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佛恩化天地的洪大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翻开我的一摞子炼功日记,真是百感交集,激动不已。这里记录了我从一个满身业力、满身病痛的一个常人,走上了修炼之路的转折;记录了修炼中师父为了我能够提高,对我的点悟;记录了师父为了我的安全,对我的看护;为我能够圆满平衡着我的债务……跌倒了师父扶我走正;做对了,师父给我鼓励,给我幸福。

师父为我操尽了心,我的整个修炼过程,都是师父用心血浇灌,我深深感受到佛恩化天地的洪大慈悲,感受到作为一名大法徒的无比幸运,谨以此文,敬献师尊,表达弟子对师尊的虔诚与感恩。

一、红日、金光照我入门得正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六日得法的老弟子。因为在这之前,我正学着其它气功,当大姐向我介绍法轮功时,她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最正的功法……”我当时由于无知,还说:“谁不说自己的功法好。”现在想起来多么糊涂,真是对不起师父。但是大姐不放弃我,三番五次的劝我。盛情难却,我说:“那我就進来体验看看吧。”

当我進来体验的第二天,夜里我竟连续两次梦到:一轮金光闪闪的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光芒四射,大地一片辉煌。啊!我生平从来没做过这么好的梦,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圆、这么耀眼的太阳。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就在这段时间里,我无论是看师父的书,还是打坐,天目处总会连续不断的放射出金黄色的喇叭状的光柱。有一天早晨,我去公园炼功,当时雾蒙蒙的,当我抱轮时,眼前却象太阳出来丈把高的样子,红彤彤的一片,可是头上还不时有毛毛细雨,我心中疑惑,怎么回事,难道是“晴天漏”?于是睁开眼睛一看,根本没有太阳,雾气很浓啊。这正如师父讲的:“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

二、快七十岁的人像五十多岁的人似的

刚得法时,我第一次去某个礼堂看师父讲法录像,回家的路上,突然内急,我一路小跑,好不容易赶到家,進门赶快上厕所,其实我家离礼堂仅十多分钟的路程,那时,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了。

我原来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偏头痛、眼眶神经痛、坐骨神经痛、腰背肩及全身关节处无处不痛,什么针灸、拔罐、中西医理疗、偏方蒸、洗温泉全无用,罪没少遭,钱没少花,劳民伤财,整天背个“磁疗仪”上班,不到端午节不敢脱棉衣,夏天还得穿秋衣,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下面让我摘抄一段当时的一篇日记:从六月二十三日开始,浑身痛、发烧,后背、右腰、左膝、两小腿、脚脖子、两个脚后跟、头等处全痛,脚心发麻,心脏难受。二十五日就连右手中指关节都痛,两大腿的后部痛,蹲下就起不来,从腰到两腿后边的肌肉都痛,尿黄尿,嘴发苦,眼窝下陷,吃不下饭,脱水,这些症状在我修炼法轮功四、五天后就好了,我很轻松。

真如师父讲的:“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大多数人会感觉到局部不舒服,腿疼、头晕。以前你有过病的地方可能觉的练气功练好了,也可能哪个气功师给看好了,但又从新翻出来了。那是因他没给你治好,只是给你往后推了,还在那个位置上,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1]

我现在无病一身轻,十多年来没吃药,走路生风,头脑清醒,耳聪目明,我已经是六十九岁的人了,仅仅几根白头发,还能裸眼看报纸,眼角处一堆皱纹不见了……过去的老同事有的问我:“你做美容了吗?”有的问我:“你脸上的斑哪去了?”有的说我“俊”了,有的说我“返嫩”了,有的说我“水灵”了,有的问我:“你怎么保养的?快七十岁的人像五十多岁的人似的。”这时,我就会如实的告诉他们:“我学法轮功,师父给我净化的。”

三、心性的提高

在修炼中,随着心性的提高,我在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不贪不占,家长送来的礼物能退就退,无法退的就买别的东西还情,家长都说我不乱收费,买东西时多找的钱物等我都能及时返还,但骨子里还有不易察觉的在常人中认为合情合理的贪欲。

在职时,有一次批卷,我按书的注解答案给分,可组长不让,要按她讲的给分,因为这样她班级的分就可以上来了,我班的分数就不明显了,结果我没照办,她当着办公室二十多人的面把我好顿损,还说:“你还炼法轮功呢!”我当时强忍住了,记住师父的教导,“难忍能忍”[1]。但回家后还是很痛苦,这真是当着众人的面让我下不来台,其实就在去我的名利之心。

在修炼的过程中,有的关真是过的剜心透骨啊,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过来了,太多的例子就不举了。

四、危难之时,师父救我,化险为夷

二零零三年农历五月初四傍晚,我与另一位同修出去讲真相时,被一个联防队员纠缠两个多小时,当时我一点都没害怕,心平气和的向他洪法,讲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同时提高了我的心性……他一会想让我走,一会儿又不让,这样僵持了两个多小时,他魔性大发,跑到电话亭准备打电话报警。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的父母出来找他回家及时制止了他。我跑回家,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一个劲的磕头,我深知是师父把他父母点化出来的,让我虎口脱险。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在路边等车,准备去某地救人,从南边依次驶来七八辆车,前面的都走直道,从我身边开过去,唯有最后一辆吉普车不走直道,朝着我就冲过来,开始我还以为他要到路边停车呢,可是不是,幸亏我迅速退后一步,这时我右手拎的两个可乐瓶子“砰”一声被撞飞,滚出十多米。当时路边的清洁工“啊!”的一声,以为我出事了。司机开出十多米远停车回来看我,我告诉他:“我没事,是我的师父保护了我,我是学法轮功的,你要谢就谢我师父吧。”并给他做了三退。我知道,这也是来取命的,又是我师父救了我。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我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当晚拉肚子不止,到十一点多钟时,就挺不住了,心里难受,天旋地转,呕吐头晕,老伴要去买药我不让,我喊:“师父救我!”真灵,立竿见影,我马上出了一身冷汗,头不晕了,心也不难受了,老伴准备去买药,他的鞋带还没系好,我就好了,他怔怔的站在那里,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得知,是食物中毒,许多人住院了。

我深深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我。

五、大法之福,今世得大法太幸运了

平时我并未太露锋芒,可一到关键时刻就能脱颖而出,超常发挥。九六年初升高考试,升入重点高中的人数我班名列年级第二名(年级十八个班),第一名的班级升十人,我班九人,平时他班要多出我班三到五人。

九九年初升高考试,我任课的班级120分以上的学生22名,居全学年16个班之首,平时挺厉害的三个班分别比我班少5人,考完试后,学生拉着我的手直蹦,说我押着题了,其实考试前三天时,我辅导了一个题目,正好与试卷类似。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在城乡结合部位买了一套房子,刚买完房价就暴涨,我那时不买恐怕今生永远买不起了,而且整个房子的价钱正好是我们老俩口房屋补贴的总和,就连零头都不差上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是师父给的。

今年除夕夜,我给师父敬香,然后盘腿端坐供桌前手捧《转法轮》拜读,不时抬头关心一下香燃的情况。一开始,这九炷香形成一盘向外展开的莲花瓣状,红艳闪亮,其中一炷香灰随着香支的燃烧也逐渐的加长,当香支燃到一半时,香灰条象仙女的飘带慢慢起舞,轻飘飘的在空中向上旋动,慢慢卷成一个大圆,随着香支快燃到底时,“飘带”又很柔和很自然的圈成两个小圆,象顶针那么大,特别圆,然后稳稳的立在香炉的小米上,直到现在快三个月了,依然亭亭玉立,一派祥瑞之兆,我让儿子用手机拍下了这幸福奇观,留作永久的纪念。八点多钟,我又拿了一个新的香炉,再给师父敬香,又出现了刚才的奇观了,这次是个大圆,单个的。

我太幸福了,今世能得大法简直太幸运了!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随师归。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