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家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看中共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昨天看完了明慧网上关于《红魔肆虐张家口》的系列报导,张家口地区是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我们从张家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来进一步揭示中共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疯狂程度和滔天罪恶,以唤醒民众对中共邪党邪恶本质的认识。

一、从张家口地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数字对比来看,范围广且特别严重

据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回忆,迫害前张家口地区出来到炼功点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约有一万人左右,按这个数据来推算,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83人,占百分之零点八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164人,占百分之一点六四;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310人次,约小于百分之三点一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329人次,约小于百分之四十三点二九;被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782人次;约小于百分之七点八二。另外,抢劫(抄家)法轮功学员至少1026人次,被抢劫的物品种类183种,数量不计其数,价值无法估计;被敲诈勒索的金额至少达660.89万元。被迫害致死的83名法轮功学员只是总死亡人数中的一部份,还有许多迫害发生后,因为精神压力太大或怕被迫害不敢炼了,导致疾病复发去世的法轮功学员,没有统计在内。这些数字显示:约有小于百分之五十六点六七的法轮功学员都曾经被非法剥夺过人身自由。

也就是说,有小于百分之五十多的家庭曾经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其中有一部份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二、从部份区县的迫害程度来看,都是受邪共中央的胁迫下造成的

被迫害得最严重的区县集中在市区和与北京比邻的宣化、赤城、蔚县、万全、怀来、涿鹿等地,这些区县的特点一是地理位置处在市区或与北京比邻,二是修炼人数较多,到北京去上访和证实法的相对较多;从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性别上来分析,男性占28.08,女性占71.92%,女性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严重;从迫害的时间段来看,2000年和2008年是迫害最疯狂的时期。仅在2000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1400多人次,2008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600多人次;从被非法诬判的数字来看,被非法诬判的164人中,五年以上刑期的51人,占近三分之一。其中五至七年的35人,八年以上的就有16人,最高达12年之久。

三、从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案例看中共疯狂迫害的邪恶程度

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家口地区邪党部门制造了许多震惊中外的血腥惨案。这些惨案的发生,都来自于中共邪党和恶首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在此仅举两个案例:

据明慧网报导: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是张家口地区被中共邪党迫害得最残酷最为严重的案例之一。陈运川老人和老伴王连荣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强制洗脑、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已被迫害致死。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也先后被迫害致死。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狱后又被绑架。陈运川一家六口累计被迫害的人次:被迫害致死5人,被非法判刑3人,被非法劳教2人,被强制洗脑5人,被非法关押39人次,被绑架48人次,流离失所3人,累计遭受各种类型迫害达105人次。

陈运川一家被中共邪党部门抢劫、敲诈勒索现金30150元,被窃26500元,总计56650元。目前,全家六口只剩下大女儿陈淑兰还活在人世。陈运川一家人的遭遇,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见证。他们一家所饱受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的遭遇引起联合国人权专员的特别关注。

据明慧网报导:赤城县样田乡石灰窑村法轮功学员蒋素花,女,50岁。2002年2月8日被赤城县警察绑架,关押在赤城县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3月3日凌晨一点,被残酷折磨致死。去世前市医院检查发现,从她肚子里抽出的都是血水,并且都是已凝固的黑紫血,脑后有处没头发的包,一只胳膊已抬不起来,身体一侧有一处已压得腐烂了。医院检查证明,蒋素花完全是被打致死的,由于毒打造成她的内脏严重受伤而不能吃,不能动,又没有及早医疗,导致救治已晚而死亡。此案例也得到联合国的关注。

在张家口市被迫害致死的83名法轮功学员中,被联合国立案关注的就有孙艳青、陈爱忠、陈洪平、范亚雄、张志根、宋翠玲、蒋素花、杨玉芳、闫海、张玉珍、杨春梅等11人。

据明慧网2004年4月8日报道,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4年4月1日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向大会主席及各成员国申诉了陈爱忠一家的悲惨遭遇,并呼吁联合国成立中国问题专案小组,由联合国指定一个特别人权监查员专门办理中国案例。人权律师凯伦派克在发言中指出:“中国政府拒不理会联合国的调查,最明显的就是陈爱忠一家的案例。尽管“非法致死特别专员”阿丝玛杰行尔和“任意拘捕特别工作组”联合对陈爱忠一家遭受的迫害发出紧急申诉给中国政府,可悲的是陈家还是有几个家庭成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之一是陈洪平女士,她经受了一年半之久的酷刑折磨,最后于2003年3月5日死去。因为牵扯中国的案件数量远远超过联合国机制的负荷,联合国应派出一个特别专员专门办理中国案例。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占了政治犯和被酷刑折磨的人数的非常大的一部份,任何一个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决议都是特别必要的。”四、从骚扰、跟踪、监控、恐吓等流氓无赖手段来看中共疯狂迫害的邪恶程度。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骚扰、跟踪、监控、恐吓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是它的主要手段之一。特别是每逢邪党的代表大会和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以及2008年奥运会时期,几乎是从邪党中央到基层单位、农村,全民皆兵,都动员起来骚扰、跟踪、监控和看管大法弟子,甚至连路口、桥洞、山头、与外省市的交界处都有人日夜看管,大法弟子的家门口更不用说了,一个法轮功学员说:邪党的“十六大”时,他们家门口每天都有几辆警车和十多个警察守着,对门住的老太太风趣地说:“你可熬成大官了,天天有人给你站岗放哨!”

更为邪恶的是,赤城县在奥运期间,在公路设卡拦截车辆,凡是坐在车上的人都必须下车接受检查,并在地上放着李洪志大师的画像,让人们踩着过去,凡是不踩的就认定你是法轮功,抓起来带走。经常上门骚扰、暗地或明着跟踪、电话监控更是常事。大法弟子及其家人们就是这样在担惊受怕中度过这十几年的,有的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一听到警笛声或电话铃声就不由得心跳。中共邪党在迫害中给大法弟子及其家人们所带来的身心伤害真是罄竹难书。

四、从抢劫和敲诈勒索大法弟子财产来看中共疯狂迫害的邪恶程度

据明慧网讯息,张家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610、警察等部门抢劫(抄家)至少不低于1026人次,被抢劫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遍及各区县,比如万全县,被抢劫竟然达325人次,市区达150人次,涿鹿达125人次。被抢劫的物品包括生产生活资料、家电、家具、交通工具、学员用品、贵重物品(现金、金银首饰)、各类证件等达184种,数量不计其数,价值不可估计。下面仅举明慧网报导的几个例子:

1、2000年3月24日,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白殷富在万全县养牛场打工的地方遭万全县国保大队、郭磊庄镇政府、郭磊庄派出所人员绑架。把白殷富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全部抢走。有三轮车一辆;摩托车一辆;电视机一台;VCD一台;卫星接收机十一台;接收天线(锅)二十一个;打印机一台;抄家时,就差没把房子拆了。一片狼藉。最后,还拉走了养牛场的牛饲料七、八吨。意思是根本就不上你生活下去。

2、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万全县齐万川、刘秉娥夫妇被万全公安局局长带多名警察从超市中绑架走,家被非法查抄,家中的电脑、打印机被非法抢走。二人所开超市柜台里卖货的一万来元被抢走。家里被翻腾的一片狼藉。

3、2001年12月怀来东花园镇西花园村席平,被东花园镇镇政府、派出所、法庭、村委会非法抄家,抢劫走自行车两辆、电视机一台、四百多元钱、石英钟一个、两个炼功坐垫、所有大法书籍,大衣柜玻璃被砸坏,写字台撬坏,几间屋内一片狼藉 。恶党人员们一看不够一万元数目,就在第二天把其家八亩地玉米(外租五亩,自家三亩)全部抢走。

4、2000年,张家口市老鸦庄乡政法委书记张建军带一帮恶人再次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张建国家,将家中稍值钱的东西如:旧彩电、脚踏三轮车 、缝纫机,甚至连做饭的两个锅都抢走。在场的人都说:“共产党真不讲理,连人家做饭的锅都拿走了,真是太损了。”

除非法办洗脑班、关押、劳教、诬判法轮功学员外,还趁火打劫大肆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钱财。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张家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勒索金额总计至少达660.89万元,还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勒索工资、养老金的案例没有统计上来。其中敲诈勒索金额最多的是:市区124.4万元,赤城108.51万元,怀安106.64万元,万全81.26万元)。下面仅举几个案例:

1、2002年2月9日晚7点30分,张家口市恶警(片警)李迎宾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白俊杰,欲绑架她。白俊杰的女儿卢莹雪、女婿龚玉国为保护母亲不受迫害,阻拦恶警的绑架,白俊杰走脱。五一路派出所所长邓建民、桥东公安分局局长闫志有、副局长马福威用卑鄙的栽赃陷害手段将龚玉国、卢莹雪送进拘留所。两恶局长威胁家人,交8万元钱赎女婿一个,家人为赎人到处借钱。恶警、法警疯狂敛财,其中李迎宾敲诈6000元,邓建民敲诈2000元,桥东公安分局敲诈2万元,市公安局长李景云和其小舅子、市车管所的不法人员刘卫东伙同桥东公安分局副局长马福维敲诈恐吓欺骗4万元,桥东检察院检察长敲诈3万元,张市交警队的孙世杰敲诈8万元,桥东法院敲诈1万元,桥东分局指导员李全福伙同田××敲诈近一万元。在女儿、女婿被迫害非法关押期间,白俊杰家人被公、检、法不法人员先后敲诈18万多元,但是女儿还是被判了刑,女婿被非法关押30多天,两家人被迫害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妻离子散,居无定所,给法轮功学员白俊杰及家人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与财产损失

2、2006年,涿鹿中学法轮功学员周建珍(市级优秀教师)因讲真相被县教育局长常瑞天、副局长王大磊、涿鹿中学校长吕常明、县610李自明等恶人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迫害近8个月之久。周建珍丈夫在营救妻子期间,被610恶人及学校不法之徒敲诈勒索近3万元。据涿鹿中学知情人透露,学校非法勒索周建珍8个月工资至少一万六、七千元,扬言算罚款;并还勒索周建珍丈夫1200元作为学校派出所谓陪教人员的工资补助。被610非法敲诈2500元;被洗脑班勒索4600元;周建珍丈夫为营救妻子,被县邪党610主任赵宣以请吃饭敲诈勒索去400多元,被县610邪党干部李自明、班志勇两次以吃饭为名敲诈勒索周建珍丈夫2000多元(其中包括李自明包妓女嫖娼费用300元)。李自明还以借钱(不打借条)为名向周建珍丈夫敲诈勒索1500元。但周家因多次被邪党敲诈勒索,家境很困难,只借到500元缴给恶党徒李自明,又经说好话央求,李自明才得以罢手。

3、2008年7月20日,怀来县开始了邪恶的大绑架,沙城周边的西八里、东八里、土木、狼山、北辛堡等乡镇有近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狼山洗脑班;东花园有近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外沟办洗脑班,还有十五、六名被非法关押在怀来县看守所。这些法轮功学员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善良的农民,有的是近七十岁的老人。恶党人员敲诈每人必须交六千到一万元才能回家。甲嘴村的程桂林、王翠娥各被敲诈一万元,沙城的彭霞被敲诈一万元。从上述几例看出,张家口邪党人员的强盗行为和没有人性的贪婪、残酷程度可见一斑。

五、从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来看中共疯狂迫害的邪恶程度

张家口地区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据明慧网揭露出来的事实,大都出现在法轮功学员家中、派出所、看守所、各级洗脑班(包括“转化班”、“训诫班”等达五十多个)和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在邪党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指令毒害下,邪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转化”、刑讯逼供、肆意迫害,集古今中外之恶毒,对善良的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酷刑折磨。

据明慧网已曝光的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我们统计出张家口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之酷刑达12类143种,触目惊心、灭绝人性。仅举两例:例1: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法轮功学员闫海,从2002年10月30日被绑架,到2003年11月24日被迫害致死,这期间恶警们对闫海进行了残酷的人身和精神摧残。怀来公安局及刑警队的恶警们动用了包括诱导、恐吓、欺骗、打背铐、抖铐、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用手摇电话电击等残酷刑罚折磨闫海。他们把闫海打上背铐折磨。打背铐时,他们把他的一只手从肩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背后背过来,用手铐铐住,使人成弓形。然后,往手铐中间放砖,使两手成悬空状,过一段时间再取下砖,用一根绳子系在他的手铐上,另一头系在门框上方的把手上。他们还用一种叫做抖铐的酷刑折磨他。抖铐就是把绳子系在手铐上,然后,恶人们使劲向后拉拽绳子,前后两名歹徒摇老虎凳,手铐被越抖越紧,深深地嵌到闫海的肉里,同时歹徒不停的抖着他和老虎凳,人疼的能昏过去,严重时人的骨节被拉开导致残废。闫海被拉扯的两手腕皮开肉绽,血肉绞在了一起。恶警们多次对闫海进行手摇电话电击。手摇式电话是中国监狱和劳教所、看守所刑警队中的一种残忍酷刑。手摇电话时,大功率电流通遍全身,人痛苦的无以言表,人感觉好象内脏、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往往电击一下,人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有的当时就休克过去,这是指短时间的电击。

例2:法轮功学员李明菊,女,37岁,2000年7月被强送蔚县蔚州镇“训诫班”。刚一进班,十几个蜂拥而上的暴徒冲着她整个头部、身上,狠下手脚,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揪起来,问“炼不炼”,她说了一个“炼”字,就又是一阵毒打,后来又逼她站砖,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李明菊坚持炼功,被门发旺用电棍在她头部、脸部使劲电,揪着头发往嘴里捅着电。后把她和另一名学员任金梅打倒在地,逼李明菊抱住任金梅铐在一起,跪在地上,并在她俩身体中间插一个三条腿的圆凳,用脚狠狠地碾李明菊的腿,达40多分钟。后一暴徒先逼她站好砖,然后好几个暴徒同时对她拳打脚踢,并用烟头烧她,最后再把她打倒在地,逼她在椅子上跪扫帚把,后腿上再压几块砖头,再用脚碾她的腿面,共碾了三次,时间长达半天,整个跪扫帚把的过程长达40多分钟,百般折磨之后,一脚把她从椅子上踹了下去,一女学员去扶她,被一脚踢倒在地。致使李明菊的腿严重受伤,过后右脚失灵两个多月。酷刑迫害请详看《红魔肆虐张家口》(三)。

六、善恶必报是天理,邪恶的迫害也断送了许多追随邪党作恶人员的生命和前程

这十三年来,出现了大量的迫害法轮功人员遭恶报案例,据明慧网资讯统计:张家口地区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有220例,其中恶报死亡的101人,重病、伤残的132人,入狱的13人,其它情况19人。有数百人被上了“恶人榜”或受到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通报。

遭恶报系统分布:张家口地区邪党各级政府、警察、610、司法等部门106人,邪党基层干部(居委会、村委会)40人,邪党教育部门11人,受毒害世人63人。恶报类型:自遭恶报死亡84人,重病、伤残107人,入狱12人,其它情况17人;祸及家人死亡17人 ,重病、伤残25人,入狱1人,其它情况2人。迫害法轮功自遭恶报死亡按系统分布:邪党警察司法部门21人,邪党政府部门16人,邪党居委会、村委会人员21人,邪党教育部门4人,受毒害世人22人。遭恶报死亡类型中:车祸33人,癌症38人,意外14人。

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员中,处级以上的有8人:张家口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张家口市六一零、稳定办副主任杨国平死于车祸;原张家口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章有期徒刑十三年;康保县委副书记于民江死于车祸;蔚县县长祁建华有期徒刑14年;蔚县副县长王风忠有期徒刑13年;赤城县县长王永利突发心脏病身亡;万全县县长王聪著遭恶报自缢;张北县副县长高翠英死于车祸;原赤城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宋万贵(捕前市计生局局长)有期徒刑十年。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村级、科级干部至少20人:其中有8人是公安局长。因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的案犯至少148人。

根据明慧网《红魔肆虐张家口》的报导,我们从以上六个方面进行了梳理分析,目的是让读者更加清晰的了解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邪恶程度。从上述几个方面我们看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触目惊心、惨无人道、灭绝人性。而对法轮功学员的肉体迫害或经济迫害的根源,都来之于中共邪党和恶首江氏流氓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之所以这种灭绝性政策至今还在继续,是因为中共邪党还没有解体灭亡,无论谁来接替这个党魁的位置,都会继续维护这个独裁暴政的邪恶体制。所以,对中共不能抱有丝毫的幻想,只有彻底解体它,迫害才会结束。

张家口地区大法弟子所遭受迫害的事实,是中共对中国大陆所有大法弟子血腥迫害的一个缩影。通过这里详细的揭露和曝光,我们相信:会有更多的人会从中更加清晰的明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会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会更加坚定快速的退出邪党组织,去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