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悟法理 放下多年的积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早晨上香,无意间发现燃烧中的三炷香中间的一炷比其它两炷短了一大块,看留存的香蒂是香根部份烧掉了一大块儿,非常明显。我感到师父在点悟我什么:根子上的问题,是善不够?还是真和忍哪方面没做好? 奇怪!

吃早饭时,感觉自己气儿不顺。看丈夫整天在家玩游戏、看电视,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劝他出去赚点钱,他还是无动于衷。多次交涉不通后,气就不打一处来,丈夫一看苗头不对,溜走了。

我一个人开始打扫卫生。打扫到公公偶住的房间时,刚好碰到墙角放着的拐杖,那是前几天我给公公买的。“怨恨”和“不平”冒出来了:我总想让你们好过,可你们总给我找别扭,专门让我不好过。好心好意给你买个拐杖吧,明明是新的,老爷子偏说是旧的,非说是我爷爷用过的。想到这儿,恨不得把拐杖扔到楼下去才解恨。但想想这又何必呢!这么较真儿干啥!随后把拐杖送到小库儿里,眼不见心不烦。

下午出去讲真相,一连三伙儿人都躲着不听。我刚讲人家就要走,干扰很大。找自己,想起来可能和早晨的事有关,感觉是自己带的场不好,带有怨恨,不够善。于是发了一会儿正念,稳定稳定情绪继续讲。

讲完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紧接着又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士坐在了我旁边,她姓“方”,我们聊的很投机。原来她曾经是一个乳腺癌患者,八十年代做了切除术,十年后再次复发,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病理切片结果却是良性的,这让她转悲为喜。然后她又给我讲述了她婆婆当时担心人财两空,不让丈夫去医院照顾她,放弃给她治疗,甚至扬言给儿子重新找媳妇等等,做了诸多对不起她的事。听到这儿,我说:“姐姐你别记恨她。”她说:“你说对了,我真的没记恨她。反而在婆婆得脑血栓的时候,把她接到家里来伺候她。”后来婆婆痛哭流涕的向她道歉,忏悔当年的事,感觉对不起她。听完她的故事,我很感动,并给她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真的能做到不计前嫌,善待婆婆,得了大福报,这才是你能如此幸运的真正原因。”她非常赞同我的观点。

原来她早就知道大法真相,已经得了大法护身符,每天都带在身上,非常认同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帮她补做了三退,她很想看大法书,学大法,并说丈夫也支持她,让她寻找修大法的人教她炼功。我由衷的为这个真正得救的生命高兴!感恩师父慈悲,给这个可贵的生命一次次机会,能延续到今天听闻真相,真是缘份不浅哪!

回家的路上还在感慨:方女士没有什么形式上的信仰,但她真的做到了“宽容和忍让”,这一点我自愧不如!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是得法破了迷的人,我告诉人家,不要记恨婆婆的不好,我都做到了吗?在外边跟谁都笑呵呵的,回家跟家里人就不依不饶的,非得较较真儿。我真的做到宽容家人的“不对”或“不好”了吗?回答很干脆:没有!过去公公受邪党蛊惑,去派出所“举报”我,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我鄙视过他,内心恨过他,这个“恨”现在虽然很淡,但还没有完全放下。因为我八十多岁的父亲从几千里外来我家,住公公住的那张床。公公不和我们一起生活,偶尔小住,但他担心我父亲不走,抢了他养老的地方,故意到家里来挤着住,甚至撵我父亲走。父亲离世后,我恨过他,怨他自私。

二零零四年,公婆的房子拆迁,我把自己名下的房子倒出来给他们住,他们住来住去非逼着我把房子卖给她女儿,因为这事,把自己妹妹也得罪了,我恨过他。

二零零六年,我搬了新家。一直想把师父的大法像请出来供奉。琢磨来琢磨去感觉摆到公公住的小书房里挺合适。公公因此而到处宣传,说我挤兑他,以后再也不来我家了。因此而耿耿于怀,我记恨他,直至现在,表面什么也没说,内心较劲儿。他来与不来,我该干啥还干啥,明显冷淡他,疏远他,没有了先前的热情,感觉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恭恭敬敬对待你,你非得鸡蛋里挑骨头,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所以现在好赖我也不理你,采取人的办法“冷处理”,敬而远之。

公婆都是医生,爱干净,有个性。尤其公公,在我看来很自私。对他的行为习性很多地方看不惯,最让我瞧不起的是他的“女人气”,我对丈夫和他的“女人气”常常是嗤之以鼻,从心里往外反感!观念根深蒂固。这个观念左右了我真正认识、看待这个生命,忽视了当初他们也是冒着天胆一头扎進来的高级生命。我作为一名修炼十几年的老弟子,这些东西早就应该放下了,常人观念却始终认为的确是他们本身有毛病而不肯改变自己、修自己。

“你总是抱着气呼呼的态度,总想争一争,斗一斗,那好事在你面前也会做坏了。我经常看到有些人得理不让人,当他抓住理的时候,他可抓住治人的东西了。同时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件事情看不惯,就拨弄是非,有时你看不惯的事情不一定是错的。”[1]

师父看我不悟,在我成稿查找有关资料时,怎么找也找不到想要找的内容,这段 法却一下子跳到眼前。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看完师父这段讲法,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着急,这些年来,可不就是这个状态吗?得理不饶人的?

对公公的怨,稍有一点事儿,陈芝麻烂谷子的就翻个底朝天,总觉得他们对不起自己,不能用修炼人的心态体谅和宽容别人的不足,不能包容别人的缺点和错误。心性没得到提高,始终在人理儿上打转转。

对别人付出了,对别人好的时候,也是有条件的:非得让人家认可自己好。一说不好,心血冲头,立刻就炸,就受不了了。然后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开始横眉冷对,既伤害自己又伤害别人。比如:老爷子住院闹肚子把裤子弄脏了没得换,丈夫打电话让我给买内裤。我考虑老年人都愿意穿松口的线裤或袜子,不卡脚脖子,于是乐颠颠的买了两条送到医院。老爷子看了一脸不高兴的说:我什么时候穿松口的线裤啊,我要紧腿的,你去退了吧!不管我怎么用心,很难让他满意,怎么做都不对。其实都是磨炼自己耐心、增加容量的好机会,我却一次次用人心把提高的机会错过了。
看丈夫在有些事情上和稀泥,更来气,明明是你父亲不对,你怎么就不能站在公正立场上说句真话实话呢!即使钱财、利益吃了亏,嘴不能吃亏,非得掰掰理儿,你得承认我吃亏了,你得说我好。求名的心弄得自己心力交瘁,很苦很累。把常人中的是非、对错看得比提高心性、长功还重要。

还有“阴阳反背世风伤 堂堂男儿无阳刚” 是天象变化,人能轻易改变得了吗?如果他们的元神是女的,表现象女的,那能轻而易举的改变得了吗?或者是帮我去执著心的。“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 贤惠秀美风韵无”[2]党文化扭曲了大陆女人的做人标准,逞强好胜,“斗”字诀延伸到每个家庭,说话高声大气。这些恶习自己都有,讲真相时笑吟吟的是把执著藏起来了,回家一旦触及到不让碰的执著时候,就守不住了,也就是说,这些不好的物质因素活在自己空间场里,在没有彻底去干净之前,时不时的就跳出来。现在看来修了这么多年都是假修,尽帮着修人家了。

想想公公这些年曾经带给自己的这些“麻烦”,其实都是好事,只是自己不悟,没有把常人中不好的事当成修炼中的好事,没有象同修那样把常人给造成的“苦难”当成“送礼”的,把“送礼”的一个劲儿的往出推,傻透了腔儿。

观念转变过来,都是争斗心、妒忌心、记恨心、瞧不起别人的心闹的,是这些不好的“心”在发挥作用。真正从法理上明白了,哪里还会有气呀?现在每当冒出看不惯他们的念头时,我就想:“妒忌心”你又冒出来了,我可不再上你当了,你死吧!每当翻出他们的种种不好时,我就想:“怨恨心”你死吧!我得听师父的话,无怨无恨,不能再听你的了,你死吧!只要意识到了,就排斥它,清除它。

过去因为和公公的过节,也多次找过自己,都没找到根儿,今天似乎找到根儿了。没想到是“瞧不起他的心”阻碍自己真正认识这个生命,救度这个生命,没有想到他被邪恶利用才是最可怜的生命;没有想到他们是在成就我。

一切变异的都将在正法中归正,首先归正自己。发正念清除党文化余毒,改掉恶言恶语恶声恶气的恶习,善心善意善待别人,扎扎实实按照法的标准真修、实修。

谢谢师父慈悲!想尽一切办法帮弟子提高。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操心了!!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