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工程师感悟大法超常 讲真相救同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

一、得法前后身心变化的两重天

我今年七十多岁,退休前是一名水力学工程师,因一九六九年产后大出血,身体抵抗力差,导致经常腰疼、失眠、感冒、畏寒,一年中有半年捂着热水袋,不然就感冒,打针、输液,中药進补、人参、鹿茸都用过,随着病的拖延,肝大、肾虚、膀胱炎也先后冒出来了,二十多年的苦难苦不堪言,七十年代,为了祛病健身,我接触过别的气功,感觉来得慢,不了了之。

一九九三年三月,本市气功协会邀请师父来传功讲法,我和女儿一起去听了师父的带功报告,师父介绍法轮功是佛家高深大法,大道至简至易,叫人修心性,做好人。听了师父的报告就感觉这才是我寻觅的好功法。接着,我和女儿参加了师父办的学习班,十天下来,我完全象换了一个人,身上的热水袋取下来了,饭量也增加了,凉食物也可以吃了,体力、精力也好了。

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脾气也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以前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烦老伴做事不如意,烦孩子不听话,骂老伴、打小孩。得法后身体好了,知道了坏脾气得改。有一次,又随口骂了老伴,开始后悔,就向老伴道歉,当时老伴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我。由于我得法后身心变化两重天,老伴随后也走入了修炼。

一九九四年,我单位组织职工体检,我自知师父给自己身体调好了,没病了,但为了证实法,我就参加了。给我检查肝脏的医生以前经常给我看病,知道我的病情,但这次用手触摸检查了三次,都没摸到肝脏(以前有大于二厘米的肿大),医生很是奇怪,自言自语“这是怎么回事呀?”旁边的同事说:“她炼了法轮功。”这位医生说“太神奇了!”轮到给我检查心脏的医生,也同样反复几次都没有发觉心脏曾有的声音和病变,这两位医生都感到奇怪,他们认为,象我这样的病症,是不可能变好的。我跟他们说,中西医都治不好的病,我炼法轮功都炼好了,还有呢,我告诉他们小指边的血管,以前由于经常静脉注射,约有二厘米长度变硬了,炼功一年半无意中摸到此处,发现变软化了,这也是奇迹呢!现在医学根本无法解决的难题,佛法修炼都解决了。

二、证实大法是超常的

一九九六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大家在外面租用的地方集体看师尊讲法录像,还有半个多小时才能看完时。外面突然狂风大作,乌云滚滚,坚持看完录像后,电也停了,整个城市陷入黑暗之中!马路上漆黑一片,旋风将纸屑、塑料袋吹到空中飞舞。修炼前,我是一个胆小的人,这样的夜晚绝不敢在外面独自一人。而此时,我一点也不害怕,脑中还回荡着师父的讲法声,很快就走到了家,上楼后用手摸门,摸不到锁眼,心中着急,突然有一束核桃般大的鱼白色光刚好照在锁芯上,我赶紧开了门,心里无比感激师尊的呵护和鼓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非法抓回当地,关進看守所。由于派出所故意不通知家属关押地点,致使家人三次都未把棉被送到。当时半夜十二点钟,把我送進监室,犯人们得知来了一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婆,她们还是重新起来铺垫好,让出一个位置给我,并让一个年轻姑娘和我共盖一条棉被。在北京时,警察一个月不给我棉被,让我天天晚上受冻,被子、垫褥都很单薄,刚一睡,盖得还严合,稍一翻身,不是盖不住背,就是盖不着胸,有时冻醒了,我就背法。到第三天奇迹出现了,不管是晚上还是中午,只要一躺下,从下腹到整个前半身就发热,盖上一层薄被,也不觉冷了。

白天,我抓紧一切机会向这些人讲大法真相,讲大法如何使身心受益,如何利国利民,澄清电视、报纸的诽谤,当时就有两个人表示出来后要跟我联系,学法炼功。

三、讲真相 责任重大

我从事水利学科学试验工作,生活和工作在一群知识份子中,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后,毛××打掉了知识份子的脊梁,他们有思想却不敢言,共产党几十年的暴政,许多人更是胆颤心惊,生怕灾祸临头,慢慢养成了一种奴化人格,全然没有了知识份子对社会的责任感,明知三峡工程弊大于利,全院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共产党用暴力和谎言统治下,又加入了利益诱惑,用金钱堵住知识份子的嘴。把科学彻底沦为政治的奴婢和打人的棒子。

记得前几年在住宅楼发真相资料后,一下有二十几个人打举报电话,院保卫处的人马上过来调查,后来我见到一位熟人,问她看了真相资料有什么想法时,那位熟人竟然说:“看了你发的那一片纸,难道就不相信党和政府吗?”

回到家中,真是心痛,深知法没学好,发真相资料没有针对性,没解开这些人的心结。我反复学习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师父在回答学员提问时说:“有人在江上拦一条坝,在河上拦一个坝,发电,改变人类的用电,解决能源问题。其实他就拦腰把那个河斩开一样,象人、一个生命一样,因为河它也是生命啊,任何一个物体不都有生命吗?说人要拦腰给他断开,他会啥样了?因为那河流它太大,它的时间和人的时间不一样,你看不到它马上的变化,但是它在死亡,它在慢慢的死亡。它的死亡过程比人要长,要几十年的,或者上百年。不是提出要改造山河、改造自然吗?改造自然就是破坏自然,改造山河就是破坏山河。神造的一切都是有序的,神的眼里看天地与人不一样,对一切的均衡安排的非常好。人只能善利用,不能够破坏。”[1]

我从法中领悟到讲真相要讲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身边熟悉的事情,再引入主题,破除他们头脑中无神论观点和被共产党混淆的价值观。

中国古代有一个成功的治水工程叫都江堰,都江堰水利工程位于四川省岷江灌县,距成都五十五公里,是由李冰父子在公元前二百五十年率众修建的,它由鱼嘴分水堤,飞沙堰、溢洪道,宝瓶口引水口三大部份组成,这三项工程巧妙配合,互相制约,收到了引水灌田,分洪减灾,兴利除弊的作用。两千多年来都江堰水利工程一如既往地滋养着天府之国。

都江堰水利工程为什么能经久不衰呢?一个重要的治水思想就是因势利导,与水为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不在于驾驶和控制河流。因为河流也是有生命的,不能将它拦腰斩断。共产邪党窃取政权后,在无神论思想指导下,它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它要改造山河,使中华大地遭受到空前的蹂躏,全国各大河流没有不建坝的,河水没有不被污染的,水土没有不被流失的。黄河上的三门峡工程一建成就成为一个死坝,泥沙排不走,渭水一小涝,就酿发洪灾。

理顺思路后,我就面对面跟我的同事讲真相。举出都江堰和三门峡工程这两个正、反例子,再说明三峡大坝所带来的危害,他们都能接受认同。接着说明共产党在所有重大问题上都是钳制舆论,一边倒的宣传,达到全民洗脑的目地,使你“理解了也得执行,不理解也得执行。”从而掩盖他们蹂躏中华大地,毁灭中华儿女的罪恶目地。

在找准切入点后,引起他们的共鸣,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也就是顺理成章了。我从一个药罐子变成了无病一身轻,堂堂正正的修炼人,就足以粉碎“1400例”的谎言。最后我还把事先准备好的《九评共产党》书籍和神韵晚会光盘送给她们,她们都乐意接受,并做了三退,与我友好告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