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执着那土做的衣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想把我过了一年多的一个难关和大家交流一下,希望能对在长期过不去关中苦恼不已的同修有个借鉴吧。请原谅下面字里行间还放不下的执着,或者有意无意证实自己的心。

二零一一年底,我“无意”看了一个侦探片,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反反复复的消沉。执迷于那个片子,相关的小说,和那个国家的文化。这种消沉让我学法不能入心,天天手痒反复看相关的东西。二零一二年去那个国家做神韵报导完后做了个简短的旅行,更多的“回忆”潮水般袭来。其实我看不到自己的前世,就是情很重,觉得自己一定在那里转生过。后来就算不看这个片子,对电影和那个国家的电视剧的执迷也一直没有断,所以断断续续的一直喜欢看这些东西,浪费了很多的时间。而最糟糕的是网上有很多小说,是非常变异的,我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这些常人的东西对有的同修可能是可有可无的,可能为了证实法也需要看一些。但对我来说,那种沉迷,能让我置身于两个世界: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或者做的项目的时候,觉得自己还像个人样儿,独自沉迷于那些东西的时候,就如同在一个混混沌沌的世界中醉生梦死。

多少次想戒,象戒毒一样,有时候项目比较忙的时候能消停两天,回头又能上瘾。“戒毒”就是常人的做法,象小道修炼,不得法,只能干耗。就象开天目,提高层次就是一步之遥,不提高层次,就是十万八千里,跑呀跑呀跑不到头。我感觉自己过这关,就是用最慢的办法干熬,傻跑。可是该怎么提高心性呢?谁都说这是“情”,我也知道,可太笼统了。

我每天都和父亲一起读法,周末也去集体学法,可是老走神,学進脑子的没几个字。对自己说我不要走神,刚说完,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过了大半年,我突然意识到,我其实相当于已经大半年没学法了。可是由于每天都在走形式,我一直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严重!去年秋天曾经花了几天时间换个环境专门学法,之后除了平时正常学《转法轮》,周末都把九讲从头到尾读一遍。学的真的很认真,有些起色,可坚持了几个星期后又不行了。我对自己已经失望透顶,也求过师父,还是那样,消停两天又不行了,仰天长叹:“自作孽,不可活”。

今年初,我父亲过了一次生死关,命是师父捡回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自己过不去的关,和爸爸这一关其实很类似,只不过要的不是我肉体的命,而是修炼人的命:如果我遇到其它魔难,哪怕出于不够纯净的心,我肯定会加紧学法炼功。可是沉迷于电视和过去的种种,却能消磨我的意志,让我拿不起书来。“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1]那些邪恶看的很清楚,就用这种最“有效”的方式来让我没法修。

可我悟到了也没长進多久,消停了两天,又开始循环。这种疯狂开始转移到北宋的武侠人物,还掺杂了很多现代人搅和的变异的情。我甚至开始想,这才到宋朝,我要是执着自己生生世世的转生,前面还有那么多朝代呢,啥时候是个头啊?

前不久去另一个国家参与报导神韵之前,这种执着到了顶峰,天天哭,哭得心里都是疼的。通常这样比较重要的项目开始之前,我都会尽量让自己保持良好的修炼状态,可这次直到我上飞机了,还放不下手里的小说。直到演出开始当天,我才停手。

因为在那里不用采访拍摄,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节目。我对自己说:“看演出的时候什么也别想,就交给师父吧。”虽然念头不纯,可师父帮了我。最后一幕,我羞愧的看着师父的法像出现在大幕的时候,出人意料的,师父笑吟吟的看着我。

和当地学员一起学法的好处是,他们的语言很长,就算走神,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回头反复看,学着学着,眼泪就下来了。晚上第二场演出开始之前,我删掉了手机里的小说。

今年的演出,我基本上都是上半场从头哭到尾,下半场基本不会流眼泪。“是啊,就是那样的,无论转生到哪里去了,他记忆还在。就象这个电插头一样,一插通电了。”[1]可那天我突然意识到,对常人来说是通电的插头,对修炼人来说,却可能是障碍。

我记得从前看过一篇交流,说她看到自己以前转生过的一个生命,很苦很可怜,一直在那里,也干扰着这个大法弟子,后来大法弟子善解了她。我之前也有这种感受,真的感到那个生命被情伤的很苦,很可怜。这一次不再停留在感受上,我悟到从前转生过的生命,他们在历史上留了名,他们还是活的生命存在那里!他们虽然奠定了正法需要的文化,可如果没同化法也是旧宇宙的产物。我执着他们,他们就干扰我。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里面讲了思想的来源。这篇讲法我今年看了很多遍,也都看入心了,可直到这次从那个国家回来,我才意识到我执着的这些根本不是我。是后天的执着与观念,被层层各种生命加强,放大——我苦了那么久在苦什么?压根儿就不是我啊!

“神最瞧不起的生命就是这个生命找不到自己,做什么都正念不足。找不到自己,讲话言不由衷,做事走极端,没有自我,你说度谁啊?哪个是你哪?神最瞧不起这样的生命。这样的人虽然走進了大法弟子中其实并不在大法中,真是很可悲,没有正念。”[2]这段讲法看的我啥心情就不说了。

回家后集体学法学第六讲,学到“主意识要强”:“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样一来,有的修炼人就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3]

当时脑子里闪过一念:干扰我的可能是一种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不同于思想业,可也是一种业力,让我分不清是哪个是我,随着做坏事。

师父告诉我们说:“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3]

这就是我要做的。于是脑子里再冒出那些武侠人物,甚至想起来还“心痛”的时候,不只是抑制不去想它,更告诉自己:那不是我,真正的我不可能觉得那些东西好。

又过了几天,不记得什么原因,忽然脑子里出现一句话:哎呀,那些从前转生过的生命,不过就是一件件土做的衣裳!

我终于可以要求自己不看这些电影电视了。有时候也动过念头:看看动画片吧,也没太执着,没关系的。可是不行!现在脑子刚刚被神韵清洗过,这时候都把握不住自己,看了那些东西污染了以后,就更把持不住了,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的放纵滑下去的。

当然做电视的,还是需要看电视。看新闻,有针对的看专题片,只是学习借鉴,不会引起执着。

后来又去另一国家参与神韵报导,有一场看到《唐阵》那个节目的时候,那种男子刚正不阿,顶天立地的气概,让我一下子好象又“穿越”了。

一面是那些情又回来蔓延,一面在心里念着“不是我,我不要”……反反复复几个回合后,我意识到,是这些残留的东西要被清理了,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坚定正念。

不多久,我隐隐看到两团黑乎乎的脏东西掉在我眼前。我还“定睛”往下看了一眼,当然什么也没看见了。

现在应该算恢复正常了,每天早上起来发正念炼功也不难了。学法也还是会走神,走神就回来反复看,看懂为止。虽然很慢,可是,好象是在另一个物质层面上,看到的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内涵。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