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焦丽丽遭受的种种非人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庆阳市今年四十三岁的焦丽丽女士,自从学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做人,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遭受了多次的绑架、拘留,还被非法劳教一年,又延期三个月,冤判重刑五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种种非人迫害。

焦丽丽女士,家住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王庄村。修炼前,焦丽丽的人生布满了阴影,不幸经常伴随着她,她心力交瘁,千万次的问老天:“为什么要造就我,我来在这个世上干什么来了?”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焦丽丽喜得大法,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告诉了她做人的道理,让她明白了人活在世界上的真正目的。她找到了人生的答案,她的天空从此变得晴朗了,她的生活充满了幸福和阳光。

进京上访遭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用谎言抹黑法轮功,诬陷大法师父。法轮功学员都知道法轮功是让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的,所有真正炼功的人身体都神奇的达到了康复,精神面貌都有了很大的改善。焦丽丽觉得媒体的宣传不对,心里很难受,决定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焦丽丽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赴京,要求“还师父清白,给我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回家后被庆阳市西峰区南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拘留在西峰区看守所四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新年前,焦丽丽和强维秀、陆艳蓉等几位同修,再次进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的便衣警察,不由分说将她们连踢带打塞进警车,非法关押在广场附近的派出所。西峰区驻京办工作人员将她们接到办事处,被西峰区肖金镇派出所警察带回西峰区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焦丽丽遭到警察郑翔的多次毒打。并再次非法拘留在西峰区看守所四十多天,期间因为上面要检查,看守所警察要求焦丽丽转化以获取邪恶的政绩,焦丽丽不配合,被看守所所长贾生洲(音)打骂、侮辱、戴背铐数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焦丽丽被警察无任何理由拘留。四月十八日,中共不法人员把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十六位法轮功学员焦丽丽、杨国良、曹桂芳、史喜琴、毛彩珍、曹强强、刘润兰、金秀兰、左粉兰、贺雪梅、张秀云、谢刚锋、刘志荣(已被天水监狱迫害致死)、李瑞花、徐正则、姚喜奎,强行拉到西峰区肖金镇街道游行侮辱,并在肖金镇影剧院召开所谓的万人大会批斗这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随后焦丽丽、李瑞花、徐正则、刘志荣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均被送到臭名远扬的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

平安台劳教所的迫害

在平安台劳教所,女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七大队。焦丽丽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的一中队。当时的大队长是戴文清(后被调到甘肃省女子监狱),指导员是景雪峰,中队长是谷艳玲。

刚进劳教所就把焦丽丽的衣物,随身携带的东西全部打开搜查,更可恶的是扒光衣服全身搜查,这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人格侮辱。第一天就让背监规,焦丽丽不背就不让睡觉,直到凌晨一两点。因为焦丽丽不认为自己有罪,不配合警察的要求和指使,不干活,在地上打坐炼功,警察就唆使吸毒人员打焦丽丽。焦丽丽告诉警察:“让吸毒人员打人是犯法的!”警察耍无赖说:“谁看见了?”焦丽丽说:“就是你干的!你还不敢承认,你还是个警察吗?!”警察的脸色铁青,立即指使吸毒人员把焦丽丽拉回宿舍,强迫听诬蔑法轮功的材料。大队长戴文清过来问焦丽丽:“干活还是戴铐子?”焦丽丽坚持自己无罪,不干活,戴文清就指使警察强制性的给焦丽丽双手戴上铐子,还拉出去干活。

在劳教所吃的饭生熟夹在一起,没有油,只有一股焦糊味,喝的汤里面全是辣椒面和盐,不喝了渴,喝了更渴。在外面干活喝的全是凉水,冬天用水也全是凉的,甚至有冰渣子。一年才让洗一次澡,使焦丽丽全身起了疥疮,烂的流血、流脓,还要被迫干活。干的都是拔草、翻地、种树、背两百斤重的麻袋、无论车轻重,拉着车子就让跑。

中共邪党政府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给劳教所的警察下达了任务:每人承包一名法轮功学员,如完不成任务就扣发工资或下岗。为了让法轮功学员都写所谓的“转化书”,为了达到目的,狱警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威胁、诱骗、打骂、体罚、上刑具、延期、判刑,无所不用其极。

二零零零年八月,焦丽丽的母亲病重,女儿又找不到,劳教所警察诱骗焦丽丽说:“如果你写了转化书,就让你去陪你的母亲做手术,找你的女儿。”焦丽丽没有答应。二零零零年年底,劳教所警察耍伪善,指导员景雪峰和警察王亚丽亲自到焦丽丽家去看焦丽丽的母亲。回来告诉焦丽丽:“你母亲身体非常虚弱,你转化了就可以早点回家照顾母亲。”警察想用伪善和亲情来打动焦丽丽以达到他们的目的,焦丽丽一眼就识破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使他们的阴谋没能得逞。

焦丽丽坚定大法是正确的,坚持不写,中队长谷艳玲命令在劳教的人员胡小彬(音)对焦丽丽背铐再吊铐(先把胳膊背到后面用铐子铐上双手,再用绳子绑到铐子上,把整个人悬空吊起来),还要求焦丽丽骂法轮功师父、骂法轮功。指导员景雪峰还进去嘲笑讽刺,对焦丽丽进行人格侮辱,使焦丽丽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共折磨了八个小时,放下来时整个人就瘫倒在地,浑身疼痛难忍,真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在中共邪党迫害中,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焦丽丽被打得偏脖子、瘸腿、胳膊抬不起来。

劳教所警察实在没办法了,就哀求说:“你就写个保证书吧,出去想怎么炼怎么炼。……可怜可怜我们吧!”

二零零一年三月,因为法轮功学员抗议非法关押,全部法轮功学员都喊了“法轮大法好”,当晚三点警察就把所有被劳教的人员全叫起来,满院子都是武装警察,阴森恐怖。有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带走,有些法轮功学员被找去非法谈话。有个警察问焦丽丽:“谁指使你喊的?谁是指挥者?说了就不带走你,让你回去睡觉。”焦丽丽知道警察的险恶用心,没有配合。因为焦丽丽喊口号,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三个月。

就在劳教期满的前七天,警察还要迫害焦丽丽,中队长谷艳玲唆使吸毒犯马玲玲又对焦丽丽施于酷刑,背铐再吊铐,从早上一直到下午,还邪恶的说“还不写就把你再吊到明天早上”。七天后焦丽丽被姐姐接走。肖金镇派出所警察仍不放弃对焦丽丽的迫害,仍对焦丽丽父母、姐姐进行骚扰。

甘肃省女子监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焦丽丽因为挂大法横幅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冤判五年重刑,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刚进监狱被安排在入监队,又是强迫脱光衣服检查,穿监狱服,剪头发等。背监规,做操、报数、进办公室喊报告等焦丽丽都不配合,警察就找焦丽丽轮流所谓“谈话”到深夜,迫害使焦丽丽的精神高度紧张。

二零零二年,焦丽丽被分到三监区,狱警侯培(音)要求焦丽丽背监规,焦丽丽不配合,侯培就惩罚焦丽丽,强迫焦丽丽做飞人的动作。

二零零三年,教导员马红梅因嫌焦丽丽干奴工(剥大蒜)太慢,马红梅就和狱警关雁琼、陕淑丽、赵雷等四人将焦丽丽推搡进办公室。其他三人抓住焦丽丽,马红梅亲自用高压电棍电击,马红梅专找焦丽丽敏感的地方电,皮肤电破了,脸电烂了,头发电的直冒烟。持续了几个小时,直到焦丽丽栽倒在地才罢手。

所有被关押在监狱的人一年四季被迫在监狱院内编网子(网住火车、货车上装的东西),夏天不管太阳多毒,冬天不管下多大的雪,法轮功学员及三监区所有的犯人,都在不停的被逼做奴工,夏天个个被晒的黑黑的,冬天脸手脚都被冻坏。
焦丽丽因为不配合邪恶,常遭毒打。教导员马红梅、三监区长马梅英、侯培、陕淑丽等,对焦丽丽的迫害尤为严重。二零零四年狱警强迫焦丽丽编网子,因焦丽丽身体极差,编不动,被狱警辱骂后,在五楼大厅,白天黑夜上都把焦丽丽铐在小凳子上,坐在板凳上直不起腰,不允许焦丽丽进屋,总共十五天。

在监狱里还被迫超负荷做奴工,从早上出工到晚上九点收工,回来后还要接着干活,很多时候都干到凌晨两三点。有一天夜里十二点了,犯人马桂兰又抱来一摞子广告页让她们继续接着干。焦丽丽问“干这么多活明天不出工吗?”马桂兰说“你就悄悄干吧!”焦丽丽听到有脚步声,故意大声说:“这是什么鬼地方,把人不当人,过着猪狗都不如的生活。”副教导员杨小方(谐音)来了,杨小方问焦丽丽:“你在骂谁?”焦丽丽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杨小方才让休息。

还有一次,焦丽丽已经睡觉了,狱警王辉把焦丽丽叫起来干活,焦丽丽说:“从早上六点干到凌晨一两点,还要干到什么时候?国家不是明文规定八小时工作日吗?”王辉暴跳如雷,摔门而去。

二零零四年(五年两次监狱中所有的在押人员抽血,每个月都在检查身体)一次检查身体抽血,焦丽丽拒抽,刚被提升为二中队队长的陕淑丽不由分说就将焦丽丽铐到五楼大厅。由于焦丽丽在警察面前敢于替犯人讨回做人的权利,犯人都很敬重焦丽丽的为人,五楼大厅很冷,一位阿姨给焦丽丽灌了一瓶热水,焦丽丽双手被铐着,不小心瓶子掉地上摔破了,警察给那个阿姨也戴上了铐子坐在大厅。

又一次,因焦丽丽说自己没有犯法,不该干编网等奴工活,狱警侯培将焦丽丽绑架到楼上,让她蹲下,焦丽丽没有蹲下,队长陕淑丽马上一脚将焦丽丽踢倒,铐在小凳上,一坐半个月,后几天队长陕淑丽竟然晚上也不让焦丽丽睡觉,一直坐小凳虐待体罚。

因为长期迫害,焦丽丽身体非常虚弱,严重贫血,血色素只有3.6克。三监区监区长马梅英为了进一步迫害焦丽丽,将还在医务所住院的焦丽丽接回监区,并将焦丽丽年迈的父亲从庆阳老家叫来,让家里人给焦丽丽施加压力。狱警李忠琴叫焦丽丽的父亲说话。焦丽丽父亲说:“其实丽丽也挺可怜的,她就是想做个好人,没想到这牢狱之灾不断。”听得狱警都无话可说。接见完回到监区,监区长马梅英又开始转化焦丽丽。一周后,马梅英找了四个警察马红梅、李忠琴等,四个刑事犯孙晓兰、刘莉莉、马红霞等,准备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进行全方位的迫害,想达到她们邪恶的目的。焦丽丽就绝食反迫害,当天晚上焦丽丽的身体出现明显不适,半夜两点警察商量后,让焦丽丽睡觉了。绝食五天后马梅英问焦丽丽:“你为什么不吃饭?”焦丽丽说:“希望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不管你们怎么做都是徒劳的。因为大法是我的全部和唯一,我不能没有大法。”邪恶的阴谋又一次瓦解了。

有些监区违反规定,私设禁闭室,比如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的大规模“转化”,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小号,每个监区无一例外。用黑布挡住窗户,房间的暖气片都用黑布、海绵包起来,有的房间有床、被子,有的房间什么都没有,就一张床板放在地上,每个房间警察2─3人,包夹犯人4个,一看就象行刑现场,阴森恐怖。每天轮流给法轮功学员读邪恶书籍、看光盘,十几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内不给水喝、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脸、洗头、洗脚。

二零零六年九月,焦丽丽绝食反迫害。九天后,监狱医务室警察建议焦丽丽住院,监区长马梅英破口大骂焦丽丽几个小时,后送至兰州劳改医院。在医院里,给焦丽丽强行灌食,有一叫王洁的老护士,异常冷酷,手段狠毒,灌食时焦丽丽鼻血噴溅出来,王洁全然不顾,越发凶狠的继续,焦丽丽几乎窒息,一天两次。这就是媒体标榜的善待绝食者。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焦丽丽被肖金镇派出所警察和焦丽丽姐姐接回家。

平凉市崆峒区看守所的迫害

因为二零零六年焦丽丽在平凉,因为讲真相被恶人构陷,焦丽丽机智走脱。十六岁的妹妹被非法关押在崆峒看守所十五天,被崆峒国保大队勒索钱财后放回。平凉市崆峒国保大队警察仍对焦丽丽不放过,一直在追查,预谋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焦丽丽去给姐姐拜年,下午四点多钟,兰州市公安局的警察突然闯入焦丽丽的姐姐家,把焦丽丽的姐姐两手反拧在背后,查她姐姐的手机,逼问焦丽丽在什么地方,将她姐姐家乱翻一通,睡觉的孩子被吵醒,吓得孩子大哭。当时焦丽丽听见警察来了,就藏在另一房间的门后面。警察查房间时找到焦丽丽,强行绑架,焦丽丽的姐姐吓得昏了过去。

焦丽丽被绑架到兰州市公安局进行严刑逼供,上老虎凳,双手戴上铐子。其中一个恶警叫嚣:“我迫害了你,让我遭到恶报。”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兰州市公安局将焦丽丽转押到一个诊所进行尿检。焦丽丽不配合,三个女警察把焦丽丽拉到厕所拳打脚踢。最后将焦丽丽拉到警车上,把焦丽丽压倒,睡在地板上,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两天后,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国保大队长马毅,葛慧明等四人,把焦丽丽绑架到平凉国保大队。几个人对焦丽丽轮番审问,焦丽丽说:“我没有干坏事,不杀人放火,我爱我的父母、我的家人,你们迫害我干什么?你们无条件放我回家。”

二月二十八日,平凉国保大队警察把焦丽丽非法转押到平凉崆峒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焦丽丽不理会警察陈真的问话,被戴上脚镣,手铐,把焦丽丽绑在老虎凳上进行迫害,长达四个小时。

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和焦丽丽发正念时,警察陈真看见了,冲进屋抓住焦丽丽的头发从床上拉下来,还打焦丽丽耳光,然后又去扯陈淑琴的头发,打耳光,焦丽丽喊“警察不许打人!”,陈真又过来打焦丽丽。焦丽丽不报数,一个女警察破口大骂“你不报数,你出去就把我关进来啊!”

在非法关押焦丽丽的三十六天里,每天警察都对焦丽丽进行辱骂,耻笑。在这期间焦丽丽绝食反迫害十天,当时出现了严重的身体不适的症状:头晕,眼花,心跳加速,浑身无力。

最后平凉公安局决定:焦丽丽非法劳教一年半。把焦丽丽又拉回兰州,准备送榆中女子劳教所,在兰州某医院体检时,查出严重的心肌缺血、高血压、左侧附件囊肿,劳教所不敢收。最后通知焦丽丽家人接回。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左右,焦丽丽到肖金镇去要身份证,警察不给,并说要拍照片,化验血,录口供。还要试图进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