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招来的魔难在另外空间的可怕表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炼是严肃的。由于学法和修炼欠缺,去年十一月中旬,出现了一次非常大的病业状态。期间,我牢记师父的谆谆教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艰难的捡回了这条命。此时此刻,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师父所讲的:“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2]也更深地理解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一)

去年十一月八日,邪党所谓的十八大召开了,电视里一直播放着这类专题报道,我也稍带着看了几眼,我不是关心邪党的政治事件,而是冷眼旁观是否有新的罪恶出现,特别是看到台上坐着的江魔头,我就想仔细的瞅瞅这个魔头的面相有啥变化。这时,突然感到一股阴风多次刺透我的全身。过后我才感到旧势力在虎视眈眈,任何一个不好的念头都会被其钻空子,成为迫害的借口。没过几天,我就出现了病业,就开始发起了高烧浑身发冷出虚汗,有时浑身象被浇了冷水似的直打颤,即便如此我仍然参加集体学法,整点发正念。

由于身体的病业状态和邪魔的干扰,总感到发正念的威力不足,学法也不够入心,第三天终于被病魔击倒了,迷迷糊糊進入了梦境,不知被谁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晃晃悠悠看到远方出现了万道霞光,随后天上层层层层的佛道神,身着五彩仙衣飘落到我的床前。有一位神,我倍感亲切,慈祥的面容,身穿金黄色的袈裟,向我不停的打着大莲花手印。我只感觉有无限的玄机奥妙却不知具体是何意,他对我笑了笑伸出手指来,指向我的身躯。这时,我迷迷糊糊看到一股黑气从我的头顶冒出来,慢慢这股黑烟里形成了一副吓人的面孔。“啊,这不是罪恶滔天的‘江魔头’吗?”正张着血盆大口恶狠狠的离我而去。

此时,我才明白先前那股侵入身体的凉气,那是因为我看了几眼邪党电视招来的,是师父帮助弟子驱除了体内的邪灵因素,我所承受的已经是少之又少了。恶梦惊醒后,我不停地发着正念。

(二)

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又慢慢進入了昏睡状态,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飘啊,飘啊,飘到一个漫无边际荒无人烟的沙漠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当时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让恶鬼带走,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我打起精神一直往前走,当走到一座山脚前时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此时,看到山顶上有那么多野兽,有豺狼虎犳和一些似狐非狐的怪兽,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似乎想一下把我吃掉。就在这惊吓之时,面前的山体突然裂开了一道缝,啊!终于有救了,我拼命的往出走,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仍然心惊肉跳的往出闯。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胸部好象有人在拽,我低头一看,啊,我的胸前挂着一块肉,一头大猪和一头小猪正咬着那块肉,我顾不上身体上有什么感觉,是疼还是惊吓,就想赶快往回走。当返回到山体的裂缝口时,一看身上挂着的那块肉不见了,不仅没感觉一点的疼痛,反而倒轻松了许多。

惊醒后我慢慢的梳理了一下刚才的梦境,顿然悟到那块肉就是我身上的病业,是师父给我把病业摘除了,当我再次闭眼休息时,那些可恶怪兽仍然浮现在眼前,个个张牙舞爪,穷凶极恶的望着我。一会有个象猫一样的怪物,它的耳朵很长,突然,猛的一跳扑在了我的被子上,我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拉不动被子。于是我心里一个劲的默念发正念口诀,才硬是起身立起了手掌,同时从梦中惊醒过来。

(三)

第二天晚上睡觉,看见空中站着一个人,用一根我们缝衣服的白线,把我的头皮和一根鱼竿连着,拉着我在一座桥上面爬着走。大桥两边站着好多人,双手拿着三角尖石纷纷向我身躯猛砸乱打着。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碎了似的,不一会儿,我就坚持不住了。正要倒下时,有一位面貌慈祥身材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飞来的尖石,这不是师父又是谁呢。醒来后全身筋骨好象断裂似的剧痛,头骨用手一摸好象裂成碎块似的疼痛。虽然如此,这也是我表面身体承受的一小部份,更大的痛苦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又有一次,旧势力用我们吃的,柚子瓤似的东西,把我捆住了。我一下就没有了呼吸,这时又是师父把柚子瓤似的东西,从我的胸部都拉断我才呼出气来。我醒来后,看见自己的左小腿肿的很厉害,快跟大腿一样粗了,都快出血啦。用手一摸,非常烫手。这时,我的心跳的也非常厉害,从衣服外面就能看见一起一伏的跳动,心跳的幅度好象带动着身体都在颤动。这种心跳让我感到一种极度难以言表的痛苦,这种感受到的病苦,似乎达到了我身体承受的极限。我用大法赐予的正念同病魔抗争着。

(四)

几天以后的梦里,魔头把我带到一个黑海前,从海面上漂过来一个石头莲花碗,碗里有两粒象花籽一样的小油石头。魔头指着碗对我说:“你记得吗?”我说:不管我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得跟我师父回家。之后的几天里,身体虽然逐渐好转,仍多次梦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这一次梦到一个身穿黑衣服的大汉,突然来到我的床前,一句话也没说,一下张开衣服,我一看是一张黑色大网,仿佛要把我网走,我强打起精神,赶快跟它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的话音刚落,那个黑乎乎的怪物一下就没了。

又过了些天,我又梦到我在一个滑梯上,滑梯上下都是吵吵嚷嚷的人。我往下一看,滑梯下面是一台很大的绞肉机,上面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滑,然后掉進了绞肉机,肉和血搅成一片。非常吓人。当我往下滑时,突然感觉有人推了我一下,我没有滑下去。后边的那个人随后滑了下去,滑下时他还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掉入了绞肉机,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我被眼前的惨状吓醒了,醒后一身冷汗。妻子被我惊醒了,忙问我说:“你怎么了,没事吧?”我定了定神把梦中的事告诉了她,妻子高兴的说那个推你的人就是师父啊!是啊,是师父又一次在生命的关头挽救了我。当时很想对师父说句感恩的话,可嗓子眼一下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两行热泪从眼角涌出来。

这么多天来,我认真的想着自己,自己有许多不纯净的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要放下自己的观念,配合整体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操一份心,多一份欣慰。

以上是这次我闯病魔关的过程、一点经历和感悟,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