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中医学院大学生时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中医学院九六级中药系二班学生时斌,一九七八年出生于白山市长白县,一九九八年十月上大三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中医学院无故停止学业、绑架一次,被新房子镇派出所非法抄家一次,被长白县各级官员先后监视居住半年、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四年,总计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一个月。

时斌曾遭受过长春中医学院、长白县政府、组织部、宣传部、政保科、刑警队、长白县看守所、新房子镇政府、武装部、派出所、白山市宣传部、白山市劳教所、长春铁北监狱等部门迫害。时斌因邪党迫害失去人身自由多年、失去学业,找工作困难,长期处于低收入状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三十多万元,间接经济损失四万元。详细情况如下。

被长春中医学院剥夺读书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四日,长春中医学院中药系的副书记门瑞雪找来了学院保卫处的警察把时斌强行绑架到保卫处关押,陆续的中医系也有几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生被非法关到了保卫处,据说是怕他们去北京上访,关了几天之后,保卫处就把时斌等几个学生劫持到了八里堡拘留所,那里非法关押着几百位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大大的地铺上睡着一百多个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们集体抗议绝食之后二、三天,十月二日左右,这些法轮功学员又被分批劫持到各个辖区派出所,红旗街派出所把几个中医学院的学生劫持回学校保卫处继续非法关押。时斌的妈妈和另几位学生的家长都被学校找去了,劝说他们放弃修炼,写保证书,看到没有效果,把家长都打发走了,时斌和几位学生被红旗街派出所非法拘留七天,劫持到长春市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那里也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七天后劫持回学校保卫处继续关押,不让上课,又关了很多天。

突如其来的非法关押已连续近一个月了。又听保卫处的警察说要把时斌等送去劳教所关押,时斌和另外二个同学就乘警察不注意跑了出来,在外面转了几天,时斌又回到了中药系的系书记办公室,副书记门瑞雪就安排班级学生干部看住时斌,不让他走,晚上就在中药系的系书记办公室里,找了几个同学玩扑克。玩到凌晨三点多时,保卫处的警察闫处长,将时斌强行带上车,时斌所有的东西已经被装在几个袋子里,装在车上了,系书记门瑞雪和保卫处的警察将时斌强行送回到了长白县,不是送回家,而是交给了长白县政府。

在农村供学生上大学很不容易,时斌上了三年大学,交了四年的学费,大四刚上了二十多天就被学校勒令退学了,父母辛辛苦苦供时斌上学的几万块钱白白打了水漂。

县委副书记各级官员全体出动逼迫转化

长白县的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组织部副部长王东起等跟时斌谈话,责令所在地新房子镇镇委书记郭书玉和副书记刘忠及派出所所长王波,签了包保责任书。新房子镇所有各级官员,全体出动,轮流到时斌家做工作,几乎每天都到他家来。长白县政保科刘科长,强制时斌“监视居住半年”,派出所所长王波让时斌每天上午都到派出所报到,下班才让时斌回家。长白县政府想拿时斌做个典型,转化之后作为他们的政绩,他们强行逼迫时斌写了保证书和揭批材料。新房子镇派出所把时斌写的保证书和揭批材料用传真传给中医学院。长白县政府拿着时斌这个典型开始宣扬了,说是把时斌挽救过来了,要把他送回学校上学,白山市宣传部长张福有,指令长白县和新房子镇骗时斌和他母亲说回学校上学,却把他们骗到白山市宣传部,准备好电视台的摄像记者,让时斌对着镜头背他们准备好的台词,就说时斌在白山市宣传部长张福有和长白县领导的教育感化帮助下,认识到法轮功不好,悔过了,白山市把时斌送回中医学院上学,让时斌母亲也在镜头面前说感谢白山市和长白县领导的话。紧接着白山市电视台就在电视上宣传时斌被转化的典型事件,说时斌被转化后送回学校上学了。

过了一个月后,长白县政府才把时斌送回中医学院,跟学校宣扬是怎样做工作把时斌转化的,结果被中医学院以学业已经耽误了二个月,恢复上学无法保证学业质量为由拒绝接受,等来年下一年级开学再说,说是看看转化的是否稳定,再决定是否恢复学业。二零零零年九月,中医学院再次要求时斌写保证书和揭批材料,被时斌拒绝后就坚决不允许时斌回学校上学。

北京上访遭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时斌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老太太在抱轮炼功,被警察给抓走了,时斌刚说了一句:“她们都是老太太啊……”话没说完,一个警察上来就打,把时斌也拖上了警车,那二个老太太偷着问时斌,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时斌说是。警察也不问时斌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就把他送到不知什么地方。

那儿非法关押着全国各地很多法轮功学员,很多武警看守,警察挨个拷问是哪个地方的人,不说的就严刑拷打。时斌身上有个身份证复印件,被搜走,直接就叫白山市驻京办事处警察把时斌劫持到驻京办,在那被铐了几天,劫持回了长白县拘留所,在拘留所时斌正念走脱后到一亲戚家,亲戚怕受株连就把时斌又送回到正在街上追捕的恶警手里,恶警将时斌劫持回拘留所之后就拳打脚踢,然后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三十四天后,被长白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白山市劳教所非法关押。白山市劳教所强制每天早四、五点半起床,坐板,背监规,坐到七点多吃饭,隔一段时间统一上厕所,间隔期间不准上厕所,坐在椅子上不准动,干啥都得跟犯人头请示,坐到晚上八、九点睡觉,关到监室里锁上铁门,半夜十二点喊醒统一上厕所,把人折磨的精神高度紧张和压抑。其他大队出劳务干活,天刚亮就出工,天黑才收工。

在管教办公室里,四、五个警察把时斌按在地上,教育大队王大队长用电棍电时斌,逼他说不炼了,后来看时斌又说炼,就用手铐把时斌手脚都铐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型,用高压电棍电时斌,逼他骂师父。时斌被迫说不练后,教育大队王大队长给中医学院打电话,说时斌又悔过了,中医学院中药系副书记门瑞雪和学生会主席于鹏到白山市劳教所看时斌,时斌向他们揭露是警察用电棍电他,逼他悔过的,并且告诉他们,在走廊里看到的一米见方的铁笼子是劳教所用来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门书记和学生会主席无语。没想到后来中医学院中药系副书记门瑞雪,拿时斌做例子恐吓中医学院二零零零届刚上大一的善良女孩(法轮功学员),说:“时斌在劳教所被打的受不了时,便说不炼了,要他写保证,他就说还炼,又被打,就这样重复着,门瑞雪书记说她们还去劳教所看过时斌”。 学校逼那个女孩主动申请退学,说公安局要抓她,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她。在劳教所时斌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奴役,挖地沟等重体力劳动,每天干十多个小时。一年后解除劳教。

遭绑架、酷刑、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三月,长白县政府发现当地有真相资料,怀疑是时斌发的,新房子镇派出所警察到时斌家强行抄走大法书籍几十本、讲法带、炼功带几十盘,威胁要停发时斌母亲的工资,逼迫她骗儿子说要去长春看病,叫时斌去车站接她,企图诱捕时斌,被时斌识破,没有得逞。长白县政府领导责令刑警张琳和新房子镇武装部长程少东去长春抓人。

三月二十三日,张琳和程少东联合长春市朝阳区分局警察,逼迫与时斌合租房子的同学,把时斌骗回后绑架到朝阳区分局,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后,把时斌劫持到长白县看守所,长白县政保科刘科长,连夜非法审讯他,时斌拒绝非法关押撞墙反抗,看守所把时斌铐到死刑床上一个多月,吃饭、大小便都得别的犯人帮助。而时斌亲眼所见真正的死刑犯人在死刑床上才铐了十多天。在死刑床上,刑警张琳刑讯迫害时斌,用被子把他闷住,逼迫他说出其他同修。

长白县法院非法判时斌四年,劫持到长春铁北监狱迫害,在一监区(总装车间),因时斌在监室双盘打坐,庞双国管教指使互保犯人组谢春晖等打时斌,一堆木板子和木方子全部打断了,就找了一个铁扳子继续打,把时斌的腿打的二个月不能走路,时斌跟攻坚办的警察揭露犯人恶行,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让犯人严密看守他。时斌又跟狱政科科长牟占福揭露犯人恶行后,狱政科长也没处理那些犯人,只是把时斌转到九监区(细木板车间)。时斌因大法经文被教导员钟辉指使犯人偷走,绝食三天后被送到攻坚办,用加了大量盐的玉米糊强行灌食,后灌食未遂。

时斌不走队列,九监区教导员钟辉亲自动手对时斌拳打脚踢,之后几天丁管教又把时斌打得眼圈乌黑,后来时斌利用犯人和警察不注意的时候,分别找到孙监狱长和葛保忠监狱长,跟他们反映了钟辉教导员和丁管教打人的事,监狱长也没做任何处理。后来九监区监区长王林以时斌不走队列为由把他关进小号,开始铐在暖气管子上几天,见时斌不妥协,又把时斌铐在小号的地上,手脚伸开呈大字型铐在四个地环上,铐了十七天,下来后腿都站不起来了。

出了小号后转到攻坚办公室坐小板凳,攻坚办头目隽海林强制时斌从早七点多坐到晚上九点多,坐了二个月。之后转到轧钢车间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三月末,时斌回到家中。十几年来时斌由于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父母整日担惊受怕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并且被骗子以给儿子消灾为名骗走四万元。由于中共的株连政策和谎言欺骗,使亲属们疏远或断绝关系、使村民们非议嘲讽,时斌的父母被迫搬迁,背井离乡。

相关信息直接迫害责任人:中医学院学工部部长,中医学院中药系书记门瑞雪、
长白县县委副书记、长白县组织部部长,组织部副部长王东起、宣传部部长、
长白县新房子镇党委书记郭书玉、副书记刘忠、新房子镇派出所所长王波、武装部部长程少东、
长白县刑警队张琳、长白县看守所所长、副所长
白山市劳教所教育大队王队长、
长春铁北监狱攻坚办主任隽海林、单干事、
一监区管教庞双国、犯人谢春晖、李伟等
九监区监区长王林、教导员钟辉、丁管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