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骑木方、骑木马、骑马扎子、坐板凳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共恶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随便找个什么东西都可以当成刑具,逐渐地就演变成一种酷刑实施下去。

骑木方

二零零零年八月,有法轮功学员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男所新收大队见到过一种木方。每根木方都是一巴掌宽一米多长,每根木方上坐三个人,有时骑坐,有时横坐。木方是硬质木材制作的,棱角分明,坐上去一会木棱就嵌进臀部的肉里去。坐着还好受点儿,可是要是被逼着骑上呢?特别是夏季里只穿一条裤子坐在木方上,大家想,那么宽一点,木方上的两条棱硌在臀部上真象坐在刀上一样。臀部割破了再坐上去,那真是钻心地疼痛。要坐到什么程度?一直到坐破后结疤了,再到最后磨出茧子不疼了。恶警看你不疼适应了,再变换新的方式来折磨。

骑木马

这是吉林省长春市奋进劳教所的酷刑。中共恶徒见大法弟子不放弃信仰,就找来一个将近两米长,不到两寸宽,一米多高的凳子,逼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地骑上去,然后在最后一个人的背上蹬一脚,人与人间的空隙靠实后,十几个人就全骑在了凳子上,双脚离地。恶徒们管这叫“骑木马”。一寸多宽的凳面,两条棱正好硌在臀部沟处,疼痛难忍,时间一长,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法轮功学员孙世斌经历过这种酷刑。

骑马扎子

马扎子是一种小型的坐具,人们时常也能见到。它是由两个长方形的木框交叉组成,木框的交叉孔中穿上钢筋或螺丝,上面绷帆布或皮条,可以合拢,便于携带。马扎子在黑龙江哈尔滨监狱就是一种刑具。骑“马扎子”就是把马扎子并成一条线,立起来两端着地,象骑马一样骑在不足三公分、中间还有螺丝备着螺丝帽的棱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恶警张久珊指使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刘忠利等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孙殿斌骑马扎子,并逼他头顶着墙,身体稍有动弹就打,直到后半夜。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李长安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犯人关德君以法轮功学员没规矩为借口,对李长安、吴平、刘贵福、李占斌、张淇、刘立强进行迫害。逼他们骑马扎子,把马扎子合上后,立着坐,象骑马一样骑着坐,两手放在膝盖处必须坐直,从晚上九点坐到零点,第二天早上四点坐到六点后开饭。

二零零四年春,法轮功学员袁清江被劫持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遭到骑马扎子残酷迫害。白天干活比骑马扎子要轻一些,可是恶警就是不让他干活,强迫袁清江一直骑坐在马扎子上。每天干活时都能看见他坐在车间里,由包夹犯人监督着。袁清江一坐就坐了十八天!还得摆姿势:两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两边侧伸。

坐板凳腿

坐板凳腿是河北省第四监狱的“发明”。监狱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编在一起,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班。攻坚班上,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犯人和警察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凳子腿上,腿还要散盘起来,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上不准动,动就挨揍。不久还限制饮食,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录像进行洗脑,有时还毒打。按犯人的经验,一般四天,人就开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溃了。王书军被“熬鹰”,骑在马扎子上,连续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头上被恶人打得伤痕累累。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还有另一种利用板凳腿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就是把方凳放倒,方凳的凳面、两只凳脚以及两脚间的横档形成一个长方形的空,四周是硬杂木组成的方框。几个壮汉把法轮功学员强制放上去,再用脚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踩进这个空,使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成V型,再揪住头发向下拉、踩住法轮功学员的脚,使身体成M型。

看似简单的工具却被中共恶徒用作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刑具,真是十分残忍。这说明让人最大程度承受痛苦的主要就在于实施酷刑的中共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