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那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那时每星期发完有限的真相传单,便闲来无事了。冬日的下午,上街路过同修开的商店,進去闲聊。同修不无感慨的说:咱们太安逸了,那天下午,资料点的同修来这里,都快三点了,还没吃午饭呢,拿起我中午吃剩的凉花卷就吃。唉!我说出去给他买点吃的,他非不要。

这一年的年终我把一千元年终奖给同修,委托她转交资料点,同修让我在店内稍等。不一会儿,她领来一位同修,让我把钱直接交给他。他很年轻,三十出头,但说话干脆利落。他问我家中是否有电脑,我说有。他说最好能建立家庭资料点。出于安全,他愿意帮我建立双系统。

从同修那里得知,这位同修因受迫害流离失所到本地一家单位看下夜的门,月工资仅三百元。

快过年了他拿来了上百张红纸,让我打印对联,说是县里同修要挨家挨户用送对联方式讲真相劝三退,明日下午要赶回县城,所以需要我们赶制。转了好几家,有五毛一张的,有三毛一张的,这样转下来,能省点钱。他随意说出口。但我内心很感慨,我们平时三十元、五十元不介意买零食等,而在同修这儿三毛五毛也要精打细算,相差甚远呀。

有一回调整电脑系统,快五点半了,他说得去接在幼儿园的孩子。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丈夫便骑摩托车带他去接孩子。回来后,丈夫不善言谈,只说你把咱孩子小时候的衣服给他们的孩子吧,还有单位发的那个大瓶饮料。

我始终未见过他孩子的穿着何等楚楚可怜,但他的房子我去过,面积很小,也就九平米左右,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小柜外再没有别的家具,一堆白菜帮子在菜板子上,没有任何辅菜,更见不到肉。

他给我资料近百张。我真不好意思:这在过去,我得好几个月才发这么多。

快过年时,很多郊区农村家庭要安大锅,同修更忙了。大冷的天,在房顶安锅,又冷又饿又累,其中之苦,我无法感受。他除了印《明慧周刊》、真相传单等,还要大量印制《九评共产党》。而资料供应不仅局限于本市,也提供给外地同修。

有一回他说,你这么优越的条件,真该早成立家庭资料点。第二天下午他来赔礼道歉,说骑车回家路上觉的自己太严厉,不宽容,恳请我的原谅。我觉的无地自容,同修不仅为救度众生付出,却还要实修,严格要求自己,连说话语气方式还要用法衡量。就是真对我棒喝一下,我也应该接受,因为他的出发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救度众生。

有一晚快九点,他来了。我问吃饭了吗?他说没有顾上吃呢,我忙给他热饭菜,他囫囵吞枣的边吃边打印资料。后来我丈夫回来说:人家修的象济公,吃谁的吃什么都无所谓,他的胸怀更大。我听后自觉惭愧,别人给我点东西,我想着马上买同等价值的东西还回去,怕失去自己的德,就在自我的小圈子里谨小慎微的修炼,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但在师父的呵护救度中,我们会各尽所长,在苍宇中播撒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