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四二五”事件的起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四年五月十三日喜得大法。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以他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洪传全国,有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功。下面说说我亲身经历的“四二五”事件。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所谓的“院士”何祚庥为配合罗干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用不实的例子诽谤法轮功,意图制造事端。我们认为有必要向该杂志编辑部澄清事实真相,希望编辑部能消除该文章造成的恶劣影响。

四月十二日,我们部份法轮功学员找到编辑部的编辑和秘书,向他们说明来意,并用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变化、性格的改变、心性的提高,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的修炼体会,向他们介绍法轮功是正法,是高德大法。希望他们能消除该文章造成的恶劣影响。他们当场表示:“我们当时采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用‘院士’这块牌提高杂志的知名度,没有别的意思。你们提出的要求我们可以考虑,但要请示教育局,你们明天上午来听信吧。”我们以平和的心态走了。

四月十三日上午我们又找到编辑部,接待我们的不是昨天的编辑和秘书,而是天津市公安局的人。我们一进去,他们态度强硬,以势压人,根本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我们一看,感到压力很大,知道不会谈出什么结果,就出来了。天津市塘沽、汉沽、大港、四郊(津南、北辰、西青、东丽)、五县(宝坻、蓟县、武清、宁河、静海)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这篇文章后,也纷纷赶到教育学院,他们进不去编辑部,只能在校园道路两边空地上坐着。有的学员还帮助把道路及两边的垃圾、纸屑、各种废弃物品清理干净,学员平和、安静的坐在路边,行人、车辆畅通无阻。教职员工看到后称赞法轮功学员道德高尚、纪律严明,现在世上少有,难得一见。上千人坐在这没有打闹嬉笑,安静的坐在那儿。

四月十二日到十四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到教育学院的有上千人,大都来自塘、汉、大、四郊五县,急需要解决学员吃饭、喝水、上厕所的问题。在教育学院马路对面,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开的饭馆,他无私为大家提供方便:二十四小时流水不断,大门敞开着,随到随吃。两菜一汤,主食有米饭、馒头、面条。每人、每餐只收一元钱,喝水、上厕所免费。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广播中喊话:“现在开始清场,希望大家自动散去。”一声令下,防暴队员开始清场,他们将法轮功学员划分成片围起来,一片一片的清除。对老人他们爷爷奶奶的叫着去搀扶,但谁都不忍离开,总想等到合理的答复。他们对中青年学员则是拳脚相加,连拉带拖,赶不走就拖着走。拖到中巴警车门口,一人抬脚,一人抱头往车上扔,我们学员真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学员被打得受伤流血,还在不停的向他们讲真相,装满一车就开走了。先后抓捕了四十多人,到晚七点抓捕仍在进行。

不知谁喊了一声:走!到市委、市政府去!我们就扶老携幼一个接一个连续不断的象一条长龙向市政府方向进发。公安部门沿着我们行走路线逐一照像、录像,把我们的行踪记录下来。

防暴队员们分乘几辆大车,早晨一到达市政府,就在市政府周围架好机枪,把市政府保护起来,我们走到时被阻止在马路对面,去不了市政府。我们只好面对枪口,在另一条马路边空地上坐下来。因为我们修炼的是大道无形修炼方式,想修炼你就来,不想修炼你就走,没有记名册、没有组织、没有领导,所以谁都不知道谁。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亲如一家,互相照顾、互相帮助,彼此心心相通。为证实大法,我们互相鼓励,从八十岁的老人到怀抱婴儿的母亲,大家都能以法为师,在真枪实弹面前毫无惧色,无怨无悔的、静静的坐着,背诵师尊写的经文,背诵《论语》、背诵《洪吟》、背诵《转法轮》,大家毫无困倦感。

到晚上八点,防暴队员把通向市政府的所有路口都封锁了,车辆、行人都得绕道而行。我们被堵截在市政府前枪口到各封锁的道口中间,进退不得。他们画地为牢,把我们囚禁在一个露天大监狱里。我们谁也不害怕,不断的背着《论语》、《洪吟》、《转法轮》……

四月二十三日晚十一点,防暴指挥部有人出来喊话,要求法轮功学员派代表与总指挥谈判,否则,到十二点你们还不散去,后果自负。时间不停的一分一分的过去,十分、二十分过去,无人搭理他们。我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从土改、镇压反革命、取缔会道门、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六四”血腥镇压,直到迫害法轮功,都是靠采用“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来维持它的政权。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对老百姓的生命从来不当回事,杀人如麻,这次又想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

防暴队这些二十多岁的无辜小生命在邪恶控制、指挥下对大法学员动手,将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我必须阻止他们这么干。我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没有私心,没有怕心,跟着喊话人进了指挥部。

指挥部是个套间,外间约一千平方米,对着进户门有一张写字台,台上无任何物件,西边墙上贴有一张办案条例,东边靠卫生间门口有一张条椅,条椅上坐着一位六十多岁老汉,写字台后面站着一位不到四十岁,身高在一米八九,体重约一百公斤左右。套间里顺着门摆了一张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位文质彬彬的军官,身旁站几个下级军官,桌上摆两部电话。我一进屋就听到外间的大汉高声音大嗓子在那训斥人,旁边老汉坐条椅上一声不吭。我问:“谁是总指挥?”他仍用大嗓门与我说话。我让他先平静下来,大喊大叫解决不了问题。他真平和多了。他问我:“大娘你有事?”我说:“我是自荐的法轮功学员代表,是来协商放人的。”我问,“你们把我们学员抓捕到哪去了?”他说:“这个不能告诉你。”我问:“你们对他们有没有殴打伤害?”他说:“没有。”

我说:“我们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处处做好人,你们凭什么抓捕他们?”他往墙上指,“就凭这个,这是国法,我姓马,我现在就代表国法。”我说:“你们抓捕法轮功学员是犯天法!”他说:“只要你站在这块国土上,我这个国法就要管你们天法。”我说:“这是痴人说梦话,妄想!”他问我:“大娘,你到底干啥来了?”我说:“我是自告奋勇作法轮功学员代表来和你马总指挥谈放人的事。”他说:“只要你能动员你们的人全部离开这里,我可马上下令放人。”我说:“你说话算吗?”他拍着胸脯说:“当然算话。”我说:“我们法轮功是大道无形的修法,没有组织,没有领导,我只是一个大法学员,我只能把你的承诺转告大家,由大家自己选择。”

我走出门,他们给我一个话筒,我把谈判结果告诉大家,希望互相转告。大家为了救回学员——我们的同修,大家纷纷起身,陆陆续续散去了。

我们散去后,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已介入此事,没有北京授权,抓捕的人不得释放。我再一次体悟到中共邪党靠欺骗手段维护政权的邪灵本质。

以上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四二五”起因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