。

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原北京中学物理教师李淑英讲述了自己十多年来被迫害的经历。“我因坚信大法,不放弃修炼,在北京女子团河劳教所七大队受迫害,我的妹妹、妹妹的女儿、姐姐的女儿,都在同一劳教所不同的大队遭受迫害。姐姐的女儿最后精神失常,妹妹年龄大,每天三顿被强迫吃下三大把各种药物,十个月的时间,人瘦得皮包骨,两腿全是黑的。我的哥哥是工程师,亲自去国务院信访办讲明法轮功真相,于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致死。”

李淑英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谎言欺骗以及对人性的践踏。“对我的迫害,主要手段是谎言欺骗,诬蔑人格,精神折磨。每天二十四小时,最多能睡四个小时。定时上卫生间,不到时不行。所以老年学员经常尿裤子,大便便到脸盆里。第一次三年大刑,恶警亲自开车到我家里,骗我丈夫,让他在批判我的大会上发言,批完后就可以放我回家了,全是骗局。劳教所里除了普通大队迫害,还有小号,集训队,最后打毒针。一个朝阳区的大法弟子张某,被打毒针后精神失常。”

吴英年:四·二五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吴英年说:“法轮功民众四·二五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是完全合法的。他们在上访过程中和平理性,所谓的‘围攻’之说是中共的造谣。关于这次上访,是中共迫害在先,法轮功民众上访反迫害在后。中共江泽民、罗干一伙政治流氓早在一九九七年就指使公安部罗织罪证构陷法轮功,并无理禁止《转法轮》的出版发行,在‘四·二五’上访前更是野蛮抓打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并拒不放人,这才有了‘四·二五’上访。说‘四·二五’上访导致迫害完全是颠倒了因果。以中共邪党与民为敌的‘假恶斗’本性和江泽民这个当权小丑的恶毒心地,即使没有‘四·二五’,这场邪恶的迫害也会发生。”

吴英年还说,这场残忍血腥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四年,造成至少3,643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很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因为中共掩盖事实,直接或间接死于这场迫害的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也在延伸到其他中国民众身上。自从四·二五以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他们在维护自己言论和信仰的权利,其实也是在维护所有的中国人的这些权利。

刘因全:迫害法轮功导致公检法系统黑社会化

'知名民运人士刘因全说,迫害法轮功导致公检法系统黑社会化,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解体共产党。'
知名民运人士刘因全说,迫害法轮功导致公检法系统黑社会化,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解体共产党。

知名民运人士刘因全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导致成千上万无辜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是中华民族的悲剧,也是人类的悲剧。在江泽民的“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命令下,公检法系统彻底黑社会化,为他们以后打压维权人士、没有后台的普通百姓开了头。在他的老家山东潍坊,一名工人武纬在修热水器时跟储蓄所主任发生纠纷,遭到毒打却反被诬陷打人。被收买的派出所所长逮捕了武纬,逼他认罪,法院不顾事实欲加罪,导致武纬精神崩溃。

“这种事太多了,” 刘因全说:中共的公检法太黑暗太腐败,因为它听共产党的领导,只要共产党领导一天,这种体制就继续一天,黑暗腐败就不会结束。即便内部有开明的人,也是一架烂透了的机器上的好零件,改变不了破机器。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解体共产党。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代表:美国在追踪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

国际“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南加代表戴纳·丘吉尔医生表示:中共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保守估计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因器官被杀害,比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已经越来越引起国际医学界的关注。DAFOH正在呼吁美国大学的器官移植科系要求来美进修学习的中国医生在不参与活摘器官的保证书上签字,并且已经有医生律师在追溯在美进修的中国医生是否曾在中国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

西人:你们中国人不关心自己的同胞吗?

英文《大纪元时报》编辑阿尔伯特·罗曼说,随着中共迫害法轮功进入第十四个年头,有关活摘器官和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施用的上百种惊骇酷刑正在被曝光。英文《大纪元时报》记者马修·罗伯森近日以报导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系列报导获得美国专业记者协会颁发的“卓越新闻报导奖”,强烈显示世界在关注。他同时反问:“作为一个西方人,我想问问在中领馆工作的中国人,这是你们的同胞,难道你们不关心吗?”

路人:法轮功学员真正显示了大智大勇的精神

一位在中领馆对面韩国中医学校学中医的丁先生晚上下课目睹了烛光纪念活动,为法轮功学员的宁静平和而感动。活动结束时,他没有立刻去取车,而是耐心等待法轮功学员逐渐散去才去取自己的车。“我等一等,让他们先走。”

期间丁先生主动用英文跟校警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他说:“最好让外国人了解活摘器官的事,这是人类社会最可怕最邪恶的事件。”

“法轮功是多么善良的组织,自动自发、安安静静、遵照美国法律举办活动。”丁先生来自台湾,他说他的大陆朋友一听法轮功就害怕,这都是共产党洗脑的结果,“共产党搞洗脑最厉害,从国共对抗开始洗脑到现在,我的朋友不敢听我讲法轮功,除了被洗脑,还有怕,她的家人还在大陆……法轮功学员真正显示了大智大勇的精神。”

最后丁先生说:“有思想的都支持法轮功。中共再厉害,它的爪子伸不到这里来。”

三退人数以每日五、六万速度增长

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代表李海伦说:随着江氏血债帮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内幕不断揭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站到了“真善忍”一边。每天有五至六万人声明三退。她同时呼吁:“面对巨变的形势,那些还受中共谎言迷惑的人,赶快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