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迫害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有一次在省城发真相资料,被五个蹲坑恶警绑架,我正在发送真相资料时,突然从四个方向射出五个手电筒光照在我的脸上。五个恶警围着我,从我身上搜出几份真相资料,一个恶警尖叫起来:“就是他——‘法轮功’!”那个尖叫的恶警先打我,随即其他几个恶警狂风般的轮番打我,凶狠的拳打脚踢。我没有惊慌,身体象抱轮一样站在那里不动,稳如泰山,心里不停发正念,只觉的全身有像触电一样的膨胀感。

打了将近二十多钟,五个恶警各自站着上气不接下气,累得打不动了。一个恶警说:“这小子怎么这么经打呢?莫非炼法轮功真的有师父保佑?”恶警似乎明白了什么,有点害怕了。有一个恶警害怕的大叫一声——“不要打了”。有一个恶警走近来对我说,不许说他们打了我。我不配合他们,只是看着他们可怜,为他们难过。当时五个恶警猛打我的时候,我只觉得整个身体仿佛在万花筒里高速旋转,有一种很祥和的感觉,又很振奋。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

面对邪恶迫害,我一直保持冷静慈悲的状态,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守住大法弟子的形像。随后恶警把我绑架到省市公市局,两个警察头目不停的问我“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哪里人?”我什么都不说,只是不停的发正念,消除邪恶。问到下半夜二点多钟,看我不理他们,完全不配合恶警,他们熬不住了,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法轮功,把我绑架到监狱。在没有被恶警绑架之前还有防备心理,有压力感,真正接触到恶警后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慈悲的对待,不停的发正念,在正念状态时全身很振奋,真的一点都不怕,我悟到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

下半夜三点多钟转送進监狱,那个接管的警察问那押送的警察,“押送材料呢?什么名字?”那押送的警察讲,这个老顽固根本不配合,什么都不说,没名字就照领导写的姓名叫法轮功。

我被绑架送進号子后,牢头指定我在尿桶下睡。我在尿桶旁边打坐发正念,背《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背《洪吟二》〈师徒恩〉:“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不知不觉一股甘甜的香味扑鼻而来,好像世间从来都未闻到过的香甜味。我悟到当正念足时,会進入另外空间。我坐在尿桶旁边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用绝食来反迫害,证实法,反思自己,冷静的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有漏,学法不深,精進不够,与师父的要求、按炼功人的标准还相差很远。前天跟一同修讲,找个时间不带钱粮,云游式的到世间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白天饿了就讨饭吃,人家不给就饿肚子,不怕吃苦,夜了就到牛棚中借宿,动了那种想吃苦的念头,所以就被邪恶钻了空子。绝食到了第五天,恶警指使牢头对我灌食,没灌成。

其实绝食到了第二天、第三天肚子很饿,有发烧感,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在正念正行中,我坚定的走过来了。想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放下生死,想师父的慈悲苦度,舌尖一股甘甜液往下流,非常舒服。有时一股热流从上到下贯通全身,美妙至极,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灌顶,净化身体,才能抵御邪恶的迫害。绝食到了第八天,全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皮肤干燥干裂,身体瘦了三十多斤,皮肤象冬天的干树皮一样的裂缝,干燥无水份,非常粗糙,但仔细一看,干裂的裂缝中透出光亮的嫩皮肤,特别好,细腻明亮,无痛无饿一身轻,非常精神。

到了第九天,监狱上报了省公安厅。第十天来了十几个人進到监狱,有警察告诉我,省公安厅和政法委的领导来了,我也不理睬他们,也问不到什么,完全不配合邪恶。有一个领导指使医学专家对我检查后对领导讲,“那个人如果不赶快调养的话,会有生命危险,已经脱水非常严重了。严重脱水会导致皮肤干裂粗糙,最后会干枯死亡。”那个领导听了那医学专家的话后对我说,你开始進食调养吧,其实你没什么,本来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家,你放心不会再关你了。我利用他们让我调养的那段时间,抓紧向同监狱的犯人讲真相。

一个安徽的犯人听了我讲法轮功真相后,开始靠着我旁边睡,一天半夜后他拉着我的手摸他身上藏着一把尖刀。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对着我的耳朵说,前段时间因偷东西被抓進来了,他被这里的牢头打坏了,全身痛呼吸困难,知道自己活不多久了,他这次是故意犯罪带尖刀進来杀牢头的。他告诉我,先找机会杀死牢头,报了仇后准备自杀。“这些天来听你讲法轮功真相感动了我,我就告诉你实情”。我劝他不要做傻事,要活下去,按照宇宙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你就什么都能放得下。我告诉他每天时时刻刻心里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几天下来他感到舒服多了,伤痛也好很多。从此打消了他仇杀牢头的念头。他非常感谢法轮功真相化解了他的仇恨,他准备半个月期满后出去一定要做好人,会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化解了对牢头的仇杀后,牢头也对我改变了态度,也不向恶警报告我的情况了,还主动接近我,当我给大家讲法轮功真相时,牢头还安排人看守门口。如果警察来了,就发“咳”声大家就散开坐,等警察走开了,大家又坐近来听我讲真相。我告诉他们出去后一定要做好人,常记住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

到了一个月的时候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回家了。

我深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责任重大,要想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不断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按真善忍的标准对照自己,修炼自己,正念正行,在修炼的路上才不迷航,才能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在证实法中的一段经历,有不在法中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